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洞穴当,此时只剩下蓝海那富有感情色彩的诉说之声。
    他能把自己这几天简单的经历,用自己独有的方式,抑扬顿挫地讲出来,仿佛让别人一同进入他所经历的一切,让着别人的心情也跟着不断跌宕伏。
    “讲得真好,这种故事好久没有听过了,真是精彩。”
    等到蓝海把自己的经历说完,梦真赞叹来,看她的样子,好像在听一个故事一样,当然本质其实就是故事。
    蓝海一听,心一口血都快要吐出来,自己可是呕心沥血辛苦在忙碌,可是在对方眼,自己只是一个说书人一般,干脆扭头看向古争。
    “你是辛苦了,你的这一切我会如实告诉香香公主,到时候不会忘记你的功劳。”此时古争正海和对方达成了协议,看到对方有些请功的神色,哪怕一句都没有听进去,也是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古大人,这是我应该做的,没有必要那么麻烦!”蓝海一听,脸色顿时兴奋来,不过口还是谦虚地说道。
    “是你的功劳就是你的功劳,谁也拿不走,现在我们要继续要寻找香香的踪迹。”古争看到面前的黑柱已经彻底消失,把对方给拉了出来,自己还要让对方继续寻找香香,时间紧迫,自己还有其他事情要做,没有功夫在和他这里胡扯。
    “不行,古大人,我们现在不能走,香香公主的东西被他们给拿走了,那不仅仅是一个讯息,而且还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法宝,上面肯定有着重要的事情留在上面,说不定留着对方去哪里的信息,要不然也不会留在那里,而最终我只能确定香香公主消失的地点在下一步却不知道如何去做。”这边蓝海急了,立马说了一大堆,甚至有些语无伦次,可见那个东西多多重要。
    “你是说,你一直能追来,实际上都是对方故意留下的标记。”不过古争还是从对方的话语当,察觉到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是的,对方每到一处,就会故意留下一些气息,还有一个指示。”蓝海看到古争的脸色,然后从身上拿出十几个米粒般的珍珠,上面每一个都有着香香的气息。
    古争拿过来仔细一感应,上面每一个都留下一道讯息。
    “古哥哥,我在那边等着你来帮我!”
    每一个都一模一样,也就是说这些信息全部都是交给他,可是为何他没有接收到,心刚思索来,才想到自己前段时间还在黑狱,恐怕没有收到对方传来的讯息,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对方必然是给自己传过去,似乎有什么事情需要自己。
    “之前我们也不是没有想办法联系到你,等到发现不对劲,又发现这些东西的时候,而且你还没有出现,想到你有事情耽搁了,这才决定一路寻过来,不能耽误找香香公主。”蓝海看到古争的表情,立马解释道。
    “我不怪你,你们做得很对,那么说来,那个东西非常重要?”古争自然明白对方的意思,相隔那么长时间,甚至自己都有可能没有收到,他们自然不可能一直等着自己。
    “如果我猜测没错的话,上面绝对留下她最终去哪里的信息,就像我刚才所说,我只能判断对方最后在这里消失,如果没有那个东西,我们不可能得知她下一步去哪里。”蓝海肯定地说道。
    “如果这样的话,看来还需要找那个魔神一趟。”古争扭头看向森妍,“不知道能否在和对方见一次面。”
    “可以,跟我来!”
    森妍依旧那样冷冰冰的样子,带着他们离开这里,回到最初见面的地方,那个银球依然还在漂浮那里,似乎早知道他们会来一样。
    “是想对我感谢吗?不必了,你们赶紧离开这里才好。”
    看到古争把对方给救出来,内心深处,银球可是比古争要高兴了许多,至少这个接连杀死两位同伴的煞星,可以赶紧离开这里。
    只有对方离开,自己才能彻底地放开手脚,对方太过诡异,尤其那位老祖,一旦被对方召唤出来,自己现在的情况,有着通天办法也无法逃脱,这也是为何要抓住对方的人,来逼他这般做。
    没有他的威胁,附近其他人,他还真没有看在眼里。
    要说对于古争没有狠那是不可能,自己在凤凰秘境布置的后手,竟然硬生生被他给破坏,要不然也不会如此凄惨。
    “我想要你在海底得到的那个东西,我正是因此而来。”古争等到森妍过去之后,这才提出自己的条件。
    “什么东西,这些年我打捞许多东西,有着不少好东西。”银球反而问道。
    “你来说。”
    古争把蓝海给推了出去,对方立马连比带划描述一遍,银球看着对方好大一会,这才明白对方说的是什么。
    “你说的是这个东西?”
