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古争包的车司机挺健谈,又或许是古争给的钱多,他很高兴,路上话也很多。
    司机是本地人,说找他去找美食那就找对人了,他对整个杭城大街小巷的美食都非常的了解,知道哪里的好吃,哪里的不好吃。
    很快,司机就带着古争到了第一家店,看到这家店的名字,古争是目瞪口呆。
    “老板,这家的金龙飞天蛋炒饭是最正宗的,也是最好吃的,我告诉你,这可是传自著名美食家古争的手艺,这里是亲传,古争你知道吗,就是之前我们杭城美食大赛的冠军,之后拿到了全国美食大赛冠军的古争!”
    司机在那快速的说着,说话的时候还带着一股骄傲感,古争则是哭笑不得。
    他没想到,司机居然会带他来这,金龙飞天他当然知道了,那是他做出来的蛋炒饭,是他的独门绝学,他从没有教给过任何人,不可能有传人,更不可能有正宗。
    金龙飞天可是用了仙术,没有仙术达不到那个效果,司机说这家金龙飞天非常正宗,古争不用去看,不用去尝,都知道不可能。
    “换一家吧,这家就算了!”
    古争车都没下,就在那摇头,哪怕这家蛋炒饭做的真好,他也不能去写,毕竟这里打的是他的招牌。
    他去写的话那算什么了?夸自己?又或者帮这家人打广告?
    他真写了,恐怕以后就算自己说没教过别人蛋炒饭的做法,都不会有人相信了,肯定会认为这个就是传自他的厨艺,那样只会更糟。
    “不去吗?太可惜了,他们家的金龙飞天真的很好吃,你看,现在还没到饭点,里面的人都好多了,门口好多外卖都在等!”
    见古争不去,司机还显得有些遗憾,指着店门口说着,门口确实有外卖在等,里面的人也不少。
    或许他们做的真不错,但再好,古争都不能去,这里绝对不适合。
    “换一家!”古争再次说道,司机见古争坚持,只能将车开走,谁让古争是包车,古争今天去哪,他都要过去,除非是一些不能去的地方。
    “金龙飞天蛋炒饭现在很多吗?”
    古争突然想起之前司机说的话,说这家是最正宗的,那说明会还有其他不正宗的,所以问上一问。
    “当然,古争大师自从在杭城做出金龙飞天后,金龙飞天就成了杭城的特色菜,很多人慕名来吃呢,不过说起来,还是古争大师做的最好吃,最好看,你可以去网上搜,你当初古争大师做金龙飞天的视频,真的好帅,好漂亮,金龙活灵活现!”
    司机快速的说着,古争则不自然的看了看窗外,摸出个墨镜带上。
    这司机也挺有意思,一直在说古争,却不知道他口里说的人就在他的身边,还让人去看视频,他自己都没认出古争。
    不过他的话也证明了一点,现在做金龙飞天蛋炒饭的确实不少,而且这道菜居然还成了杭城的特色菜。
    蛋炒饭严格来说算不得是菜,而是主食,只是大家习惯这样称呼。
    司机带古争去的第二家店,让古争再次摇头。
    这次司机居然带着古争来到了天面面馆,天面面馆的味道确实不错,但早就被人写过,木木都写过,而且古争之前就吃过,还在这拿到了普通级别的面粉。
    这里又等于白来,古争同样车都没下,让司机换地方。
    这次古争倒是给了司机理由,这里他来过了,吃过了,味道确实不错,但今天想去从没有去过的地方,没有吃过的东西。
    司机开着车,这次跑的稍稍远一些,到了一个湖边。
    不是西湖,而是另外一个小湖,没有西湖那么出名,但景色也不错,湖边有游船码头,湖里还有一些人在划船,湖不大,但是治理的很干净。
    “这是湖边码头米线,他们的米线非常的好吃,现在是上午,到中午人就满,而到了晚上,整个湖边都是吃米线的人!”
