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半年以后,海鹰城。
    在一处占地很大的府邸当中,一群人正在客厅当中,有老有少,此时都沉默不语。
    “杨老,事到如今,难道你还想在挣扎吗?虽然贵为元老,可是现在情况如何你还不明白。”在底下一个看起来精神矍铄的老者,此时打破了平静。
    “你已经拖了那么长时间,据我们的人传来消息,在前面的城市当中,已经出现了那个丫头的踪迹,最多过一个月的时间,对方就会来到这里,现在你不同意的话,我们可是要采取更加激进的办法。”坐在老者身旁的一个年轻人紧跟着说道。
    这个年轻人是杨度最为信任的弟子,一旦杨度出现什么事情,只有他和金三顺之间才能去继承他的位置,而此时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去夺取那个位置。
    “如果我们不想要损失更大,造成我们实力上更大损失,早就行动了,何必等到现在。”
    “想想你唯一的儿子,对方可不是我们陷害,而是自己惹事上身。”
    一老一少一唱一和,一个个问题如同炸弹一样,让杨老脸色变得更加得难看,朝着下面一看,所有人都下意识避开了他的眼睛,不敢直视,让他不由长叹一声,闭上了眼睛。
    他知道,现在恐怕除了自己之外,所有人都被对方收买了,哪怕这些人都是很早以前和杨度在一起拼搏,可是现在却纷纷倒戈,成为了对方的帮手。
    到现在为止,也就只是剩下他一个人了,可是他一个人就足以抵挡他们面前大部分,因为他手中有着最后一支力量,在保卫着昏迷在里面的杨度。
    如果他在投降于他们的话,以自己这些日子的了解,对方必然会下狠手,甚至他一直都怀疑,之前杨度的受伤和他们也有关系,可惜找不到确切的证据,只能深深埋在心底。
    可是现在,对方已经等不及了,早知道自己就不让她出去,直接把一切都交给她,也难怪对方一直引诱三顺离开,原来是想要让她在外面出意外,可惜对方竟然顺利地回来,都快要来到这边,才有这一次的聚合,自己以前为何没有看出来。
    想到和自己一起到这里的儿子,还有冥府发生的各种变化,随后睁开了眼睛,心中有了决定。
    “明天外面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我将带走保卫院内的护卫,还有其他待命的亲卫。”
    说完这句话,杨老的精气神一下跌到了低谷,他不敢想象,对着自己无比信任的杨度,在得知自己的选择,会多么地失望。
    “杨老还是非常明智,等到事情过后,杨老还是杨老,而我们也会恢复以前的样子,至少让大家都可以安心修炼。”下面老者站起来冲着杨老许诺道。
    “我明天就会行动,大概一个月之后才会回来。”
    杨老不想多说什么,现在自己这能这样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不管什么他都不会后悔,直接离开了这里。
    眼不见心不烦。
    杨老一离开,其他人纷纷站起来,讨好般冲着老少恭喜道,似乎他们已经赢得了胜利一样。
    “潘老,如果有需要的话,尽管吩咐。”
    “潘老,我愿意充当马前卒,怎么能让您动手。”
    “才公子,以后我们就在你手下办事,还请多担待一下。”
    各种各样的马屁直接拍过来,让老者是少男有些微微沉醉,好大一会潘老这才伸出双手,往下压了压,下面所有的声音顿时都消失不见。
    “我知道大家的心情,不过现在还没有定论,以后我们自然会好好相处。”
    “所以么,还请大家回去,只要做好随时开展工作的准备,想必在郑才的领导下,我们以后会越来越好。”
    听着潘老的话,很快所以开始依次离开这里,回去等待消息,但是有一些人,在离开之后,又偷偷地回来,在另外一个隐蔽的房间坐着。
    等到潘老和郑才来到这里的时候,里面已经有四个人在坐着,看到他们两个,原本热烈的谈话立刻停止,站起来迎接他们两个。
    “说些什么,那么高兴。”
    潘老在头座上坐下,而郑才则是坐在左边下手。
    “当然是以后在潘老和才公子的领导下,我们以后会更进一步。”下面一个看起来老实的男子,笑容满面地说道。
    “现在还未成功,不能马虎大意。”潘老谦虚地说道。
    “现在是没有成功,可是过两天就成功,现在祝贺也不晚。”
    “说得没错,有着潘老领头带领我们,胜券在握。”
    另外两个一唱一和的一说道,让潘老笑得合不拢嘴,真等到这一天,他发现自己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稳定。
    “好了,这一次我们最后详细商讨一下,明天等到杨老把人给调走之后,立刻行动,郑才你来负责这里一切,我坐等你的好消息。”过了好一会,潘老这才一锤定音地说道。
    “是!”