    一个正方形蓝色令牌的虚影,在他们面前缓缓浮现,上面还可以看到一些特殊的花纹,还是没有激活的表现,显然银球并没有发现里面蕴含的关键,毕竟是海族独有的加密手段。
    既然没有读出里面的信息,也就意味着对方不知道香香最后的下落,也算间接排除自己的嫌疑。
    如果真是对方所为,那么对方就实在厉害,现阶段想要孤身对抗四海,那简直是找死,对方看来又不傻,说不定真要找到,还不眼巴巴地送出去,免得给自己找麻烦。
    “正是这个东西!”古争还来不及阻止,这边蓝海激动地说道。
    果然,下一刻虚影在空消散,银球直接漂浮在古争的面前,他知道主事的人是谁。
    “想要这个东西,那可不是白白送给你们。”
    从蓝海的渴望当,他可以轻易地知道,这个东西对于他们来说,非常的重要,他只是懒得去破解上面的禁止,要不然也能得到里面的消息,不过现在看来完全可以卖个好价格。
    “我们都答应离开了,你还怎么样?”梦真在一旁气鼓鼓地说到。
    “那只是你们那位朋友的条件,如果你们愿意把他送回来,我也支持交换,把这个给你,二之前的条件也不变。”银球不以为意地说道。
    “不要啊!”旁边蓝海一听,立马看向古争,他可不想被对方强制吞下丹药,成为对方的奴隶,当然最后可能是直接处死自己,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这个条件我不答应,说说怎么样才能给我们。”古争上前一步,几乎和银球都快要挨在一,淡定地说道。
    “我的条件也不多,在朝着南面千里之外,有一伙难缠的家伙,我需要对方的祭祀灵珠子来交换,可以就同意,不同意就到此为止。”银球现在是有恃无恐。
    “对方是什么?没有消息我怎么去抓!”古争皱眉头说道。
    “这个你问她就行,我是先回去了,下一次在找我的时候,我希望你已经把对方给抓过来。”
    说完之后,银球就彻底从这里消失不见。
    古争心里叹了一口气,对方的警戒心实在太强,自己这边才刚开始行动,对方就彻底离开,来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
    古争虽然不知道对方具体藏在什么地方,但是肯定绝对在这个岛屿之上,正想和对方废话一番,寻找对方的位置,可惜对方一点点时间都不给他,真是警觉,随即扭头看向旁边的森妍。
    “大人说得生物,是一群长着翅膀的水蛇,这边海族都称对方为腾蛇,对方勉强也算水族的一员,勉强算是接纳了对方,他们只是算是一群不寻常的水妖,而他们的祭祀,才是整个族群的领导者,大人所安排的任务就是活捉对方的祭祀!”森妍面无表情的在一旁描述着。
    “那祭祀想必十分难缠吧。”梦真在一旁开口说道。
    “没错,我这边已经去了几次,全部都被对方给跑了,对方实力也不强,可是逃跑功夫,是非常灵活,比寻常的海族还要难缠。”
    “交给我们了,回来的时候,必然会让你满意!”古争阻止了梦真的继续询问,直接对着森妍说道。
    “只要你把对方活捉回来,大人一定会把东西交给你,记住一定要活捉。”
    公事公办的话让古争知道,现在自己这边无论做什么,都没有太大的作用,想要完成他的计划,必须要满足她的愿望。
    “我们先离开这里!”
    说完之后,古争就带着他们离开了这里,至于齐长来那边他也没有再去打招呼,对方别看
    在离着这边不远处,有一个较大的礁石,他们一行人就暂时停在上面,一落下,蓝海就朝着古争不停着道歉。
    “对不,刚才是我太过了。”
    他也知道,如果不是他刚才的表现,对方或许也不知道那个东西对于他们是多么的重要,或许就随便一个条件,或者没有条件。
    “不是你的问题,只要我们这边提出来,对方一定知道这个东西重要性,也会难为我们。”古争止住对方的动作,开口道。
    实际上对方或许早就早牢笼里,就看着他在那里表演,知晓自己这边的一切,不过自己也需要他来吸引一下对方的注意力,只有他自己不知道。
    “那么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唐离的女儿还没有找到。”梦真也不在瞎提意见,就按照之前自己所想,古争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反正自己没有对方聪明。
    “这点你不用担心,你们现在返回城市,和唐离汇合,先告诉他,不要着急,我已经找到办法拯救他的女儿,需要一点时间。”
    “可是这一次我们是见都没有见到,会不会出现一些意外。”梦真听到古争的话,还是有些担心。
    “没有必要,基本的信息我已经了解,对方现在没事,只是单独关押在另外一个地方,那个地方位置更加的隐秘,我们不可能无声无息过去把对方救出来。”
    这些事情,他们自然不知道,都是在那个秘密空间当,古争和对方交流的情报,已经知道了这边大部分的事情,除了那个魔神所在的位置对方不愿意说,其他能说已经全部说了。
    而且对方还坦言说道,自己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对方所在的位置。
    古争自然明白对方为何保留一些事情,因为对方还抱着自己万一失败,把希望寄托在对方身上,说实话,别看他说得信誓旦旦,可是最终能不能成功还是一方面,不管如何总先要试一下。
    如果最后真失败的话,那么他就强行去找到这个魔神,他就不信找不到对方。
    只不过那样的话,很有可能这些无辜的蓝药门就要差不多死灭门,不到最后一步,绝不会这样,对于他来说,有违背自己的内心信念。
    他宁愿去炮制一份,来蒙蔽对方,不管如何,等到最后再说,现在还没有到那一步。
    “那你小心一点,我们走了。”
    梦真留下一句话,随即带着蓝海离开了这里,剩下的事情就不是他们能够插手。
    古争看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远方,随后身朝着南方的地方飞去,他虽然不知道为何对方要想要那个祭祀,但是自己如果自己能先把对方抓过来,先把那个东西换回来,还有唐晴都能一换出来,这样才是一点风险都没有。
    ......
