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看到对方如此巨大威猛的攻势,画心心中明知现在不是对方的对手,可心里却没有丝毫害怕。
    因为她知道古争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她们死去。
    要不是她把自己的随身画卷给放在族中,面对仅仅比自己高出这些的水妖,根本不怕,甚至还能把对方杀死。
    但她这一次出来,就是为了走一趟,来混一混功劳,谁能想到会发成如此倒霉的事情,就像没牙的老虎,感觉谁都能欺负她一样。
    哪怕在生气,也没有办法,人在屋檐下,自己实力在强十倍,也要低头。
    她看到水妖的这道攻击,二话不说就想要呼救,因为后面的水墙也同时,发起了攻击,腹部受敌,她可没有把握在保护好这个小家伙的前提下,能够解决对方的攻击。
    不过还没有等她开口,在空中一股强大的触动瞬息而来。
    后面的水墙和在半空的水流,没有丝毫征兆,直接溃散在空中。
    水妖脸色一变,感受空中那赤裸裸的杀意之后,根本没有犹豫,直接放弃所有,整个人化为一团黑色水流,极快地从桥梁上溜了下去,掉入下面的魂河当中,随即在下面快速游动几下之后,就消失在画心的感知中。
    同时古争也发现对方,已经深入魂河下面,急速远离这里,看来也是知道捡了一条命。
    要不是不想让那小妖童看见自己,古争岂能让对方那么容易跑掉。
    那边浑身紧绷的画心,此时才真正的舒一口气,故作拍了拍手,一副大功告成的样子,好像是她把对方给惊走。
    “竟然敢找我的麻烦,自不量力,幸好跑得快,要不然非要你知道惹怒我的下场。”
    “谢谢,谢谢大人救命!”
    直到这个时候,才回过神的小妖童,这才连忙对着画心鞠躬感谢道。
    她之前以为那水妖走了,要不是恰好遇见这位大人,恐怕她凶多吉少,她死了倒不怕,要是没有完成任务,那真是万死莫辞了。
    她当然不知道是古争在背后,以为是画心的出手。
    “小意思,顺手而已,只能说巧了,看你顺眼而已,你下面去哪里?要不要当来我身边。”画心嘿嘿一笑,反而把目的放在她的身上,这也是古争的示意,能打探出来最好。
    不过小妖童很是警惕,哪怕画心救了她,她也是含糊过去。
    画心也无所谓,也没有在询问,就像随口一说,根本不在意对方是否答应。
    看到画心没有强求,小妖童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生怕对方不管不顾把自己强虏而走。
    “大人,我还有有事,就不劳烦大人了。”
    在匆匆跨过桥梁之后,小妖童对着画心再次一拜,告辞说道。
    还没等画心说话,小妖童就匆匆背着竹篓,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前进。
    她前进的地方,在尽头是一座比较荒凉的山脉,基本上没有人过去,和最近的城市方向相反。
    画心眼珠子一转,也没有跟上去,直接朝着最近的一座城市过去。
    那里是魂门的城市,不过也是最后一道中转城市,除了魂盟的人,很少有人会在那里停留,和古争和顾长老占领的城市,性质差不多。
    在他们两个人分道扬镳之后,古争也解除了隐藏,从桥梁上走过,很快就赶上了在远处等她的画心。
    她根本没有走远,只是稍微远离桥梁就停下了,她现在是彻底死心离开了,体内的毒药没有解开之前,说什么也不能离开,看到古争过来,连忙说道。
    “我在那小家伙身上,下了一道意识,对方绝对发现不了。”
    “那你等一会收起来,免得被其他人给发现,我早就在对方身上放下追踪,比你得要隐秘。”
