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就算天哥再怎么好,也不许你对他太好了!”灵照和她娘是一个性子,也很是护食,沃霜夫人却不这样看,自信心满满的说道:“我对小天好那是应该的,什么叫不许对他太好了?你这孩子尽说胡话。”
    “你才喜欢胡闹呢!”灵照哼道,沃霜瞪了她一眼,说道:“你现在就不是?还要为娘回去,岂非丢人?”
    我对母女俩也是无语了,就说道:“好了,我们要是去奉仙城,那就应该早点出发,因为还要先去一趟怒灵宫,虽然折转些许远路,但也能够获得正道那边的消息。”
    “那就快些走吧,灵照你可不能再啰嗦你娘了。”沃霜夫人一脸的嫌弃。
    “我……哼!反正我看着娘就是了!”灵照一副要盯梢的样子。
    “你这孩子,防谁不好,居然防你娘,岂有此理,也罢,娘就当教教你好了。”而沃霜夫人不但修为可不低,一出手就掏出了一面圆形的铜镜,这镜子出手后就越变越大,不一会就跟两米的饭桌一样大了,而漂浮起来后,居然成了一艘飞行宝贝。
    我暗暗觉得这飞行器有些诡异了,所以还是问道:“这面镜子应该是件攻击宝贝才对吧?”
    “是呀,是攻击宝贝呀。”沃霜此时已经恢复了情绪,就仿佛哭过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看到我拿出了六色伞准备和灵照一同撑伞飞行,她立马把我的伞关上,说道:“我们不用伞了,我这面铜镜不但是攻击宝贝,还是一件飞行器哟,而且因为我祭炼了好多年,所以驾驭它甚至比一般飞行器快多了,我们现在不是要缩短时间么,用它应该能比平时节省一半的时间,虽然是消耗大了点,不过有小天在,我是很放心的哟。”
    “嗯?居然还能当飞行器?”我难免惊讶,而此刻沃霜夫人已经提起长裙踏上了这铜镜,看着她莲步而行,我暗道这镜子反光,这要是裙底下没个裙遮什么的,岂不是要春光乍泄了?
    而偏偏应验某种想法,总会应在这种异想天开的时候,就在她莲步踏上镜子的时候,裙底还就这么闯入了我的眼帘。
    虽然这是一瞬间的事情,总归也是穿了亵衣的,但多少也是有些不太讲究了,我急忙别过了头,而灵照虽然立即用手遮住了我的眼睛,急匆匆的让自己娘座下,但显然早就迟了。
    “娘!你是不是故意的!?这铜镜不是你那叫做春心舞镜的宝贝么?”灵照气得叫破了这东西的来历。
    “啊,怎么了?这个是春心舞镜呀,不能用么?”一脸懵圈的沃霜夫人并不以为然。
    我心中虽然觉得这名字有些微妙,果然,灵照气呼呼的质问道:“春心舞镜虽然说是奉仙城的护身至宝,但同样也是带着某种意义的铜镜,据说当年就有绝色佳人在其上起舞,天地起舞,镜中春心!所以看这春心舞者常常不看佳人,只看此镜!是与不是?”
    “那又怎么样嘛?娘只是拿它来当飞行器,又没有跳春心舞!”沃霜夫人一脸的无辜。
    这顿时让灵照张口结舌,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最后只能咬牙说道:“你的隐私都让天哥看到了啦!”
    “啊?有么?什么嘛,小天,你看到了?”沃霜夫人一脸潮红的看着我,双手摸着自己的面颊,道:“罢了罢了,看到就看到了,哪个少年人不都是这样的,未曾见过,自然想念,是不是这么理解,小天?”
    我一时间给说的是无语了,沃霜夫人此刻鸭子坐在春心舞镜上面,长裙如花铺在了其中,确实美轮美奂。
    “好了,小天快上来和我坐一起。”沃霜夫人朝我招招手,倒是风来雨去的性子,我想着时间肯定是减半好些的,谁想要把时间浪费在飞行上面,所以就上去了,而见到灵照一副不愿上来的样子,沃霜夫人说道:“你这孩子,到底上不上来?若是不上来,便回星魂宗就是了!”
    “我当然要去!”灵照其实是怕走光呢,我立即闭上了眼睛,但沃霜夫人也是那类生怕没事的人,揶揄说道:“你们这两个小祖宗呀,看些不该看的又如何?往后终究什么都知道的嘛,现在就遮遮掩掩,还怎么谈深入的话题?”
    “娘!”灵照气得白了她一眼,沃霜夫人咯咯的笑了起来,但下一刻,春心舞镜嗖的一下就飞出去老远,速度快得让我也觉得有了风驰电擎的感觉,看来省下一般时间的说法并非虚言。
    灵照美艳得不可方物,邪道第一美人的说法可不是开玩笑的,当然,如果说让他们母女来分个高低,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打分了,沃霜夫人风韵独存,而灵照是青涩瑰丽,这就有些难解难分了。
    沃霜夫人是非常健谈的,天南地北可谓无有不知,可能和她出身奉仙城这种大型城市有关,而且言语措辞极尽温柔讲究,偶尔小女子的媚态流露出来,换了谁来都很难抵挡这样的女子。
    至于灵照在她娘面前完全放不开,她知道的,都是她娘教的,不知道的,她娘却清清楚楚,所以小姑娘坐在那一点都不安逸,也经常话都插不进来半句。
    而我博闻强记见多识广,和沃霜夫人反倒是相谈甚欢,大有流连忘返之意,但终究还是有些美中不足,沃霜夫人有时候话题略带诱惑,稍不留神就钻入了她设好的坑里,实在是难以消受。
    不过灵照每次都能够把我从坑里挖出来,倒是多得小姑娘机智了。
    “小天好会聊天,常常三言两语就能把复杂的事情看得透透的,就是说话的时候,总是不着不急的,恍若是全数把握的样子,若是再这么不出点错误,别人怎么能趁虚而入呢?所以呀小天,你就不能随意点么?”沃霜夫人一脸幽怨的问道,红唇衣香,色香俱全,这样的女子着实能令人不知不觉陷入其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