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走在前面的爆头男,看着后面陷入短暂的平静当中,心中已经有盘算。
    他们说不得不错,他们其中一些是需要洗脑一番,才会补充进来,而他们加入的条件,就是杀死自己的同伴一人,彻底反目成仇,没有退路。
    一些不适合的人,挑选出来一部分干一些杂役的事情,相当于奴仆,至于其中一些死硬分子,自然是前面的投靠表现,如果多余也会毫不留情地杀死,不会留下任何隐患。
    “他们狗咬狗的样子还真是好笑。”心腹在一旁讨好般的对着他说道。
    “你是没有见过,甚至大打出手,那样才精彩,这种程度已经提不起我的兴趣,倒是这个。”说着拿出那个闪烁越发密集的珠子,“我到想看看这个不知死活的援军到底是谁。”
    “嘿嘿!”
    心腹在一旁也同样跟着笑起来,好像来者只是一条会动的鱼腩而已。
    没有多走几步,这边爆炸头就吩咐所有人都停下来,随后扭头看往一个方向。
    其他属下也是扭头看望那边,所有人都感觉那边有东西在飞快地接近着。
    “月千,救兵快来了,说不定我们真能得救,据说这里有一位金仙中期的高手,受聘常年在这一段巡逻,就是为了打击这些强盗。”月千旁边的男子此时连忙说道。
    “真的吗?”月千抬起脑袋,眼睛有些迷蒙看着他。
    旁边男子看着对方精致的脸颊,哪怕这种形态,也是呼吸一滞,随后这才点点头,心中又感慨了一番,上面的时候,如果自己果断一些,月千也不会死去。
    月千随即同样把目光看望那边,眼中依然还是有些迷茫,有一种找不到方向的错觉,配合对方楚楚可怜的气质,真心想要搂在怀中狠狠疼爱。
    “对,我们一定得救,我听说在第一个区域,有一个我们认识的前辈,修为强大,没有想到在这个地方还有对方的消息。”另外一个男子也是肯定地说道。
    月千只是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消瘦的身体,看起来只要风吹过来就会飞出去一样,尤见我怜。
    “你们还真是乐观,这一次我们是死定了,没有听见对方说,这是一个陷阱吗?我们可能没有事情,但是你可能成为对方的玩物。”那个女子冷哼一声,看着对方几乎完美的身材还有让人一看就难以忘怀气质,哪怕死后也没有衰减三分,反而越发强烈,又忍不住说道。
    之前爆头男的话,声音虽然低,可是又没有防备他们,自然听得一清二楚。
    “你怎么变成这样,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他的道侣一脸不可思议,有些惊讶地看着对方。
    “我都死过一次,难道还让我继续跟你们一样,围着她转?她曾经是我们宗主的女儿,天资卓越,美丽动人,远近闻名,可是有句话说得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们被她害得惨死,全部都来到这里,我还要巴结他们干什么,你不知道我心里多么嫉妒他。”女子哈哈有些疯癫地说道。
    “疯了,疯了。”她的伴侣不敢置信,对方心底上是这么想,而自己还一直以为对方是那么地完美。
    其他人也是像从新认识她一样,有些诧异的打量,随即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继续安慰月千。
    “你别听她乱说,她自己都说了,是她嫉妒你。”旁边男子看到月千又要低头,连忙说道。
    他们都是一个门派,而月千就是门中所有人的掌上明珠,几乎每一个人都是他的倾慕者,这一次出去历练,把他们所有的年轻一代全部都一网打尽,谁能知道会出这个意外,来到这边十几年,这才稍微摸清楚一点情况,于是准备去第一域寻找熟悉人。
    或者是一个前辈,也是他们一脉中的前辈,不过千年以前就已经寿终正寝,也是偶然听见对方的名字,这才联想起来,据说和一个比较有名气的人在一起,这才听到他的名字,应该好找。
    月千轻微点点头,不仔细根本看不出来,感受怀中的东西,心中又有了一丝渴望,如果自己还能回去,这新的一件宝物,足够让父亲进一步吧。
    就在众人等待的时候,远处一个巨大的魂兽出现在众人眼中,让这边有了轻微的骚动,因为在正常情况下,魂兽的实力远比他们要厉害很多。
    “不用怕,有着常执事在我们身边,对方没有出现,说明事情还没有那么危险。”对于魂兽的出现,这一次爆头男没有任何准备,也是受到了一些惊吓,毕竟很少能看见魂兽,一般都是那是实力高强才能拥有,看着有些慌乱的属下立刻把背后的靠山给抬出来。
    “常执事?太好了,没有想到他在后面。”
    “之前还以为队长故意吓他们,这下心中稳了。”
    “不管对方是谁,就是那个他来,也是铩羽而归。”
    他的这句话彻底把属下的心安慰起来,不再害怕那个魂兽,更主要随着距离的接近,他们发现那个魂兽只是徒有其表,从气息来看只是一个天仙巅峰而已,不过样子还真是吓人,如果不是爆头男把常执事抬出来,恐怕对方还没有靠近,就要一哄而散了。
