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火焰鸟人的禁术攻击,看似古争调度仙域能量给轻易镇压了,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不管是血光还是血雨亦或者是妖尸,他们在被古争的仙域能量给镇压了之后,并不是彻底的消失了,而是变成了一些红色的颗粒状物体。
    看着这些红色的颗粒状物体,古争的眉头微微皱起,他不是傻子,他觉得这些红色的颗粒状物体肯定对火焰鸟人有用,但他没有去管这些红色的颗粒状物体,他想要看看火焰鸟人用这些东西还能够玩出什么花样。
    火焰鸟人的心简直都提到了嗓子眼,正如古争所想的那样,这些红色的颗粒状物体,的确对他非常有用可以说之前的血光、血雨和妖尸,都只是他禁术的前奏而已,他的禁术真正厉害的地方,是当他再把这些颗粒状的物体吸收了之后完成的变身。
    火焰鸟人很害怕古争对那些颗粒状的物体动手,以现在的这种情况,古争如果对那些红色的颗粒状物体动手,他根本就没有什么能力去阻止,自然也就没有办法完成之后的变身了,再怎么说中了超级疯魔狂刀,又施展了禁术的他,已经算是重伤的状态,这种状态又是在古争的仙域之中,他又有什么能力去跟古争叫板呢!
    火焰鸟人本来是打算,如果古争对这些红色的颗粒状物体动手,那么他就再次出言相激!但在他看来,古争似乎是不知道这些红色的颗粒状物体对他大有用处,也就没有动用什么手段去阻止,这让他不由得狂喜。
    很多事情诉说起来复杂,但实际上都只是发生在一瞬间。
    狂喜的火焰鸟人从地上站了起来,他勐地吸了一口气,产生啸响的同时也产生了巨大的吸力,但这种巨大的吸力仅仅只是对红色颗粒有效,那些红色颗粒就如同是一颗颗小小的流星一般,迅速的冲入了他的口中。
    红色颗粒入体,火焰鸟人的体型迅速发生了变化,它从鸟人的形态转化为了另外一种形态。
    原本正常人大小的他已经变得三丈多高,原本依附在体表的火焰已经完全熄灭,变成了缭绕在身体外面的血红色雾气,原本的那一双翅膀也,变成了一双肌肉恐怖的手臂。
    完成了变身的火焰鸟人冷笑出声:“好,很好,非常好!你逼得我动用了禁术,又给了我让禁术彻底发威的时间,现在你就等着去死吧!”
    即便是完成了禁术后的变身,火焰鸟人的行事作风也是非常的猥琐,按理说他这个时候应该向古争发动强有力的攻击才对,但他不认为他在仙域中跟古争拼杀能够占据多大的优势,所以他的策略就是完成禁术之后,先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古争的仙域给破掉,等到古争没有了仙域,那么他想捏死古争,还不就跟捏死蚂蚁一般简单。
    火焰鸟人完全想错了,他并不知道古争的仙域可以说根本就不存在薄弱点,因为它的薄弱点可以随着意念而移动。
    可有些事情不尝试就不会感到绝望,所以火炎鸟人按照他的计划,对着古争的仙域薄弱点发起了攻击,他那一双由翅膀化成的臂膀,向着古争仙域薄弱点所在的方向冲轰了过去,产生了两道威力强大的气流。
    如果古争的仙域薄弱点不会移动,那么火焰鸟人的这一次轰击,足以把他的仙域给击破,但可惜的是古争的仙域薄弱点能够移动,火焰鸟人发动的这次强力攻击,只是让古争的仙域一阵晃悠。
    “不,为什么会这样!”
    火焰鸟人发出的怒吼撕心裂肺,古争之前体会到的那种猫戏老鼠般的感觉,他现在也是满满的体会。
    面对火焰鸟人撕心裂肺的怒吼,古争则是失望的摇了摇头:“你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没想到你费尽千辛万苦发动的禁术,竟然是想要力破我的仙域,你还是太年轻,你根本就不知道我的仙域就没有薄弱点一说!”
