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空旷的房间当,古争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和自己一样,正在相互打量对方的森妍,心有一些唏嘘。
    曾经天真可爱的少女已经一去不复返,此时的她浑身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连美丽的面孔上,都挂着一层寒霜,那种时刻带着伤心和痛恨的眼神,一眼就能让外人知道,她曾经经历过的事情。
    不过最吸引他们眼球的是,她身上那股淡淡的气息,就是魔神的气息,只不过看她的样子,似乎不太想被控制,不过魔神手段变化多端,比如唐离就认为自己没有被控制,时机内心深处已经陷入对方的控制。
    “森门主,好久不见。”古争跟没事人一般,对着森妍打招呼。
    不得不说,对方这种冰霜的气质,更加到征服欲望,尤其是对方的身份,当然他是没有那个念头。
    “好久不见,古争!”森妍的态度看不出来好坏,语气冷冰冰,声音也非常得平淡。
    “不知道你特意邀请我来,有什么事情。”古争感受空有些尴尬的气氛,主动问道。
    他觉得如果他不率先开口,恐怕对方真能和他一空耗在这里。
    “不是我让你来,而是另外一位。”
    森妍一抬手,一个银色的小球从她的手掌上冲出来,浮在半空微微旋转着,反射的银白的光泽。
    “它?”
    古争看着这个银色小球,在他的感知到当,这个东西就是一个非常平常的东西,根本看不出来,这个东西有什么用。
    “你刚刚杀了我的两个同伴,现在已经忘记了吗?”一个有些尖锐仿佛被掐住嗓子的声音,从这个银色球体之上发生。
    “魔神?”梦真在旁边看着这个小球,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
    “自然,这仅仅是我的分身,我的本体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才没有空和你们废话。”银球继续那种让人头疼的声音说道。
    “那么你请我们过来,有什么事情?”古争心念一转,不知道对方是否知道老祖的事情,不过对方的分身是无法让老祖过来,只能耐住性子。
    “你虽然曾经破坏我的事情,不过我也不在意,我可不像我的两位同伴那么傻,这个界根本不会允许我们踏入更高的层次,这么一突破就惹来的杀身之祸。”银球自顾自得先说一同,“我没有滥杀无辜,也没有草芥人命,只是一直在这里好好生存下去,不要拿那个老祖来压我,我可不想回到那个连一口新鲜空气都没有的地方。”
    对于他的话,古争是一点不相信,但是也知道,之前发生的事情,他肯定清楚。
    “只要你没有滥杀无辜,不耽误我的事情,我才不会管你们。”古争当即说道,“你也知道,对方是抓我的朋友,我自然不会不问。”
    “你的朋友我自然可以放他离开,不过你要发誓,绝不过问的任何事情。”那银球只是微微一转,随后说道。
    “没问题,我还懒得搭理你们,我自己的事情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只要在我眼皮子底下,你没有伤及我的朋友,也没有滥杀无辜,我绝不会问你的任何事情。”古争只是稍微思考一下,立马就同意了对方的意见。
    还有等对方答应,古争这边立刻有追加问,“我现在就带着我朋友离开,不想和你们在这里纠缠。”
    “没问题,森妍你和对方一过去,确保对方离开。”银球也是一口答应下来。
    “没问题。”森妍站来冷冰冰地说道,“古争你们跟着我过来就行。”
    但是古争却看到对方眼一闪而过的怒气,连自己的表情都差点控制不住,这让他心再次思索来,但是身体已经站来,不理会对方的语气,冲着她点头。
    “麻烦你森门主了。”
    单独留下银球一个独自呆在之后,他们一行人离开这里,直接腾空而,朝着岛屿的另外一面飞去。
    “没有想到时隔多年,你这就当上了门主之位,作为朋友真是恭喜。”在半路当,古争笑着对森妍说道。
    “有什么可恭喜,父亲死了,夫君死了,这才把我推上去,要不然换作你经历这样的事情,我立马让给你们主之位。”森妍还是那副样子,此时听到古争的话,更是一副死人脸。
    “哈,还请节哀。”古争没有想到对方还将自己一军,打个哈哈,“不管如何我们还是有缘分,能否请教你几个问题,是关于药材上的事情。”
    “说!”
