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536章玄妙局势
    金丹,凡人和长生的分野,一旦有了金丹,可说仙凡有别。
    肉身的境界,虽然奇妙,可是即使修成接天,也是一介凡人,唯有踏入长生境界,才有机会冲击金丹,凝结金丹,拥有八百年元寿,一步步成就万寿万年的真仙,踏上漫长的仙途。
    金丹即是灵气之根,灵气之果,长生境界的金丹高手,未能成就金仙之前,各个境界之间虽然有能力上的差异,可是即使贵为真仙、天仙和玄仙高手,身体最核心的也只是金丹,只是有强弱之分而已,除非成就金仙,金丹化成元婴,才会真正的控制自己的身体和灵魂,让自己避免被薛冲这种怪胎夺舍。
    就拿现在的薛冲来说,心灵力强大,成就恐怖的第九重神变,即使不使用柴刀绝世刀法,本身能力已经可以和帝仙层次的高手不分轩轾,一旦使用心灵力透支生命本源,使用柴刀心法,近距离攻击,连玄穹高这种帝仙巅峰的高手都可能被其击杀,发动政变,威震诸天,建立新朝,纵横驰骤。可是说到底,薛冲真正的能力,还是心灵力,连至仙层次的三皇子黄玉郎都被其夺舍,连哪吒和托塔天王李靖都被其“收服”,说到底,所依仗的,依然是心灵力。夺取修仙者活的金丹,本来绝无可能,可是心灵力的存在,让这种可能出现,而当薛冲的修为日益进步,得到天廷内廷库房的宝藏和瑶池温泉灵液之后,修为暴涨,一路高歌猛进,抵达心灵力神变的奇妙境界,已经拥有仙道第九重帝仙高手的实力,至此,一切实力在他之下的仙道高手,三千步的距离之内,心灵力一旦催动到极致,皆无可抗拒的会被其催眠,哪吒如是,李靖如是。
    事实上,武铉门政变,得到天龙城中多数高官的拥戴,成功招降李崇韬,固然至关重要,可是,成功制服哪吒和李靖,也是政变成功的另外一个关键,否则,一旦玄穹高可以安然的在断魂谷指挥他的四百万精兵,军权在握,则天下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可是正是因为玄穹高失去了最关键的军队,自身又在随时遭受到薛冲未知狙杀的不利局面下,才迫使他保命要紧,离开了断魂谷军营,彻底失去天廷。
    回想这次惊心动魄,波澜壮阔的武铉门政变,薛冲成功的因素,虽然极多,可是究其根本,依然是心灵力。试想,黄玉郎、李崇韬、哪吒和李靖,哪一个在天廷不是响当当的人物,就是随便跺一跺脚,京城的城墙都会颤抖,可是薛冲利用黄玉郎的身份,却是能够轻易的靠近这些人,将心灵力发挥到极致而实施突袭,否则,根本无法成功。像是李崇韬、哪吒这样的高手,等闲人根本就没有机会靠近,即使远在距离他们身体万步之外窥视,也会很容易的被察觉,立即面临灭顶之灾,可是薛冲利用太子黄玉郎的身份,却是可以大模大样的靠近他们,并且可以将心灵力发挥到极致,一举制服他们,真刀真枪的动手,这些人固然已经不是薛冲的对手,可是也根本不可能催眠制服他们,最坏的结果,不过就是个死,形神俱灭,那薛冲的目的,显然不能达到。不能控制哪吒和李靖,根本就无法控制断魂谷的四百万精兵,事实上,若不是薛冲假传号令,让断魂谷军中无数的高手单独“面见”自己,怎么可能控制这只军队?
