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听到女子的话,古争心情不自禁地倒吸一口冷气。
    说实话,最初的时候,自己在察觉琉璃净火的时候,有过怀疑对方的身份,不过转念一想,对方竟然被抓进去那个地方,如果暴露自己身份的话,老祖也不可能把对方关押那里,毕竟凤凰本族这个人物太过敏感。
    再说自己也没有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任何气息,只能觉得对方不知道在哪里弄到的法宝,有了感情之后,不忍被埋没那里,这才让自己好好对待。
    不过现在想来,老祖以前本来就是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态度,要不然也不会惹出那么多敌人,做出这样的事情也很正常,只是近些年来,道大变,这才让他不再像以前那么嚣张,为了他们修罗一族,也是他的未来,决定潜心入轮回。
    哪怕修罗一族和修罗一道核心根本没有任何联系,可是名字就已经占据了很大的优势。
    想到那么多,也就是那位火焰女子,真的有可能是凤凰一族,不过也没有想到竟然还是凤凰一族的大长老,让他忍不住说道。
    “你们的大长老有那么弱吗?”
    想到最后对方出手的强度,至少和自己差不多。
    “怎么可能,大长老有着准圣后期的修为,我们总共才三位长老,另外两位长老早就在大战当逝去,只是很久以前,大长老说是去了解旧怨,结果一去没有回来,而你手的离环就是大长老的成名法宝,也是我们族为数不多的先天灵宝。”女子听到古争这么说,按住心的兴奋,对着古争说道。
    对方说大长老那么弱,也就是说对方曾经见过大长老,甚至还见过对方出手,只有这样才能怀疑对方的实力。
    “先天灵宝,我怎么看不出来。”
    古争把离环从手腕拿出来,仔细地观察来,口有些怀疑得呢喃道。
    不过他话音刚落,一丝火苗从离环当直接喷了出来,喷了他一脸火焰,威力极弱,更像是不满古争的话。
    “也是我糊涂了,连判官笔那些宝贝都没有像小鸟如此灵性,还能自主酝酿琉璃净火,自然不会是平凡之物。”古争懊恼地说道,自己之前还傻乎乎地想到,怎么提高它的威力,看来应该是自己无法发挥对方的威力,才有着这样的错觉。
    “不知道你能否告诉我,大长老此时在何处。”女子这个时候,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如果能够知晓大长老的消息,必然有重谢。”
    “这个东西也给我?”古争指着身后的灵宝,随口说了一句。
    “这是我的东西!你都有了,不能在抢我的了。”旁边的婉儿也看出来,似乎姐姐和对方认识,打是打不来了,可是自己的东西也不能让给他,看到对方还想要自己的东西,也是有些急眼了。
    “你根本守不住,倒是连你和你背后的腾蛇一族都要遭殃。”古争立刻反驳说道,这个东西落在对方手,根本就是一个灾祸。
    “我已经拿了成千上万年,一点事情都没有,你说灾祸就灾祸,不就是想抢我的东西,还用找这么笨拙的理由,姐姐,帮我拿回来。”婉儿也就是小女孩,就是再笨,基本的事实也能分辨出来。
    他这一番话,确实让古争有些无语,毕竟对方说的就是事实,自己只是想要这个东西罢了。
    “反正还在这里,又跑不掉,等一会再说,我先问问我长老的情况。”女子轻声安抚一下,看到婉儿情绪稳定下来,这才对着古争传音。
    “你能否告诉大长老到底在哪里,如果把大长老给找回来的话,或许我可以帮你摆平婉儿,替你解决你想要的东西。”
    古争听见对方的传音,扬了扬眉,看了一眼婉儿,随后也同样传音过去。
    ......
