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古争的手已经按在了屏障上,仙力通过他的手掌作用在了屏障之上,而寒潭修士父子他们则是按照他的要求,对屏障的多个点进行攻击。
    一时之间,屏障上流光溢彩,‘乒乒乓乓’的响声此起彼伏。
    跟预想的时间没有出入,一炷香之后,原本坚固的屏障出现裂纹,随着寒潭修士他儿子的强力一击过后,保护着整个荷花池的巨大屏障像是冰面一样彻底破碎。
    屏障破碎之后,古争也没有急着进入其中,之前虽然已对荷花池内部进行过观察,但那只是用眼睛去看,他现在要用神念对其进行探查,身处在这样的遗迹外围,做什么事情还是小心点的好。
    用神念对荷花池探查过之后,古争的眉头不由得皱起,因为整个荷花池除了外围那个被破掉的屏障之外,荷花池本身还是在仙阵的包裹之下,且这个仙阵非常的奇特,根本没办法从外边破除,只能是进入仙阵中去破。
    “主人,这是一个怎样的仙阵?是那种重数很多的仙阵吗?”
    对于仙阵了解不多的寒潭修士,这时候向古争发出了询问,古争刚刚已经把有仙阵存在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不是三重或者是四重仙阵,也不是那种咱们之前遇到过的外面看起来简单,但内部危险程度却很高的仙阵,这仙阵单是从外面观察就能知道里面会很危险。”古争声音一顿,继而又道:“既然都已经到了这里,哪怕这个仙阵就算再危险也终归是要见识一下,如果不破掉这个仙阵,就不说那个竹屋里有没有什么宝物了,就单是这些跟荷花有关的食材,咱们就是只能看而得不到。”
    “主人放心,我们会小心的。”
    寒潭修士父子异口同声,古争也没有再说什么,他动念将一众属下收入心魔珠,抬脚迈入了仙阵之中。
    眼前视线明暗交替,出现在仙阵中的古争眉头微微皱起,因为这个仙阵空间就是荷花池的样子,就好像是根本就没有这个仙阵,而是古争一脚踏在了荷花池上方蜿蜒的竹板路上一样。
    然而,这里并非真正的荷花池,这里只是根据荷花池创造的仙阵空间罢了。
    没有急着行动,古争先用神念对仙阵发动探查,之前在外面的时候对这个仙阵的了解还是太少。
    古争在阵法之道上的造诣也不低,很快他也就探查明白了,这是一个杀阵,阵眼就是前方的那座竹屋。
    竹屋看起来很近,但古争并不能飞过去,因为他一旦迈步,杀阵就会启动,到时候这里就是一个禁空的仙阵空间,且各种杀招也会分沓而至。
    既然是杀阵,也就不用怕行走出错,古争也就一动念将寒潭修士的儿子跟银光耗子全都放了出来,至于说寒潭修士则是让他呆在心魔珠内,负责操控心魔珠。
    寒潭修士的儿子和银光耗子被古争从心魔珠中放出来以后,杀招立刻也就被激活,因为他们两个本身并不在这个仙阵空间中,突然现身的他们跟古争迈步的性质一样。
    来自杀阵的第一个杀招是天空中突然降下了大雨,这些雨点有着强烈的腐蚀性,实力低于返虚后期的存在,在这样的雨点腐蚀之下,就算是有仙力护体也很快就会陨落。
    寒潭修士的儿子是金仙中期的修为,银光耗子则是返虚后期,所以雨滴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作用。
    古争只有返虚初期的修为,即便他本身战斗力连金仙境界都有可能斩杀,但这并不代表他的扛得住雨点的腐蚀。
