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海底下。
    远远跟着对方的身影,古争还在好奇地打量着对方。
    以对方幼小的气息,再加上连天仙还差得远的修为,想要察觉古争的存在,根本是不可能做到,也让他可以肆无忌惮地观察对方。
    这个看来像是水蛇的家伙,应该就是腾蛇一族,身上的特征太过明显。
    随着实力越强,身上的彩纹越发得多,据说七彩的时候,就可以来到准圣的巅峰,不过他们一族从始至终都没有出过五彩以上的高手。
    那双翅膀还是非常惊奇,尤其对方看似紧贴身体,却根本没有和身体接触,好像是独立悬浮在外面,他可以清晰的感应出来,那翅膀没有任何和身体的链接,哪怕是一丝神念,就像两个不同的个体,但是却受到另外一个控制,真是神奇。
    还有对方的脑袋,并不是如同蛇一样扁平,而是一个凸,就像人类的脑袋一般,单独从上面长出来了眼睛,还有鼻子嘴巴,只是没有耳朵,非常神似,在脑袋下边更是有些粗壮的身体,然后在最后有着一条明显的尾巴。
    那个小腾蛇就是在如同站立的姿态,拱身子站在里面,控制着章鱼,用它的气息,来威慑一些实力不强的海兽,一路上畅通无比,身后的小尾巴,不断的摆来摆去,看来非常可爱。
    不过对方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海兽,或者野兽,从出生就有着自己的灵石,一步步慢慢修炼,只不过繁衍太过困难,数量反而一代代下来,却越发地稀少,早就很久之前,就已经来到这边,避开洪荒界的纷乱。
    还在古争观察对方的时候,对方忽然扔下来章鱼的身体,任凭对方落在下面的海底,而他则是朝着旁边一旁的缝隙钻了进去,消失在这片区域。
    那条缝隙狭窄而又悠长,不知道怎么形成,正好能让对方的身体完美进去,以古争的体型那是无论如何也进不去,不过他也没有担心,而是在后面静静地等待着。
    对方不会扔下这个尸体不放,这应该是他们的猎物,或者也可以当做食物。
    对方活动的区域范围就在这边,这点是那边确认过,只不过对方躲藏的实在太过隐蔽,再加上他不太擅长水底下,
    没有等太长的时间,很快那个小腾蛇就已经回来,在他的身后,还有三个比他更小一点的腾蛇,正在欢快围绕在他身旁边转着,而最初那个腾蛇,则是高傲的带路,来到那个死去的章鱼面前,更是嘴一张一合,不断说着什么。
    对方的语言他一点都不知道,听来类似于低频那的那种,不过看对的表现,也是知道这应该是在炫耀自己。
    炫耀完毕之后,四个小腾蛇都钻进章鱼的身体里面,随后继续朝着远处飞去,四个合力之下,速度都加快不少,看来也更加的灵活,没有过多久,他们这一次同时下沉,又落到一片寂静的海底。
    随着四个小腾蛇出来,在四周念叨着什么,让周围的水流都明显感觉震动来,一个漆黑的洞口,无声无息地在表面出现。
    随着一股吸力在里面出现,包括上面的章鱼,都被彻底压缩在一,硬生生吸入进去,连同四个腾蛇也消失不见。
    随后黑洞快速地关闭来,在即将彻底合拢的时候,古争的身影也同时冲入进去。
    这下面是一条宽敞的暗道,一股水流推着古争朝着下面的方向前进,根本不需要他掌握方向,足足下落估摸有百米的时候,古争就控制自己的身形,停留在上面。
    因为在下面,已经来到对方真正的隐居地方。
    这是一个无比巨大的空间,仿佛是在山腹掏出一个巨大的空间,周围全部被阵法给支撑着,除了几个和古争这边一样的口子,从头顶的口子不断流出大片的水流,就像一条条不大的瀑布,落入下面特意准备的湖泊当,带来为数不多的水汽,让这里湿度和温度保持一个适宜的程度。
    青青草原,葱葱绿树,还有一些奇异的花朵,在这片地方争先恐后地绽放着,好像一个真正的外桃源一般。
    “怪不得难以发现,隐藏得那么深,不过这个环境也太好了。”
    古争隐藏自己的身影,慢慢地从上面落下去,以他的目力,可以看到,在周围的山壁上,有着大小不一的洞穴,周围还有一条条压的笔直斜坡,以供他们行走。
    周围一切都井井有条,看来随时有人在维护。
    只不过此时,在附近只有一些和小腾蛇一般大小在活动,一个成年腾蛇都没有,倒是在极远的地方,一股肃穆的气息传来,好像在举行什么意识。
