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看着激动仿佛不知道怎么才好的朱鸟,古争笑着走过去。
    “别神游了,赶紧跟着对方,我等着你脱胎换骨得出来。”
    听着古争有些调侃的话,还有那边正在缓缓离开,特意在等她的风英,朱鸟收内心的激动,神色郑重对着古争说道,“这一次的情,我记在心里了,永远不可能忘记。”
    “都是朋友,别计较那么多,再说你们实力强大了,还不是能帮我做很多事情,我可不会心软的,快走吧,别让她们等太久。”古争哈哈笑道。
    “我先过去!”
    朱鸟没有再说什么,扭头就朝着那边走去。
    “你可是真是大方啊,这么好的东西都一下送出去,难道你不知道,这个可以让你进一步更加顺利和轻松吗?”熊老看着朱鸟他们消失在远边,有些凝重地看着古争。
    “我有自信,也有实力可以突破,现在阻扰我的只是力量积累,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古争咧开嘴,看着对方眼瞳深处的疑惑,露出洁白的牙齿自信说道。
    是的,那个小小的问题实际上真的不小,只不过他觉得解决来并不难,自己心已经有了腹案。
    “真是有自信,虽然不知道你的依仗是什么,但是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就行。”熊老也是笑了,不客气地说道。
    此时此刻,她们才把古争当做真正的朋友,而之前只是为了偿还恩情一样,如果一旦完成肯定毫不犹豫地离开,而现在则是他的事情,就是她们的事情,有一种无条件的信任,这也是她们针对古争的性格,才做出的决定。
    “现阶段还真没有其他事情,除了之前说要去的地方之外,还有一些小事情,需要我单独去做吗。”
    古争自然明白对方的意思,心也是非常的高兴,只要自己不作死去做一些事情,那么她们两个就完全可以信任,帮助自己做一些事情,不过细细一想,好像现在阶段好像没有可做的事情。
    “你的同伴,我们在来的路上,发现对方在一个城市当,是不是和你口的事情有关。”熊老出声问道。
    “是,甚至还和魔神有关。”古争看着熊老惊讶的面容,继续说道,“不过这个魔神处于无比虚弱的状态,藏在一个无法寻找的地方,不仅还控制了我朋友,甚至掌握我另外一个朋友的线索,因此想要暴力找到杀死对方,就成为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我心已经有办法了,需要一点点时间即可。”
    “那你说一下更加详细吗?不行我来给你参考一下。”白熊听到这里,直接大揽过来,就好像她自己的事情一样,
    “还有我,还有我,虽然我和你不对付,但是看在你帮助我姐姐的份上,我勉强可以出手,反正我近段时间无事,之前已经祈祷过了,他们也会小心躲来。”
    这边一直当透明人的婉儿,也是舔着脸过来,对着古争大气凛然地说道,仿佛自己帮他,是他的福气。
    “小孩子家家,能帮我什么,不如在这里帮我助威加油还是让人放心,或许我还能领你的情,要不然跟我一上去,是我去和敌人战斗,还是去保护你。”古争看了对方一眼,留给她一句伤心的话。
    果然这一句话下来,原来笑脸的她立马耷拉下来。
    “你等着,你可别求我。”婉儿气呼呼地往旁边一坐,不再看着这边,可是那小耳朵却微微动着,朝着这边听来。
    “是这样,我大概的计划是这样。”古争也没有在推托,直接把自己心的计划说出来,“我在下面有人,只要是对方还在。”
    “我就说你和那个女人是一伙,就是来抓我献给别人,我去告诉姐姐去,到时候我看你还怎么抵赖。”
    古争的话才落下,那边婉儿就已经站来,对着古争大声哼唧来。
    随后也不理会古争,直接朝着被封印来的石头扑去,不过显然她想要强行抱走并不是那么容易,看着古争这边戏谑的眼神,更是冷哼一声,直接跳下来朝着里面跑了进去,转眼间就不知道消失在哪里。
    “你的计划看来没有任何破绽,对方既然藏在哪里,还有你那个未控制的朋友,显然不会跑了,不过去下面真的不需要我去帮忙,至少有什么事情我还可以帮衬一下。”
    熊老仔细想一下,不过并没有找出任何可以弥补的地方,这个计划已经完美,只有最后一点,有一点稍许的危险。
    “那地方还是少去为妙,我自有功德护体,再加上熟人的帮衬,下去并不会有事情。”古争摇了摇头,拒绝了熊老的提议,“现在有些时间,还是调整自己的状态,去了下面之后,真有未知的危险在等着我们。”
    熊老没有在坚持,毕竟下面不会有什么危险,那个地方只要稍有修为的人都知道,没有人想要承受不可承受的代价。
    接下来一段时间,古争和熊老就一边聊天,一边在上面耐心地等着,朱鸟至少要不菲的时间才能出来,主要是他们把事情做完之后,把离环还给古争。
    没错,古争只是借给他们而已,并不会给他们,哪怕离环本身就是她们族的东西,他只会尊重一个人的意见,那就是火风长老,毕竟这个东西是对方赠与给他,如果她要回去,他二话不说就拱手相让,但是其他人可不会。
    再说,此时离环已经和他彻底融为一,就像自己的左膀右臂,怎么可能送出去。