    要知道,薛冲收服的原来玄穹高军中和朝廷中的高手,多有仙道第五重元仙和第六重祖仙的高手,平常这种高手,这些仙界的精英,薛冲根本没法轻易的靠近他们,又何谈催眠控制?可是借助夺舍李靖,他就可以轻易的做到。
    修炼者的灵魂和肉身,越是境界高深,越是坚固,金丹之上直到金仙,除了薛冲这种绝世怪胎,本来已经无法夺舍其身,就更不用说金仙之上的元仙、祖仙、至仙、圣仙、帝仙啦,至于夺舍仙王,更是想都不要想,即使是拥有奇妙心灵力的薛冲,依然无法夺舍其身。可是—可是—万事无绝对,上文所言的薛冲不能夺舍金仙以上仙道境界的高手,那是指在面对面情况下,对手距离薛冲三千步开外,而事实上,以薛冲的修为,在金仙及其以上高手将全身功力凝聚的情形下,即使将心灵力功夫运用到极致,依然不可能无声无息的靠近他们身体三千步之内,仙道高手神念的灵敏,异常恐怖,一有风吹草动,立即远遁,保全自己的性命,不在话下。可是,这些人为何都着了薛冲的道,被薛冲催眠,身上还被种下心灵力种子,受到薛冲控制?
    那是因为,薛冲虽然不能夺舍,面对面的夺舍他们,可是却可以暗中下手,比如趁他们熟睡的时候,或者假传李靖的号令让他们靠近自己。事实上,即使在近距离之下,薛冲要夺舍他们的难度,也几乎是不可能。不过,薛冲还有杀手锏,那就是催眠,近距离之下,对手距离薛冲三百步之内,薛冲的心灵力迸发,实力在他之下的对手,难逃厄运。
    不错,就是催眠。
    催眠之后再夺舍,这就是薛冲心灵力最厉害的地方。
    当初的黄玉郎栽在这里,哪吒也是,李靖也是,玄穹高也是,若非玄穹高身怀大天机起死回生神术,身负大天机神雷,薛冲那一次联合轩辕帝皇和余飞龙的狙杀,就会将他彻底的击杀。
    薛冲心灵力所发挥出来的狙杀,夺舍和催眠,三者只要中其一,都可能万劫不复,玄穹高遭遇薛冲近距离狙杀却不死,除了其强于薛冲的强悍实力,还有作为天帝无数年的超强底蕴。不管是大天机起死回生神术还是大天机神雷,都是世间绝难成就之大功业,却给玄穹高成就。
    “七枚!足足七枚超级三十三天自爆神器,天尊,这太令人激动啦!”潘神侯的声音都颤抖啦。
    “神侯,叶爱卿,你们收下吧!”薛冲手指微微一动,两枚超级三十三天自爆神器就像身上长脚一般缓缓的到了两人的面前,停留在半空中,散发着强大的杀气,本来一片平静祥和的勤政殿,刹那之间杀气弥漫,有千军万马战场厮杀的气势。
    薛冲赏赐他们的时候,已经用法力将杀气封锁,可是,此种绝世杀器,一旦脱离薛冲的掌握之后,依然有一丝杀气泄出,让人震惊。
    除了薛冲,勤政殿中另外三人,无不脸上变色,脸现恐惧之色。
    超级三十三天自爆神器的恐怖威力,三人知道得太清楚。
    “天尊,我们何德何能,能领受如此绝世宝贝,臣万万不敢领受。”
    潘神侯匍匐跪下,用了虔诚的语调说道。
    此时的叶飞凌,也是不由自主的单膝跪下:“天尊,此物太过贵重,臣不敢领受。”可是他的眼中有无比强烈的艳羡光芒,事实上,若不是潘神侯的推辞,叶飞凌已经取在手中。
    这可是世间绝世的杀器,一旦在手,毁灭一座城池,一举击杀百万大军,杀死帝仙高手这种无法完成的任务,都会做到,即使面对如来佛祖和鸿蒙道祖,也是有恃无恐,好处之巨大,难以尽述。
    薛冲的声音低沉而郑重:“卿等三人,皆本朝股肱之臣,孤之心腹,今遇劲敌玄穹高,身怀霓裳百羽衣,刺杀高手于无形,孤甚虑其行刺,因赠卿等用此物以防身,收下吧,切忌不可他用!”
    潘神侯和叶飞凌知道不可违背薛冲之意,叩谢收下,激动难言。
    “天尊,臣已经蒙天尊赏赐过此种绝世杀器,如今再受,心中有愧!”
