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喂,你这人怎么那么无聊,到底还要看到什么时候,一堆破石头,有什么好看啊。”
    在山洞里面,婉儿耷拉脑袋无力地跟在身后,饶是她凭借不是人的身体,还有无比强悍的修为,从来没有觉得疲惫,此时此刻,在陪着古争这里里面绕了几天的时候,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这才过了几天,就这么没有耐性,你看的只是石头,而我看到和你不一样,自然不会是你认为的那样非常无聊,再等等吧,估计再过十几天我就不看了。”古争瞥了一眼旁边的婉儿,慢条斯理地说道,随后继续看着面前的这块岩石,仿佛是什么风景遗迹一样,口还不断的啧啧称赞。
    “我的天啊,这点时间还不如让我回去修炼呢,又要耽误我的成长。”
    婉儿低下头,有些不甘心,赤裸的小脚丫,不断踢着面前一块坚硬的石头,在上面不断踢下来一些碎石,来发泄心的不满。
    “别想了,你的成长已经到头了,在给你数百万年的时间,再怎么修炼也是这样,这点时间还不如去享受一下界的美好,何必每日每夜的进行苦修。”古争头也不抬地说道。
    他没有说错,腾蛇一族既然成就了她,也是限制了她,以对方现在的样子,能修炼到这个程度,真是超乎他的想象,正常来讲对方的修为甚至连大罗都无法突破,因为她的实力应该和腾蛇一族息息相关,或许这才是她的特殊之处吧,连凤凰一族都非常地欣赏她。
    “不可能,天勤道,息而生之,顾之问也,如....”
    婉儿一听,立马反驳来,甚至口还冒出一股高深的话,有些摇头晃脑陶醉地说了来。
    “停停,你先停下,这一套理论知识是谁教给你?你知道里面的意思吗?”稍微停了一下,古争就忍不住打断了对方的悠然自得,出声问道。
    “当然知道,这是曾经一位德高望重的老爷爷告诉,他还说,等我真正读懂的时候,就会明白自身的意义,就会彻底心通念达,我想到时候我肯定有很大的收获,实力也会突飞猛进,到时候你更不是我的对手,上来就能把你给打趴下,向我求饶。”婉儿得意洋洋地说道。
    “你思考了多少时间,明白你说是什么意思吗?”古争看着对方的表情,眼闪过一丝怜惜,开口问道。
    “没有,我已经看了好长好长时间,没事的时候就去想,可惜几乎没有任何进展。”说到这里,婉儿低下来头,有些垂头丧气地说道。
    “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搞懂的为好。”古争没有去问,那个老头到底是谁,从对方给她这番话,显然不是一般境界就能达到。
    “喂,你给我说清楚,你难道明白其的意思,别走!”
    看着古争不在观察面前的破石头,说完之后扭头就走,稍微晚了两下,似乎明白什么的婉儿,冲着古争喊道,不过后者理都不理他,几步之外就离开这里。
    “真是小气!”
    婉儿嘟了嘟嘴,更是朝着地面狠狠跺了一脚,发泄自己的不满,不过还是加快步伐跟了上去,不过这一次他发现对方不再漫无目去看石头,也不是朝着最初接待他们的临时地方,而是一路上好像朝着外面赶去。
    “喂喂,你干什么去,你答应姐姐的事情还没有完成呢,你怎么就要走!”婉儿迈小短腿,抡成一片幻影,加快速度来到古争身旁,有些着急地问道。
    她虽然没有听明白对方所说的话,但是也是知道那个凤凰姐姐,似乎有事情相求对方,要不然也不会那么激动。
    古争的身影猛然一停下,婉儿没有预料,整个人冲出老远,这才赶紧停下来自己的脚步,朝着后面看去,有些不满,“你怎么回事!停下身子也不说一声。”
    “我是有名字,你又不是没有听见,这么大呼小叫,一点家教都没有。”古争面无表情淡淡地说道,那略显紧绷的脸色,让人觉得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
    “我天地所生,谁教我?你教我啊,那你去找我的父母麻烦,跟我凶什么!”婉儿一点怕,反而恰腰来,老气横秋地说道。
    看到这里,古争心还真是无语了,难道跟敢找天地的麻烦,自己还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自己还是对方的孩子,或者去寻找腾蛇一族的麻烦,对方种族天赋是不错,可惜一直逃避不敢和外界交流的他们,就像愚昧的野人一般,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算了,懒得和你废话,要是你是我属下,我肯定要你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古争顿了顿,身形继续朝前走去,一副懒得和你说的样子。
    “我当然知道花儿怎么红,单于花开花就是红色如血,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听不懂古争潜在一丝地婉儿,在古争从身边走过的时候,故意大声地说道,还用一种小看人的眼神看着古争。
    “小孩子!”
    古争只是留下这么一句话,让婉儿脸色立马变得更加通红来,举小小地手掌,紧紧攥着,好想朝着面前可恶的背影砸过去,可惜她知道,现在的自己显然不是对方的对手,但是变身自己又没有的法宝,也无法做到。
    “你才是小孩子!”