    古争点点头,示意对方跟着他,一同朝着那个小妖童追去。
    他要跟着对方找到幕后之人,不能当对方警觉,连他下的追踪都非常隐秘,只能大概知道对方的位置,哪怕仔细去观察,都有可能忽略,当然不能让画心在多此一举。
    没有多少时间,就追上了小心翼翼的小妖童,对方那看似警觉,却根本无法察觉他们的存在,按照她自己的想法,继续行走了。
    而此时在另外一边,魂河下面。
    黑漆如墨的河流中,一道身影在里面灵活地游动着,很绕过里面横七竖八的杂物,在一处相对比较缓和的地带停了下来。
    下意识左右看一眼,虽然明知道附近根本不会有任何人,可还是比较担心,这才把隐蔽的阵法给打开一丝缝隙。
    一抹蓝色光芒一闪即逝,在那蓝色旋涡出现的瞬间,未等全部展开,他就化为一跳流光钻入进去,身后的旋涡在他进入之后,也同时消失不见,冲刷干净的石壁也露了出来,根本看不出刚才的异状。
    这是一道黑漆漆的洞穴,无比地潮湿,在一些坠下的凸起,一滴滴黑色水滴不断地从上面滴落而下,在空旷的房间中发出一声声回声。
    进来的水妖,拖着依然不断转动的下身,悬浮在地面上一点,无声朝着里面走去。
    在这个不大的洞穴中,很快就已经到达了尽头,蔚蓝的光芒老远就能看见。
    一个半透明的蓝色水晶棺材静静的悬浮在半空,可以看出来一个娇美的女性正静静地躺在上面,虽然已经被封印其中,脸色微微的痛苦挣扎,可以看出对方此时情景并不太好。
    “姐姐,你放心,再给我一段时间,我一定能够把你救醒。”
    水妖漂浮在水晶棺材旁边,静静地看着里面的可人,脸色露出一副温柔的样子,在他的脑中,姐姐和他从小到大的事情,仿佛就在昨天一样,又从心底过滤一遍。
    不过在看到她的下半身之时,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脸色又突然变得狰狞起来。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在她的下半身,和水妖的下半身一样,只不过此时已经被棺材给冻成结晶,来继续压制对方体内的伤势。
    稍微缓和了一会,水妖平复了心情,这才继续自言自语道。
    “这些日子,魂盟那边不知道为何大乱,不过也好,许多人想要逃离,我已经在岸边和桥梁吞噬了大量的敌人,完全可以争取更多的时间,这样一来,等到下一次的晋升大会,我会带着你,悄悄来到了源头那边,我一定会把你恢复!”
    “今天我碰见了一个画魂一族的人,修为很弱,也不知道对方为何出现这里,也许是来调查魂盟的事情,差一点我就被留下,不过这边逃离的人也越来越少,接下来一段时间,我去吞噬一些巡逻队,正好给他们找些麻烦,来稍微为你报仇。”
    “姐姐,我知道我们最大的敌人是谁,我们的东西我已经藏好,他们绝对想不到我们会出来,等你好了之后,我们将会他们的梦魇。”
    棺材表面闪过一丝蓝光,似乎在附和着他的话。
    说道这里,水妖身上冒出巨大的气势,如果古争在这里,很发现,对方的实力远远不是他之前所看到的那样。
    “姐姐,你先稳固一下,我继续给你找补品。”
    在和水晶棺材自言自语说了很多之后,水妖张开嘴巴,一缕缕黑气不断地从口中冒出,全部都吐出棺材之上,很快整个棺材就被黑雾给弥漫包裹住,一丝丝黑雾渗入进去,最终到达里面女水妖的体内,让她的表情舒缓了一些。
    而吐完这段时间收集而来的力量,水妖就待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等到黑雾全部消失之后,身影这才慢慢地退了出去。
    他还要许多事情要做。
    ......
    “这个小家伙还真是机灵,不过对方这么小心到底是为了做什么,和这座城市有关?难道你真没有派人来这边?”