    薛冲见潘神侯还想推辞,微微一笑:“昔时潘爱卿虽受我超级三十三天自爆神器,可是北风山峡谷一战,幸得有此杀器,才能幸免于难,既已使用,自当重新拥有,保全自身,不必推辞。”
    叶飞凌颤巍巍的说道:“天尊,老朽风烛残年,而且绝少离开京城,拥有此神物,暴殄天物,还请天尊收回!”
    薛冲心灵力感受到他言不由衷,微微一笑:“叶爱卿,不必推辞!玄穹高最恨之人,除了孤,就是汝等三人,给你们此种杀器,就是防身,不可轻易用作他途,明白吗?”
    “明白。”三人躬身应诺。
    看到三人发自内心的感谢自己,薛冲再次微笑:“三位爱卿,你们如此感激朕恭,孤于心何忍,唯有道出实情,告诉你们一个真相,孤拥有心灵神力,只要能够得到修仙者足够多的活金丹,就能使用瑶池温泉灵液锻造出超级三十三天自爆神器,不会担心遇到困难,朕恭现在锻造出七枚,就算给了潘爱卿和叶爱卿两枚,依然身怀六枚超级三十三天自爆神器,碾压诸天,不用担心孤有什么损失。”
    薛冲的本意,是要他们不用太过感激,心中好过一点,可是江流沙一听,连连摇头:“天尊说哪里话来,活金丹这种绝世圣物,就是一枚也是难以得到,除了将死之仙人自知晋升无望送给自己的亲重之人,哪里能够获取,可是天尊居然能用心灵神力强行夺取,普天之下,绝无仅有。拥有活金丹之后,要锻造出绝世杀器,还需要海量的资源,世上除了天尊,谁拥有此等资源,就更不用说锻造要求之精密,唯有天尊的心灵力可以做到,试想当初的轩辕帝皇和玄穹高,为了锻造恶魔果实和大天机神雷,都是动用了举国之力,即使有了资源,想要成功,也是万中无一真品,天尊可以锻造成功,足见心灵神力的厉害,可是纵然比他们轻松百倍,可是依然消耗了大量资源,对我等的恩德深厚,感激之情,出自肺腑。”
    薛冲哈哈一笑:“孤不想你们提恩德之事,孤仰仗诸位之虎威,奄有天下,祸福与共,生死同心,就算给你们再多,也是应当,何况只是一枚杀器,不必再提!”
    “谢天尊隆恩,天尊万岁万岁万万岁!”
    潘神侯虔诚的叫了起来,江流沙和叶飞凌和之,语出衷肠。此时的薛冲,方始明白,身居天帝之位,掌握天下资源,自然而然的就有无穷威严。
    面对这种惊世骇俗的赏赐,身为臣下的江流沙等人,如何不感慨涕零,激动不已?太虚神丹一枚就可以提升他们的境界,多活一百万年,而蒙薛冲赏赐的超级三十三天自爆神器,则可以让他们即便面对玄穹高这样的强者狙杀而保全性命,的确是天高地厚之恩。可不仅如是,薛冲待他们以义,当初宁可自身的境界不及时提升也赏赐了江、潘二人太虚神丹各一枚。
    薛冲叹息:“也罢,如今天下未定,孤虽然使用霹雳手段,夺取天牢十八万死囚之活金丹,锻造七枚超级三十三天自爆神器,拥有执掌天下的本钱,可是玄穹高胁迫佛门三千金仙高手,更有可能胁迫鸿蒙道祖的可能,更兼手中有太辛、高灵、王道玄、刘玄一、寇聞天、黄玉龙等帝仙、圣仙高手辅佐,拥有天机布袋的海量资源,依旧大有可为,孤一刻也不能停留,卿等即刻随孤前往灌江口。”
    “诺,天尊。”
    “天尊,安京重地,天尊亲临灌江口降服杨戬,当派重臣留守,以策万全。”江流沙立即提醒。
    此时的薛冲,已经带领断魂谷四百万精兵回归安京,传檄天下,休养生息,厉行节约,同时在菜市口刑场斩杀玄穹高八万四千死士将校,以正天下形势,尽遣玄穹高后宫二百万娇娘于野,复为良民,与此同时,派遣嫡系控制天下各州各郡兵马,敲打可能亲玄穹高的势力,拉拢控制整个仙界世俗的势力。
    做到这些事情,薛冲不过花费了短短的二十七日!