    郑才稳稳的应道。
    第二天中午时分,在海鹰城外面。
    将近二百人的队伍集合在一起,精神抖擞,训练有素,尤其站在前面的几位,更是有着天仙后期的修为,是杨家这边最为核心的守卫,里面每一个都是身经百战的鬼修,其中还有不少天仙初期,都是以前留下的底子,也是一手培养起来的高手,绝对算得上忠心耿耿。
    潘老在前面和杨老站在一起,有些感慨地看着面前这些人,心中无比的极度和羡慕,自己一直想要掌握这个小队伍,可是杨度根本不给他机会,把这个东西给他最信任的掌握,同样金三顺也可以掌握这支队伍,只不过寻常都在负责外面的事物,一般还是杨老负责。
    不过,最终来自己不还是找到办法,虽然现在暂时无法让杨老投靠,彻底瓦解这一个队伍,可等到金三顺回来之后,在把她给解决之后,对方自然无路可去,只有投靠自己一条路可走,到那个时候,自己才能彻底掌握这里,杨家变成潘家。
    至于郑才,想到那个同样有些心思的年轻人,他到时候的使命也就完成了,就让他多做几天的位置吧。
    “再过一刻,我们就出发,剩下的事情和我无关,我回来的时候,要见我的儿子。”一旁的杨老把命令吩咐下去,随后扭头朝着旁边看去。
    “杨老,这一次出去可是小心一点,别提前把那些人给提前杀死了。”潘老面色微笑道,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放心,一个月时间就是一个月,过了今天我就不在这里,这里任何事情跟我没关系。”
    杨老的语气不好,但是潘老根本不在意,相处这么多年,自然知道对方的脾气,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和对方怄气,至于今天,才是最佳动手的时机。
    此时在杨家府邸后院当中,一个宽敞的房间里面,随着里面服侍的一个普通鬼修女子下去,郑才把眼中的悲伤抹去,变得十分冷酷,直接走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大变样的杨度。
    “师傅,虽然你把我给培养起来,可是你为何宁愿死守这里,对方要我们一起加入,你同意便罢,可是非要说这一切不是你,而是其他人。”
    “你曾经说过自己的儿子还在阳间,跟着一个洪荒大佬,难道你想留给他?可是对方会不会来到这里不说,为何那么坚持。”
    “现在是生死关头,为了我们继续生活下去,也是为了大家,只能这样了,对不起。”
    似乎为了减轻自己的罪恶,说完之后郑才解开杨度身边的防护,这还是他亲自设下的防护,用来以来万一,没有想到万一没有触发,现在让他亲手在关闭。
    随着空中闪烁几下,郑才看着依然沉睡当中的杨度,恍惚间似乎看到对方教导自己的场景,一时间有些沉默了。
    杨度对他好不好,只有他知道,甚至可以说拿他当亲儿子来对待,在他即将死去的时候,是他出手救了自己。
    可是人心会变,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变成这样,握紧手中的武器,顿时有些松动起来。
    “才公子,事已至此,你哪怕反悔有用吗?一旦你做的事情暴露出来,难逃一死啊。”
    这个时候,身后隐藏在周围的人走上来,正是那天密谋的几人,其中一个人有些阴沉地说道。
    “是的,虽然我是被你们给蛊惑,但是我内心确实有那么想法。”
    郑才眼睛一闭,手中的武器已经举起。
    “对不起了,师傅!”
    一道寒光!
    “叮”
    一声金铁交击声音响起,随后两道身影各自分开,相对而立,似乎下一秒就会重新爆发新的战斗。
    “好了,停下来吧。”
    在一旁古争拍了拍手,对着面前的两个人说道。
    “师祖,怎么样?”金三顺散去身上的气势,几步就来到古争面前。
    “已经很好了,非常不错。”古争对着他一个大拇指竖起,算是给他的鼓励。
    “哈哈,那是当然,这么长时间训练,我觉得我已经比最初的我强了一倍,真不知道我原来那么弱。”金三顺有些骄傲。
    铁蛋在一旁默默没有出声,就是一个永远不问话都不出声的跟屁虫,他的进步也是同样巨大,甚至比金三顺还要强一些,只不过平常的时候,都是让的一点对方,导致两个人频繁平手或者小输。
    古争笑了笑,实际上金三顺已经达到她的瓶顶,换作自己这个的时候,恐怕一个人能打五个她,不过他不会泼冷水,直接问道,“在过十几天就到海鹰城了,接下来也不需要训练,除了休息之外,全力赶路。”
    不知不觉当中,半年的光影已经过去,在此期间,古争这边也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但是每一个城市当中,都能看到委托那些势力在行动,甚至有人在半路朝着古争发出了邀请,等到他到了第一域的冥城之后,会亲自招待他。
    “好的,终于到家了,我好想回去。”金三顺一停,顿时激动起来,立刻朝着一旁休息起来。
    他们已经没有在启程踏云兽,最后一段距离就这么跑过去,耽误不了几天。
    “大人,你让打听的事情,我已经摸清了。”这个时候,广于在有空冲着古争说道。
    “哦?那么快。”古争对此有些惊讶。
    “或者说,这已经不是秘密了,许多人都在谈论,因为此时落海城这边已经全部集合完毕,早就前往那边,如果我们赶得快,或许还能比他们更加早到。”广于没有居功,一五一十地把事情说出来。
    原本海鹰城发生的事情,外界都知道杨度的情况,已经是处于摇摇欲坠当中,所有的生意全部都停了,在半个月之前,海鹰城讨伐杨度,说是了解过往恩怨,其心腹潘老声明杨度已经彻底死去,为了安稳起来,宣布郑才临时掌管所有事情,只不过此时有些晚了。
    不过人死债不消,海鹰城兰家那边蓄谋已久,岂能就此放弃,也不知道为何说通了另外两个势力,让对方袖手旁观,现在杨度这边是风雨交加,许多人都离开了。
    而最有战力也最为忠诚的队伍,因为一些事情,竟然离开了城主,让许多人猜测,到底对方用什么办法把这支队伍调离,如果不能及时回来的话,那么回来之后只有一片废墟,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这些事情,三顺小姐还不知道,我没有告诉他。”广于最后说道。
    “没事,即便杨度的所有势力都没有,那也无所谓,你觉得我看得上这点?再说冥府早晚会插手,这些人躺着赚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只要杨度没有问题就行。”古争一点不在意,对方说杀死杨度,可是自己的防御还稳稳的在那里,自然知道对方只是口头上的倔强。
    “那么大人的意思?”