    司机再次介绍,眼下快十一点了,这里已经有人在吃米线,人不多,并没有坐满。
    “这里真的很好吃,只是我们来的不是时间,要是晚上,要排很长时间的队,湖边吃米线的人都是一景!”
    怕古争不相信,司机再次解释,已经带古争去了两个地方,古争都没下车,他可不希望第三个地方古争还看不上。
    真那样的话,他会有种失败的感觉,他之前可是说过,杭城大街小巷的美食他都知道,这牛皮都吹出去了,结果去了一个不行,去了一个不行,他也感觉很没面子。
    “好,我们去尝尝!”
    古争终于点头,司机长长舒了口气,古争愿意去就行,如果这里古争还看不上,他都有点不知道要去哪好了。
    里面的米线种类不少,价格也不贵,普通米线十块钱一碗,古争注意到他们的碗挺大的,算是实惠。
    实惠,味道又好的话,那生意肯定差不了。
    要了两碗最普通的米线,古争就在一旁等着,之所以两碗是还有司机一碗,司机没想到古争会请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最好接受了。
    这里的米线确实不错,他也是这里的常客。
    米线送上来,古争先闻了闻,味道稍稍有些冲,材料放的有点多,不过没办法,也是很多快餐的通病,想要味道好,材料就要多,大众快餐又不能用高昂的成本来压制这些材料味,所以只能如此。
    一分价钱一分货,古争没有在意,随意吃了一口。
    米线的口感确实不错,弹性很足,而且不黏牙,米线的等级达到了低等,这点还算可以,古争没奢望路边摊随便能吃到普通级别的食物,别说普通级别了,就是次等都很难。
    达到了低等,至少证明他们是食材还算可以,没有添加化学成分,若是添加了,那绝对是垃圾食材了,甚至是有毒。
    古争要的是十元一碗的鸡丁米线,鸡丁不多,就几块,但出乎古争意料的是,鸡丁也是低等食材,这说明他们用的鸡是散养鸡,至少饲料吃的很少,而不是鸡笼中纯粹用饲料催熟的那种。
    米线味道确实不错,随着中午接近,这里人越来越多,坐满没有问题。
    不过米线的味道还是有点欠缺,并没有特别的亮点,不好点评,古争只能再去寻找。
    司机吃完米线,马上带着古争又去了别的地方。
    他知道古争是来找美食,但却不知道古争到底要什么样的美食,介绍了三家都不行,让他也有些迷茫,只能再次询问。
    “这样,有没有味道好,环境也不错的地方,价格上无所谓!”
    古争想了下,给了司机一个回答,他主要找的是有特色的美食,价格确实无所谓,只要不是那种天价就行,不过能让司机知道,并且能带他去的地方,估计价格也不会高到哪去。
    “你说的也有,不过价格确实高了点!”稍稍想了下,司机才轻声说了句。
    “人均大概有多少?”古争随意问。
    “至少一百多!”
    司机快速回了句,人均一百多,在司机眼里就是很贵的地方了,他说的还是最少,甚至有可能一个人两三百。
    “就去你说的这个地方!”
    古争马上回了句,人均一两百,两三百没什么,很多精致有特色的美食都要这个价格,如果是有名的厨师,那人均一两千的都大有人在。
    像王东那边就很贵,人均没有低于一千,天天还没有位置。
    “好嘞!”
    司机快速答应,打着车子,立刻带着古争朝着他说的地方驶去。
    那个地方距离他们吃米线的地方不远,是一个精致的小院子,这里更像是以前老式的房子改装,不过改装的很不错。
    这是一个小饭馆,饭馆不大,没有大堂,只有包间,包间还只有十二个。
    十二个包间,是以十二生肖为名,古争到的时候只剩下了一个包间,尽管他们只有两个人,这个包间还是给了他们。
    “你们这里的特色菜都有什么?”
    带着司机坐下,古争随意的问了句,司机稍稍有些拘谨,他和古争也不熟,这地方只听别人说过,自己更是第一次来。
    “我们的特色菜很多,最著名的便是红焖凤爪,糖醋鲤鱼,东坡肉和虾仁蛋羹!”
