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终于到了,踏过这个桥梁之后,对方肯定不会在追来了吧。”
    在一个十几人的队伍当中,看着前面空无一人得到桥梁,其中一个满身伤痕,身受重伤的中年人,有些欣喜地说道。
    哪怕身体那些伤痕还在不断冒着黑气,但是看到即将安全,他疲惫的身躯还是注入一股新的力量,因为逃脱的希望就在眼前。
    “肯定不会了,这边是妖魂的地界,在不远就是马楠那边的势力范围,他们此时肯定不会在过来,我们这支败军不值得,说不定对方此时已经回去了,这一次的战斗真是出乎预料,听说好多城市都卷入进来。”
    在他身边,另外一个神色较好的男子同样欣喜地说道,不过说着说着就是一声叹息,没有心情继续说下去,
    “哎,早知道就不来了,谁能刚来到这里,就遇上如此倒霉的事情,看来魂盟也要乱一段时间啊。”
    在靠口的地方,身材魁梧的一个妖族,也是抱怨道。
    “嘘,别说了,一半的兄弟都没有逃出来,这也不能怪队长,至少来的时候,我们都是同意。”旁边一个女性妖族,对着同伴做个手势,让他不要抱怨。
    相比其他的人伤势,他们本身战力还维持不错,因此在后面殿后,随时应付突进来的敌人,再加上其他人心思都没在身后,也就他们两个知道,要是被其他同伴听到了,免不了瞪眼。
    都这个程度了,还责怪队长。
    因为他们一起过来的队长,承受的战斗和压力最大,现在伤势也重,要不是他,他们也不会只损失一半。
    在中间,被几个人一起带着才能勉强跟上的队长,有着一身极为强壮的身体,只不过此时无比的虚弱,在看到桥梁之后,心中那根紧绷的弦也终于落了下来。
    “咳咳,大家不要那么着急,对方肯定不会追来了,可以稍微缓口气了。”
    前面队员的谈话,还有周围人群的心里,他非常清楚,而桥梁周围也只有他们自己,完全不用那么着急。
    听到队长的话,这群逃亡小队这才降低了速度,等到桥梁近在咫尺不足几丈之远的时候,整个队伍已经停了下来。
    “我们在这里休息,稍微补充一下在继续前进。”
    队长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所有人都纷纷拿起一枚枚上好的魂石,开始恢复起来。
    逃亡那么多天没有休息,让他们每个人不仅疲惫不堪,而且身体消耗过度,要不是有着这条唯一退路,他们半路就和敌人拼命一搏,现在没有补充的话,也没有丝毫战力。
    “你等的就是他们?看起来好弱!”
    在桥梁的另外一端,画心看着对面一行休息的人,不由开口说道。
    那一群人,实力最高就是一个金仙巅峰,其他都是金仙初期中期不等,而且现在都在受创状态当中,简直不能在弱了。
    “不是,不要去问他们,我要等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那才是我的目标,等到时候不要打草惊蛇,我要跟着对方找个人。”
    虽然画心不可能主动出手,但是为了安全起见,古争还是嘱咐道,然后目光又看望对面。
    因为桥梁周围有一股特殊的力量,一片区域之内是没有黑雾存在,但是对方如果不离开的话,那个小妖童也肯定不会出来。
    按照脚程,对方应该已经来到附近,隐藏在黑雾当中,心中那一股联系也若隐若现,也不知道对方隐藏在哪里。
    现在只能耐心等着对方离开,他也无法赶走对方,要是被把妖童看见的话,恐怕不会在回去,很有可能带着他绕路。
    幸好那边没有多休息多少时间,简单恢复一点之后纷纷起来,两人一组上了桥梁,朝着这边走来。
    虽然已经确定后面没有敌人追来,但是心中的紧迫感还是让他们速度不慢,几个呼吸就已经来到桥梁的中间,只要在过一点点时间,他们就彻底踏入了妖魂这边的地界。
    在他们看来,一切都不会有问题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
    在旁边激流的魂河当中,忽然炸起一团冲天黑色水柱,在空中再次一炸,形成万道雨珠,如倾盆大雨,在某种力量加持之下,急速朝着桥上的众人落下。
    那密密麻麻的雨珠,把大半个桥梁给覆盖,再加上事情突发,他们没有想到魂河下面的竟然还有异状,因此根本来不及逃出这些黑水的范围。
    “大家赶紧保护好自己!”
    队长在看到空中状况的第一时间,就鼓足气力朝着大家喝到,同时身上一道薄弱的护罩随即笼罩在身上。
    其他虽然吃了一惊,但是队长一喝,让他们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纷纷顶起防御,朝着前面加速冲去。
    可是他们低估了魂河出来的水珠,虽然没有任何其他覆盖的力量,但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魂河,本身就全面具有压制他们的能力,还不说他们人人带伤。
    所有的防护简直一碰即溃,在他们惊恐的目光下,纷纷落在他们的身上。
    “啊!”