    古争身影一闪,不问这些小腾蛇,朝着远处飞去,他有预感,那些腾蛇或许就集在那边,还有那个神秘的祭祀,或许也在那里。
    他极力收敛自己的气息,同时小心朝着那边接近,能够让魔神那边三番五次没有抓住对方,显然对方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
    随着接近那边,古争眼前就看到一个从地面直通数十丈之高的山顶,有着足足百年树龄粗大的圆白石柱,上面雕刻一个个栩栩如生的腾蛇形象,不过他还是一眼就看到上面,一个奇怪的雕像,赫然是一个小女孩在骑着圆球的形象,那一副娇憨的样子,实在有些违和,不知道为何对方会在如此重要的地方。
    还在思索着的时候,古争身形就在空停了下来,眼睛死死顶住,在石柱下面的一座玉石高台之上,一个和雕像差不多的小女孩就在下面,而在她的周围更是有着一个个正在虔诚的腾盛,都匍匐着身体,似乎在祈祷着。
    眼前的一切,差一点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气息暴露出来,足足一刻钟的时间,这才平息自己内心的激动,以及震撼。
    周围的腾蛇一族足足有着数百只,恐怕是所有腾蛇一族的数量,大多的修为都是在天仙,而少数已经进阶在金仙,说实话,以对方的规模来讲,成年就是天仙,已经非常不错,不过也能看出来,对方一族或许也是最早的诞生一族,只不过现在规模有点惨而已,根本没有发展来。
    这一点自然无法引古争的震撼,不能恒久流长,潜力再大有什么用,早晚泯灭在时间的长河当,翻不一丝水花。
    震撼的是,对方整个整族凝聚的力量,竟然凝聚属于他们的图腾力量,这就是一无比了不得的力量,此时也明白那个玉柱的作用到底是什么。
    只不过哭笑不得的是,对方凝聚出来的形象竟然是一个小女孩,看来有着四岁大小,接近淡红色的头发,配上对方大大眼睛,红色的眼瞳眨眼几下,粉嘟嘟的脸颊,看来就像一个纯洁无邪的孩子,身穿一个粉色的连衣裙,下摆的白色蕾丝边恰好覆盖在膝盖上,肉嘟嘟小手举来,看来无比的可爱。
    代表对方的图腾形象,还在成长过程当,只是唯一遗憾的是,想要成长来,成为他们的守护神,镇压他们一族的气运,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
    因为他们种族数量,绝对他们的规模,绝不可能供养来。
    他可以看出来,这个小女孩至少有着成千上万年的供养,本身已经彻底定型,仅仅这个规模的话,也就意味着腾蛇一族也只能这个发展,想要再进一步,没有莫大的机缘,几乎不可能。
    不过有着这个小小图腾,至少也能保住他们这条血脉。
    当然这是仅仅让古争震撼,让他激动的是,是她骑在下面当做玩具的珠子,就像一个大气球,驮着她漂浮在半空当,一缕缕精纯之际的白色氤氲在下面,看来若隐若现,把金色珠子大部分给隐藏来,隐约还可以看到套着两个金环的小脚裸,在微微晃动着。
    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在珠子内部还有一团金液幻化的腾蛇,正在里面微微转着身子,看向四周的腾蛇,就像在看自己的臣民一般,看来他就像腾蛇一族的族长一样。
    不过古争一眼就看出来,对方只是那个珠子幻化出来的东西,而珠子本身更是处于无主之物,图腾的力量根本无法彻底降服这个先天灵宝,只能暂且被对方使用而已。
    这点他看得无比清楚,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地方还能看到无主的先天灵宝,要知道灵宝出事,哪一次不是惊天动地,而这件无主的灵宝,应该是主人死了,而且还没有被敌人给夺取,被腾蛇一族给侥幸得到,要不然岂能被他们给拿到手。
    不管对方是因为不懂运用,还是害怕上面残留着敌人的气息,生怕对方找上门,没有单独拿上,而是给他们的图腾,借助图腾的气运来遮掩,如果不亲眼看到,谁也不敢相信。
    不过此时,古争突然想到,对方为何还让他去来抓这个祭祀,难道魔神不知道这个先天灵宝?
