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534章极乐天雷
    很快的,迦叶尊者和王道玄就具体的行动做了磋商,白纸黑字,佛门帮助玄穹高到什么程度,玄穹高和王道玄做到什么程度,一一的记载,形成正式的契约。
    当一切都确定下来的时候,王道玄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下地来,看着稍微显得有点紧张的迦叶尊者说道:“按照约定,三日之后,我就要带着文殊和普贤菩萨以及佛门的3000金仙弟子,前往八部云巅,掌教先去准备一下吧。”
    迦叶颔首:“说的是,来人,将王指挥使送到知客厅,好好招待。”
    就有专为负责知客的僧人带王道玄出去休息。
    等到王道玄的身影完全离开大雄宝殿,如来佛祖睁开眼来,神色之中居然也显现出一丝的无奈:“迦叶啊,我佛门舍身救人,固然是慈悲之本,可是如果仅仅为了救观世音一人而伤害我无数的佛门弟子,本座于心何忍?”
    毫无疑问,此时的如来佛祖,并不是真正的已经入定了,也许他只是不愿亲自接受王道玄的诏书,屈服于玄穹高的旨意,假装入定。
    迦叶尊者就十分恭敬的说道:“世尊,观世音是我的师姐,也是佛门大德,不仅为我佛门,也为世上千千万万的人做事,积累下了太多的功德。如若我们不救她,玄穹高为了成就仙王,不择手段,一定会吸取她身上的仙之灵,若此,等于就是我佛门杀她,绝不可以。”
    “如果我们牺牲她一人,救活三千人,她就算是为我佛门做出一些牺牲,也还是值得的。”
    如来佛祖,也即是释伽牟尼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就连一向尊重他的迦叶尊者脸上也有了怒色:“释尊,我当然谨遵您的教导,是可以牺牲观世音师姐;可是同样的道理,我三千佛门金仙弟子,为了人间正道,为了营救同门,就算是做出一些牺牲,割肉喂鹰,以身饲虎,又有何不可呢?”
    迦叶尊者的话声刚落,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一起说道:“迦叶所言甚是。
    叹息
    深深的叹息。
    如来佛祖的脸上有悲天悯人,大慈大悲的神色:“也罢!你们此去,一切小心!”
    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一起颔首:“弟子谨记。”
    随即,如来佛祖示意两人近前,从袖中取出两枚黑褐色拳头大小的丹丸,一一放进他们的手中,用了凝重的口吻:“若有性命之忧,当引爆之。”
    迦叶尊者的脸色变了:“事情已经到了此种地步?”
    他显然想不到,师尊会如此的小心谨慎。他本来以为,就算仙界的局势再糟糕,只要佛门出手,一切都会迎刃而解,可是如来佛祖给了两大帝仙高手的弟子全身保命的法宝。如果他不是做了佛门的临时掌教,也不可能在之前得到佛祖的赏赐。
    如来手中的东西,堪称佛门最高的秘密极乐天雷。
    知道这种法宝的佛门弟子,算上观世音娘娘在内,不超过十指之数。
    文殊和普贤菩萨的脸上也变了颜色:“释尊,这可是本教的宝物,为什么要现在给我们?”
    “为师已经用大因果术推算过了,你们俩此行凶险非常,不可不小心应对。为师现在给你们的,算得上是本教宝物,乃是我用不老泉的水再耗费一百万年的寿命凝练而成的绝世符雷,所要图谋的,就是要保证你们这些佛门核心弟子的安全。”
    普贤菩萨、迦叶尊者、文殊菩萨一起躬身说道:“释尊,您为我们牺牲了这么多,叫我们如何回报?”
    如来佛祖的脸上显现出神圣的光辉:“神族已经出现了恶魔果实,玄穹高上帝凝练出了大天机神雷,据说魔门还有大天魔诛仙神雷,这些绝世的杀器,不仅可以毁灭一个人,还可以毁灭一座城池,你们虽然成就了帝仙,可是面对这种凶器的近距离狙击,还是有可能身死道消,灰飞烟灭,不得不防。何况,新的天帝手段厉害,既然能从玄穹高的手中强行夺取天帝大位,想必手中也拥有绝世的杀器,甚至威力还在恶魔果实和大天机神雷之上,新天帝和我佛门现在敌友未分,何况,据说这新的天帝精通心灵力妙术,可以潜入任何修道者的身边刺杀,佛门此次出兵,虽然是逼不得已,可是终究还是与新的天帝为敌,自然要加倍的防备。为佛门计,为天下苍生计,牺牲我释迦牟尼几百万年的寿命,那又算得了什么?”
