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发出‘嗡嗡’响声的东西是蝶灵的暗月匕首,它在蝶灵的手中持续震动着。
    暗月匕首非常不凡,它能够在黑洞的空间风暴中任意来去,对于空间方面的一些东西,它拥有着一般仙器所没有的特质。
    作为暗月匕首的主人,蝶灵对于它的特质自然了解,古争也听蝶灵提过,所以陷入如今的空间静止,他真的没有惊慌。
    “嗖!”
    破风啸响中,暗月匕首带着蝶灵飞了出去,以动破了空间中的静。
    蝶灵身上没有了静止法则的限制,她来到古争的身旁之后,双掌按在古争的背上推了起来。
    想要帮助别人脱离空间静止的限制,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也不是说特别的难。
    几息的时间,蝶灵将古争推动,解除了静止法则对于古争的限制。
    “完了!”
    看到空间静止对古争也不起作用了,姜云喃喃一声,立刻向着天枢窟外飞去。
    “本以为会是痛痛快快的一战,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个样子!”
    古争冲着仍旧不会动的虎峰头他们摇头一笑,然后目光冰冷的挥起了唐墨。
    古争并没有杀虎峰头等人,只是废了他们的修为,对他们的身体布下了禁制。
    没有了外人的干扰,破阵对古争来说是很简单的事情,他将仙阵给破去之后,众人也又一次出现在了天枢窟中。
    将手按在虎峰头的头顶,古争立刻对其展开了搜魂。
    仙营的入口处有间阁楼,里面有执勤的仙官,不管是想要进入或者是离开仙营,都必须要有执勤仙官打开仙营入口的仙阵才可以。
    此时的姜云,已经来到了仙营入口的执勤阁楼外面。
    “黄仙官,我有事想要离开仙营一下。”
    姜云很急,还未进入阁楼,她就已经喊了出来。
    然而,一向呼之必应的黄仙官,此时并未答复。
    “黄……”
    进入阁楼的姜云只喊了一个字便喊不下去了,因为阁楼中坐着一个身着华服的男人,他并不是黄仙官,而是仙营统帅。
    “姜仙官,你这是要到哪里去呢?”
    仙营统淡淡的望着姜云,剑眉星目间的威严自然流露。
    “回统帅大人,我有事想要离开仙营一趟。”姜云道。
    “哦,什么事情呢?”
    仙营统帅的语气仍旧平淡,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
    “回统帅大人,这是一件私事,我不方便透露!”姜云急得要死。
    姜云官职虽比仙营统帅低,可她们姜家在天界的势力很大,所以对于仙营统帅,她倒也没有像一般仙官那么害怕。
    仙营统帅端起茶碗,审视着姜云慢慢说道:“别急,等下会有人过来,我想你也不会再急着离开了!”
    姜云心中一凛,极为不好的猜测生出,她眉头一横道:“统帅大人,这件私事对于我们姜家很重要!虽说我在仙营当差,可规矩上没有我不能暂时离开一说吧?不知道统帅大人不肯放行是什么意思?”
    仙营统帅没有立刻回话,他只是微笑着凝视姜云,看的姜云心中发毛。
    正当姜云准备再次开口的时候,仙营统帅说话了:“伙同他人谋害在仙营服役的修仙者,现在更是敢于威胁我,我说你怎么就不知道一点害怕呢?”
    平日里总是闭关的仙营统帅竟然会在这个地方,又不放行让她离开,说出的话更是阴阳怪气,姜云已经猜测事情是不是败露了!此时,仙营统帅的话无疑是证实了姜云的猜测,这反倒是让姜云长出了一口气。
    如同换了个人一般,脸上不再有焦急之色的姜云,立刻坐在了椅子上,还不动声色的捏了一下身上的玉佩。
    “看来你知道不少事情啊!”
    再次跟仙营统帅说话的时候,姜云对他已经没有了尊称。
    “身为仙营统帅,你以为我平日里就知道闭关,连天枢峰震动这样的大事,都只是简单的巡视一下吗?”仙营统帅冷冷道。
    “看来你是想要整我了?”姜云怒目。
    “怎么能说是我整你呢”仙营统帅无辜道。
    “既然你早就知道了我们谋划的事情,如果不是有心整我,点我一下我也就不会去做了!”姜云恨恨道。
    “在我这里没有点这么一说!我要么公事公办,要么就睁只眼闭只眼。”仙营统帅道。
    “你睁只眼闭只眼?你如果真的睁只眼闭只眼,为什么又要处罚白术,让我以为他得罪了你,更加没有顾忌的出手呢?你就是想要借他的手除掉我吧?”姜云吼道。
    “你理解错我睁只眼闭只眼的意思了,我睁只眼闭只眼的意思就是不去管你,看你的这个局,最终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仙营统帅笑道。
    “嘎嘣!”
    姜云咬响了牙齿:“说吧!你想要什么,才能让这件事情过去呢?”
    仙营统帅耻笑一声,低头品茶。
    姜云的眼睛眯了起来,她望着仙营统帅一字一句道:“蓝月,这么说你是想让我死咯?你害死我,对你有什么好呢?你想要承受姜家人的怒火吗?”
