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说真的,我真的不太明白你口的魔神是谁?”
    看着古争和唐离一模一样的眼神看过来,齐长老坦然地说道,不过也同时解释一番。
    “不过我们却是有些不同,或许引你们的误会,因为我们私下已经摆脱对方的控制,而且只要自己愿意,还可以恢复到被控制的形态,还可以随时摆脱。”
    “蓝药门怎么了?听你说的意思,好像你们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古争自然看得出来他身上的气息,虽然非常不明显,可是他们和魔神打过两次交道之后,很容易可以分辨出来。
    一边说着,一边拿眼睛看向旁边的梦真,没有想到对方真是乌鸦嘴,竟然又说了,而梦真只是给他一个无奈的眼神,其实她也不想猜,不仅没有奖励,或许还有许多麻烦。
    “是的,发生很大的变化,你上一次半路离开之后,我们就来到了这里,除了森严门主有些伤心之外,一切都慢慢的步入了正轨,可是仅仅几年之后一切都变了,或者说森妍变了,不再以前那个单纯可爱的姑娘。”齐长老没有任何隐瞒,对着他们的徐徐道来。
    “我可是看着对方长大,不知道森妍她到底发生了,原本一直伤心躲在房间里不出来,外面的事情都是由我们来搭理,可是忽然有一天,她说要为父母报仇。”
    “当时我还是听高兴,不管如何,对方只要振奋来就好,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对方竟然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一个远古的邪恶药方,可以大幅度提升自己的实力,不过吃下去之后,整个人就时而迷糊,时而清醒,不过对于森妍的命令,却跟傀儡一般无比听从。”
    “基本上第一批吃的人都已经变成了疯子,彻底废了,后来她有拿出效力稍弱的丹药,这一没有了那种太过明显的副作用,但是整个人平常也显得比较呆板,也只听从她的命令,还是和傀儡没有太大的区别,现在这一部分人都在一些地方当守卫。”
    “在此期间,我们多次要求她不要在炼制如此单独的东西,不知道害了我们自己人,这些实力不要也罢,可是只要反对的人,都被她给关了来,当然我没有进去,是因为外面必须有人看着,随后一批新得到她信任成功上位。”
    “没过几年,对方又从外面偷偷抓来无辜之人用来实验,最后成功炼制完美,除了受到她控制之外,寻常情况下,从外边你是看不出来任何问题,而且自己已经觉得自己发自内心地拥护他,只是能够大幅度提升实力的效果也没有了,但是依然可以提高不少的实力,甚至还能加快修炼,简直非常完美。”
    “现在除了一批人,对着森妍非常失望,觉得她已经坠落,宁愿死也不愿吃之外,所有人都吃了那种丹药,包括我在内,不过我是最后才服用,有了充足的时间,找到了丹药的漏洞,在外面我只给一些绝对的心腹服用,可以暂时摆脱对方的控制。”
    “是不是觉得这种办法非常熟悉。”梦真在一旁对着离乐眨巴眼睛。
    “什么是熟悉,这就是之前利用我的办法,等到你不知道不见得陷入进去之后,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受到操控。”唐离苦笑说道,不过有追问一下,“我女儿会不会吞这个东西。”
    “唐离,你可以放心,吃了这个东西之后,多少会失去自己的灵性,以你女儿的资质,绝不会用这种办法,那种温和的办法,至少要好几年的功夫,对方需要有人帮她炼制丹药,我们这些人都不行。”齐长老保证说道。
    “那就好。”唐离听到这个不算好的消息,总算多少有一些放心,随后对着古争开口,“古大人,还请你再次帮助我一次,只要能救出小女,从此之后,我父女二人愿伴随你左右,甘愿当一仆从!”