    古争的话真是要多气人有多气人,可这些话也让他之前从火灵和盔甲女人身上得到的闷气,消除了那么一点。
    “既然你是如此的让我失望,那我也不会让你痛痛快快的死去!”
    古争的表情转为严肃,他准备结束这场猫系老鼠的游戏了。
    “之前你说过,我看起来似乎很好吃,你要吃掉我,那么为了成全你,我希望你能吃个饱!”
    古争话音落地,强大的仙域能量被他所调度,作用在了火焰鸟人身上之后,直接压迫得他动弹不得。
    用仙域能量压的火焰鸟人动弹不得,这还只是古争的第一步,他第二步用仙域能量撬开了火焰鸟人紧闭着的嘴巴。
    火焰鸟人本来就是重伤状态,他进攻古争仙域薄弱点时发动的那一次轰击,更是在重伤状态下对于身体状况的一种透支,所以此时此刻的他,面对古争仙域能量的压迫,根本就抵抗不了。
    古争做的第三步是让仙域中的一座大山升起,他要用这座大山将将火焰鸟人生生撑死!
    大山在向着火焰鸟人飞去的过程中不断缩小,但它在缩小的同时重量并未减轻,所以等它飞到火焰鸟人身旁的时候,它的大小很合适塞入火焰鸟人张大的嘴巴里。
    火焰鸟人的口中发出呜咽之声,他的身体极力想要挣扎,但这一切都是徒劳,都不能改变他的命运,最终他被古争用仙域能量强制塞入腹部中一座大山,然后古争将作用在大山上的仙域能量收回。
    古争之前作用在大山上的仙域能量,是让大山缩小到了合适塞入火焰鸟人口中的地步,如今原本作用在大山上的仙域能量突然收回,大三就好像是遭遇了反弹一样,它的体型突然从迷你的状态变得巨大无比,火焰鸟人当场就被撑爆了。
    解决掉火焰鸟人,古争心中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但是接下来要考虑的事情,又让他的眉头不禁皱起。
    按照之前青莲子所说,那么古争在杀掉火焰鸟人之后,他还需要再战胜两个敌人,才能彻底完成这次的考验。
    可是,古争已经没有底牌能够动用了,如果他在下一次面对的敌人那里召唤出了青莲子,下个敌人是不再需要他去操心什么了,可是实力强大的最后一个敌人,他又该怎么去解决呢?
    想不明白就不想,古争也只能是随机应变,所以收掉了仙域的他,又再次回到了那个特殊空间中。
    特殊空间在微微颤抖,按照之前的经历,古争知道在接下来的两息时间之内,下一个敌人就会出现。
    两息的时间非常短暂,可是在等待的时候他它是显得那么的漫长,古争在心中期望即将出现的这个敌人,他就算没有底牌可以动用也能够将其摆平,要不然的话,最后一个敌人在没有任何底牌可用的情况下,他觉得他根本不可能有胜算!毕竟,倒数第三个敌人已经是金仙初期的火焰鸟人了,那么最后一个敌人很可能会是金仙后期!而一想到差距这么大的一个境界,古争就不由得头疼无比。
    敌人已经出现了,看到敌人的模样古争的表情有点古怪。
    这次的敌人高有三丈,他并非是人类,他看起来很像是一个金属傀儡,至于说外形看起来则是半人半兽。
    古争的心情有些复杂有高兴也有担忧,他高兴的是,这倒数第二的敌人竟然是属于金属生命体,而他所掌握的控金决,正是属于金属生命的克星!
    然而,兽人傀儡尽管是金属生命,可从他散发的气势上古争能够看得出来,他的实力已经是金仙中期!