    画心跟着古争走进城市当中,然后惊讶地说道。
    那个小妖童在山脉晃荡一圈,甚至又变换一身新的面容之后,这才加速朝着这边赶来,饶了一大圈之后,也是离着的这边最近的一座城市。
    只不过这座城市已经完全没有城市的样子,一副刚刚结束战乱的样子,破败不已,到处都是战斗的痕迹,连那象征意义的城墙都已经塌陷一半。
    冲天的杀意还在里面不断的蔓延着,这里每一个人,都在用不怀好意的面容看着周围,好像要找下一个猎物一样。
    就连城门那段最为破烂的地方,此时也有几个队伍,漫不经心地守在那里,看起来应该互相认识,但是互相忌惮,也不知道为何聚集在这里。
    要不是那小妖童实力太过低微,连吞噬的意义都没有,恐怕早就被这些人撕碎了,就连紧随其后的古争他们,也是遭受无数人的打量。
    不过大部分人,在看到古争身边的画心之后,眼睛就扭往一旁,不再关注。
    哪怕画心实力不强,古争自己的气息也显露出来是金仙巅峰,但是也让他们忌惮不已,毕竟画心本后的族群威慑力太大。
    真是杀了对方,恐怕他们也会遭受报复,最大的可能是旁边的同伴,直接把他绑起来领赏去了。
    古争很是顺利地走了进去,原本一个个建筑,在战火之下,已经没有了最初的样子,断垣残壁之下一片狼藉,完好的建筑已经不多了,空气中还能感知到大战留下的波动,偶尔还是看到一些人,在废墟中行走,似乎在寻找被掩埋的东西。
    此时他们已经失去了小妖童的身影,不过有着那一丝极浅的联系,对方还是丢不了,朝着对方所在的区域继续走去。
    小妖童这边一路上担惊受怕,没有想到自己仅仅出去不到三个月,就已经变成这样。
    她出来的时候,这里虽然冲突已经初见,但是还没有任何动手,可是自己出去把一些药材给采回来,就已经变得如此陌生,她很害怕先生已经不在了。
    要不是最后一枚特殊的药材那么难,她早就回来,现在多亏一个神秘人这才够了数量,要不然还要晚一些日子。
    沿着熟悉而又陌生的道路,几转之下,小妖童终于来到自己最为熟悉的地方。
    因为这里是中转的地方,有着许多这里没有的外界东西,相对来说,更容易获取。
    尤其一些丹药,虽然对于这里的人无法用,可是先生却在这里一直实验,终于研究出来一种特别的办法,可以用特殊的办法提取,转换成类似魂石一样的补充。
    一跃成名!
    要知道魂石如同在战斗中,吸收的效力特别低,而他所提取的东西,却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反而因为契合的原因,药效发挥完美,受到所有人的邀请。
    只不过这里有着渠道得到特殊东西,继续他的研究,这才一直在这里。
    哪怕前段时间,各处城主不知道为何,压下去的事情纷纷揭露出来,一股大战的气氛在魂盟当中出现。
    她只知道,除了以以北方最大的洛城主,还在强行支撑,恐怕魂盟早就分裂了。
    看到面前熟悉的建筑还在,外面还有三三两两似乎在等待的客人,她紧绷的脸上也是松了下来,看样子先生没事。
    提了提心情,迈着稍微轻快的步伐,朝着自家的地方快速走去。
    她本身只是外面诞生的一缕幽魂,非常地惜弱,懵懵懂懂躲过了一些灾难,勉强化形,躲在贫瘠的地方,那里只有一道时不时出现的黑水,而且量特别的少让自己艰难地活下来。
    很快随着黑水不在出现,在不出去补充的她终于离开自己的位置,没有走多远,就遇见一个盘踞在周围的敌人。
    而毫无战斗力又很虚弱的她,面对敌人的凶残,根本无力抵抗。
    当她等着死亡降临的时候,她的先手救了她一命,把她带回去当做小小助手,平常的时候,就由她来协助一些基本的事情,去外面带回来一些东西。
    偶尔也会陪同先生一起去自己曾经的地方,去找一些零散的东西,虽然看样子并不是药材,那些都是蕴含着魂力的东西,她也不在意。
    直到这一次,一个完全没有见过的女人,突然闯入这里,和先生密谈之后,自己就单独一人去寻找一些东西。
    前者需要的东西自己都知道,而后者唯一去魂河边缘寻找的东西,她第一次听说。
    不过先生没有太多时间跟她解释,只是拿起一块可以保护自己在魂河边缘的石头,说是客人给她,就离开了这里。
    这也是她第一次出去,经过千难万险,九死一生之后,她终于回来了。
    “先生,我回来了!”