    对方绝对不知道,古争心肯定,因为魔神受到了重创,还是濒死的那种,恐怕是从凤凰秘境毁灭之时,侥幸逃出。
    而出来追杀祭祀的人是谁?当然是森妍,对方哪怕被魔神用了不知名手段,修为竟然提高到大罗期,但是却依然没有全部被对方掌控,根本没有选择告诉魔神,要不然区区一个腾蛇一族,哪怕对方重伤,只要他想,拼着一切也能夺过来。
    也难怪对方临走的时候,为何要仔细告诉这边的情况,显然她也想来这边的情况,宁愿让自己拿走,也不会让魔神拿走,那样只会让对方更加地强大,很有可能反客为主,那样的话,她不仅沦为傀儡,连心的执念都无法在完成,这是他无法容忍的事情。
    或许这才齐长老摆脱控制的平衡点,森妍还是不愿意让自己的蓝药门,彻底被对方掌控,一旦翻脸,也有机会把自己人全部救出来,也是那些被关押没有继续服用丹药的弟子,很明显很有可能无法扛过去,特意被她关押那里。
    从对方见到对方的心性,也能看出来,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扛过去那种诱惑,但是他们对于自己门派荣耀感还在,只能一直关押在那里。
    想到森妍那仿佛死人的脸颊,或许是对方身上背负的压力太大,只能在压力,慢慢地寻找那一线希望,性格大变也是有原因。
    古争这边脑还在想着其他的时候,眼睛已经在思考,怎么才能抓到对方,把先天灵宝给拿过来,至于给不给对方这个祭祀,自己看到对方并不是生灵之后,自然不可能在给对方。
    虽然对方答应对方会还给自己的东西,甚至连唐晴都可以放出来,但是对方如果融合这个小女孩的力量,不仅可以直接掌握腾蛇一族的气运和命运,更是可以借此恢复自己力量。
    那道对方以为自己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人不可能给他,但是灵气自己一定要得到,一切的前提都要先抓住这个祭祀,不过此时接近对方非常困难。
    周围没有任何遮掩之物,一旦靠近,那个女孩必然会察觉到他的存在,这是对方的地方,再加上对方实力真的不弱,从气息虽然看不出来,但是绝不能小看,心给自己一种危险的感觉,那是先天灵宝传来的危险气息。
    对方掌握那么长时间,傻子在本能之下都知道如何运用。
    就在他还想找个一个办法,想要稳妥抓住对方的时候,下面的腾蛇已经开始扬头颅,嘴的蛇信不断吐出,一声声尖锐的低频在空响荡来,似乎在高呼着什么,顿时让古争有些头悬目眩。
    这点出乎古争的预料,对方合在一的频率,竟然把他的身影给炸出来,在下面的女孩直接看到了古争的身影,伸出手指指向古争,在嘴喊出一声极高的尖叫,顿时所有的腾蛇都齐刷刷看着古争。
    密密麻麻的眼睛,全部星凶悍地看着古争,原本圆形的眼睛,纷纷变成菱形,身上更是纷纷显露自己的气息,仿佛下一刻好像就要扑过来,
    古争冷哼一声,既然不小心暴露,那就正大光明现身,身上的气息毫不遮掩地散发出去,对于下面这些腾蛇,他根本不在乎,眼睛看着下面那个小女孩,防止对方逃跑。
    那个小女孩脸上露出凶悍的表情,不过怎么看也是越发的可爱,小老虎撒娇一样,口还在不住在低语着什么,反正他是听不懂,但是下面的腾蛇,纷纷身体一缩,竟然化为一滩水雾,消失在下面。