    他们在讨论一些问题的时候,下面也已经把火风的身体给送到下面。
    “白小姐,火风长老已经回来,不过现在还是处于深度昏迷当,这是对方手的离环,已经处于激活状态,随时都可以把净火给放出来。”一旁的风英恭敬地地说道。
    “火风长老在哪里,我去看看。”白九没有先接过她递过来的离环,直接就从自己的位置站来,眉宇之间也有了一丝焦灼。
    火风长老估计是她在整个族群当最为熟悉的人,她还清晰地记得,自己小时候很长时间都是对方来教导自己,感情十分深厚,哪怕之前知道对方已经受到不清的伤势,可是真到眼前的时候,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
    “在旁边的治疗室,五长老已经开始检查她的情况。”看着白九像一阵风冲出去,后面的风英急忙地喊道,同时急急地追过去,和对方一前一后进入旁边的治疗室当。
    说是治疗室,实际上只是一个比较宽大的岩浆池子,间有一个刻满符篆的石台,此时石台上已经躺着依然在昏迷不醒的火风长老,在进来不远处,此时白九正一脸着急询问一个年男子。
    “白小姐,请你不要着急,长老此时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只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必然会清醒,只不过...”说着说着,这位无长老也是踌躇着,不知道是否继续说下去。
    “只不过什么?你快说!”白九原本听着他说火风长老没事,心情才舒缓一下,这一下又被他给提了上去。
    “在长老体内深处,有一股特别的力量,那个力量极大压制了她的修为,哪怕长老苏醒,修为也无法恢复完全恢复,具体是什么人,恐怕要等长老才能知道。”五长老有些遗憾地说道。
    其实作为准圣初期的他,完全可以看出来下禁制的人是谁,毕竟那个时候,能把火风长老制服的人并不多,数来数去也只有那几位而已,不过他没有说出来。
    因为没有那个必要,此时他们和洪荒界彻底无缘,无论外界发生什么事情,只要不影响这里,他们也不会再出去,而其他人也明白,基本上也不会过来寻找往日的恩怨,可以所有一切都一笔勾销。
    是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位老祖,只不过他知道对方体内有自己的禁制,也没有去解除,两个人的过怨自然谁也不知道,要不是古争特意把她给拉出来,她就等着死在里面吧,反正古争只是要求她活着,自己做到了,看在古争的面子上,甚至还把她的伤势给修复了,已经够仁义。
    “那有没有办法恢复长老的修为。”白九自然也知道,能够压制火风长老,对方绝不是无名之辈,再说他们被困在这里,哪怕想要报仇也无法做到。
    不谈她和火风长老的感情,就是现在她恢复正常的话,也是凤凰一族最强的战力,而且对于压制里面的东西,更是提供极大的助力,让全族上下都可以缓一口气,至少不需要这么每时每刻都处于紧绷状态。
    “这个并不难,尤其在我们这里,有两个办法。”无长老停顿一下,继续说道,“最为快速的办法就是用琉璃净火彻底净火对方的封印,可惜咱们族已经没有会凝练净火的办法,更何况连火种都已经失传,连参悟都无法去做,想要无生有,现阶段不太现实。”
    说到这里,无长老苦笑一声,随着那场大战,自己这边连最为的强大压轴法术都能失传,真是让人不敢相信,不过他也相信,龙族和麒麟一族也少不了失去传承,毕竟战斗激烈程度都远超他们的想象,根本都来不及布下后手。
    不过等到火风长老醒来,那么这个问题自然就会解决,因为她就知道如何凝练,只要凝练出火种之后,就可以让其他族人来参悟,看来选择镇压这里,上天还是给了她们一线希望。
    “第二种呢?”白九没有在这个问题纠结,哪怕身后风英手就有一道,火风长老留下的净火。
    “第二种就简单许多了,就是等到长老苏醒之后,在下面完全可以静养,只是花费的时间有些太长而已。”相对于凤凰一族几乎不死不灭的生命,口的太长显然时间不短。
    “时间长短并不重要,只要能好就行。”白九眉宇间的忧愁明显少了很多。
    “白小姐,下面需要行动了,要不然迟则生变!”身后的风英此时连忙插嘴说道。
    “白小姐,其实我们还有更好的选择,你没有必要...”无长老自然知道是什么事情,也是再次劝道。
    “我知道,不过现在有了新的办法,你没有想到火风长老是怎么回来,至少暂时还不需要牺牲我。”白九明白对方的意思,不过相对选择自己十名族人的性命,还是自己承担比较好,“现在我手有一道琉璃净火,足够代替我了。”
    这个时候无长老这才注意到,风英手一直拿着的离环,怎么不可能不认识,“真是天佑我族。”
    所有人都反对,甚至不少族人都自告奋勇想要代替白九,可是白九依然固执己见,可是现在终于有了别的选择,白九不用牺牲了。
    “走吧!你去上边再次对着他们感谢一番,虽然他们无法下来,但总不能让对方无聊待在上面。”白九从风英手拿过离环,淡淡的嘱咐,“五长老,火风长老暂且就先交给你了。”
    说完之后,不等两人再说什么,一个加速就离开了这里。
    “五长老,拜托你了!我先告退!”