    来到自家的门口,她下意识喊道,以往她出去回来的时候,都是如此。
    这么一喊,在房间内所有的人都齐刷刷地看着她,这才让她意识有些不对。
    先生已经不在这里。
    只有一个比较年轻的人正在拼命对着自己使着眼色,他是先生真正的徒弟,他这是什么意思?
    一时间她有些迷糊了。
    “快走啊,他们想要去绑架师父!”
    那个年轻人看到旁边的人,已经不怀好意地走了上去,也不顾自己的安危直接大吼道。
    “叫你废话多!”
    一个他旁边的人,看到年轻人多嘴,直接一巴掌呼在他的脸上,让他整个人打着旋横飞过去,躺在地上生死不明。
    相对金仙巅峰的实力,他仅仅才金仙初期,还受到对方的束缚,真不够对方一巴掌。
    不过门口的小妖童却已经反应过来,想要逃走,却因为发愣晚了一步,看到屋子外的人已经围住她的周围,根本没有任何逃离的空间,连屋内的几个人,也带着微笑走了过来。
    “你家先生去哪里了?我们没有恶意,只是由一些事情来找他。”
    一个疑似领头的家伙,不紧不慢地从里面走了出来,也是刚才他出手把年轻人给打飞出去。
    小妖童才不会那么好忽悠,她都亲眼看到先生唯一徒弟,都被对方打成生死不明,肯定是不坏好心,看到周围被堵,整个人一转,化成数道黑雾四散而出。
    “哈哈,真是天真,自投罗网,还想跑出去?”
    在围在外面一个成员,看着一道黑气想要绕过自己,哈哈一笑,对着黑气所在的轨迹直接一抓,尽管对方来回摆动,想要躲开,可惜实力的差距,并不是如此简单就能避开。
    最后就像故意被对方抓到一样,主动进入对方的掌心之处。
    “嗯?不是!”
    随着他把手中的黑气一捏,没有想象到对方的本体出现,反而化为一道黑气消逸在空中。
    不仅是他,其他人也是一脸惊讶地看着手掌,那些黑气全部都被他们抓到,却根本没有发现对方的身影,不禁左右看了看。
    那个领头充满自信的神色一变,压根没有想到对方能够消失在这里,闭上眼睛迅速感知一番,再次睁开了眼睛命令道。
    “留几个人给我看着,其他人给我来,竟然被对方给耍了。”
    他的成员脸色都微微一红,大意之下,竟然被那个小家伙摆了一道,真是丢脸,连忙跟着领头离开这里,只留下几个人看着这里。
    那边用了一点保命手段逃离出来的小妖童,一脸惊慌地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想要借助这里熟悉的地形甩开他们。
    “你要去哪里?你还是乖乖地束手就擒,免得像那个不识趣的人一样。”
    仅仅转过一条通道,离开自己屋子旁边,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出现在她的面前。
    那个领头已经带着几个手下,已经堵在她的面前。
    她感觉身后也同样有声音传来,一扭头发现另外几个人,堵住了她的后路。
    左右两边,都是高大坚固的房子,以她的气力,想要打破,至少需要一点时间。
    面对前后敌人的逼近,她已经无路可退了。
    “你们这些人,要打去别处打,不要在我房子胖打。”
    就在此时,一声不耐烦的声音,从旁边一个房子里冒出。
    “别管闲事,要不然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领头仗着人多,根本不在乎,反而威胁道。
    “后悔?我倒要看看...”
    - 肉肉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