    古争只是感受阵法的触发就知道他们已经离开这里,看来应该是对方紧急避难措施,现在整个洞穴当,除了古争和面前这个小女孩图腾之外,连那些幼小的腾蛇,都已经消失在这里,应对看来还真是经验丰富,不知道是不是森妍的功劳。
    那个小女孩下一刻直接冲着他飞来,手也突然出现一个笛子一般的武器,握在她的手掌上显得那么精致,金色的装饰品让手的笛子看来更加如同一个艺术品。
    “侵..略者,出...去!”
    非常稚嫩的丫语从对方嘴,不太利索地说出来,那种磕磕碰碰的感觉,好像才刚刚学习说话一样,随着对方身体的晃动,可以清晰地听见,脚踝所在的地方,一声声清脆碰撞声不断传来。
    此时此刻,古争看着对方那纯洁带着一丝恼怒的眼睛,真心都想放弃心的想法,可是他也知道,对方绝对保不住身下的先天灵宝。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个女孩本身实力不强,下面腾蛇一族更是已经衰落如此,一旦被人得知,更是惹来杀身之祸,尤其现在森妍已经知道,本身不可能没有想法,只是碍于魔神,不想被他得到,这才没有传出去。
    自己把这个夺走之后,对于他们反而是有利而无害,古争朝着后面退了一步,“我不想和你战斗,你身下那个东西你无法保住,不如交给我,如果你们有什么愿望,我可以帮你们实现。”
    古争试图想要和对方谈判一番,对方利用没有认主的灵宝,根本发挥不出来多大威力,肯定不是自己的对手。
    “宝贝我的,你..离开...不客气!”
    小女孩抓着金笛张牙舞爪的对着古争威胁着,但是对于古争来说,真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更像一个护着自己玩具的小女孩,让他的心再次软了几分,实在不太想动手,只是不断后退着。
    但是古争的退让,让对方误以为是实力的虚张声势,更是卖力的对着古争威胁着。
    “离开...战斗!”
    从对方有些模糊的话语,依稀可以明白对方的威胁,似乎并不理解自己。
    “既然,那就给你好好上一刻。”
    古争的身影陡然停下,抽出云荒剑一个加速瞬间朝着对方扑去。
    不过小女孩似乎早就有所预料,在他停下的时候,一只手朝着下面的金球一拍,在里面跃跃欲试的金色腾蛇立马化为一道金光,冲了出来。
    一对金色美奂绝伦的翅膀豁然在身体两侧升,五彩的光芒看来如同凤凰的羽毛一样绚丽,每一根柔顺的羽毛都微微舞动着,两颗璀璨如宝石的白色珍珠,就在羽毛的末端,从上面的气息来看,显然并不是什么装饰之物。
    这个腾蛇至少有着大罗期的实力。
    瞬间古争就能看出来对方的实力,仅仅这样的话,是无法拦住自己,尤其对方还仅仅是一个只能本能地召唤物。
    金色腾蛇在把翅膀召唤之后,上面粉色的光芒陡然大盛,竟然把翅膀给染成了粉色,随后猛然往前一扇。
    “呼”
    一道扇形粉色的光波在虚空陡然形成,随后朝着古争直接削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