    没办法,古争只能暂时回到心魔珠,同时交代将要带着心魔珠前行的寒潭修士的儿子,一定要小心,最好是慢慢通过这个仙阵空间,因为这个仙阵空间中的杀招太多,每个阶段都有会有不同的杀招,如果一下子行进速度太快,可能就会把好几个阶段的杀招都给激活,到时候就算是修为高深也不免是一个麻烦。
    古争进入心魔珠后,寒潭修士的儿子带着心魔珠向前走,而银光耗子则是跟在他的身后。
    很快,寒潭修士的儿子就进入了下一阶段,这一阶段的杀招是道路两侧的荷花,疯狂摇曳着发出一道又一道的风刃,这些风刃非常的吸力,就算是银光耗子都无法做到无视,躲避起来也显得有些狼狈。
    鉴于这种情况,古争也只能是把银光耗子暂时也收入心魔珠中,等到能用得上的时候再让它出场。毕竟,银光耗子的最拿手的也就是音波攻击,但阵法空间中的那些荷花,并不是什么有头脑的东西,它们对于音波攻击是完全免疫。
    没有了银光耗子,仙阵空间中古争的属下也就只剩下了寒潭修士的儿子。
    不过,对于寒潭修士的儿子来说,只剩的一个人还不用束手束脚,要不然他还需要分心照顾队友。毕竟,就像现在这种能够伤到银光耗子的风刃攻击,落在他的身上根本连他的龙鳞都斩不破。
    风刃攻击对寒潭修士的儿子无效,他很快也就来到了第三区域,而这一区域中的杀招,则是一些像是淤泥一般的妖物,从荷花池中蹦出来之后,向着寒潭修士的儿子发动了攻击,而它们的攻击是以泥浆的形式,被它们喷出或者甩出的泥浆,只要能击中目标,就会让目标被击中的部位麻痹,算得上是一种比较厉害的攻击了,因为它们本身的实力就已经有返虚顶峰的样子。
    对寒潭修士的儿子来说,十只返虚顶峰的泥浆妖物对他根本就造成不了什么伤害,他一连两个电芒气泡吐出,空间中立刻就响起了两声爆响,那些泥浆妖物里面有七只当场就被炸死,还剩下的那三只想逃,但却被寒潭修士他儿子的光带触手给击中,很快也就变成了寒潭修士他儿子提升修为所需的本源能量。
    灭掉了十只泥浆妖物,寒潭修士的儿子再次上路,此刻荷花池上的竹板路他已经走了一大半。
    “接下来还有三个区域,这三个区域的难度也会一个比一个高。”
    古争的声音从心魔珠中传出,他这是要提醒寒潭修士的儿子要小心。
    也就是在古争话音落地之际,寒潭修士的儿子进入了下一个区域,这个区域的杀招同样也是来自天上,但跟之前的那次已是不同,之前的那次是天降大雨,这一次是天降火雨!
    拳头一般大小的火雨从天而降,它的破坏力就算是返虚顶峰的实力也招架不住,但这种程度的伤害对寒潭修士的儿子来说仍旧是没什么。不过,这一阶段的火雨攻击,也不单单就只是火雨那么简单,那些火雨在落到荷花池中之后,将这一区域荷花池中的荷花全部点燃,而这些被点燃的荷花,摇曳着着火的茎叶,所动的攻击不再是之前的风刃,而是威力更加强大的火旋风。
    如果说火雨对于寒潭修士的儿子还没有什么伤害力的话,那么火旋风这种能够伤到金仙初期的攻击,就算是寒潭修士的儿子也不敢承受太多。并且,这次的着火的荷花不像是之前的荷花那般属于不会移动的那种,这次的荷花能够随着寒潭修士他儿子的移动也移动!这也就是说,如果寒潭修士的儿子不在当前的这个区域将它们灭掉,那么它们就会跟着寒潭修士的儿子进入下个区域,如果是那样的话,寒潭修士的儿子面临的麻烦也就更大,再怎么说当前阶段的火荷花已经对他有威胁了,下一阶段的杀招自然也就更加的厉害。
    “找死!”