    仙营统帅蓝月放下茶碗,再次望向姜云的时候,眼睛同样也眯了起来:“姜云,我想让你死,你还真活不了!至于说姜家人的怒火,你以为我会在意?”
    蓝月声音一顿,伸手一挥之下,姜云的身体便不受控制的来到了他的身旁,被他以两根手指捏住了下巴。
    “至于说害死你对我的好处,自然是让我觉得好玩了!你刚才不是摸了你腰间的玉佩吗?姜家的人应该很快就会来了吧?你放心,他们都会为你陪葬!”
    蓝月望着姜云漂亮的脸蛋邪笑,姜云此时才算是真正感觉到了恐惧,对方竟然想要连她的依仗都杀死,她没有理由再镇定下去了。
    “你、你敢这样得罪姜家的人?”
    姜云嘴唇哆嗦,吼叫都有些结巴了。
    “闭嘴!”
    蓝月厉喝一声,姜云随之陷入了昏迷。
    “如果我只是一般的准圣,我还真不敢得罪你们姜家人,但谁让我不一般呢!”
    蓝月喃喃起身,掸了掸根本就没有灰尘的衣服,站在窗口的他望向远方,他相信古争肯定会过来。而此时此刻,古争也的确正在往这边飞来。
    对虎仙官等人搜魂之后,古争并没有去找姜云,因为他觉得事情败露之后,姜云肯定已经离开了仙营,所以他直接去找了仙营统帅。然而,统帅府邸的童子告诉他,统帅在仙阵这边等他,所以他也就飞过来了。
    “统帅大人,有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呢?”见到蓝月之后,古争直接开问。
    早先古争就有怀疑过,蓝月的对他的处罚是别有用心,如今蓝月在仙阵这里等着他到来,地上又躺着昏迷的姜云,他也就直接开门见山,先听听蓝月到底是怎么说的。
    “我要跟你说的事情很多,一时倒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干脆你来问我吧!”
    蓝月歪着脑袋望着古争,这跟古争印象中他威严统帅的形象不符。
    “现在看来你应该是早就知道姜云他们的阴谋,对我的处罚,也就是想让姜云他们放心的去对付我!我想知道统帅大人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借我的手除掉姜云等人吗?没有那么简单吧!”古争皱眉道。
    “我的确早就知道姜云他们的阴谋,对你的处罚也的确是让姜云他们放心的去对付你!至于说我的目的,最重要的不是借你之手去除掉姜云等人,我只是想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斤两,能不能应付的了姜云等人的算计。”仙营统帅笑道。
    “为什么?”古争问。
    “哪来那么多为什么?我乐意!”
    蓝月扬眉瞪了古争一眼,然后又道:“姜云已经通知了姜家的人,他们的人等下就会过来,届时我让你杀掉过来的那些人!”
    古争心中一凛,姜家在天界有多大的势力,他早在乱流海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蓝月借他之手除掉姜云等人也就罢了,但还想要他杀掉姜家的来人,这可真有点说不过去了。
    “理由!”
    直觉中蓝月并非是敌人,可他提的要求太过离谱,这让古争不得不问。
    “没有理由!”蓝月淡淡道。
    “既然统帅大人没有理由,那就恕难从命了!”
    古争冷冷的望着蓝月,假如对方就是在把他当枪使,没有一个能够说服他的理由,哪怕对方是仙营统帅、哪怕对方是一个准圣,他也不会去按照其说的去做。
    “看你的样子,如果我不给你个理由,你还不惜跟我动手了?”蓝月皱眉道。
    “没错,一直一来还没真正的跟准圣动过手,我也想看看我跟准圣到底有着怎样的差距!”古争认真道。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敢杀你?”
    蓝月眯着眼睛望着古争,古争则是毫不闪躲他的目光:“如果你要杀我,早就可以动手了,不至于等到现在!”
    “好!”
    蓝月笑了:“你想试试跟准圣的差距,这我可以成全你!但是现在,你必须要杀掉姜家的来人,事后我会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让你觉得绝对值得的秘密!”
    望着蓝月认真的表情,古争心中一横道:“可以!”
    “我现在就放姜家的人进来,等下你在仙阵空间中杀掉他们!”
    蓝月话音落地之时,走向了阁楼中的仙阵中枢,通过对中枢的操控,将姜家的人给放了进来。
    姜家人的来人在古争跟蓝月交谈的时候,已经是在仙营外面焦急等待了。
    姜家的来人一共有四个,为首的两个老头,修为已达大罗金仙顶峰,剩下的两个中年模样的男人,修为也已经是大罗金仙后期。
    “你可真看得起我!”古争冲蓝月传音。
    “当然看得起你了!再说你不是还有个妖修相助吗?又不是让你一个人干掉他们四个!”
    蓝月传音大笑,随手往地上扔出了一个阵盘。
    “黄仙官,怎么回事?”
    “云儿!”