    气鼓鼓地说完这一句之后,也没有离开,同样跟在古争背后。
    不一会,他们就快要离开了出口,一路上板着脸的婉儿,终于忍不住开口。
    “喂,你去哪里,难道你这就要离开?你不是还答应姐姐的事情吗?”
    “你年纪不大,管得到挺宽。”古争扫了她一眼,说完直接一个加速,就从山口飞了上来。
    “我是长的不高,但我可不是才出生的小孩,别用那一副眼镜来看我。”紧跟出来的婉儿,大声的反驳道。
    “等你学会有礼貌再说。”
    古争这边说着,眼镜看望极远的背面,三个人影已经隐约出现远边,还在用极快的速度朝着这边赶着。
    这边婉儿也同样看到了,在感受对方的气息之后,并没有任何惊慌,自己脚底下就是凤凰一族的大本营,对方就是再来十个,也是没有用,再说对方敢动手吗?
    不敢!这点她是毋庸置疑,因此在这里稳当当地看着对方,只不过离着古争远了一些,身影一有不对,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立马就跑进去。
    他们不敢对凤凰一族动手,也不敢在下面动手,可是不代表不能抓她,这里面感觉好像一个都打不过,甚至一个个气息都比这个古争还要恐怖,还是小心为妙。
    古争自然看到她的动作,也没有嘲讽的想法,跟一个不成熟装大人的孩子去怄气,那才是没事找事,还没有等她们来到这边,自己就迎了上去,留下想跟着又不敢跟着的婉儿。
    “来得好快,我还以要在过两天才能过来,真是打扰你们休养了。”古争对着靠近这边的熊老和朱鸟,高兴地说道。
    “怎么不快,虽然你发的信号并不是紧急,但是这么短时间就叫我们过来,显然有事情。”熊来笑着说道。
    “至于打扰我们修养,那更是不可能打扰到,这些日子至少已经稳定了伤势,只要不进去殊死搏斗,都不影响,剩下只需要时间慢慢静养,毕竟最后的时候,还真没有和对方死拼,受到多大的伤势。”朱鸟自信地说道,说到最后又有些不好意思了。
    虽然她说得有些夸大其词,不过他们的伤势已经稳住,不过熊老的状态不一样,只是无法动用血脉力量,等到下一次使用,会更加熟练和强大。
    不过不动用的熊老,本身也无比的强大。
    “那就非常好,实际上这一次我主要是为了她,我已经找到她的本家了,既然那么进,就赶紧送来,别让他们担心。”古争看着他们两个,精气神非常良好,看来就像朱鸟所说,剩下的需要时间,也直接把自己的来意给说出来。
    “她吗?她此时状态不太好,会不会误会。”朱鸟看了一眼被熊老背着的火风,担心地说道。
    “不会,这一次也是你的机缘,一定要好好把握啊。”古争呵呵笑道,没有把事情说明白,要不然就少了一份惊喜。
    朱鸟的本身注定她哪怕永远无法成为凤凰一般的存在,可是却能无限提高自己血脉的纯度,不仅可以加强自己的实力,还能增加自己的成长上限,后者才是最为关键的地方。
    毕竟此时她的实力,已经达到她资质的巅峰,想要再进一步,正常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就和熊老一样,不过熊老在把自己尘封的记忆打开之后,重新掌握力量的她,已经有了一线希望,而她哪怕经过之前古争给她的东西,也无法给她实质性的进步。
    而这一次古争在来到这边的时候,自然知道这个地方是什么地方,心早就有让朱鸟他们来一趟,顺水推舟就答应对方把火风,也就是她们的大长老给带过来。
    “机缘吗?”朱鸟看着四周,有些喃喃地说道。
    不知道为何,来接近这里的时候,她心就有一种特别的兴奋感觉,仿佛冥冥之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自己,听到古争这么一说,就大概明白了,恐怕这个人身后有着自己需要的东西。
    此时此刻,朱鸟还不知道这边到底是哪里,甚至连那个女人的身份都不了解,唯一知道就是这个女人实力不弱,实力弱的话,也不会被老祖给关来,第二就是救过古争的性命。
    “走吧,到了下面你自然就知道,对方看在她的份上,绝不会拒绝。”古争笑了笑。
    他相信,对方绝不会拒绝,毕竟对于别人千难万难的事情,对于他们或许只是举手之劳,只是愿意不愿意。
    三个人直接朝着下面落去,倒是熊来看了停在一旁的婉儿,口有些惊奇疑道。
    “这个小姑娘也是这里的人吗?看来很可爱啊!”
    “一个长大的孩子。”古争冲着婉儿挑了挑眉头,“我们下去了,你要想在这里?”