    迦叶尊者立即说道:“释尊大慈大悲,舍身成仁,自然觉得为弟子们牺牲几百万年的寿命没有什么,可是世上平常的人,终其一生也不过只有百年寿命,这是比天还高,比海还深的大恩大德,叩谢释尊。”
    他跪了下去,虔诚地跪了下去,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一起跪下,谢过如来佛祖的赏赐之恩。
    天都城的毁灭和天龙城的毁灭还历历在目,佛门的这三大弟子心中十分清楚,这种杀器可以造成多么强大的破坏,一旦面临这种攻击,生死已经由不得自己。佛祖给他们的极乐天雷,却可以在危急时候救他们一条性命。
    仙界之中,几乎所有的高手都知道,一旦面对绝世杀器的狙杀,无法逃避,往往唯一能够全身保命的办法,就是同时祭出自身的绝世杀器,以强迫强,以毒攻毒,还有一线生机,否则就只有等死的份儿。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具备玄穹高上帝的本事,可以在薛冲的超级三十三天自爆神器近距离狙杀面前保全性命。在这种时候,拥有极乐天雷,就有了保命的资本。
    佛祖的脸上显现悲悯之色:“我佛慈悲,舍身成仁,普渡众生,虽是我佛门的宗旨,可是你们修成帝仙不易,若是轻易的就死啦,不仅仅是我佛门的损失,也是天下苍生的损失,于公于私,本座都必须保全你们,希望你们保重自己,记住,到了事不可为之时,要顾全大局,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迦叶尊者的脸色十分难看:“释尊,听您的口气,文殊和普贤菩萨此去,艰难无比,甚至有性命之忧,仙界之中,何人具备这样的本事?这——这是不是小题大做啦?”
    他不以为然,其实,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的脸上也有同样的表情。
    佛祖叹息:“不要小觑新天帝,不管他是真的三皇子黄玉郎也好,还是夺舍三皇子的薛冲也好,总之,此人能够从玄穹高的手中夺取帝位,窃取天庭内庭库房的宝藏不说,还让李靖、哪吒这样的人为之臣服,让杨戬退守二郎山,的确是个人物。”
    普贤菩萨冷笑一声:“释尊,您的叮嘱是对的,可是也许用不着如临大敌——如果这个新天帝薛冲真的是使用心灵之术夺舍了黄玉郎,那么或许真正的修为并不算高,否则的话,他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推翻玄穹高?”
    文殊菩萨和迦叶尊者点头称是。
    也难怪,佛祖手下的这三人,随便哪一人,放到尘世中都是惊天动地的存在,对于偷偷摸摸搞政变夺取天帝大位的薛冲,并不怎么瞧得上眼。
    佛祖摇头,眼中竟然有钦佩的意思:“如果新天帝果真是薛冲,那么他这样做,真的是绝顶聪明,宅心仁厚啊,你们都要感谢他。”
    “弟子不解。”三大高手一起摇头。
    佛祖微笑:“此人年纪轻轻就君临天下,像是彗星一般的崛起,别说是你们,就是本座,心里也不服气,我们在羡慕,甚至在嫉妒别人的运气,运气这种东西,虚无缥缈,本来就让人生气,为什么我辛辛苦苦修炼几百万年才获得晋升,有的人却轻易的得到了太虚神丹,晋升了境界?可是万物都有因果,飞速的晋升未必是福,龟速的晋升未必是祸,那要看是否因此造孽。一旦造孽,必有祸殃,这就是孽报。新天帝只对付玄穹高一人,以政变的方式夺取天帝大位,避免了生灵涂炭,乃是莫大的恩德,实乃宅心仁厚,是天下苍生之福,必得福报;如果真的如传言所说,新天帝借助三皇子的身份夺取天帝之位,可谓聪明绝顶,何况,要得到天庭内庭库房的宝藏以及让天庭的四百万精兵听命于自己,尤其是让一直忠心于玄穹高的李靖、李崇韬降服于自己,天大的困难,可是新天帝不声不响的就做到啦,试问,在这世上还有比这更好的夺取政权的方式吗,还有谁比他更厉害?”