    一时间,痛苦的哀嚎在他们口中不断的冒出,身体更是仿佛受到重击一般,软绵绵地躺了下去,彻底失去反抗之力。
    古争在这边看的真切,那些雨珠落在对方身上的时候,竟然融入对方的身躯之内,而对方那一块就像失去了控制,要知道那些雨珠可是把他们全身大部分都波及到了,也就造成对方完全失去对于身体的掌控。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全身黑水流动的妖魂,无声无息地站在空中。
    上半身的样子是人身,但是自从腰部下面就成为一道黑色水柱,随着全身的黑水循环转动着,眼神冰冷不含一丝生气,嘴角更是露出猎杀者般残忍的笑容,盯着下面。
    下面的众人也看到敌人,但是此时他们已经无能为力,连一点点反抗都做不到,任凭那些雨珠在体内不断腐蚀自己的身体,一个个空洞突兀地出现在他们身上,所有人都坑坑洼洼,凭空少了一截。
    此时他们连嘶吼的声音都做不到了,如此重创之下,几乎每一个人身体开始溃散,陷入半昏迷状态当中。
    这个时候,上面那个妖魂这才行动起来,只见他猛然一吸,一股极强的吸力从嘴中发出。
    下面所有人身上冒出一缕缕黑雾,随着吸力,在空中划过十几道黑线,就全部被他给吞噬下去。
    随着他脸色露出满意的饱腹神情,下面的所有人已经消失不见,连溅射在桥梁上的水柱,也随之蒸发干净。
    “不是说妖魂无法在魂河中生存,他是怎么回事?”
    古争脸上有些吃惊,那个水妖的实力并不强,可是随着他把众人吞噬完毕之后,就再次落在魂河里面,不得不出声疑问。
    “是啊,但是对方有些特殊,因为对方诞生于魂河,数量比较稀少,更为关键的是,对方没有我们族中的帮助,是无法离开魂河一定范围,只要脱离一定时间,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吧,直接在外暴毙,因此在外很少能见到他们,更为关键对方也无法帮人渡过魂河。”
    画心显然是认识这种生物,立马解释道。
    “不过他们同样听从大人的命令,每一定时间我们族中都会给对方提供一定量的东西,让对方可以上岸,我们虽然不愿意也不行,但是奇怪的是,这么多年间,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
    古争没有多在意对方后面所说的话,那个水妖在他的感知当中,依然潜伏下去之后就退到了桥梁无法干扰的地方,继续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对方的行径看样应该是在狩猎,相比之下还是吞噬敌人提升的实力很快。
    他在过来的路上,见到不少才诞生实力微弱的妖魂,不过他们只是一团黑雾,勉强能化成各种不同的样子,很多都在互相厮杀吞噬,一些强大的更是割据一方,霸占一番地方,不过他们大部分的下场,都是被流匪给击杀吞了,无一例外!
    “既然他们要依靠你们族中,等一会我目标出来的时候,你去威慑对方,别让对方动手。”古争看着对方没有想要的意思,想到画心的话,对着她安排道。
    “我去的话不一定震慑住对方,毕竟我的实力比他还要低一个层次,哪怕有求我们....好,我去!”
    画心这边面露难色,毕竟自己干涉对方,有种强迫对方,对方可不会因自己的种族,卖给自己面子。
    说不定自己还会受到对方的攻击,可是在古争那不善的目光看过来之后,这才明白自己的处境,小命还在对方手中捏着,立马不再推脱,一副慷慨赴义的样子,仿佛做了巨大的牺牲一样。
    古争无视对方装模作样,继续耐心地等着,他已经发觉不远处的动静,对方看起来早就来到了。
    或许是那小妖童也发现桥梁的事情,足足又过了小半天,觉得彻底安全的时候,这才小心翼翼地从远处绕了过来。
    手中的石头早就收了起来,背着竹篓,一步一停,左顾右盼,朝着桥梁接近过去。
    她也倒是精明,虽然附近没有任何人,但也没有从黑雾中出来,暴露她能安全探入黑雾的事情。
    “该你出场了。”
    古争感觉远处的那个水妖,又开始蠢蠢欲动,明显把面前这个小妖童当做猎物,不免开口说道。
    为了防止绝对安全,他可不会等对方出手这才出面。
    画心没有办法,只能显露出身子,装作一副超前赶路的样子,从这边飞驰而去,恰好在桥梁的面前和那个小妖童碰面。
    画心的出现吓了小妖童一大跳,正在犹豫是不是先退一点距离,画心已经主动迎了上来。
    “呦,哪里来的小妖,长的还真标致啊,让我来看看。”
    画心故意装作有兴趣接近小妖童,也不管对方愿意不愿意,直接靠在对方身边,热情地说道。
    “你也是去对面?相见就是缘分,正好我一个人挺无聊,一起吧,你是一个人吗?”