    “想法真好!”旁边的毛真冷不丁的开口,顿时让唐离闹个满脸通红,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他的想法,古争自然也看得出来,不就是想要找个一个安全的地方栖身,出来之后,对于外界的动荡,已经没有最初那么自信,二来同时来报答古争,让他来把他的女儿给救出来。
    “不要说什么仆从之类的话,我们既然认识一场,有缘就是朋友,再说晴儿那孩我也比较喜欢,遇见这样的事情,自然不可能不问,你不要担心,我会把她给救出来。”古争看着唐离笑道。
    “多谢古前辈!”唐离感激地说道。
    “现在里面情况不佳,你们还在留在那里真是难得,实话告诉你吧,或许你们的门主被魔神给诱惑了,只不过你还会选择让我帮助你们吗?”古争冲着齐长老说道。
    两个人也是认识,曾经在岛屿之上,两者的关系不错,可是后来古争那边的背叛,让他们的防线出现漏洞,才让海族联军更加顺利,不过那个时候,古争已经去追自己的敌人,也没有和他们在见过面,在往后就没有和他们打过交道。
    但是不管如何,自己也是曾经背叛了他们。
    “当然可以,虽然那一次你是迫于背后的势力,但是我还是信任你,毕竟这一次你是独自一人,我相信你!”七长老丝毫不介意,毕竟他还是了解古争一些,并不是那种见利忘义之人,这点他肯定。
    本来他还打算请他背后的势力,不管对方同不同意,这也是他唯一的办法,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都可以,不管在得知古争的修为已经有着大罗后期之后,又改变了想法,以对方的实力,绝对可以对抗不知道为何暴涨修为的森妍,说不定仅靠他一人就足以解决他们的事情。
    “说实话,那个时候我们都已经决定要离开,哪怕阻挡住你们,也挡不住森门主的死亡,幽副门主处心积虑要报仇,有着那柄致死的匕首,谁也不会预料。”看到古争还在沉默,齐长老连忙说道,免得对方心里有负担。
    其实这边并没有太过怪责修罗这边,因为对方在最后并没有围攻他们,最主要的是,他们死去的人也非常少,再加上最后潘璇的几句话,让这边的仇恨非常低,全部都跑到海族那边。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你不知道这一次的敌人有多强,哪怕以我大罗后期的修为,都不一定保证成功。”看到齐长老误会了,古争急忙解释道。
    “古大人,在附近还有那个魔神,你要注意一些。”旁边憋了很久的唐离,在一旁提醒道。
    他是希望古争把他女儿给救出来,可是也不希望他被魔神给缠上,要不然太危险了,他可是见过对方,实力无比的强悍,哪怕古争现在的实力都不是对方的对手。
    “安心啦,早在前一段时间,我和古争还有几位朋友已经解决对方,话说你也不用再东躲西藏了。”梦真有些自豪地说道。
    她可不是全程打酱油,也是占据不少的功劳,值得她自豪。
    “不会吧!”
    唐离先是一惊,随后内心更是一喜,连那个魔神都能干掉,那这个也肯定没有问题,也就是说,她女儿得救的希望有着很大的成功。
    “那是自然,要知道我可以最大的功劳,要不然也可能那么顺利。”毛真洋洋得意地炫耀来。
    “那是当然,你立了大功!”梦真继续夸着毛真。
    古争没有理会旁边,直接对着齐长老把心的一些问题给说出来。
    “我有十分把握,有魔神在背后捣乱,不过你放心,只要被我见到,我有八成把握击败对方。”古争先是安对方的新,这才继续说下去,“你在前几天有没有抓到一个海族,对方大概这个样子,他是我的朋友,而我正是准备去岛上寻找他。”
    “有,那个人还是我亲自关在牢里,因为我们这边为了避免冲突,很少去抓海族的人,还是森妍门主亲自出手,当时我还纳闷,对付一个修为如此低的人,为何要那么慎重,原来是你的朋友。”七长老不假思索地说道。
    “哼哼,看来对方是知道我们的存在,在等着我们过去。”梦真在旁边冷哼说道。
    “不可能吧?除了少数不多的人,其他人根本没有出过岛屿,他们怎么会知道你们的到来。”七长老有些惊奇。
    “魔神的手段没有见到,可不是靠想象就能知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光明正大地过去,看看对方想要玩什么把戏。”古争作出了决定,看了一眼唐离,随后嘱咐一声,“你就不要跟着过去,去附近的城市等着我们,一定会把你女儿给平安无事的带回来。”
    “那些古大人,我就在那边等着你们归来。”唐离也知道自己跟过去没有任何用处,直接应道。
    “带路吧。”古争淡淡地说道。
    齐长老带着古争他们很快就离开这里,等到他们走远,唐离这才扭头,朝着最近的一座城市赶去,他要做的事情很简单,等着即可。不过内心却是一团乱麻。
    “你说这个魔神到底怎么知道外面的事情,甚至连蓝海都摸得一清二楚,要知道我们才和对方认识几天。”半路上,一直捉摸不透的梦真开口问道。
    “虽然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对方肯定有着自己的办法。”古争此时闪过曾经在凤凰秘境的那个男子,口却说道。
    其实在前面杀死两个魔神的时候,他就预感到,至少还有第三个,因为从他们身上,他没有感受到同样的气息,而在齐长老的身上,他已经觉察到,这个气息和自己见到那个人几乎一样。
    唯一觉得纳闷,就是为何这些魔神会出现在这里,好像以后并没有听说过他们的存在。
    “那我们这么大张旗鼓地过去,对方会怎么应对?”梦真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现在是敌暗我明,实在太被动了。
    “放心,对方既然这样做,必然有求我们的事情,说不定齐长老自己都不知道,他自己所在的一切,对方都看在眼里,只是对方懒地和对方计较,当然也可能需要一些脱离在魔神掌控的人,这个需要到那边才能知道具体的原因。”古争这一次没有说出来,而是传音给梦真详细,当然口还是说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时候一看就知道。”
    “嗯!”
