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铛”
    古争举云荒剑,根本不做任何躲闪,直接凌空朝着面前一劈,这道来势汹汹的攻击,在他的攻击之下,顿时被击成溃散,身子更是速度不减,朝着金色腾蛇靠近过去。
    自己最初以为对方会直接逃跑,毕竟对方连森妍都打不过,何况遇到更加厉害的自己,没有想到还能鼓勇气战斗,看来森妍的情报或许不准,不能完全相信。
    古争当然没有用想到,是自己的退让才让对方鼓勇气,要不然第一反应就是直接先跑,当时森妍就是这样,严格来说并没有骗她。
    金色腾蛇本身就是召唤之物,根本不害怕古争的咄咄逼人,一道黄色光芒在身上闪过,随后就形成一道黄色护盾笼罩全身,下一刻红色光芒冲天而,瞬间在空炸开,形成一道道红色的箭雨,朝着古争攒射而出。
    对于这种程度的攻击,古争根本看也不看,在微小的缝隙当快速的躲闪着,一些无法躲闪过去的箭矢,更是拿出武器直接敲碎,转眼间就来到对方面前,对方的防御在他眼确实漏洞百出,正想顺势击溃对方的防御之时,整个止住身形,朝着后面猛然一跃。
    因为在里面的腾蛇,随着翅膀青芒一闪,几道白色风刃已经在身体周边升,他的身体更是已经舒展开始扭曲,连翅膀都同样作出一副旋转的模样,明显和那个小腾蛇的动作一样。
    小小的腾蛇都有巨大的杀伤力,何况对方,所以他当即后退避其锋芒。
    在他刚刚退开原本位置的时候,一股巨大的风暴在原地升,几乎瞬间就形成一个足足十丈之高的青色龙卷风,无数白色风刃在周围不断闪过,留下道道惊人的尖鸣。
    看着正在朝着自己移动的巨大风暴,古争直接竖云荒剑,上面的白色珠子顿时亮巨大的光芒,随即一道白色的长枪直接从里面直接窜出来,如同一道白色闪电,在空只是留下一道白光,就钻入青色旋风里面。
    “轰”
    一道极致的白光在间豁然升,直接撕裂了正在运行的风暴,失控的能量顿时朝着四周狂暴散射出去,一道金光也从里面冲出来,回到了金珠里面,再次化为一团金液,在里面游动,看来并没有受到多大伤害。
    在背后还在准备的小女孩,见状立马散去下一个攻击,开始努力瓦解那些不受控的能量,不过还是在周围造成很大的破坏,让她眼不禁泪光闪闪,不过强忍着伤心,手的金笛朝着古争所在的方向一甩。
    “哗”
    一股海浪的声音在空响,一道白色的浪花竟然从金笛的孔洞当汹涌的喷射而出,在空化为成千上万的水箭,朝着古争密集攒射而去。
    不过其实看似来势凶猛,实际上威力却因为分散而变得更加没有杀伤力,古争很是轻松就把对方的攻击给瓦解。
    等到满天的水箭一空,那边小女孩已经把金笛放在口,撅嘴唇开始吹动来。
    悦耳的笛声在空响,如果只是竖耳朵听下去,根本想不到如此娴熟好听的声音,竟然是一个双手都无法握住全部金笛的女孩所吹。
    笛声动听,并没有任何的诱惑和迷惑之意,就像一首单纯的音乐,可是在她的周围,一个个五彩斑斓的透明气泡却凭空而出,转眼间十几个气泡,在她的控制下,就朝着古争这边飞快冲来。