    一个返虚中期,一个金仙中期,两者之间境界上的差距太过巨大,哪怕古争有非常克制金属生命的控金决,他想要杀掉兽人傀儡也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再怎么说看到这倒数第二个敌人,竟然是一个金属生命体,古争的心情还是喜大于忧,如果这倒数第二个敌人不是金属生命体,且境界也还是金仙中期的话,那么古争真的是没有一点胜算。
    兽人傀儡率先向古争发动了攻击,他这一攻击让古争是不由得心中一沉!
    说是兽人傀儡,但古争其实并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金属生命,还是属于傀儡,这两者的区别在于,金属生命属于生命的另外一种形式,傀儡则是属于没有生命的东西,两者如果相比较的话,肯定是金属生命比金属傀儡更加的难以对付!而之所以把古争这次的敌人,唤作兽人傀儡,那是因为古争也不清楚,它究竟是属于前者还是后者,可现在古争清楚了,他是比较难以对付的金属生命,因为金属傀儡不可能像生命体那样调度天地能量对对手进行压迫。
    兽人傀儡刚一出手,就让古争感到了绝望,这种天地能量的压迫让他几乎是无力反抗!再怎么说,境界的差距就在那里摆着呢!
    古争的身体受到了限制,此刻的他别说是想飞了,就算是想要奔跑都跑不起来,而那个用天地能量压迫着他的兽人傀儡,似乎也不急着将他杀死,正在一步一步的向他靠近。
    古争心中有气,本来看到古人傀儡的时候他还是喜大于忧,可我一照面就让他觉得,他似乎是不得不在这个时候召唤青莲子出来帮他摆平危机了。
    有心想召唤青莲子出来,可古争也是满满的不甘!毕竟,如果他这个时候就把青莲子给召唤出来,眼下的危机虽然可以渡过,可最后一个敌人他是彻底没有了能够摆平的希望。
    心中是焦急的,可寻求方法的古争并没有完全放弃,他的体内有两种力在做着挣扎,想要突破兽人傀儡对他的压迫。
    古争体内的两种力,说白了就是控金决,而控金决则是由仙力和本命真金之力共同作用后产生的一种无形力量。
    兽人傀儡所发动的天地能量压迫,对于古争并不是完全的压制,如果是完全的压制,那么古争是完全动弹不得的,也正是因为不是完全的压制,古争的控金决在挣扎之后,终于将力量放出了体外。
    控金决对于金属生命和金属傀儡都是天克,它在用于探查的时候,很难被金属生命体或者是金属傀儡发现。
    就好像现在,古争的控金决之力已经兽人傀儡的身上发起了探查,但兽人傀儡对此并没有生出感应,他仍旧是不紧不慢的向着古争靠近。
    “你就是青莲子的帮手吧?只要把你杀掉就能解开我们这千万年的诅咒!”
    向着古争靠近的兽人傀儡,瓮声瓮气的开口了。
    “谁告诉你我是青莲子的帮手?”
    古争想要拖延时间所以他这么说了一句,而在这句话出口的同时,他也在心中说道:“你最好能再给我一点时间,到时候我会让你知道,到底是谁会被谁杀掉!”
    古争心中的话也是属于狠话,这种方式看似跟之前火焰鸟人用过的方式很像,但其实并不相同!
    火焰鸟人刚才是通过态度卑微的激将法,来为自己争取时间,古争所用的方法是不卑不亢的岔开话题,而他的岔开话题还别有用途。
    火焰鸟人想要争取时间从而反杀古争,那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可古争想要争取时间杀掉兽人傀儡,这种想法并非不切实际。
    古争曾经很快的手段,解决过诸如寒冰妖兽之类的很多种妖物,而他之所以能够用很快的时间将这些妖物解决,根本原因就在于他控制了这些妖物的本源能量,而他在心中说出那段狠话的时候,他已经对兽人傀儡的本源能量有了一定程度的感知,他觉得哪怕他的实力只有返虚中期,但只要让他的控金决之力进入兽人傀儡的体内,他就有可能控制兽人傀儡的本源能量,从而扭转乾坤。
    想要让控金决之力深入兽人傀儡的身体,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古争在给兽人傀儡搭话的同时,也是想让兽人傀儡张开嘴巴,因为在他看来,他当前境界的控金决之力,只有只有通过兽人傀儡的嘴巴,才能进入兽人傀儡的身体接触到他的本源能量。
    “我说你是青莲子的帮手,你就是青莲子的帮手!”