    五长老点点头,看着离去地风英,转过身子开始忙碌来,对着她进行进行更加细致的检查,以免之前遗漏了什么。
    白九一路来到最下面,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在她踏入这里的那一刻,一个个脑袋从下面的岩浆当钻了出来,细细一数,至少还有五十个之多,全部都看往白九,眼充满了担忧,不过在看到白九手捧着离环的时候,又都充满了欣喜。
    没有人打扰她,只是脑袋随着她的前进而微微转动着,目视着她。
    很快白九就已经来到那棵巨树面前,一个个金色的光点从巨树上不断落下,在她的面前不断地聚集延伸,从她的脚底开始,很快就形成一道璀璨的金色拱桥,通往了墙壁上黑色阴影的心。
    白九转过身子,看着自己的族人用着兴奋,关切还有忧心的目光看着自己,猛吸一口气,大声说道。
    “从今往后,对方将永远地镇压在里面,而我们将会成为他们的镇压石,他们一日不散,我们永不离去!”
    “我们的血仇,永不灭!”
    慷慨激昂的话,在这个巨大的空间里不断震荡着,显示出她的决心。
    “永不灭!”
    其他凤凰听到白九的话,纷纷激动得喊了来,气息沸腾之下,整个岩浆表面都不断炸一个个巨柱,四溅的岩浆仿佛就是他们的怒火一般,
    在这里,没有一个凤凰的修为低于大罗后期,甚至还有四位准圣的长老,而他们则是镇压这里的绝对力量,也是凤凰一族几乎全部的力量。
    白九稍微闭上了眼睛,随后拿离环朝着自己的手腕上套去。
    “轰”
    一股纯白炙热的火焰瞬间在她的身上被点燃,非但没有任何不适,反而让白九气息更加强壮,仿佛本身就是那无比耀眼的光芒,想要净化一切与之对敌的敌人。
    下一刻,她直接踏上金光闪烁的拱桥,身形不动,底下的拱桥自动拉着她朝着里面前进,在众人的目光下,很快白九的身影就已经来到黑色阴影的面前。
    那些阴影仿佛畏惧她身上的光芒,等到她靠近的时候,一个不大的缺口硬生生被挤了出来,而缺口深处,是无人可以看透的虚空,根本不知道通往哪里。
    白九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踏入进去,哪怕缺口依然存在,可是在她进入的同时,外面就已经看不到,也感受不到她任何气息,就像从这个界上消失一样。
    在外面的所有人都开始变得紧张来,虽然心有着早就消失得离环,还有琉璃净火,本应该没有问题,可是众人还是忍不住担心,生怕出现什么意外。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了,平日觉得转瞬就过得时间,此时在众人心如此的漫长,仿佛每一次呼吸,都像过去很久一样。
    那个缺口依然打开,众人纵然都在紧盯着,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什么事情。
    仿佛过了一天,或者说过了一年,在如此煎熬之下,根本不知道时间具体的流逝,不知道什么时候,众人耳忽然听见一声轻鸣,随后一个冒着红色火光的东西,径直从那个缺口抛了出来,随后直接落在岩浆上面。
    众人下意识把目光看过去,赫然发现竟然离环,而本该手持离环的白九却没有出去。
    “哗啦”
    一个凤凰从岩浆当瞬间飞了来,不大的身体在落在地面的时候,就已经化作一个英俊的男子,一头及腰的红发,还有那略显美丽的面孔,乍一看还能误以为是一名女性。
    “你去做什么!飘长老!”在里面一个人对着他喊道。
    “我去上面一趟,不能让白小姐牺牲在里面!”
    飘长老只是留下一句话,下一刻他的身影就消失在这里,其他人连劝的话都没有机会说出口。
    “任他去吧,哎!”
    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在众人耳边响,似乎明白到底是为什么,众人也非常理解,因为飘长老对于白九的爱慕,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冒着巨大的痛楚,也要出去寻求那一线生机。
    刚刚有一些喧哗又重新寂静下去,眼睛再次不约而同看望墙壁。
    那道缺口已经在缓缓地闭合,很快就彻底重新拼接一,恢复了之前的样子,所有人都知道,如果外面没有办法的话,或许白九就永远也无法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