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三个黑衣老头只剩下了飞入屋内的那一个,也不知道飞入屋内的那个黑衣老头,究竟是施展了什么术法,整个屋中亮起了古争之前都没有发现的纹饰,那些纹饰组合在一起就如同是一副壁画一般。
    “彭彭彭彭!”
    一道又一道的光线从那些纹饰上射出,然后在屋里弹射了起来。
    光线的威力很大,能够轻松灭掉返虚境界的存在,黑衣老头就是想通过这招来扳回一局。
    “天真!”
    古争冷冷一笑,这种通过纹饰来发动强有力的光线攻击,算得上是圈外世界的一种阵法,这种阵法跟洪荒中的仙阵不太一样,一般修仙者遇到这种情况肯定是手忙脚乱,但古争不同,因为相同的阵法他见过很多。
    当初在落雪冰原的那艘遨天舟中,古争在遨天舟舱室的金属壁上,见过很多类似的纹饰,那个时候古争还没有收复寒潭修士父子,他们父子两人利用这些纹饰对古争发动过很多次的攻击,而当初那些存在于遨天舟舱室金属壁上的纹饰,威力要比这里的大上很多。
    正是因为古争知道这些纹饰是圈外世界的仙阵,所以他知道那个消失的黑衣老头,实际上是躲入了阵法的中枢之中,至于这个阵法怎么去破,他也是知道的非常清楚,而在这种他知之甚详的阵法中,他如果会被伤到那才是怪事。
    破阵对古争来说只需一瞬间,他分出神念飞鸟向着纹饰中的某个地方撞去。
    刚看到古争分出神念飞鸟的一瞬间,操控着阵法中枢的黑衣老头非常高兴,他认为这是一个机会,他想要抓住这个机会给予古争致命一击,因为他知道古争并未斩断跟神念之间的尾巴,在他分出神念飞鸟的时候,他的本体处于一种非常脆弱的状态。
    然而,开心只是在黑衣老头的心中出现了那么一瞬间,因为他发现古争的神念飞鸟竟然是直奔中枢而来!
    黑衣老头明白以古争神念飞鸟的强度,撞上中枢之后绝对是瞬间把中枢毁掉,面对这种毁灭性的攻击,他应该要赶紧阻止才对!可惜,神念这种奇特的能量攻击,不是想阻止就能阻止的了,他虽然仗着奇特的阵法想要弄死古争,可对古争的神念他是毫无办法。
    顷刻间,黑衣老头唯一能做的就是,调度那些光线对古争本体发动攻击,试图赶在神念飞鸟毁掉中枢之前,先将古争给杀死再说。
    然而,做归做,可黑衣老头也知道,他这不过是垂死挣扎一下罢了,他调度光线所发动的攻击就算速度再快,也肯定是快不过古争的神念,他明白他是完了。
    “彭!”
    随着古争神念飞鸟的一次撞击,阵法的中枢开裂,连带着里面的黑衣老头也跟着开裂,那种裂缝蔓延的速度简直就好像冰面承受了重压一般。
    由于中枢遭到重创,原本射向古争的那些光线也因此而消失,整个屋内的裂纹瞬间也就蔓延成了非常恐怖的地步。
    古争神念回归本体,知道石屋要爆炸的他,赶在石屋爆炸之前冲了出去。
    “彭!”
    一声巨响,古争身后的石屋爆炸了,连带着那个合身了阵法中枢的黑衣老头也爆成了灰尽。
    古争是头也没回的向着寒潭修士冲去,此刻的寒潭修士正躺在地上,古争能感觉到寒潭修士没死,可从他脸上的表情中,古争也能看出他似乎是在经历非常恐惧的事情。
    正当古争想要仔细查看寒潭修士身体的时候,他的脑中出现一种明悟,紧接着地上表情有些扭曲的寒潭修士也恢复了正常,甚至脸上还露出了笑意,就好像正在做着一个美梦一般。
    古争脑中所产生的明悟就是,黑衣老头自己解除了法则之力保护,加入到了跟古争的生死之战中,那么如果他能杀掉古争,他自然会得到好处,可如果他被古争杀掉,那古争也会得到好处。只是,这个好处没有降临在古争身上,它降临在了同样参战,且还在承受战事遗祸的寒潭修士身上。
    有了这样的明悟,古争也就不再为寒潭修士担心,他已经明白寒潭修士是陷入了恐怖空间,原本很难从那个空间里走出去的他,因为奖励的问题将会得到一个机缘,而通过这个机缘,到底会得到什么实质性的好处,这就要看寒潭修士他自己的造化了。
    寒潭修士所在的恐怖空间,其实就是跟心魔珠中的历练差不多,都是一些内心深处让寒潭修士可怕的东西,寒潭修士在这个空间中已经被折磨的要死,就在他快要顶不住崩溃的时候,石头屋子爆炸,得到的机缘降临在了他的身上。
    机缘的降临让恐怖空间中出现了一道光,那到光在寒潭修士看来是从古争的身上发出。
    四周是张牙舞爪的恐怖药物,空中是圣洁到浑身散发着光芒的古争。
    激动的寒潭修士冲着古争跪了下去,他简直是要哭出来了:“对不起主人,我没能完成我承诺的话,我不仅没有漂亮的完成任务,反倒是被困在了这个空间。”
    由于机缘的降临,寒潭修士已经知道这里是一个空间了,但即便他清楚的认识到这里是一个梦魔般的空间,他也没办法从这里面清醒过来,至少是在机缘没有消失之前。
    悬浮在空中的古争并没有说话,因为他并非古争本人,他就只是代表机缘的一道光,只是在寒潭修士的眼中,他愿意把他当做古争。
    空中的古争没有说话,寒潭修士也没有再说话,只有强烈的自责弥漫在他的心中,他又一次觉得他拖了后腿,他觉得如果他的实力能高一点,他就不会这么狼狈,他迫切需要变强!