    一天之后
    在一个宽阔的大厅里面,古争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正在慢慢品味着杯的凤液,其实就是凤凰他们的一种尊贵饮料而已,并不是古争曾经见到的凤液,只是名字有些相同而已。
    这东西也不是寻常之物,也有些洗经伐髓的作用,不过对于他来说,仅仅是品尝一下特殊的味道,里面的功效对于他是一点用都没有。
    在一旁,婉儿根本没有动面前的饮品,双手撑在下巴,用一双故作凶狠的眼睛瞪着古争,看对方咬牙切齿的样子,很想把对方给瞪死,然后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不过古争可没有理会对方的脾气,依然优哉游哉的品尝,心里还琢磨着,到时候是不是要在拿走一点,有时候当做礼物也不错,这可是非常稀少的东西。
    没过一会,火英的身影匆匆出现在古争的面前,她就是之前的女子,也是目前掌管残存凤凰一族的代理族长。
    “刚才出了一点意外,让你久等了一会。”火英对着古争歉意地说道。
    “这点时间还是等的,要是在多来一些这个就好了。”古争张口就来,还是决定多要一些,错过这个店,以后想要都得不到。
    “没有问题,这东西在我们这里不少存货,回头必然奉上。”风英爽快地答应,随后又有些迫切地问道,“你说大长老就在你朋友那里,不知道能否带我过去一趟。”
    “这点你不用担心,火长老那边没有大碍,我已经通知我的两位朋友,只要在多等两天,对方很快就会带着她过来。”古争从座位上站来,带着非常大的兴趣,“不知道我能否参观一下,你们这里。”
    “不能让他看,他要记住了,回头就要潜入进来搞破坏。”没有等风英回答,旁边的婉儿就跳了来,一副不同意的语气。
    “你是大长老的朋友,也就是我们一族的朋友,再说我们这里外围并没有什么机密的地方,只是为了镇压这里,偿还当年所种下的因果,底下的核心暂时还不能让你进去。”火英仿佛没有听见婉儿的话,笑着说道,不过接下来的话,显示出她内心的担忧。
    “你的朋友虽然离着这边不远,可是一路上也并不是绝对安全,要不然我亲自去一趟如何。”
    残存的凤凰一族,除非意外,几乎全部都在这里,可是能够暂时出去的人,只有她一个人而已,其余人等都不能离开这里,不得不说,和巅峰的时期相比,此时凤凰一族确实有些凄凉。
    但是古争知道,那个时候哪怕他们不战都不行,就如同现在的巫妖大战。
    “这点你更是可以放心,我的两位朋友,实力远超于我,有着她们护送,绝对安全。”为了打消对方的疑惑,古争直接透露出熊老他们的修为。
    “如果这样,那就放心,小友,你现在这里看看,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亲自去处理,婉儿,你先来接待一些客人。”风英这才真正的舒了一口气,不过心依然对着古争非常惊讶。
    对方只是一个讯息就能把对方给召唤过来,而且还是比他实力更强,一般人可没有这个能力,也不愧是大长老看的人,自然不同寻常。
    她要知道如果当时火风只是没有办法,迫不得已才给古争,会不会收回现在心的赞赏,那个时候的古争修为可还是在金仙期,十分弱小。
    “别以为你能蛊惑了姐姐,我可不会上你的当,反正姐姐不拦你,你要去就参观吧,反正这里我熟,什么东西都没有。”婉儿在一旁哼唧不屑地说道。
    “那可不行,既然你熟悉这里,那更要带着我一了,我可不放心你一个人在这里。”古争带着笑意,对着婉儿说道。
    对方眼睛时不时看向一旁还是白石状灵宝,心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不就是想要等自己;离开,就破开上面的禁制重新收来。
    “我不去,我才没有兴趣,尤其是陪着你。”婉儿一个小跳,直接所在宽大的椅子上,捧那杯凤液,美滋滋喝了来。
    “刚才我可是亲耳听见,某人的姐姐,可是让某人陪着自己,如果不听话的话,恐怕某人的姐姐会非常的失望。”古争有些遗憾地摇头说道。
    “你...坏蛋!”
    婉儿一听,小小的脸色立马变成了怒色,可爱的大眼睛怒瞪着古争,良久才从嘴里蹦出来两个字,是她觉得最为犀利骂人的话。
    “走吧,婉儿,我是不可能让你碰触我的东西。”古争洋洋得意地说道。
    他从对方和风英接触的情况来看,显然两者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或许还是对方在照顾他们腾蛇一族,明里暗里不知道替他们挡了多少麻烦,要不然她手有灵宝的事情,第一个知道就是南海一族。
    对方想要抢过来,那不是分分钟钟的事情,只有可能被人给挡住,才让对方对于这边不管不问,可是能够挡住对方的势力是少之又少,所以只能是这里,也只有他们才可以做到,也就不奇怪她对风英的态度。
    此时用来压她最好不过,没看到她已经气呼呼把杯的饮品喝完,随后直接跳下来,朝着古争走来。
    “走吧,还愣着干什么。”
    往前多走了几步,婉儿看着还愣在原地的身子,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不过以她现在的姿态来看,在古争看来撒娇成分要比愤怒多一点。
    古争心嘿嘿笑两声,两步就跨在对方身边,口非常自然地说道。
    “那就由你带我来参观一下,如果不好我可是会投诉你,到时候惹你姐姐升,可不要怪我。”
    婉儿鼓腮帮,狠狠看了古争一眼,没有再说什么,迈小脚丫在前面领路来。
    其实这边可以闲逛的地方并不多,而且都是很简陋的地方,唯一有些不同就是一处下方蔓延出来的岩浆池,毕竟这里这是他们简单落脚的地方,尤其他们现在重心都在下面,维持地脉的平稳。
    对于凤凰一族,古争自己其实了解也不是很清楚,但是自己听说的是不少。
    传说凤凰一族的老大和其他三族一样,都是准圣巅峰的存在,那个时候可以说是三族平分天下,哪怕现在威风凛凛的人物,在那个时候说不定还是小猫两三只,根本不会自讨苦吃去惹他们,几乎可以说没有他们认惹不的敌人。
    只不过现如今,三族除了龙族还有一些辉煌之外,算得上一个大势力,麒麟远遁海外,顶多只有一些不成器的遗脉,都算不上成族,真正的可以灭族了,凤凰一族则是全部回到这里,利用自己的力量,开始永镇压不死火山。
    虽然没落了,比龙族差得很多,但是比麒麟那种几乎灭族的情况,又好了很多,总之以后似乎洪荒界逐渐也没有他们的消息。
    而这个地方,就是对方传说诞生的地方,也是最后他们需要镇压的地方,肯定不是外人了解只是维护地脉那么简单,只不过谁也无法知道凤凰一族到底在守护者什么,导致他们真正做到功德万载,永不灭。
    在他们正在闲逛的时候,风英已经通过其他通道,一直朝着下面遁去,很快来到一处和上面截然不同的地方。
    相比上面的简陋,这下面才是他们真正的栖身地方,算不上多华丽,但也有正常附和他们身份的装饰。
    “你是说,有了大长老的消息,而且对方还在赶往这里?”