    既然没办法甩掉这些火荷花,寒潭修士的儿子也就不怕麻烦了,他冲着那些火荷花一次又一次的挥动手臂,空气爆也就接连不断的在荷花池中炸响。
    火荷花尽管有能够伤到金仙初期甚至是金仙中期的破坏力,但它们的防护力并不足,在寒潭修士他儿子的空气爆轰炸之下,很快也就七零八落了起来。
    解决掉火荷花之后,寒潭修士的儿子再次前行,而下一区域中出现的杀招让寒潭修士的儿子微微皱眉,因为这一次出现的妖物有四个,竟然就是守护仙阵外面屏障的那种长角骷髅!
    四只长角骷髅,每一只都有着金仙中期的实力,但面对它们,寒潭修士的儿子是一点也不怂,他直接进入了化龙状态,而在这种状态下,他身体的各种素质都是极限,那速度比人形状态要快的很多。并且,进入化龙状态之后,寒潭修士的儿子立刻就喷出了龙形闪电,这一喷就是他的极限,一下子四条龙形闪电!
    龙形闪电的出现吸引了四只长角骷髅的注意力,它们从四条龙形闪电的身上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所以就对那些龙形闪电发动了攻击。但非常可惜的是,除非是遭遇毁灭性的攻击,要不然龙形闪电不仅不会被这种攻击打散,且还能吸收攻击它的能量。
    见己方发动的攻击对龙形闪电没什么用处,四只长角骷髅竟然想逃。
    “想逃,哪有那么容易!”
    寒潭修士的儿子怒喝,调度天地能量的他,瞬间对荷花池进行了封锁。
    以前寒潭修士的儿子也能调度天地能量,但被他调度的天地能量威力并不咋样,但这次修为进入金仙中期之后,他在调度天地能量这一块,实力算是得到了大大的提升,已经能够发挥出像真正金仙中期的那种实力!
    本来寒潭修士的儿子不准备展现他对于天地能量调度的异常,他想着说等到关键时刻,再展现这种强大的手段,好让古争和他的父亲震撼一下,但现在这种情况,他要一个人对付四个长角骷髅。
    其实不用天地能量的压制,寒潭修士的儿子也能够对付四个长角骷髅,但长角骷髅想要回到荷花池,这是寒潭修士的儿子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谁知道它们回到荷花池之后,再出来的时候又会怎样,所以也就动用底牌压制四只长角骷髅。
    天地能量的压迫导致四只长角骷髅没能立刻进入荷花池,而这一耽搁直接就被四条龙形闪电给追上了。
    操控着龙形闪电的寒潭修士他儿子,没有让龙形闪电立刻爆炸,他先让龙形闪电撞在了长角骷髅的身上!毕竟,龙形闪电能够将妖物麻痹,而四只长角骷髅也的确是被麻痹了,它们又一次向着龙形闪电发动了攻击,也又一次被龙形闪电所吸收了攻击伤害。
    寒潭修士的儿子没有让龙形闪电直接冲长角骷髅爆炸,目的就是想要再吸收它们的一次攻击,好让龙形闪电吸足能量,能够达到对这些长角骷髅发动致命一击的境界,现在他已经如愿了。
    心念一动之下,寒潭修士的儿子让龙形闪电爆炸了。
    吸收了伤害的龙形闪电威力非常强大,四只长角骷髅当场就被炸散架了。
    长角骷髅再怎么说也是金仙中期的实力,即便是被炸散架了,它们也并有死,只要稍微给它们一定时间,它们就能够重新组成完整的身体。然而,寒潭修士的儿子可不会给它们重新组织身体的机会,他背后的五条光带触手已经放了出来,开始对这些长角骷髅进行吸收。
    由于长角骷髅已经被炸散,基本上算是已经废了,寒潭修士他儿子对它们发动的本源能量吸收,它们根本就没有反抗的力量,很快也就被吸成了一堆齑粉。
    收拾完了长角骷髅,寒潭修士的儿子向着下一区域走去,这将是前往阵眼的最后一个区域,按照之前的经验,前往的区域是呈现为越来越难的趋势,寒潭修士的儿子猜测最后一个区域的杀招,应该已经达到了金仙后期这一级别。
    随着寒潭修士的儿子进入最后的区域,竹板路两侧的荷叶一阵晃动,寒潭修士的儿子感觉是有什么东西出现了,但又没发现在哪里,正当他想要仔细查看的时候,突然觉得身后一股冰冷的感觉泛起。
    寒潭修士的儿子没有回头,他知道这是有敌人来到了身后,他勐地向前冲了出去,但即便是如此,化龙后他的龙尾上,还是被斩出来了一道血口子!