    心中想着变强,寒潭修士开始向着空中的古争磕头,而随着他对古争不断的磕头,古争身上的光芒竟然射在了他的身上,他逐渐有了一种正在变强的感觉。
    其实这次的机缘想要把握住,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因为它要的只是一个足够强烈的执念,执念不同,得到的好处也就不同。
    变强是寒潭修士的执念,这个执念非常强烈,以至于他向着古争磕头的时候把脑袋都给磕破了,所以他得到了这次的机缘,他原本降级的修为在光芒的照射下晋级,他又一次恢复了返虚后期的实力。
    “主人,我修为提升了,我不仅回到了之前的境界,我差一步就返虚巅峰了!”
    结束了噩梦空间,神归本体的寒潭修士激动的冲着古争下跪。
    “不错!”
    古争很是欣慰,寒潭修士不仅没有浪费这次的机缘,修为还因此晋级的确是一件好事。
    但是,随即而来的一个问题,让古争的脸上又浮现了愁容。
    一开始古争拒绝黑衣老头,那是因为他有特殊感觉生出,再加上后来又觉得,完全可以自己给雌性鳐鱼妖物熬制药膏,所以事情也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那个时候古争本以为,等到他把药膏熬制成功,空间世界就会把他们给排挤出去,但他事实并不是这个样子,他们现在还留在这个空间世界,且没有离开的办法。
    从古争这里听到了他对于现状的担忧之后,寒潭修士也是愁容满面,这的确是一个问题,且对此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既来之则安之,你刚晋级了修为,那就稳定一下当前的修为境界吧!”古争声音一顿,继而又道:“我的特殊感觉肯定是不会出错,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任务时效到的时候,咱们才会被排挤出这个空间世界。”
    古争现在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个解释了。
    “主人,可是这样的话,您的考验算是完成了吗?再怎么说都还需要一个治伤的过程,如果咱们不能尽快离开这里,又怎么可能有时间给那个该死的鳐鱼治伤呢?”
    寒潭修士的这个问题,古争也不止该怎么解释,但好在也不需要他解释,因为姗姗来迟的排挤之力终于出现,古争和寒潭修士被排挤出了这个空间世界,原来这一切只不过是虚惊一场。
    “主人!”
    见到古争他们出现,寒潭修士的儿子立刻迎了上去,他在洞窟中等古争他们,已经是等的有点望眼欲穿了。并且,随着古争他们进入的时间越来越长,该死的鳐鱼妖物开始对寒潭修士的儿子疯狂嘲讽,面对这样的情况,寒潭修士的儿子也只能是暗暗咬牙,同时心中期望古争快点回来。
    “竟然这么快就出来了!”
    鳐鱼妖物非常震惊,她对于那个空间世界尽管不了解,但她知道她给古争的任务难度是什么级别的,而在这样的任务难度之下,进入者一般都是九死一生才对。
    “是啊!我出来了,现在我来给你治伤。”
    古争将药膏拿出了出来,看到古争拿出的药膏,鳐鱼妖物眼睛一亮道:“你作弊,这不是你从那个空间世界里取出的药物!”
    “这药物不是从空间世界里取出来的,那么它又是从哪里取出来的呢?”古争皱眉:“再说了,如果这不是能够完成任务的药物,自然有法则之力会惩罚我,何须要你来大惊小怪呢?你可以质疑,但你必须好好配合!”
    古争拿着药膏直接向鳐鱼妖物走去,鳐鱼妖物尽管心中不爽,可古争说得也是实情,这种情况之下她也只有配合的份,除非古争的药物不管用。
    “你最好祈祷你的药膏管用,要不然法则之力的惩罚下,你会死的非常惨!”雌性鳐鱼妖物恶狠狠道。
    “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古争嘲讽道。
    “担心我自己?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呢?”雌性鳐鱼妖物又道。
    “你自己该担心的地方就是,你刁难了进入者,给了他一个你不该给的任务,且还是建立在公报私仇的基础上。”古争严肃道。
    “就算公报私仇又怎样?这是原仙级空间仙器主人给我的特权,既然他给了我那样的任务选择,我就能按照我心中所想,随意的派发任务给你!”雌性鳐鱼妖物不屑道。
    “你可以这么理解,但不一定是这么回事,更何况就算是这么回事,有些人也想要你死,就比如说我,比如说鳐鱼帝王。”
    古争已经完成了给鳐鱼妖物的涂药,且在涂药的过程中,通过对鳐鱼妖物身体的探查,他也已经知道,鳐鱼帝王给他的那块鳞片,到底会有怎样的作用。
    “你见到那个家伙了?他是不是在你刚才进入的那个空间世界里?”