    森妍的速度开始降低,同时朝着下面开始落去,这是岛屿的一角,在靠南就是边缘,在这里都能感受到那股海风阵阵袭来,并没有反对。
    “心几个疑惑罢了,帮忙解惑下,如果华景草,还有顺华珠,用几种才能淬炼出里面的精华,而没有任何杂质。”
    来到了下面,古争一边跟上森妍的步伐,一边说道,“还有如果想要炼制低级恢复丹,在我们这里,为何要用到八种不同的药材,效果并没有那么惊人,反而感觉有些浪费。”
    在古争说完之后,森妍的脚步猛然一停,随后那双冰冷的眼睛死死盯着古争,仿佛要把他给活吞了一样。
    “怎么了?你想动手!”这边梦真看着对方的样子,立马不客气地开口说道,不过武器倒没有掏出来。
    “这些是谁告诉你的,这都是我们药门的东西,你怎么会知道那么清楚。”森妍没有理会梦真,依然紧盯着古争。
    “你忘记了吗?在上一次保卫战,我可是在那里待了不少时间,自然学会了一点,行走在洪荒,技多不压身。”古争伸出手对着梦真示意一下没事,这才说道。
    “那就别费心心思了,我是不可能告诉你。”森妍转过头继续带路,已经拒绝了古争。
    古争也没有丝毫失望,只是耸了耸肩继续跟上去。
    “那点东西算什么,我听长老们说,我们那有着更加高超的技术,回头我帮你寻来一份,比她们的还要好。”梦真来到古争身边,抱怨地说道。
    “没事,我只是说说,想要深入进去,可是要费很多功夫,我只是好奇而已。”古争笑了笑,没有多解释什么。
    因为那句话有什么含义,只有一些人才能知道,这是属于蓝药门的核心机密,那是表示有重大线索需要商讨,而且需要绝对的隐秘,而知道这种密语的人,在蓝药门当,只有三个人知道。
    那就是曾经的门主森鹿,还有副门主幽珠,还有眼前这位现任森妍。
    因为这密语就是他们三个人所创,就是为了防止有一天被挟持之后,自己受到监视可以告诫他们,而他们还有一种办法,可以分出一缕神识,创造一个谁也无法窥探的空间,在里面交流。
    古争之所以知道,只是从地下的遗迹得到的一份收藏,那是幽珠特意放在那里告诉海族,让对方警戒一下就行,毕竟那个时候海王可不会留着他们也导致不受重视,被古争给得到。
    至于对方的反应,言语已经确定,不过要等到对方发会谈,才能和对方秘密交流,怎么创建一个绝密的空间不被发现,他可不会。
    接下来,古争时刻密切森妍,直到进入一个较大的山洞对方还依然没有任何动静,只是沉默带着他和梦真闷头向前走。
    这个山洞里面已经被掏空,一排排建议的牢笼在两侧密密麻麻遍布着,仔细一看,至少将近有一百个。
    每一个里面空间十分狭小,顶多让人左右躺下,在外面就是一个个黑色光柱组成的牢笼,彻底挡住里面的自由。
    在这里面,竟然大多数都已经住满了人,他们一进来,就能看到无数人的研究齐刷刷地看过来。
    这些牢笼又没有墙壁阻拦,黑柱的缝隙足够一只手穿过来,当然谁敢冒失伸出,那可是要抱着失去手臂的下场,已经有人亲身体验过,甚至还枉送了性命。
    “森妍,你对得你父亲吗?你竟然杀了那么多自己人,还学习黑暗的力量,你彻底变了。”
    一个牢笼里面,一个看来有些虚弱的老者,在他们进来的那一刻,也是从地上站来,对着森妍直接喊道。
    他的呐喊只是拉开了序幕,其他人纷纷一冲着森妍喊来,无一例外都是痛斥她所做的一切,几乎把整个门派都变得不一样,朝着深渊滑落下去。
    在其靠后面的地方,一个人影在看到古争他们的时候,激动的也是不停地喊着,可惜他的声音在如此众多呐喊之下,根本传不出去,但是古争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对方,发现对方身体完好,并没有受到什么虐待之后,心这才松了一口气。
    “聒噪!”森妍看了其他人一眼,从嘴硬生生挤出这两个字,如同寒风一般,吹过众人,后者纷纷打一个寒颤,心的恐惧让他们竟然没有再开口。
    整个洞穴顿时陷入一片寂静当。
    “谁在开口,就要受到门规惩罚,现在所有人给我老实坐下,我还有事情要做,没有功夫和你们废话。”
    这一下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很快有一半的人,都听从森妍的话,坐在了地面上。
    “我可不怕,前门主在的时候,岂能...啊啊啊!”