    广于自然非常同意古争的话,区区一个小势力,没了就没有,只要古争愿意,分分钟钟就能扩大十倍的规模不止,而据他了解,古争的记名弟子,手下最有价值的自然是那一小队伍。
    能力不重要,重要是忠诚。
    “就这么过去,不会在这里待会太长时间,我将会带走杨度,直接朝着冥城进发。”
    古争没有打算在这里帮助杨度重建势力,更何况看起来属下绝大数都反水了,这种不要也罢,如果对方真有这方面打算,自己可以在重新安排,对于他来说,真的不是什么难事。
    休息完毕之后,和兴致勃勃地金三顺开始朝着海鹰城出发。
    而此时海鹰城内,看似平静的表面,实际上是风云涌动,所有都在关注着杨家这边的情况,在另外两个实力,更是磨刀霍霍等待接收胜利的果实。
    在杨府后院,此时又是那一小群人集合在一起,因为其他人已经跑得差不多,哪怕没有跑,也寻找其他借口不来,是谁都看得出来,这船已经漏水了。
    “那落海城竟然背信弃义,实在可恶。”潘老此时也没有之前的胜券早晚,恼怒的一拍桌子喝道。
    他们此时商量得半天,也没有任何办法,那边海鹰城就是等着杨老这边把队伍带走,为了减少损失,这才偷偷摸摸地进军,等到对方彻底离开这片区域,这才大张旗鼓的声明,显然他们也被对方利用了,现在就是对方卸磨杀驴的时候。
    “杨老这边已经联系不上,而师傅那边身上竟然有异宝护身,根本无法杀死他。”郑才也是阴着脸说道。
    这点别说是他,就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竟然他身上还有这个东西,如果当初祭出来,怎么会受到如此重伤。
    “也许是离开的那些给他的东西,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解释。”下面一个人忽然开口说道。
    “现在不是关心这个问题,面对对方的来势汹汹,我们怎么抵挡。”潘老又一次把话题抛了出来。
    “要不然我们跑吧。”在下面最后那个人男子,忽然抛出一个惊人的答案。
    “逃跑?”郑才下意识跟了一句。
    “没错,我实在想不到任何办法,我们一开始就陷入对方的圈套里面,那是让我们都蒙蔽的蜜药陷阱,结果我们谁也没有看破,如果我们放弃蜜药,或许还能保留一条命,死抓不放的话,恐怕将会被对方瓮中捉鳖。”那个男子苦笑道。
    空气当中一片沉默,大家其实心底都明白,只是想着能否还有最后的办法。
    “留在这里必死无疑,我们根本没有任何办法阻拦对方,而那两家根本都不见我们,那么两天后,如果还没有任何办法,我们就放弃这里。”潘老一屁股坐在后面,颓废地说道。
    其他人见此,纷纷表示同意,哪怕在不愿意,可是也不能白搭自己的性命,连投靠对方都不行,只能逃跑。
    很快众人依次离开这里,等到郑才想要离开的时候,耳朵一动,眼睛瞄了潘老一样,对方依然还是那个样子,好像自己耳边出现了幻觉一样。
    等到所有人出去半天之后,郑才这才偷偷进来,看到潘老依然还在这里,还是恭敬地的询问对方让自己来这里的原因。
    “你现在回去收拾一下,除了百分之百信任的人,其他一律不要带,天黑之后我们就离开。”潘老睁开眼睛,哪有之前的沮丧。
    “啊?不是说好两天之后。”突然之间郑才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地问道。
    “那是让他们给咱们吸引目光,真等那天,我们一个都跑不掉。”潘老不屑地说道,“记住,晚上我在北门等你,如果你走漏了风声,或者没有如实赶来,我就一个人离开,到时候别怪我没有给你机会离开。”
    说完之后,也不管郑才的反应,径直离开了这里。
    郑才原地站了一会,随后一个激灵,也匆匆回去收拾东西。
    必须要离开,要不然只能等死!
    - 肉肉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