    听到古争提起鳐鱼帝王,雌性鳐鱼妖物立刻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
    “没错,我的确是在那个空间世界里见到了他,你是不是害怕了?”
    古争冷笑,他在等鳐鱼妖物体表的毒疮消失,等到那毒疮消失的时候,也就是他要对鳐鱼妖物动手的时候。
    “你是不是从他那里得到了一块鳞片?”
    鳐鱼妖物的表情更加惊恐,而古争也很享受她的这个表情,他直接就将那块鳞片给拿了出来:“没错,我的确是得到了这玩意儿!”
    鳐鱼妖物发出尖叫,她现在非常想要做两件事情,可是这两件事情她一件都做不到,而这两件事情分别是,她想要从古争手中抢走那块鳞片,可由于她是被法则之力固定在洞窟洞壁上的,她根本就做不了什么大的举动,而另外一件她想做的事情是,她想要施展妖术,让古争那已经起作用的药膏变得不起作用,她现在是宁愿承受病痛的折磨,也不想古争把她治好,因为只要古争把她治好,那么古争手中的鳞片就能够派上用场了。
    “咦,你怎么有些害怕的样子,是不是我主人亮出的鳞片对你很有威胁性啊!”
    寒潭修士的儿子终于有了扬眉吐气的感觉,他开始像之前的雌性鳐鱼妖物那样口出嘲讽之言。
    “你闭嘴!”
    雌性鳐鱼妖物咆孝一声,转而望向古争道:“进入者,咱们打个商量如何?”
    “你要跟我打什么商量?”古争问道。
    “等你我放你们离开,咱们的那点小过节就这么算了吧?”雌性鳐鱼妖物赔笑道。
    “想要跟我打商量,你还敢吼我的属下?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原本平静的古争在这时咆孝出声,雌性鳐鱼妖物都被吼愣了,可是她没敢反驳,反倒是仍旧陪着笑。
    “想让我放过你也行,那你就认我为主吧!”
    古争也不是小气的人,这雌性鳐鱼妖物虽说得罪过他,但如果这家伙愿意为奴为仆,古争也是可以放过她一马的。
    “让我认主是不可能的,你换个要求吧!完成了跟你的考验之后,我就要离开这里了。”雌性鳐鱼妖物道。
    “完成契约所约定的事情之后,你能不能离开要我说了算,所以没有我的同意,你根本进不了自由之乡,也去不了别的空间世界,除了认主这条路,你就是死路一条,这是你最后的一次机会!”
    古争冷笑,事情发展到了现在,他也已经有对应的特殊感觉生出,这种特殊感觉让他明白,法则之力已经对刻意刁难进入者的雌性鳐鱼妖物进行了惩罚,这个惩罚让也古争有了一次选择权,那便是放不放鳐鱼妖物离开,完全是由他说了算。并且,古争也知道,对于这个惩罚,鳐鱼妖物在他结束了治疗之后就已经知道了,所以她才会服软。
    “想让我做你的仆从,你根本不要去想,就算是死我也不会选择这一条路!并且,你真就以为你吃定我了吗?要知道我可是金仙后期的实力,到时候就算你有鱼鳞,我也能跟你拼个鱼死网破,你可要想好到底要不要事情就这样善了了。”雌性鳐鱼妖物尖叫道。
    “冥顽不灵,死有余辜!”
    古争不打算再跟雌性鳐鱼妖物多说什么了,这样死要面子的家伙,古争也只能是成全她。
    古争的药膏自然是有奇效,很快雌性鳐鱼妖物身上的毒疮便结痂脱落,她的伤已经被古争治好。
    雌性鳐鱼妖物的伤已经好了,她也从一个模样丑陋的妖物,变成了一个一身宫装的大美女,而法则之力也在这一刻失去了对她的保护。
    没有了法则之力的保护,那就代表着雌性鳐鱼妖物可以对古争出手,古争也能够对她出手了。
    一直都感应着法则之力的古争,本以为他的出手速度会比雌性鳐鱼妖物快一步,但没曾想还是慢了一步。
    不过,雌性鳐鱼妖物有所举动,并不是对古争出手,她是选择了跑路,她向着洞窟深处逃去了,因为她知道她对古争出手没什么用,古争拥有一动念就能进入其中的至宝,就算是她有仙域也杀不死古争。
    雌性鳐鱼妖物跑路了,古争也已经将鳐鱼帝王的那块鳞片祭出。
    鳐鱼帝王的鳞片究竟有什么作用,古争其实并不清楚,但他知道那鳞片对于雌性鳐鱼妖物有用就对了。
    果然,被祭出的鳞片化为一道流光飞向雌性鳐鱼妖物,就算那雌性鳐鱼妖物的速度很快,就算她在奔逃的途中有躲避,但仍旧是被那块鳞片贴在了背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