    姜家四人中的两个老头率先出声,一个责怪他们在仙营外面喊叫,但却没有理会的黄仙官,另外一个则是呼唤起了姜云,因为他已经用神念探查过了阁楼,发现姜云躺在地上。
    蓝月之前扔出的阵盘,已经化为了一个仙阵,姜家来的四人修为虽然不俗,可他们并未发现任何异样!包括古争在内,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蓝月扔出了阵盘,他同样也发现不了阁楼的门口有一个仙阵存在。
    按照常理,几个人鱼贯而行,前面的人进入仙阵空间消失,后面的人便会因此警觉。但是阵盘所形成的这个仙阵很诡异,在后面的人看来,前面的人还是向前走,根本就没有消失不见,所以他们也就跟着进入了仙阵。
    “厉害!”
    古争不禁出声,准圣不亏是准圣,随手丢出的一个阵盘,便能够让四个大罗金仙境界的修仙者中招。
    “姜家四人都已经进入仙阵空间了,现在轮到你了!”
    蓝月声音一顿,邪邪一笑道:“不过我可提醒你一句,你没有先进入仙阵空间,而是让他们先进去了!等你进去的时候,可小心迎接你的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攻击!”
    “不用你提醒!”
    古争瞪了一眼蓝月,他自然知道后进入要被动一点,但之前蓝月没说让他先进去,他也就没先一步入内。
    “器灵,这个破仙阵你能感应到吗?”心中憋着火的古争问器灵。
    “这种阵盘叫做‘避仙阵盘’,它在‘避仙阵盘’中的品级还只是高级,所以它所化成的仙阵,我还能够看的出来。”器灵道。
    听器灵这么一说,心中舒服了一些的古争,闪身进入了仙阵。
    看到仙阵中有人出现,姜家四人并未像蓝月说的那样,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攻击。
    姜家的势力很强大,但这里毕竟是仙营,在不了解情况的前提下,他们也不敢见到人就攻击。至于说姜云传递给他们的信息,只是一种遭遇了重大危险的信息,他们也想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说。
    “你是何人?”
    见古争未穿仙官服,为首的马脸老者问道。
    “你觉得我是何人呢?”
    对于蓝月的火气,使得古争对姜家的人阴阳怪气了起来。
    “小子,老夫没工夫跟你扯皮,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另外一个灰白色头发的老头,冲着古争吼了出来。
    “这事说来话长!但你们只需要知道,我是要杀了你们的人就够了!”
    古争说话间伸手一挥,唐墨出现在了他的手中,翻天印和蝶灵也出现在了他的身旁。
    姜家四人本来还震惊古争所说的话,可当见到古争一挥手放出来的东西时,已是忍不住惊呼出声。
    “超级空间仙器!”
    “妖修!”
    “番天印!”
    既然蓝月已经知道了很多事情,古争也就不介意将他在‘十里桃花’仙阵中已经暴露的底牌显现出来。
    可惜,洪荒空间一天只能使用一次的定点特性,古争在‘十里桃花’仙阵中的时候,已经同时用在了他和蝶灵的身上,要不然把蝶灵找个合适的位置一放,或许蝶灵立刻就能秒杀一个敌人。
    姜家人虽然很震惊,可他们也在震惊的同时,摆出了战斗的姿态。
    这不是一场切磋,而是生死搏杀,古争自然不可能等姜家人将所有防护都做好。
    速度本就极快的蝶灵身体一闪,已经站在了古争的身前,背后光翼上的两个光点同时闪光,强大的法则力量立刻呈现,她的本体也随之变为透明。
    几乎就是在蝶灵身体变为透明的时候,姜家人的攻击也随之而来,有仙器也有仙术,声势浩大的如同要择人而噬的猛兽。
    在法则力量的作用下,不管是仙术还是仙器,全都穿过了蝶灵的身体,但她本身毫发无伤。
    蝶灵的这种本命神通,曾在跟梦魇战斗的时候用过,她的这种虚无法则的力量非常强大,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让所有针对她的攻击,全部都打向虚无。
    然而,虚无只是蝶灵光翼上两个光点其中一个的神通,另外一个光点的神通跟虚无神通相对应!但是在对付梦魇的那次,蝶灵未将梦魇当做劲敌,所以也就没有让另外一种申通显现威力。
    这一次不同,对方四人中最低修为的也是大罗金仙后期,所以蝶灵让另外一个光点的神通也展现了,这个光点的神通叫做转移。穿过蝶灵身体的各种仙器和仙术,如同受到了时光之力的反作用一样,又全部倒打了回去!
    姜家四人惊呼,蝶灵诡异的神通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
    更何况,蝶灵之所以要挡在古争的前面,就是要为古争争取一点点的时间,有这一点点争取来的时间,古争也就安心施展出了‘火龙术’。
    一条能够自主战斗的火龙,虽说存在的时间很短暂,但至少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古争一方的‘人数’,算是又多了一个。
    “嗷……”
    姜家四人忙于应对被法则力量转移回去的攻击和古争的火龙,而古争则是抓紧时间,又施展出了他的‘水龙术’。
    水龙的出现,让古争一方在‘人数’上,算是跟姜家人持平了。
    至于说蝶灵,也已经开始了真正的反攻,暗月匕首被她挥出了恐怖的黑色光影,弄的姜家人不得不谨慎对待。
    - 肉肉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