    对于强盗来说,面对不可力敌的时候,能跑就赶紧跑,有时候或者比死了还要受罪。
    看着手中一眼几乎亮成夜光珠的珠子,随手扔了出去,整个人纵身一跃,来到最前面,对着减速的魂兽大喝。
    “给我停下来。”
    巨大的声浪形成肉眼可见的波纹,朝着不远处的巨大踏云兽飞去,声势大过于威力。
    踏云兽那恐怖的脸色,露出畏惧的神色,赫然停在原地不敢在靠近这边。
    “哈哈,只是一个胆小鬼而已。”看到踏云兽的动作,爆头男叉着腰哈哈笑道。
    他的属下也是一番哄笑,没有想到看似如此狰狞巨大的魂兽,竟然如此的胆小,那么主人的实力显然也不会让人害怕。
    “没有想到还是熟人,三顺,铁蛋你们下去,正好熟悉一下你们的力量。”古争在上面,看着下面一群天仙的敌人,顿时没有了刚才的兴趣,随意地说道。
    “没事,有着这个寻常都见不到的魂兽,对方实力必然很强。”这边依然在继续给月千鼓励着,虽然他们的心里也是猛然一凉。
    “哈哈,来的竟然是这个怂包,恐怕是来和我们作伴。”那个女子再次讥讽,仿佛破罐子摔碗一样,毫不掩饰自己的内心想法。
    “姬夭,我们都是同伴,就是你嫉妒月千,也不至于这样,你这个样子好像巴不得去我们被他们抓去,你是不是也希望我和你一样被抓走杀死。”他的伴侣此时阴着,再也无法忍受,直接对着他喝道。
    “你还好意思说我?你觉得自己有本事,要说我才是你的合法道侣,整天和他们围着月千干什么,考虑我的感受没有。”姬夭把目光转移过来,对着他喊道。
    “都是我的错...”月千口中喃喃地说道,随后目光被前面给吸引,一个年强的女子和男子,已经从上来跳了下来。
    “就是你们两个毛头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为了奖励,连命都不要了。”爆头男看着面前两个气息不稳定,好像才刚突破不久,心中更是有底气。
    “今日就是你们的末日,铁蛋跟我一起上。”
    金三顺压根不给对方废话,她知道有古争在后面为她掠阵,根本不用担心,自己只要全力发挥就好。
    两个人直接朝着对方发起了冲锋,完全无视对方的人数和实力是远超于他们两个,这让这边看呆了。
    “给我杀死他们,抢了他们的魂兽,立功的时候到了。”爆头男一声大喊,随即也率先冲了上去。
    而在后面除了留出来两个人看守俘虏之外,其他人也抄起武器,同样加入围攻当中,在他们看来,这一男一女死定了,如果能把那个魂兽给抓起来,真是功劳让人发红的极度,所以一上来就跟打鸡血一样,加入了战场。
    “怎么是他们?”
    月千这边自然知道金三顺等人,前几天还在同一个船舱,此时有些担心起来。
    因为战斗才一开始,金三顺和铁蛋就陷入了下风,几乎都就刚开始出手了一下,随后就陷入了防御当中。
    战斗经验过少,实力又是一些拔苗助长而来,而对方身经百战,哪怕是以二对一,都不可能是爆头男的对手,更何况现在对方帮手那么多,每一个实力都没有低于天仙中期,几乎每时每刻都陷入生死状态。
    如果没有身边不时闪起的贴身防御,他们早就死了。
    “队长,这两个人有点门道啊,怪不得有魂兽,连身上都有防御法宝,我们根本打不破!”心腹在进攻的同时,朝着爆头男询问道。
    “哈哈,这不是该我们发财的机会,管他们是谁,我们累也累死对方,到时候这些东西都是我们的了。”爆头男不以为意,反而更加得兴奋。
    要知道在这个地方,几乎没有多少可以用的法宝,偶尔有人带下来自己的本命法宝,也会发现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而一些专门给他们所用的法宝,几乎少之又少,全部都是在外面偶然发现,哪怕在弱,也比他们用自己的法力幻化强得太多。
    “古大人,他们这样也太辛苦了,这样也起不到锻炼的效果。”在踏云兽背后,广于看着下面的情况,对着古争建议道。
    看着下面几乎一方面的虐待,如果不是古争给他们的防御,那就是虐杀了,真心不忍。
    古争感受下面的情况,也是微微点了点,把手中曾经温天候属下的魂族武器收起来,两者虽然名字都有魂字,但实际根本是不同的两个种族,前者实际上只是类似鬼修这种,根本不通用。
    “自己却是高估他们了,这样吧,你下去把那个人队长偷袭并拖住,剩余的事情交给他们。”古争递过去一枚青色的小球。
    毕竟金三顺和铁蛋只是一般的普通人,如果是一些天才的话,或许这些也仅仅是考验,助长他们进步的磨刀石。
    想到这里,古争把目光看望那边的一个女子,仅仅看对方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这个女子资质极高,最为难得的是,体内那两个连他都觉得不错的东西,只是可惜和对方融为一体,根本无法分开。
    广于接过来之后,身影悄声化为一缕黑雾,朝着战场隐蔽接近着,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中间,倒也没有发现有一股奇怪的黑雾从边缘进入里面。