    在一间房间内,风英恭敬对着一个约估二十岁的少女,把自己在上面事情全部都倒了出来。
    “是的,那个自称是人类古争,本身却和我们差不多一样的男子,手握有大长老的离环,看对方行事风格,感觉不像是在说谎,这一下我们有希望了,不用在用之前的办法。”风英激动地说道。
    对于古争的伪装,或许可以欺骗许多人,可是对于他们来说,即便看不穿,也能察觉古争的真正身份,只是对方却把自己牢牢刻印了人族之上。
    从他们角度来看,古争依然不是人,可是在一些角度来看,古争已经是人类,不过和他们没有关系,只要知道对方不是敌人就行。
    对方想要和人类共进退,他们其实也明白这是大势,他们自然有着自己的办法,比古争做得更加彻底而已,许多已经看到未来的人大能,都开始纷纷下注。
    她只是在外面能够行走的凤凰,说来她的身份其实就是一个修为较高的一员,而自从凤祖陨落之后,所有凤凰一族的一切事物,都被面前的女子给掌控。
    因为她是凤祖之女,白九!
    “那么在缓几天的时间,你时刻在上面迎接大长老,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所有人都要坚守好这一刻,这是我们的使命,既然前面我们没有做好,把对方漏了出来,现在哪怕我们一族灭亡,也不可能把他们给放出来。”白九严肃地说道。
    “可是我听对方的语气,大长老似乎情况不太好。”风英犹豫一下,还是把内心的话说出来。
    “这一点你没有必要担心,对方回来能否,计划也不会改变,退下吧,有情况在报上来,我在下面等你。”
    “是!”
    风英恭敬地的缓缓告退出去。
    半晌之后,白九缓缓站身子,不紧不慢地往前走去,一袭白纱,衬托着她玲珑曼妙的身姿,犹如万千年之前,没有丝毫变换。
    很快,她就来到一处无比宽敞的地下空间,整个地面之上,都被无时无刻沸腾的岩浆给占领,仅仅是这里的温度,就能让金仙期无法抗住,一层又一层的火焰在周围的墙壁上,沿着某种规律排列着。
    不过这里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棵足足百丈之高的巨大树木,就屹立在这片空间的尽头,无数粗壮的枝丫在四周遍布着,上面却光秃秃一片,唯一可以看到的是,无数金色的光点,正沿着对方的枝干,不断进出着。
    而在这棵树的后面,有一个十几丈大小的黑色痕迹,这种黑仅仅是一眼看过去,就仿佛自己的心神都被吸入进去。
    白九脚步没有停留,继续朝着树的方向所走。
    “咕噜咕噜”
    在旁边的岩浆下面,随着大片的气泡冒出,很快一个仅仅丈许大小的迷你凤凰从岩浆当飞了出来,悬浮在上空,一口非常有着磁性的男音从对方口发出。
    “九公主,你要下定决心了吗?没有你,在未来我们凤凰一族,恐怕会被龙族给压下去。”
    他的意思非常明确,没有了她,或许再也无法恢复他们一族的威名。
    “本来我已经下定决心了,不过大长老快要回来了,或许会给我们带来一些转机。”白九脚步不停,继续往前走。
    “大长老?太好了,这一次是天佑我族,这一次对方如果再次被镇压下去,以后再也没有足够的力量突破,只要我们继续一直镇压这里。”这名凤凰眼明显露出了喜色。
    “是的,这一次我来,是告诉大家,在辛苦几天的时间,不管如何,这一次决不能在让对方出来,你去下面把我的意思告诉大家。”
    凤凰轻鸣一声,随后整个身体再次没入下面的岩浆当,而白九此时已经来到了那棵巨大的树木前面。
    她有些迷离地看着上面,那光秃秃的枝丫上,有一处也是自己的位置,可是现在光秃秃一片,已经不复当年的景象。
    背后的黑色痕迹,就好像流水一般,想要朝着四周扩散,可是在树木上的金色光点,不停没入其,死死拖住对方。
    他们没有能力把这里给封上,或者说整个洪荒界,都没有人有能力把这里给封上,这里面聚集着太多太多遗憾,哪怕圣人也不想把自己搭进去而填补这里,但是他们却可以镇压,永镇压这里,确保洪荒界的安全。
    白九就站在这里,一直在等待着,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无论这个结果是哪种情况,她也知道,她的命运也早已经被注定,没有什么可以遗憾,至少凤凰一族永垂不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