    十几个气泡仅仅有着古争巴掌大小,看来更是儿童吹气的玩具,根本看不出任何作用,小心谨慎的古争自然不会像儿童一样,用手去一个个戳破,十几道金色光芒分散在空,纷纷撞向气泡。
    不过让古争惊奇的是,那些金光竟然从对方的身体一穿而过,没有把对方击破,反而对方却趁机一个加速,在古争的四周给包围来,每一个都维持不大不小的空隙,却恰好让他无法从穿过去。
    古争手腕一转,云荒剑直接朝着面前横扫而出,可还是一道金光在气泡身体穿过,竟然也没有撼动对方,仿佛根本不存在一样。
    此时一耽误,那些气泡身上的五彩光芒一闪,一根根手指大小的五彩细线,把每一个气泡连接来。
    下一刻,在古争表面才升一道防御的同时,大小气泡纷纷在空破碎开来,却形成更大的气泡,彻底把古争给围困在这里。
    “立马离开,要不...然,有...苦头!”小女孩在远处洋洋得意地说道。
    “苦头,这点还根本无法伤到我。”面对自己的处境,古争不慌不忙地说道,好像自己没有被对方给困住。
    “苦头!”小女孩手的金笛朝着古争一指,金光一闪之下,在气泡的周围,许多细如发丝的五彩细线,朝着古争的身上刺来。
    “铛铛铛”
    一根根细线被完美挡在身体外,只是多耗费一些法力,就完全挡住了对方的攻击,这就是实力上的碾压,也是古争不在乎的原因。
    “该我了!”
    看穿这道攻击的古争,手掌朝着面前一拍,一道金色光芒从掌心飞了出去,快速绕着古争一拳,把四周的细线给斩断之后,直接冲向外面的气泡,在上面钻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缺口,随后直接朝着远处的小女孩冲去。
    小女孩见状,手的金笛朝着自己身边一甩,这一次出现密密麻麻的彩色气泡,快速把她给包围来,同时一道白色水流快速升,朝着金光席卷而去,想要把对方给缠住。
    可惜金光灵活在空几次转向,那道水流就已经彻底被甩开,面对同样的防护,根本挡不住金光,直接冲入进去,化为一条金色锁链缠在对方的腰间。
    “你赶紧投降,要不然这里可就保不住了,你也要受到苦头。”古争故作凶狠的威胁来,把刚才对方的话,原封不动地还回去。
    此时古争已经挣脱对方的束缚,看着对方不断挣扎的小女孩,等待对方的投降,同时预防她还有其他手段。
    “你个坏人,这里不要了!”
    小女孩可怜兮兮地想要摆脱束缚,听到古争的话,眼珠子一转,带着愤怒的神色冲着古争一喊,随即伸出小手朝着下面狠狠一拍,一道金光在下面顿时绽放开来。
    金光消失之际,她的身形也消失在这里,对于这里根本不在过问,随便他破坏,更不在意他的威胁,被金链锁住的身体,也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与此消失的还有间的祭坛,玉石连同上面的玉柱都消失不见,显然那东西太过宝贵,自然不可能留给古争让他给破坏,至于其他地方,大不了损坏还能重新修,谁孰轻孰重,她还是分得清楚。
    “真是好东西!”
