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行人乘坐着小木船离开了第二个渡口,继续顺游而下。
    虽然一路上很平静,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
    但是第二次木船靠岸之后船上却出现了一张还未彻底烧毁的三元纸币,这种种迹象表明,在之前那个渡口处有什么东西上船了。
    只是没有人察觉而已。
    尽管无人察觉,然而杨间等人心却已经有数了。
    这条船上,绝对不只是他们五个人,还有三个未知的存在和他们同行,这三个也许是人,也许是鬼。
    而后者的可能性会更大一点。
    因此。
    接下来的一段路,他们都有被厉鬼袭击的可能。
    船头上灯光摇曳,驱散了河面上的一层薄雾。
    众人现在有些沉默,他们的注意力开始高度集,警惕着周围的一切,甚至已经做好了被鬼袭击的准备。
    木船晃晃悠悠,没有之前那么稳了。
    细微的变化被队长们捕捉到了。
    “果然还是有东西上了船,这样一路同行的话始终是一个隐患。”沈林眯着眼睛,打破了凝重的气氛。
    杨间道;“在船上动手也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一旦离开了这艘小船掉进了河里,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维持现状吧,哪怕船上有鬼只要没有被盯上,那么就没关系。”
    “而且就算是被盯上了,都是队长,多少都有保命的能力把,死不了就行。”
    柳三说道:“我们可就指望这艘船行动了,如果有鬼在船上的话,那岂不是我们落脚的地方都不安全了?要是不提前解决这个隐患的话,我担心到时候船上的鬼会阻拦我们的退路,这个事情不能不想。”
    “你这样说也有道理。”杨间也没有反对。
    李军道:“你们两个人考虑的都是对的,现在动手怕到时候没到鬼湖船就沉了,或者掉下河了,如果到了鬼湖再动手我们可能面对的鬼就不只是鬼湖之的厉鬼了,可能还有其他的厉鬼。”
    “这样吧,公平一点,举手表决,是现在动手排除隐患,还是等后面再处理。”
    “现在动手。”柳三道。
    阿红道:“我也觉得现在动手比较好。”
    沈林笑道:“现在什么情况就不知道就直接动手,太冲动鲁莽了,我赞同杨队的想法,船上真的有鬼也别去管,这个节骨眼上动手不是一个好主意。”
    “二比二,就剩你一票了,李军。”杨间道。
    李军此刻微微皱了皱眉,在思考。
    他的确是想动手排除隐患,但是杨间也考虑的有道理,鬼湖还没有处理就去招惹其他的东西是不明智的,而且船太小,真出了什么问题的话说不定是要减员的。
    “还是别动手了。”
    犹豫了一下,李军觉得鬼湖事件最重要,觉得杨间的判断更准确一点。
    “不过现在考虑的不是动手不动手的问题了,我们有更严重的问题。”忽的,柳三低头看了一眼,他抬了脚。
    脚下湿了一片。
    不知道什么时候,水竟然流进了小船内。
    “我之前就有发现了,自从船离开了第二个渡口之后就变的越来越沉了,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我观察错了,现在看来我之前的观察是没有错的,而且这样继续下去的话这条船能够承载的重量很快就会超过极限。”沈林说道。
    “换句话说,我们很有可能没有到达鬼湖之前船就要沉了。”
    阿红往旁边一看。
    果然。
    阴冷的河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没过小船了的趋势了。
    “超载?”杨间目光一凝。
    多么熟悉的一幕。
    灵异公交车上曾出现过类似的情况,那辆灵异公交车一旦出现人员超载的情况,车上的鬼就会开始杀人,把活人乘客杀死,腾出位置。
    “杨间,你有什么想法?”李军问道。
    其他人也看着他。
    杨间道:“之前灵异公交车上解决超载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干掉多余的人,把位置腾出来。”
    “人数太多,所以需要强制减员?”李军脸色一变:“这怎么行。”
    “但我不觉得这条船是超载了,人数绝对不是船超载的原因,之前我们五个人上船的时候这条船连慌都没有晃一下。”杨间道:“所以这不是一条普通的船,是一条鬼船,属于灵异物品的范畴。”
    “不是重量的问题,那么就是河水有问题?”柳三盯着河面看了看。
    这个时候船又下沉了一点。
    阿红道:“鬼湖之的水能够沉没一切事物,也许我们已经靠近鬼湖了,所以这条船才要下沉。”
    杨间站在船头,他也感觉这条船摇摇欲坠,将要沉默了。
    但是他依旧很冷静的在思考:“灵异的鬼湖,通往鬼湖的鬼船,一切都是有关联的,这就像是早就安排好了的一切,因此这条鬼船是不可能沉在鬼湖之的,否则这一切就没有了意义,我猜测真正让船下沉的不是人数,也不是重量。”
    “那是什么。”阿红看着他道。
    “灵异!”
