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周宏非这次倒是没有谦虚,嘴角翘起,睿智的双眼中微微有些得意,道,“那是,我最为看重的年轻一辈都来参加比赛了,成绩是不会差的。”
    安德鲁做了一个手势,侍者撤下了这次的盘子,端上了下一位大厨的做作品。安德鲁一看那盘中色彩缤纷、摆盘无比精巧的马卡龙,便笑道,“这一看就是艾玛的手笔,她用色最为热烈大胆,摆盘犹如艺术精品。”
    马卡龙被称为少女的酥胸,小巧精致,香气浓郁,富有浓浓的情趣。
    出自国际一流甜品大师艾玛大厨之手的马卡龙,堪称完美,表面完美平滑,饼干边缘有着一圈精细的如同蕾丝花边一般的裙边,在温润的灯光下散发着浅浅的光泽。
    这个马卡龙最为惊艳的地方就是在表皮做出了渐变色,从淡粉色到明艳的红色,仿佛天边拉出的一条精致如同绸缎一般的晚霞,除了渐变色的马卡龙,还有上下层不同的味道,融合了水果、鲜花、鲜奶、巧克力等做出了味道惊艳美妙的马卡龙。
    安德鲁直接用手拿取了一个马卡龙送入口中,两层小小的圆饼看起来极其简单,但是小小的圆饼蕴含的味道却异常的美妙。口感层次丰富,表皮薄而酥脆,馅料细腻清甜,非常有嚼劲。吃一口艾玛亲手制作的马卡龙,会让心情都下意识的放松愉悦起来。
    艾玛大厨的这道渐变马卡龙也赢得了满堂的喝彩。
    ……
    原以为西式甜点是西方人所擅长的,但是华夏这次却有三个人凭借超乎寻常的甜点作品脱颖而出。赵时的拔丝泡芙塔,这道堪称甜品界殿堂级别的作品力压所有,拿到了第一名的成绩。谢珺的巧克力熔岩蛋糕凭借独特的口感,赢得了所有评委的称赞。而魏园的那一道opera充满神秘的浪漫色彩,精致梦幻地打动了所有的评审。
    在第二场比赛过后,排名再次出现了变动,贝尔纳依旧稳稳地占据了第一名的位置,而完全生面孔的赵时却以异常强劲的势头闯入了前三,谢珺也杀入了前十名,而跟谢珺几人有矛盾的山本田跟张蒙却跌出了二十名以外……实在是令人大跌眼镜。
    一向傲慢的山本田在看到了重新的排名后,精神几乎立马崩溃了,他用英文高呼道,“我怀疑有不公平的操作!那几个华夏人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成绩!!!”
    岛国代表队一下子也慌了,完全没有想到山本田会说出这样的话,虽然他们内心也是惊疑不已,但是稍微有点智商跟理智的人根本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岛国代表队的松本先生脸色有些难看,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张蒙。张蒙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他紧皱着双眉对山本田好说歹说道,“山本君,挑战赛是最公平的赛事,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样的结果只能说明技不如人,请你不要激动好吗?岛国的利益是高于一切的。”
    张蒙身上流淌着华夏人的血液,但是却说着“岛国的利益高于一切这种话”,简直是被利益蒙蔽了心。他此话一出,不仅仅被在场的华夏大厨听到了心中不快,连在刚从评委席上走下来的周宏非都轻微的皱起了双眉。
    老安德鲁却并没有生气的模样,走到山本田的身边,紧紧抿着下唇道,“山本先生,你的慕斯蛋糕虽然也挺好吃,但是跟前几名的作品还是有些差距的。但是作为选手之一,你是有质疑的权利。”
    谢珺就靠着膳台边上,看着山本田的种种行为,就像是看笑话似的,眼神中满是嘲笑与讽刺。
    安德鲁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循着谢珺的眼神望去,很是善意地朝谢珺笑笑,那笑容中有鼓励也有期许……看的谢珺心头莫名一热,也回了安德鲁一个灿烂的笑容。
    但是安德鲁面对山本田的时候却没有如此的春风和煦了,只是维持着面上的友善罢了,在安德鲁的示意下,侍者端出来三盘点心到山本田的面前,分别是赵时、谢珺跟魏园的。安德鲁朝山本田点点头,老头的面上满是矜贵的笑容,却并不友善,“尝尝,这就是你质疑的三位华夏大厨这次比赛的作品。”
    山本田内心是不屑的,但是碍于这么多评审面,却也不敢过分地造次。山本田态度十分地漫不经心,在场的评审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了,连岛国代表队各位大厨都有些神色怪异,山本田还是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
    山本田最先品尝的是魏园的opera,他面上轻视的笑容渐渐地收了起来,有些凝重,似乎不相信这个邪乎似的。又尝了尝谢珺的巧克力熔岩蛋糕,双眼瞪得老大……等最后品尝了赵时的泡芙,只剩下不敢置信的表情了。
    山本田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老安德鲁笑道,“好了,大家散了吧……挑战赛是最公平中正的比赛,山本先生已经以身作则了。”
    呆愣在现场,被实力打脸的山本先生,“……。”
    162162
    在第二场比赛落幕后,华夏代表团是真的震惊了所有的评审与选手。
    谢珺这四个暂时的室友一出门,进入餐厅吃饭,几乎引起了所有人的瞩目。谢珺表现的倒是异常地从容淡定,她挑选了几样可心的素菜跟点心后,便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了下来。
    魏园尽管才认识谢珺几天,但是对谢珺的习惯倒是摸清了不少,见谢珺今日拿菜的分量比以往要少,便问道,“小珺,你是有什么心事吗?”
    华雄往嘴里送了一块糖醋排骨,见谢珺精致的眉眼间似乎有一抹淡淡的愁绪,便肯定道,“小珺大概是挂念她妈妈跟小男友了。”
    谢珺轻轻地用叉子戳了几下盘子中的水果沙拉,笑道,“华大厨,没想到除了烹饪的本领,你还会读心算命?”
    华雄见真的被他言中了,挺稀罕道,“之前在古城比赛,也不见你这样心不在焉啊?!”
    赵时一直观察着坐在对面的谢珺的言行,此时听华雄这么一说,也正经起来。
    谢珺松松地扎着头发,一缕黑发散在了耳边,她嘴角弯起一抹淡淡的笑容,下意识地将头发别在了小巧的耳后。此时的谢珺,与平时利落的她又有些不同,多了一丝少女的柔情,眼底都沁着淡淡的笑意。
    谢珺轻笑道,“在古城的时候可没有禁通讯工具,怎么都有个联系的……再说这感情嘛!就是越来越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谢珺如此直接地说出了这话,倒是让华雄跟魏园酸掉了大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