    把想要逃离的小妖童伸手抓了回来,然后笑嘻嘻的带着她一起朝前走去,同时不断打量着对方,看样子真像对她感兴趣的样子。
    小妖童当然认出来对方的身份,看到对方这样根本不敢在反抗,只能缩着身子,小脸一副害怕的样子,跟在对方身边,一副想离开不敢离开的样子,不敢怒不敢言。
    画心嘴中还在不断地说着,伸出手还捏了捏对方的脸庞,一副好玩的样子,带着对方踏上了桥梁。
    古争在远处,明显的感觉下面埋伏的水妖犹豫了,原本已经冲出来的身子再次回去魂河范围,有些犹豫起来,不断地在水下徘徊着,最终似乎不准备偷袭对方,整个人静静的待在水下,身上淡淡的杀意也渐落下去。
    整个桥梁已经看不出最初战斗的痕迹,虽然桥梁看起来不怎么样,实际上谁也无法破坏。
    画心拉扯着小妖童很快就走过中间,就在这时,原本待在水面不动的水妖,身形陡然一动,瞬间从魂河窜入桥梁的附近,继续炸起冲天水柱,故伎重演想要重创对方。
    原来他不是放弃了猎杀,而是觉得靠近很有可能被对方发现,这才没有埋伏在周边。
    随着满天水珠再次从天而降,感受那对于她毁天灭地的气息,小妖童整个人已经傻了,只能愣愣地站在桥上等着水珠的降临。
    不过对方在突然,心中早就有警觉的画心,可是一直没有放松,在感受周围出现动静的同时,还未等水柱炸起,就已经撑起一道防御超前跑去。
    在这个地方,敌人实力又比她高,哪怕以她的特殊,也无法力敌对方
    可是身形才刚刚跑出两步,才发现自己光想着跑了,那个自己要保护的小家伙,还在原地。
    看着空中水柱已经散开,立马转身回头来到对方身边,抓住对方的手臂,带着她一起朝前跑去。
    不过这么一耽误,已经无法跑出水柱的范围,只能眼看着被水柱来临在身。
    下面的水妖已经再次浮现在半空,眼中闪烁着兴奋的目光,就像看到什么大补之物一样,紧紧盯着画心,眼中更是充满了的强烈的杀意,就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画心对此早就有准备,不慌不忙,整个人身边原本撑起的透明黑色护罩一阵扭动,感觉整个护罩活过来一样,像水波不断的晃动着,连同里面的她们看起来都有些残缺不清,好像隐藏在极深的海底之下。
    那些水珠一旦撞上那诡异地护罩,直接就被弹飞出去,根本没有对他们造成任何伤害。
    水妖似乎早就知道这种结果,手掌往前一伸,大片的黑色水流从中冒出,飞快地在前面桥梁上布下一道厚实的水墙,彻底挡住画心的去路,同时整个人也从空中落下,朝着画心发起了攻击。
    面前的画心手中一挥,轻罗小扇瞬间出现在手上,上面一道青光凝聚而出,在空中划过一道青色弧线,直接落在面前的黑色水墙上,轰然炸起一道巨大的青色光芒。
    整个黑色水墙直接被青色光芒给一分二半,一个巨大的口子从中间出现,哪怕两边的水流正在不断想要愈合堵住缺口,可裂开的边缘,一股青色能量正在不断蠕动着,阻挡着对方,让两边的水流的靠近,就像慢动作一样。
    画心大喜想要趁机冲过去,在桥梁之上滕娜空间太小,更主要还有一个小小的累赘,处于不利的地方。
    在空中下落的水妖,岂能让对方轻易离去,手中往下一抓,在完好的水墙之上,一个个拳头大小的黑色水球从里面浮现而出,朝着画心攒射而去。
    他已经注意到对方似乎想要保护那个小妖童,虽然不知道为何,但是攻击的大部分,都朝着那个完全没有反抗的小妖童击去。
    画心见状,心中的恼怒更是多一分,但不得不腾出手来把面前的攻击给打掉,整个桥梁可没有多大的空间可以躲避。
    一只手护住小妖童,另外一只手把手中的小扇,在空中舞成一团幻影,青光漫舞之下,一个个黑色水球在空中发出水泡破灭的声音,纷纷被击碎,但也成功把拖延她的脚步。
    等到面前的黑球全部消失,拿到水墙已经消灭了青光,完全愈合,重新挡在她的去路,更为关键的是,那个水妖也落在她的背后,把她们给堵在桥梁之上。
    “你竟然敢袭击我,你知不知道,你要付出多大的代价,还有你的种族,都要为此付出代价,还不赶快让开,也许我会考虑减轻你们的处罚。”
    画心眉头一挑,也不管自己的处境,对方既然敢出手的原因,立马朝着对方喝道。
    “你以为你的身份还能吓到我,既然我敢动手,只要你死了,那当然不怕有人知道,要怪就怪你这个时候不该出现这里。”水妖不受画心的危险,身子更是逼近一步说道。
    一边说着,同时点点蓝色光点从自己身上浮出,在周边形成一个巨大的蓝色透明护罩,彻底把他们都包裹在一下。
    既然出手了,他不可能让对方逃走,要不然他逃到天涯海角,都别想活着,更何况他对于画心的族中更是充满了无法泯灭的仇恨。
    话音落下,整个身躯绽放巨大的黑光,一道黑色水流从他身下旋转而出,形成一道巨大的黑色水柱,就像一个平行的龙卷风一般,带着巨大的海浪咆哮声,足足占据桥梁一大半的空间,冲向画心。
    躲无可躲!
    - 肉肉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