    这一次,迦叶尊者以及文殊普贤菩萨都缄口不言。
    阿难尊者双手合什:“释尊所言甚是,我们应当感谢他。”
    迦叶尊者的眼中有怒色:“固然,我们该感谢他,可是释尊,这新的天帝自恃能耐,居然不派人向佛门告知一切,乃是大大的无礼,藐视我佛门甚矣。”
    佛祖微笑:“未必!按照道理,新天帝当结好我佛门,为何迟迟不派人来接洽我佛门,或许是有更加重要的事情拖住啦,抽不开身,你们不必多想。”
    然后,佛祖颔首:“正说到新天帝,想不到就有消息,阿难,出去将江流沙迎接进来吧,记住,这是秘会,不必张扬。”
    “是,释尊。”
    迦叶尊者十分吃惊:“释尊,新朝左丞相江流沙,亲自来啦?”
    佛祖颔首,眼神中有赞赏之色:“正说这新天帝聪明绝顶,果然!”
    须臾之间,阿难尊者引领江流沙来到:“不才江流沙,见过佛祖,代我家陛下奉献佛门金刚舍利子一枚,以表对佛祖和佛门的敬意。”
    说话之间,江流沙恭敬行礼,将礼盒呈上。
    “多谢陛下。”佛祖站了起来,亲自下了莲花宝座,接住江流沙手中的盒子,脸上居然有了激动之色,吹一口气,盒子打开,露出了金刚舍利子,有拳头大小,色泽光滑,散发出氤氲紫气,带给人一种深沉的平静。
    对,就是平静。
    自从这装金刚舍利子的盒子打开,大雄宝殿之中就有一种更深沉的宁静感觉。
    佛祖将舍利子取在自己的手中,轻轻的抚摸,就像是捧着自己的心脏,眼中有深沉的感情。
    “是什么让世上早已看破生死轮回的如来佛祖动了真情?”隐藏在照妖眼之中的龙应天高声叫了起来。这一次,薛冲当然不宜亲自露面,因此隐身在江流沙的身上。
    以薛冲现在心灵力第八重神变的境界,又曾经得到观世音的一滴鲜血,实质上洞悉了如来佛祖的本命真元,以心灵力潜入大雄宝殿都不易为人发觉,更何况是附身在江流沙的身上,所以薛冲觉得自己是安全的。
    “当然是金刚舍利子,这是佛祖当年在尘世的躯壳。”
    “不可能!佛祖的躯壳不是全身都成舍利子吗,为什么只有拳头那么大?”
    薛冲叹息:“老龙,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佛祖当年的身体,的确全身都化成最坚硬的金刚舍利子,可是世人都知道那是绝世的圣物,多方抢夺,舍利子就被分散啦,今日朕给他的就是他的心脏,也是当年他锻造的内丹所化,他见了当然会情绪激动。”
    “你是从哪里找到的?”
    “琅寰玉阁。”
    龙应天恍然:“你既曾是太子,琅寰玉阁之中的秘密你早就知晓,可是你得忙着夺取帝位,哪里分得出时间去琅寰玉阁?”
    薛冲冷笑一声:“老龙,实不相瞒,朕去琅寰玉阁的时候,用心灵力摒除了你的感知,因此你不知情。”
    “什么,你——你居然有事情是让我不知道的?”
    龙应天的眼泪下来啦,这是一种不信任的伤害。
    “哭什么?如果我薛冲告诉你,我要你离开照妖眼,出去堂堂正正的做人,威震天下,位极仙臣,享受永生永世的荣华,你可愿意?”
    “这——这还是让我想一想。”
    连龙应天也不明白,薛冲为什么在佛门的大雄宝殿之中,提到了这些事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