    服务员快速的说着,他们有十几道特色菜,但点的最多的就是他说的这四种。
    “行,你刚才说,每样都上一份,如果是按人的话,就来两人份!”
    四个特色菜正好,而且都是他们有代表的特色菜,至于价格古争看都没看,就算这里贵又能贵到哪去,这会的古争可不缺钱。
    “老板,多了,他们这菜不便宜!”
    等服务员走了后,司机才小声的说了句,古争没看菜单,他可是看了,看了之后吓他一跳。
    古争点的红焖凤爪,居然要188一份,一百八十八啊,他俩在外面可以吃的很好,外加一箱啤酒了。
    这还只是一个菜,而且最贵的还不是这个,而是那个糖醋鲤鱼。
    平时的鲤鱼也就几块钱一斤,这里倒好,一份糖醋鲤鱼三百六十八,看到这个价格的时候,司机的眼睛差点没有凸出来。
    这两个菜,就超过五百了,所以他才说很贵。
    “没关系!”古争微微一笑,他是来寻找美食,好写稿子,其实品尝别人的美食也是他的爱好,虽然现在他的厨艺很好,但不代表他比所有人都好,别人就没有优点了。
    三人行必有我师,对于厨师来说也是一样,很多名厨也是经常走访民间,民间有些手法让他们都很吃惊。
    就是餮仙,之前也都在一直行走,四处品尝别人的美食。
    四个特色菜,最先上来的是红焖凤爪。
    凤爪看起来很不错,带着一股闷香,从香味来说很不错,让人闻了很有食欲。
    凤爪在坛子里放着,坛子不大,一坛子也就十来个凤爪,古争先拿出一个来品尝,咬一口下去,那股香味立刻从喉咙里冲到腹中。
    香味很浓,很不错。
    这道菜不仅香味好,食材选的也好,居然是次等食材,他们焖的正好到位,咬下去的时候不硬,但却带着一股弹性,非常的烂。
    “不错!”
    古争赞叹了声,这道凤爪做的确实不错,值这个价钱,这个厨师就算没有达到大师级水准也快了。
    “确实好吃!”
    司机也在吃,凤爪的味道是真的好,只是这价格也是好,今天若不是古争带着他来,让他自己肯定不舍得到这个地方来吃饭。
    第二个上的是东坡肉,是按人来的,两人每人一份,东坡肉做的也不错,菲而不腻,入口即化,不过东坡肉本身就是杭城特色,这里做的好一些也属于正常。
    第三个是虾仁蛋羹,蛋和虾一起做,但却没有相融,创意很好,味道也很好,他们的鸡蛋里居然还加了点豆腐,让蛋羹变的更嫩,更滑口。
    确切来说,这应该是蛋豆腐,只是鸡蛋多,豆腐少,而且都是新鲜的。
    最后一个上来的是糖醋鲤鱼,鱼还不小,有三四斤重,被盖着盖子送上来的。
    盖子一打开,一股甜香便扑面而来,而人食指大开,忍不住就想去吃。
    鲤鱼肉嫩,很好吃,但鲤鱼也有个缺点,那就是刺多,很多人不喜欢麻烦,所以不吃鲤鱼,也有人怕吃鲤鱼被刺给卡到。
    古争夹了一块玉肉,鱼肉冒着白烟,送到了口边。
    这个鲤鱼也有刺,不过刺却非常的软,用手轻轻抖动下,那些细小的刺都掉了下来,仿佛它们和鱼肉不是一起似的,这一点,就是古争也在称赞。
    鱼的品质很好,也达到了次等,说明这绝对不是人工喂养的鲤鱼,是野生鲤鱼,而且是没有污染的野生鲤鱼。
    他们能用这么好的食材,这道菜绝对值这个价,加上独特的味道,如果放在申城,恐怕再贵一点也会有人去吃。
    做这道菜的厨师,很不错,让古争都起了好奇,想看看这个厨师了。
    - 肉肉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