    “我让你管,我想在哪里就在哪里。”婉儿对着古争横眉说道,头高高地扬,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不过稍微等了一下,婉儿觉得有些奇怪,对方为何没有在继续嘲讽自己,扭头一看,嘴一撇,感觉自己又要哭了,对方早就消失在旁边,下去了。
    张开嘴巴想要干哭两声,发现四周并没有人,尤其只要自己一露出这个表情的姐姐,更没有在这里,只好收表情也同样落了下去。
    等到她来到那个会客的地方,风英已经和古争这边聊了来,她来到里面只是让众人看了一眼,随后又继续自己的事情。
    “你确定把这一次机遇给她,哪怕对于你来说,也是一次非常不错的机会,完全可以让你在进一步。”风英有些惊讶地问道。
    她有一些不太理解古争要做的事情,毕竟把自己的机会拱手给别人,哪怕是自己的朋友,也不至于吧。
    “我知道你的疑惑。”古争扭头对着激动地朱鸟笑了一下,然后正色对着风英开口道,“对于我来说,想要进一步或者更进一步,我有着巨大的信心,可是对于我的朋友来说,或许是她唯一的机会。”
    “所以对于我来说不大,而且我朋友还需要和我冒险去一个极度危险的地方,机遇和危险并存,如果能够再进一步的话,那更是保险,对于我还是对于她都是非常好的事情,我只不过选择了最佳的选择。”
    面对古争的推辞,风英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是说对方太笨还是太傻,换作自己的话,自己都不知道能否有他如此的豁达,即便自己得到的好处更少,可是那也是进步,到了这种程度,每一步都是一场的艰难,每一步都是异常的艰辛,但也没有这一步又一步,那更是一点希望都没有。
    就算明知道希望渺茫,可是每一个人都在往上爬,更是不会错过每一个让自己实力强大的机会,可是面前的他却和其他人完全不同。
    “既然你做好决定,我这边自然可以拿出来足够的诚意,对于她来说,也可以说是全所唯未有的机遇,不过对方体内有着较为纯正的血脉,也算我们凤凰的一份子,给她也愿意。”风英点点头表示明白。
    在一旁的朱鸟,此时也没有身为大罗巅峰的稳定,整个人激动得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一直在不停地颤抖着,因为她竟然来到传说早就消失不见踪影的凤凰一族,更别提古争竟然放弃了一次绝佳的机会,给自己来提升好处。
    她也明白,自己这一次如果真是接了,那么欠的情分,可不是仅仅说是看门那么简单,或者说用性命来报答都可以,因为这一次古争付出的代价也足够高昂。
    不说自己最后的琉璃净火交个对方,要知道那净火连现在凤凰一族都已经无法在产生,具体什么原因他们没有说,可是显然更加确定净火的珍贵程度,更何况把凤凰一族,有着准圣后期的长老给救了回来,这种付出得到的回报也极为得丰富。
    那就是传说的金色凤凰心血!
    金色凤凰心血必须现取才行,可以说对方至少要一个同等修为的凤凰来取出,而对方都必须陷入沉睡,来弥补如此巨大的损伤,醒来之后还有数千年的虚弱期,甚至连以后进步的道路都被封锁,可见代价真的不谓不大。
    既然耗费那么巨大,那么自然有它的价值,不说其蕴含的力量,可以让古争直冲大罗巅峰,最为珍贵的是,其蕴含凤凰的力量,可以让吞噬者有一次凤凰涅槃的机会,虽然条件没有凤凰那么随意,必须保持身体完好,可是也不可不说是保命的东西。
    只要身体大部分都完好,哪怕是在致命的伤,比如在心脏破碎,脑袋炸开这种在外人看来必死无疑的伤势,也能恢复如初,真的就像凤凰的涅槃一般,只要对方不丧心病狂的分尸,彻底失去修复的机会。
    不过这种虽然是好,但是在往后的战斗当,其实作用不是很大,毕竟只有面前的敌人粉身碎骨,神魂尽碎,才能彻底放心,谁没有几个保命的手段。
    这就是另外的潜在好处,那就是这要你没有触发心血核心的力量之前,你身体的修炼吸收灵气速度,还有本身伤势的恢复速度,都比平常要高上三层有余,这就是最为恐怖的地方。
    这一些仅仅是对于普通人的好处,更别说朱鸟本身的血脉就是凤凰一族,对于她的好处更加数不清,甚至可以说极大纯净她的血脉,比如之前只有五成,这一次至少能提高到八成,这意味着什么,对于朱鸟来说,想想都不敢想象。
    就相当于废弃一个凤凰族人的一位潜力,来为一个外族提供助力,可见这一次古争给他们的价值到底多大,直接开出一个无法拒绝的条件。
    熊老更是在一旁非常欣慰看着朱鸟,她知道对方心那种遗憾终于补全,她体内的血脉力量也极为纯净,在此之前可是比朱鸟强上太多,这也是为何之前魔神亲自出手抓她,而对于朱鸟就没有那么多在乎。
    经过上一次古争给她的提升,再加上这一次,终于赶上了她,或者说超越她,潜力比她更高,毕竟她只是强行融入,而对方生下来就具有天生血脉。
    她并不嫉妒,反而会为她而高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