    杨间说道:“我猜测这条船能承载的灵异有限,一旦超过了这条界限,船就会逐渐的下沉,直到将船上的所有灵异沉入水,一没入鬼湖,从这个界上彻底消失。”
    “这不是一条运送活人的船,这是一条运送厉鬼的船,鬼湖就是终点站。”
    沈林眼睛微动:“所以真正要减少的不是人数,而是船上的灵异。”
    “我认为是这样的。”杨间道;“至少在没有新的证据之前,我坚持我的推断。”
    但他心里还有一句话没有说。
    如果这个猜测被证实了。
    那么之前上船的时候五个人支付了四元钱那么就没有错了。
    大概率那四元钱不是给活人支付的,而是给死人,给鬼支付的。
    因此。
    杨间一行人五个人之,有四个人被这条船判定成了鬼,只有一个被这条船认定成了活人。
    五个人四个人。
    这四个人的身份那还用说,必然是杨间,柳三,李军,沈林四个队长。
    因为他们已经脱离了人的范畴,成为了异类的存在。
    “想要证明杨间说的是不是对的,很简单,舍弃一部分灵异,看看能否减轻船的份量。”李军说道。
    随后他二话不说立刻将一样东西拿了出来。
    那竟一条干枯,扭曲的手臂,像是烧焦了一样。
    显然,这是鬼身上的一部分,因为某种原因被肢解打散了,但是这条焦黑的手臂依旧有着某种不可思议的灵异力量。
    李军留在手,多半也是为他准备的。
    但是此刻,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一咬牙将这条焦黑干枯的手臂丢下了船。
    噗通!
    水花翻,这条焦黑的手臂掉下了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这条干枯焦黑的手臂却瞬间舒展了来,在浸泡进水里之后突然一把抓住了船只,挂在了上面,竟不想沉入水。
    杨间看了一眼,拿手的长枪直接刺穿了这条焦黑的手臂,然后甩了出去。
    这时候这条焦黑的手臂才犹如一节枯木一样缓缓的沉没了,迅速的消失不见。
    随着船上的一部分灵异减少。
    这条小小的木船竟然真的人如杨间猜测的那样,竟然缓缓的又上浮了少许。
    河水不再没入船舱了。
    “你说对的,船承载的是灵异,不是重量,所以之前上船的根本就不是活人,是鬼。”柳三沉声道。
    “既然是鬼,那为什么会主动给钱?这没有理由。”
    杨间道:“以前有人告诉我,纸钱的真正用法是将钱递给鬼,这样鬼就不会袭击你了,可是我又有一个疑问,鬼为什么不会袭击你?换句话说,鬼如果没有袭击你,那么会袭击谁?鬼的袭击会转移到什么地方去?”
    “钱不是钱,是一个诱饵,把钱给了鬼,鬼不袭击你,很可能会袭击这艘船,但是船也是灵异物品,无法被杀死,因此鬼上了船。”沈林眼睛一眯。
    “船却又把鬼运到了鬼湖之。”
    “随着上船的鬼渐渐增多,船会沉没,将一船的厉鬼淹没在鬼湖之,而沉入湖底的鬼将会被鬼湖压制。”
    这么一说,众人猛地一惊。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就是一个精心设计的灵异圈套,是专门给鬼设下的圈套,达到用鬼关押鬼的目的。”
    柳三惊骇道:“但是这怎么可能,怎么有人能够设计出如此精妙诡异的圈套。”
    鬼,纸钱,船,鬼湖。
    四者看似毫无关系,但只要鬼收下了纸钱,那么一条看不见的规则就开始运转了,鬼会被吸引到渡口,乘坐鬼船,接着鬼船沉没,厉鬼没入鬼湖之,再也无法走出来。
    “这个圈套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设计的,是凝聚了上个时代人的智慧。”
    杨间神色微动道:“可别小看上个时代的顶尖人物,那些人能够将灵异压制到现在,靠的绝对不是力量,而是智慧,这也是我们能战胜厉鬼唯一的武器。”
    “民国时期么?”沈林轻声道。
    “除了那些老东西,还能有谁?”杨间道。
    这一刻。
    众人再次感受到了那个时代之人的智慧有多可怕,利用鬼,给鬼设圈套,让鬼自己把自己关押。
    而类似于这样的地方还有很多。
    大海市福寿园坟场
    神秘古宅外的老林。
    山市的凯撒酒店。
    现在,得加上一个州市鬼湖了。
    “但是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船现在还在下沉,仅仅只是丢下一样东西是不够的。”李军盯着其他人看:“你们也需要减负,舍弃一部分东西。”
    杨间直接道:“第二个我来吧,如果船还继续下沉的话那就看你们了。”
    他指的是沈林和柳三。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丢下了一张遮脸的黄纸。
    那是当初在灵异公交车上周登送给他的。
    贴在脸上的话可以让人沉睡,同时也能避免被厉鬼袭击,但是作为代价人没办法苏醒,需要其他人帮忙撕开你脸上的黄纸才行。
    这个时候,这玩意没用。
    杨间想了一下,选了这件灵异之物舍弃。
    黄纸丢下船,很快沉入了河水之。
    只是这件物品并不算是什么非常厉害的灵异之物,到的效果不是很大,只是停止了船下沉的趋势,并不足以让船上浮。
    如果杨间把柴刀丢下去的话估计船会立刻浮来。
    但他是不可能舍弃这件灵异物品的。
    “看来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看你们的了。”杨间说道。
    柳三瞥了一眼:“第三个,你来?”
    “无所谓,我来吧。”沈林耸耸肩,无所谓道。
    既然是轮流舍弃一部分灵异之物,那也挺公平的,无话可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