    在南海深处,此时难得的一副好天气,微风在海面微微袭过,一层又一层的浅波在海面上微微荡漾着,偶尔有大片的鱼群在黑压压一片,从下面快速游过,几条调皮的不知名鱼类也会跳出海面,感受那炙热的温度洒在身上,随后落入海那种清爽,乐此不疲。
    在附近一块不小的礁石,上面一个有着数丈大小的章鱼,正在惬意地躺在上面,享受着如此艳丽的天气,身边的触手时不时击在海面上,溅大片的水花落在全身,稍微降低一下体表温度。
    这仅仅是一个未开启灵智的海族,实力也算不错,要知道一般情况下,这种未开启的所有生物,体型越大,实力越强,一般生物根本不敢挑战比自己还强大的生物。
    它也不是第一次在这里晒太阳,这一片它没有比自己强大的生物,因此警戒心非常低,殊不知在离着下面不远处,一个仅仅只有人类手臂长度的生物,正在用锐利的眼睛盯着它,竖的眼瞳不断扩散和伸缩,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那是一种捕捉猎物的眼神。
    良久之后,这个有着两彩光芒仿佛蛇一般的生物,眼睛不断转动,下定了决心扭动着身体,悄无声息地朝着上面划去,而章鱼依然还没有察觉,还在悠然自得的享受着。
    不过这个章鱼的实力,明显比这个水蛇要强大许多,哪怕对方没有露出一丝丝气息,可是在水蛇靠近的时候,心的警觉让它抬巨大的脑袋,朝着四周看去,周围的触手,挥舞更加迅捷,更加狂暴。
    一时间,在周围炸来一道道通天的水柱,更是让周围的海水也开始变得狂暴来,可是它依然不知道心的危险来源,到底来自何方。
    心底的危险感觉越发强烈,这边章鱼已经准备回到海底再说,可是这个时候,在不远的水面,忽然一道水花炸开,一个小小的身影突然从水面下钻了出来,在阳光的反射下,身体的两色光芒无比的显眼。
    章鱼瞬间就锁定了危险的来源,可是它看到对方的时候,心里反而没有那么害怕了,一个小小的还不如自己触手大小的生物,自己想要解决对方非常容易,当即两个触手,如同炮弹一般射向对方。
    它要对方知道,敢来惹自己的下场,只要一个回合,自己就能部地方给撕成粉碎。
    可就在它攻击的时候,那个水蛇身边忽然冒出两个薄如蝉翼的翅膀,微微扇动着,要不是上面有着和身体颜色各一种的颜色,几乎都可以忽略过去。
    水蛇的身体一扭一转,两个触手就从身体两旁滑了过去,不过对方的触手也同时被一切两半,他身上的翅膀也沾染上大片的血迹,正在沿着边缘朝着下面滴落下去。
    章鱼一声愤怒夹杂着剧痛的吼叫,它身体当空一跃,巨大的体型就朝着对方压了过去,同时所有的触手如同标枪一般,带着微微的破空之音,朝着对方刺去,封死了水蛇附近所有空间,同时张开巨口,准备吞下这个敢冒犯自己的小不点,确保对方无路可逃。
    水蛇见状,眼的瞳孔再一次一缩,身上一层浅浅的光芒一闪而过,整个身体猛然一转,整个身体好像快速旋转的陀螺,化为一道小型的龙卷风,朝着对方口冲上去。
    章鱼一见大喜,空一层蔚蓝的光芒浮现而出,想要彻底把对方给捕获。
    “噗”
    蓝色的血液冲天而,章鱼庞大的身体,无力地从空朝着海面跌落下来,眼还有着不可置信的神色,它怎么也想不到,自己那么厉害,怎么会被一个小不点给杀死。
    在它的脑袋上,一个大洞已经被破开,死得不能在死了。
    杀死章鱼的水蛇,在空则是一个加速,竟然再次冲入章鱼的脑袋当,随后死去的章鱼,落入,身体竟然开始滑动来,自己朝着深海游去,连脑袋的那个缺口都已经恢复如初。
    只不过已经彻底不再转动的眼睛,还是身上没有任何气息的身体,可以表明对方还是一具死尸。
    随着章鱼从海面上彻底看不见,古争的身影出现在他们交手的地方,只是稍微看了四周,感受一下对方残留的气息,这才同样落入下面海洋当,追寻对方的气息,一路追了过去。
    自己在附近寻找了三天的时间,这才终于逮住对方的踪迹,自然不可能放过,要不然下一次鬼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才出来,自己已经把附近能找的地方大致寻找一遍,可是一点信息都没有找到,幸好一直关注附近大片的地方,对方出来的第一时间这才知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