    看着对方没有任何预兆,更别提预防的逃脱,古争心忍不住赞叹一下那个先天灵宝。
    不过对方虽然逃跑了,但是却同样给古争指明了对方逃跑的路线,显然还是想要保护这里,让古争跟着她,更是有自信脱离古争的追杀。
    他才没有兴趣破坏这里,这里越是完好,哪怕这一次对方还逃脱了,说不定还能在这里继续逮到对方,只要对方没有离开,想必一个新的隐秘居住地方,建设完毕需要的资源和时间,不知道他们能否支撑下来。
    随着古争的身影消失在这里,没有过一会,那些消失的腾蛇再次出现,纷纷都跪在之前的地方,对着空无的祭坛继续低鸣来,为自己的守护神进行祈祷。
    而在另外一边,古争循着对方逃跑的方向追去,直接出现在离着这里不远处的海里,还没有打量一下四周,忽然面前不远处,一道灿烂的白光升,有着自己熟悉的气息,好没有等他分辨出来,一道白色长枪已经从远处急促飞来,被他及时一挡,擦着自己的脑袋边缘飞了出去。
    这个时候,他才觉得这个攻击,不就是自己之前发的攻击,怎么对方也学会了。
    透过晃动的水流看过去,在不远处,那个小女孩竟然费力举着云荒剑,那道还未消散的白光,正是从玉璏空间那个位置传来。
    这让古争有些呆住了,下意识看往手的武器,对方怎么也有一个云荒剑,什么时候从自己这里给顺走。
    还在发愣的时候,小女孩手的云荒剑重新化为一道金光,没入下面的金球里面,随后毫不犹豫地直接朝着远处逃去。
    有着一击不,就要远遁千里的潜力。
    古争脸上立马浮现出一丝笑意,他可以肯定那个云荒剑是先天灵宝模拟出来,看来真是捡到宝了,仅凭这一下就不是普通的先天灵宝,具体还要拿过手才知道。
    随着对方逃走的路线,他毫不犹疑地直接追了上去,哪怕对方在前面设下了陷阱,他也要照闯不误。
    因为他一直以来,都在头疼自己法宝,如果真没有一件好的法宝,到了准圣那就是垫底的存在。
    可以看看,到达这个程度,哪一个没有一件先天灵宝,随着主人也创下赫赫威名,至于没有强力法宝,面对强敌的时候,真是只能无比的狼狈,一不小心还能把性命给丢了,他又不是没有走过一遭。
    现在有着一个如此好的机遇在自己面前,自己要是错过,那才是无法原谅自己。
    哪怕小女孩先行逃走,古争还是很快就追上了她,还在加快速度接近她,明显可以看到她的紧张,似乎没有想到自己那么快就追上来。
    其实对方已经纳入古争的攻击范围之内,不过古争想要那个灵宝,却不想伤到对方,并没有发进攻,只是快速逼近对方。
    对方连森妍都打不过,自己自然不会太过担忧对方的战力,只要小心应付即可。
    对于森妍相对麻烦的水攻击,可是在古争强大的实力下,根本没有给他造成任何困扰,反而借助对方分心的时候,一点点拉近两者的距离。
    随着古争的逼近,对方开始发一道道攻击,只要对方朝着那个圆球一拍,不同的攻击,甚至完全不符合她的攻击,就从对方手出现,有一种慌不择乱的感觉。
    在一追一逃当,对方竟然还能扔出来一个巨大的山峰,可惜刚一出现,就直接朝着海底落去,最后化为一道金光回到金球里面。
    一路上是顶着巨大的爆炸,不知道多少无辜的生物在周围丧生,古争终于接近对方百米之内,瞬间一个加速,朝着对方的下面抓去,同时一股巨大的力量在下方聚集。
    “轰”
    一个数十丈大小的超大水柱,从海面轰然炸,无数的水滴朝着四周落下,几乎都形成一片大雨,波涛汹涌的海浪,更是受次掀十几丈之高,朝着四周继续发泄着多余的力量。
    而在大雨倾盆之下,两个身影就在其相对而视。
    古争是带着轻松的笑容,对方果然不太擅长战斗,其召唤出来的攻击,好像都是其他的攻击,威力有强有弱,根本不懂配合,只会一股脑地扔出来,效果自然差强人意。
    不过对方的速度却是不错,如果不是凭借修为硬生生追上,足足追了几万里,现在都不知道到哪里,这才追上对方,逼得对方不得不从海里出来。
    相对而言,小女孩的神色就没有那么轻松了,脸色一副随时可以哭给你看的样子,让人我见犹怜的样子,好像受到天大的委屈,大眼睛苦巴巴地看着古争,一双小手在不断揉捏着自己的腿部,那里已经划出一道小小的伤口,流血不止。