    兽人傀儡明显是脾气不好,一声咆孝的他似乎是被古争给激怒,他加速向着古争奔去。
    古争的初步计划成功了,虽说它是将兽人傀儡给激怒了,可他的控金决之力也成功通过兽人傀儡的嘴巴,进入了他的体内。
    之前只是用控金决之力探查兽人傀儡的时候,兽人傀儡对于这种天克的力量并没有察觉,但当古争的控金决之力进入他的身体之后,他立刻就象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喝了一杯热水是的难受。
    “你竟然敢阴我!”
    原本是想来到古争的身旁,将他一脚踩死的兽人傀儡彻底的怒了,他在还未靠近古争的时候就发动了攻击。
    只见,随着兽人傀儡的一声咆孝,无数根金属尖刺如同是暴雨梨花针一般向着古争射去,这些金属尖刺的力道极大,哪怕古争的体表有仙力防护也能够将他射成马蜂窝!
    面对这种情况,古争其实有很容易就能解决的方法,那便是用他的控金决干扰这些金属尖刺的方向!但是,古争不能这么做,他的控金决之力如今正在兽人傀儡的体内执行更重要的任务,如果他这么做了,那么之前的努力也就白费,他想要再次把控金决之力探入兽人傀儡的体内,只怕会变得非常不易。
    不能用控金决之力来摆平暴雨梨花针一般的金属尖刺,古争也只能是施展飘渺幻身术,来暂时躲过这一危机。
    古争施展了飘渺幻身术,他的身体顿时轻的像是一根羽毛,他被那些金属尖刺所带来的气流向着后方吹去。
    通过飘渺幻身术来解决金属尖刺带来的危机,这并不是一个能够再次使用的方法,毕竟修为到了兽人傀儡的这一境界,一旦发现古争是用取巧的手段来应对他的攻击,那么他接下来的攻击将会针对古争的这种取巧。
    古争心中庆幸,他庆幸他前不久斩断了神念跟本体之间的尾巴,虽然在这个特殊空间中,他的神念已经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限制,不能发动神念攻击,但是因本体已经斩断跟神念之间的尾巴所产生的红利,他还是能够享受!就比如说是现在他仍旧能够做到心有二用,一边用飘渺幻身术躲避着金属尖刺的攻击,另外还能操控控金决之力,接近兽人傀儡的本源能量。
    古争的控金决之力接触到兽人傀儡的本源能量,带给兽人傀儡的感觉就好像是他身体上最嫩的那块肉,被一根针狠狠给戳了一下?顾不上再去攻击古争的他,只能是抓紧时间回防要害。
    本来,面对古争的控金决之力,兽人傀儡的本源能量根本就如同是待宰的羔羊一般,可在兽人傀儡全力回防之下,情况发生了改变,这一改变出乎古争的意料!
    古争的控金决之力遭到了攻击,本来这种放出体外的力量,就算是遭到攻击,也不会对古争造成什么影响,大不了古争放弃这股力量就是了!
    但如今的情况则是,控金决之力在兽人傀儡的攻击下就变得如同是神念一般,让古争不仅没有办法舍弃,还将他的心神给拉入了一个特殊的空间之中!
    古争不禁苦笑,本来还在享受因神念斩断跟本体之间的尾巴所带来的福利而窃喜,可现在的情况则是,兽人傀儡抓住了他所享受的这一福利,生生是通过原本不可能实现的手段,将他的心神给带入到了特殊空间之中,这也真的是应了那句话,凡事有利也有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