    一个精壮的蓝药门弟子,非常正气凛然地开口,可是才说到一半,这边森妍手朝着对方一指,在他旁边的黑柱上,陡然射出十几根黑柱,直接射在他的身上,随着上面的黑色电弧闪烁,那个弟子顿时惨叫来。
    这种折磨是不会要他的性命,可是那种极致的痛苦,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过去,短短十息的时间,这个有勇气的男子就直接昏迷过去,那些黑光这才消失,任凭对方昏迷的躺在地上。
    这一下,几乎所有人都老实了坐好不再说话,那种痛苦他们都尝试过,甚至集体都尝试过,可惜森妍是铁石心肠,根本就不在乎他们。
    那边的蓝海也是没有最初的激动,老实地站在原地,目光灼灼地看着古争,期望对方来救自己。
    森妍满意看了一眼四周,这才继续朝着蓝海所在的位置走去。
    “古大人,你是来救我的吗?”蓝海等到古争他们来到这边,这才忍不住开口说道。
    古争看了森妍一眼,对方只是朝前奏一边,伸出手臂对着面前的黑柱一模,伴随着周围的黑柱同时闪烁一道黑光,吓得蓝海后退两步,这才慢悠悠地开口道。
    “在等一会,对方就可以出来了。”
    “太好了,多谢古大人相救。”蓝海感觉一直紧绷的心脏终于放松一些,对着古争感谢道。
    “你到底遇见什么事情,怎么会被他们给抓住。”梦真在一旁好奇地问道。
    “我在抓到之前,已经去了深海一趟,发现最后一块信息已经被人给拿走,我找遍所有地方也没有发现,正当我在城市的时候,我却发现了一些踪迹,你听我一一道来。”蓝海觉得自己有意识让对方觉得,自己并不是无故被抓过来,自己也是卖力,因此开始叙述来。
    就在蓝海在回顾自己的事情,古争和森妍站在原地,好像是在倾听他的话,实际上在他们身旁一个小小的空间里面,他和她已经在里面展开对话。
    两个金色和黑色形成光点,也就是他们的一缕神识,借助刚才的动静,在这个不足巴掌大小的空间,正式开始接触。
    金色的光点自然是古争,他就直接开口问了,“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难道你真的在和魔神合作!但为何没有把你给迷惑。”
    这是古争百思不解的地方,从眼前来看,还是从齐长老的话来说,好似魔神一直没有想要控制这里,哪怕命令对方,也没有太大的强迫性。
    这点完全和齐长老说得不一样,他有眼睛自然可以看到周围的一切。
    “对方就是魔神吗?我还以为对方只是坠入黑暗的妖魔而已。”黑色的光点先是沉默,这才继续说道,“你怎么会只有我们的暗语,如果不讲明白,接下来我们没有什么可谈。”
    “是从你们副门主幽珠那里得来,对方曾经拜托我照顾你,为此我打听你们所在的地方,这才一路赶过来,只是你们所在的位置,恰好和我一个失踪的朋友有关,我也是前些日子才知道。”古争非常“坦白”地说道,以对方的实力,还是无法看穿言语当的漏洞。
    当然让古争为之一振的是,对方虽然受到了魔神的影响,看来很多事情不得不听从对方,可还是没有彻底被对方所控制,要不然根本不会和自己谈话。
    “夫君...”
    古争明显感觉到对方情绪的低沉,在这个狭窄的空间内,双方的情绪在这一缕神念之下,更是容易放大。
    “你的问题我能告诉你,不管对方是好是坏,哪怕付出一切代价,只要能把我的夫君和父亲给复活,这一切我都愿意。”森妍的声音不再像之前那样拒人千里之外,听来正常许多。
    她此时此刻,对于他父亲所做的一切自然有所了解,你既然做下那种事情,就是和对方结下因果,对方找上门来,也不能怪对方,难道对方只能乖乖听从他父亲的话,让他毫无忌惮地杀死对方的人,海族的来袭只是一个引子。
    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和蔼的父亲,背后竟然会那么残忍,或许那份因果也落在自己身上,一次外出之后,和自己的夫君认识,相识相爱,足足在外面数千年才回来,那个时候对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和背景。
    自己全然没有觉察到,自从他来到岛上之后,整个人除了对自己的爱,其他一切都变了,自己很多次看到他独自一人,坐在海边孤独得不知道在想什么,而那个时候,自己还是以为对方压力过大,根本没有意识到什么,如果那个时候,自己能够开解对方的话,说不定不会有最后的惨剧。
    想到对方的最后为了保护自己而惨死,她的心情又变得沉重一些,因为她对于幽珠是又爱又恨,哪怕对方没有死,站在她面前,她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对方可是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哪怕他也同样背负着血海深仇。
    此时此刻她的愿望是那么的单纯,似乎都没有想到,两个人如果真的在一,会爆发什么样的战斗。
    “对方是答应你这个条件,你才这样答应对方?可是对方实力那么强大,为何还要和你讲条件。”古争自然不知道对方的内心波动,那是无数遍深夜回想惊醒的噩梦,但是他知道,魔神的性格不会那么软弱,对于他们来讲,只有自己才是唯一的存在,其他全部都是可以抛弃的奴仆。
    “在来到这座岛屿之后,我也是偶然发现对方,不过对方已经无比的虚弱,甚至跟人感觉随时都是死去,如果不是对方及时说能帮我复活,我当时就已经杀了他,后来我听说,他所有的一切都被一个人给毁了,尤其最为重要的秘境,那里更是彻底毁灭,差点把他给拖下去。”森妍直接回答说道。
    古争没有想到自己无意当,竟然坏了对方的事情,不过也是对方活该,“那你能否告诉我,对方本体所在的位置。”
    现在对方看来明显没有恢复,自己想要解决对方不难,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时机,一旦对方恢复过来,不知道要多么危险,他可没有自虐狂,想要对方恢复完美的实力,在和对方打一场,对于不可控的事情,要扼杀源头才是正确的做法。
    “不能,我知道你想杀死对方,其实我也想,但是一切都是为了我夫君和父亲,所以很抱歉我拒绝你的意见。”森妍毫不客气地直接拒绝了古争的提议。
    感受对方的坚定,古争突然开口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
    “我答应!只要你能做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