    寒潭修士的儿子心中一凛,这是他修为进入金仙中期之后第一次受伤,他很庆幸刚才察觉到危险的时候没有回头,要不然对手斩向的就不是他的龙尾,而是他的脖子要害!并且,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等他现在回过头之后,他竟然看不到身后有任何对手的存在。
    “回来吧!这个杀招不是你能对付的那种。”
    古争的声音从心魔珠中传出,有的时候实力高,不一定就能摆平任何事情,这就好像术有专攻一般。
    刚才古争在心魔珠中,他对发生的事情可是看得一清二楚,所以他知道攻击寒潭修士他儿子的那个家伙,其实是一个灵体妖物,而作为一个灵体妖物,首先大多数的攻击对它都没用,像寒潭修士他儿子引以为傲的龙形闪电和电芒气泡,这些对于灵体妖物,几乎就无法造成什么伤害,因为这只灵体妖物都能伤到寒潭修士的儿子了,它的实力最低也是金仙中期。
    寒潭修士的儿子被古争收入了心魔珠中,然后古争和银光耗子出现在了竹板路上。
    古争在心魔珠中就知道,那只奇特的灵体妖物藏在什么地方,因此他一出现在竹板路上,立刻就用神念飞鸟,向着一个方向发动了攻击。
    要说这只灵体妖物是真的比较奇特,它的身体颜色非常的澹,不像其它灵体妖物那样,样子看起来比较模湖,它是一个非常清晰的人形灵体妖物,且手中还极为罕见的有兵器存在,那兵器看形状是一把剑,刚才它就是用那把剑斩在了寒潭修士他儿子的尾巴上。
    灵体妖物也是一惊,它也没想到身体颜色本来就比较澹的它,又是在施展了匿形的情况下,古争怎么会发现它!
    神念是灵体妖物的克星,哪怕这只灵体妖物非常的不凡,但对于神念飞鸟它也依旧比较忌惮,没有登上竹板路的它,快速从荷花池中向着古争靠近。
    荷花池是个比较奇特的地方,所有攻击落在那里,威力都会打一些折扣,这也就是一开始寒潭修士的儿子,没有用空气爆去解决那些火荷花的缘故。就像古争的神念飞鸟,进入荷花池后一样是受到了影响,不仅分解力有所下降,就连速度也就慢了一些,这也就导致在灵体妖物不登上竹板路的情况下,它想要追上灵体妖物并不容易。
    然而,没有神念在体内,古争的自保能力就非常差劲,这样就是他把银光耗子带出来的原因所在。
    只见,灵体妖物在还没有靠近古争的时候,就举剑向他一噼,而这一噼所产生的剑气,颇有些疯魔狂刀的味道,都是那种带着极为强大的势,会让对手生出怎么躲都是错的感觉!
    面对如此厉害的剑气,都不用古争去说,银光耗子化为一道银光,用它超然的速度带着古争撤出了剑气攻击的范畴。
    按理说通过进入心魔珠来躲避剑气攻击更效率一点,再怎么说这剑气虽然强大,但还没有强大到能把心魔珠封住的地步。可是,古争不能在这时候进入心魔珠,他一旦进入心魔珠,神念飞鸟就跟本体断了联系,而没有了本体操控的神念,也就会消失在天地间,这是古争不愿意承受的损失!更何况,想要杀掉这只挡路的灵体妖物,古争也只能是依靠他的神念飞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