    梦真从口的语气明白了什么,只是简单地回应一下。
    看来哪怕七齐长老和古争认识,他现在还不完全相信对方,要不然就不会让唐离回去等消息,魔神的手段不得不防。
    接下来一段时间,谁也没有多说什么,齐长老倒是有几次想要开口,可是看着古争严肃的表情,倒也没有多问,两者的关系是不错,可是还没有好到朋友的份上。
    他们的速度也不快,在花费两天的时候,他们终于来到一个白雾笼罩的小岛外面,还没有等齐长老主动打开禁制,笼罩在外面的白雾,竟然自己打开一条通道,让他们通过。
    通过这条通道,可以看到在尽头,有着几栋非常高大的建筑,虽然看来和外面相比已经很寒暄了,可是在这个岛屿上,也算不错了。
    “看来你说得没错,确实知道你们的到来。”齐长老此时在旁边开口了,“这里直接通往门主所在的地方,没有允许连我都无法攀登上去,我只能送你们到这里。”
    古争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和梦真对视一眼,当即就沿着这个新打开的通道口,朝着里面出发。
    原本以为两旁都会有白雾笼罩,结果才进去一些距离,四周的白雾已经消失不见,从高空看去,可以轻易地看到整个岛屿的全貌,一些在半空巡逻的人,对着古争他们也视而不见,好像都已经得到了通知。
    这个地方经过他们的改造,已经有了对方曾经的一丝味道,许多地方重新种植了药材,一些蓝药门的弟子,正在精心呵护着,只不过规模和之前相比,还是缩小了太多,想要恢复曾经的巅峰,恐怕很难了。
    不过这里的灵气十足,比之前那座孤岛要好了许多倍,对一些高级的药材,是一个非常好的培养基地,也算不幸的万幸,有得有失。
    “风景不错,是一个养老的好地方!”连毛真都跟着说了一句。
    “等一会你还别插话了,要是魔神一眼相你,你就惨了。”梦真扭头看了一眼立在肩膀的毛真,有些小小的恐吓说道。
    “对方能看得上,我可以不信,我可会把对方打个头破血。”
    虽然毛真这样说着,可是身体一溜烟地躲进她的袖筒里面,看来是不打算出来了,口非常嚣张,身体还是很诚实,看到这幕古争都嘴角抽动一下,心也觉得非常好笑。
    梦真则是一副早知道如此的样子,对于毛真的反应,她一点也不例外。
    很快他们就降落在一个高大建筑的外面,这是一个三层高的建筑,用这附近的岩石垒砌而成,非常粗糙,裸露的阵法从外面都可以轻易地看到破坏。
    在他们下来的同时,一位早就等待这里的药门弟子迎了上来,对着他们两位恭敬地地说道。
    “两位,门主正在里面等着你们,请随我进来。”
    “麻烦请带路!”古争客气地说道。
    眼前不足百米就是对方所在的地方,还要专门来引他们,显然这附近还有他们无法察觉到的阵法或者其他,免得他们发觉一些事情。
    蓝药门虽然改成了药门,但是弟子身上的服饰还没有任何变化,甚至连一些细节也没有变动。
    “我们这样大大咧咧的进去,会不会有埋伏!”事到临头,梦真心还是不免担忧来。
    谁让前面两次她也参加了魔神的战斗,知晓对方的厉害,哪怕正面硬钢,都很难杀死对方,当然也不指望对方和第一个那么弱,只看自己所在的规模就能知晓,这个魔神显然要比前两个还要强,都光明正大占据在外面,有着自己的底气,所以才让她担心。
    这么傻乎乎的进去,一旦对方有什么阴谋,他们可是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相信我,有些事情表面看不出来,要多多动脑袋。”古争眼睛依旧打量着四周,对着她传音道。
    这让梦真脸色一红,古争都告诉她即便不用担心,自己还疑神疑鬼,尤其对方最后一句,显然自己只看到了表面,深处还有着自己看不到的地方。
    不过她只是稍微想一些,在想不出其他问题之后,也就抛之脑后,以后自己就懒得去想,一切都交给古争,自己只要跟着就行,等到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在去想也不晚。
    想明白之后,她觉得自己轻松了好多,也同样意识道,自己根本不能胜任自己族长的位置,如果真是自己上去,恐怕只能更加让长老们操心,幸好梦失上去了,对方做得比自己好无数倍。
    此时,药门弟子已经把他们带到门口之处,随着他站在旁边,大门自动打开,露出来里面的场景。
    里面一片明亮,外面的光芒透过特意留下的采光之处,让这个不小的空间可以都看得真切,没有那种因为空间大而变得有些阴暗。
    旁边一些简单装饰,都是很常见的东西,并没有任何稀奇,只是在间的地方,一个熟悉的人影坐在那里。
    周围还有两个椅子,不多不少,显然是特意为他们准备。
    “请进!”那名弟子弯腰伸手,非常有礼貌地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