    古争已经尽力控制威力,只是想要把对方给逼出海底,只不过对方愣是傻乎乎地冲过来,要不是收敛一些,恐怕不只是这一个伤口,也不能这么幽怨地看着古争。
    也幸好对方太小,要不然别人看见,指不定怪责古争始乱终弃。
    “我只要你身下的那个东西,我不会抓你,也不会伤害你的族人,你看如何。”古争努力挤出一副和善的笑容,对着对方哄来。
    “不,这是我保护他们的东西!也是我的东西!”小女孩说话越发地利索了,也没有之前的口音,让古争听得十分清楚。
    周围的大雨已经彻底落下,经过清洗的空气是无比的清新,但是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却更加紧张。
    对于小女孩来说,古争就是强盗,来抢夺自己的宝物,然后在杀死那些供奉她的子民,别看他说得那么好听,可是她也不那么傻,自然分得清楚,一旦自己没有这个东西,是杀是剐还不是他说得算。
    再说了,这可是她的东西,为何要给他人,一个个都来抢。
    “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古争看着对方的眼睛,知道无法用语言使对方就范,当即再次欺身上前,准备硬抢。
    “在海底我原本不想和你纠缠,既然你不离开,这一次让你看看我得厉害!那个女人都打不过我,何况是你!”小女孩颇有自信地喊道,此时此刻,似乎一点都不怕古争。
    比在下面手忙脚乱,不知道如何是好,现在的小女孩充满信心,这让古争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他可不想阴沟里翻船。
    不过心又泛疑惑,对方连森妍都打不过为何却敢和自己对抗。
    他自然不知道,因为森妍根本无法追上对方,再加上小女孩为了保存那个生存环境,稍微一接触发现对方的强大之后,就直接一味地逃跑,两者根本没有正式战斗,这才让她有所误解,一味觉得对方实力很差。
    就在古争疑惑的时候,小女孩身上一股强大的力量已经释放出来,下面的金珠当猛然炸一道金色光芒,彻底隔绝了外面所有人的视线,仅仅从气息来看,根本不逊色于古争,或者活还可能强大一些。
    被一直供奉至今的小女孩,哪怕只是未成形的图腾,可是身上的力量却一点点积攒下去,随着金光消散,让古争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一道仿佛蝴蝶的透明两对四只翅膀,散发着炫白的光芒,点点星光如同萤火虫在旁边不断闪动着,原本粉嫩的衣服,此时更是被一套看来更加可爱的灰白裙子给取代,原本一头粉色的头发,也变得更加柔顺一些,甚至都长长不少,一头乌黑的头发扎上了两个小辫子,微微荡漾的刘海,配合那越发精致的脸颊,不如之前胖嘟嘟,但是却更加的俏皮。
    手上的金笛,此时也变成一个黑色木柄,前端是一个心形的如同发夹一般的白色晶石,就连身下的泡泡,此时也没有之前空洞透明,也非常应景幻化成灰白色的如同石头一般。
    之前光脚的脚丫,此时也至于穿上一双同样黑色凉鞋,露出五根小小的脚指头。
    “你怎么还能继续变身!”古争看着对方黑色的眼瞳,终于忍不住说了。
    如果此时在加点背景音效,这就不是他在地球上看过的巴拉巴拉小魔仙,自带换装,只不过四五岁的小孩,变成了六七岁的小孩,除了退去一些娇憨,多了一份灵动。
    有些出题了!
    对于对方背后的翅膀,这点他真没有任何意外,腾蛇的图腾力量,没有翅膀那才见怪呢,只是更加惊讶对方实力的爆发,仅仅看上去,对方这个状态仅靠实力就能把森妍给打回去。
    “这只是我的一种形态,怕了吧,不过你无论如何都要接受教训,免得你下次还敢过来。”小女孩灵动的眼珠露出得意的笑意,举手的武器,指着古争说道。
    给人一种现在认输还来得及的感觉。
    “我现在还缺一个丫鬟,我看你就不错,东西我要,人我也要带走,正好把你们腾蛇一族打包带回去,你就乖乖束手就擒吧。”古争收自己惊讶的面容,随后拿武器对着她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