    爆头男还在沉浸打破对方的防御,把对方一切都给掠夺过来的兴奋感,忽然感觉一丝危险在心头浮起,随后在自己侧面一颗绿色光芒急速膨胀起来。
    “轰”
    巨大的爆炸在人群当中升起,其中绝大数的威力全部都对准了在一旁的爆头男,他根本都来不及反应,瞬间就被轰飞出去,他的属下更是在这个恐怖的余波中,东倒西歪,身体都无法控制。
    有着如此的威力,还是古争特意控制的结果,要不然都要一瞬间都要灰飞烟灭。
    “可恶,怎么回事?”爆头男从地面上爬起来,根本搞不清状况。
    “你的对手是我。”
    广于的身影鬼魅般出现在他的身前,直接挡住了他。
    “是后手吗?不过你也得死,杀了他们。”
    爆头男感受身体的情况,并没有想象当中那么糟糕,应该是威力不够,只是为了打乱这边的阵型,所以他依然不怕,冲着自己的属下大喊着,同时自己朝着广于发起了攻击。
    而此时,趁着对方阵型打乱,金三顺和铁蛋也没有浪费机会,在对方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杀死对方两个人。
    面对少了对方主力还有两个强力的敌人,金三顺明显感觉压力少了七成,发现对方虽然从刚才状态醒来,但是却没有办法发挥最佳的实力,信心一阵,开始反击起来。
    一时间,这边的强盗竟然被他们三个人给压制住,如果没有其他改变的话,很有可能最后只剩下那一个爆头男,然后受到三个人的围攻,必然失败。
    这点爆头男也能觉察到现在的局势,看到自己无法短时间击退面前这个男子,在这么损失下去,自己可就糟糕了,当即也顾不得什么,直接扯开嗓子。
    “常执事,快点帮忙啊!”
    在他的话音刚落下,周围就陡然刮起一阵狂风,这股力量并不凌厉,可是却以一种不可阻挡的气势,直接把广于给掀飞出去。
    那边的金三顺也同样不例外,只是感觉身体一晃,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和铁蛋广于都站在一个地方,而他们外面就是一圈挥舞的雾气,围着他们不断地转圈,彻底把他们给封死在这里。
    “我还以为你不会张口求救呢,在晚一会,又要死你手下两个人。”
    狂风消退,一个看起来身高一般男子,不过脑袋上却带着一个红色的狰狞骷髅头的面具,在面具的干扰下,连声音听起来都瓮声瓮气,非常的古怪。
    “常执事,谁能想到会来这个搅屎棍,而且看起来还大有来头,手中好东西不少,要不然岂能劳烦你大驾。”爆头男带着谄媚的笑容说道。
    “看来你小子还算聪明,不过我要看一下对方的后面,免得惹祸上身。”常执事看不出脸色,甚至连对方的喜怒都无法听出来。
    “你们三个来自什么地方,或许有什么误会。”
    常执事来到金三顺面前,并没直接砍杀对方,先是上下打量一番,这才开口询问。
    “我们来自什么地方,管你屁事,识相就放开我们。”金三顺一点都不怕,反而朝着对方喝道。
    有着古争在后面,自然是无所畏惧。
    “这位不是广于吗?你什么时候脱离了冥府,和他们厮混在一起。”常执事扭过头,看向广于说道。
    “我知道你的想法,我已经脱离了冥府,不过你想要保命的话,就不要管闲事,哪怕你负责这个小队。”广于面色平静地说道,从他口中和脸色根本得不到任何拥有的消息。
    “常执事,那些指明不能惹得家伙,我们出来的时候全部都看了一遍,绝对没有他们,而他们还没有改变容貌,说不定是虚张声势,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爆头男走上来,对着常执事说道。
    “而且这个家伙,我还真是认识,属于第四域的杨家那边,之前那边拿出一笔钱想邀请我们对付他们,有着他们详细的信息,不过那时候风头正紧,被我们给拒绝了,估计是他们侥幸得到什么机缘,正是我们的机会。”
    “你说得没错,那又如何,在不放开我们,你就死定了。”金三顺一副不耐烦地说道,她知道刚才的表现很糟糕,指不定让师祖多么失望。
    现在对方的援兵来了,自然他们也该退下了。
    “那你们走吧!”
    出乎爆头男的预料,常执事竟然解散了围困,随后指着那边的魂兽说道。
    “算你识相!”
    金三顺留下一句,随后就匆匆回去,在半路上的时候,想到有人竟然请强盗团对付他们,不知道现在那边情况怎么样,义父是不是有危险,心里也不自觉地紧张起来,等会想要找古争询问一番。
    可是她这身体一紧张,让一直仔细观察得常执事,误会了什么,还以为对方真实虚张声势,只是在最后关头不自觉地露出了马脚,随后身形一动,一只手掌竖起,朝着对方的后背印去。
    竟然敢骗他,他会让对方知道欺骗的代价。
    就在他即将击在对方身后的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后者身后,同时一只手把他的手掌给握住。
    让他的身形戛然而止!
    - 肉肉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