    新天廷与神界罢兵,皆大欢喜,天下看起来一片安宁祥和,可是却是山雨欲来,以杨戬为首的亲玄穹高军队势力驻扎灌江口,遵照玄穹高的旨意,深沟高垒不战。
    薛冲闻言,微微一笑:“江爱卿所言甚是,不过孤已有安排,老龙,出来和大家见个面。”
    龙应天闻言跳出了照妖眼,脸上竟然有羞赧之意。
    江流沙等人视之,只见龙应天狮鼻阔口,身形昂藏,威风凛凛,对着新朝三大高手作揖抱拳行礼。
    江流沙等三人赶紧还礼。他们早就知道天尊手中造化神器器灵的存在,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事实上,此时的龙应天,虽然得到薛冲诸多资源的扶持,其中更有太虚神丹的加持,可是依然只是至仙的层次,本不足以镇压安京,独当一面,但是此时此刻,在江、潘、叶三人的心中,却是心中剧震,被龙应天的气势威慑。
    龙应天就这样轻描淡写的一站,勤政殿中风云突变,就像是整个安京城的重量全部聚集在他身上一般,有泰山压顶的气势。
    江、潘、叶三人都是威震天下的高手,岂有感觉不到压迫之理,心中同时想的是:天尊好厉害的手段,原来背后还有这样一个高手扶持,怪不得能力超强。
    薛冲的心灵力辐射出去,清晰的感应到江、潘、叶三人的心神波动,和龙应天相视一笑,随即转头说道:“江爱卿,现在你放心了吗?”
    “臣十分放心。”
    薛冲就吩咐:“江丞相,孤命你暂摄中军,潘神侯和叶飞凌为副将,立即带领右军一百二十万人马赶赴灌江口,孤随后就到。”
    “诺。”三人一起退出了勤政殿,神色之间都有点奇怪,可是三人对薛冲的话奉若神明,心中虽然有点异样,却是谁都没有表现出来。
    龙应天待三人走远,方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着薛冲,脸上竟然有乞怜之意:“小子,你就放过我好不好?”
    薛冲愕然:“我给了你莫大的权力,让你执掌京城,位极人臣,可谓是荣宠,怎么还说这种丧气话?”
    “可你知道的,我就是个冒牌货,一旦真的遇到危险,我根本就应付不了,我是怕给你添乱,你知道的,玄穹高有霓裳百羽衣,要在安京生事,我无可奈何,一旦他刺杀于我,我的小命难保。”
    薛冲哈哈大笑:“这才是你拒绝的理由,老龙,我见你这些天双目红肿,气血亏败,是不是最近和元璧君房事过度,现在有了女人就变得胆小怕死了?”
    如果这番话被新朝的官员听到,恐怕会惊骇莫名,薛冲居然在勤政殿这种庄严肃穆的地方说女人床第之事,可是薛冲和龙应天毫不在意,因为此二人之间,早已经水乳交融,说任何话都显得合情合理。
    龙应天叹息,微笑,悠哉悠哉的坐在薛冲的龙椅上,颔首:“小子,我也不骗你,这段时间是我人生之中最快乐的日子,我不想理你的什么破事儿,我只想和他片刻不离的缠绵在一起,你为什么要我做事?”
    薛冲居然毫无怒色,可是脸色已经沉了下来:“老龙,若不是到了关键的时候,我为什么要破坏你的快乐?别看现在天下已定,可是越是在这种时候,我越要小心谨慎,我还要做的事情有很多很多,你就不能助我一臂之力?”
    龙应天的脸上充满了不屑:“连哪吒和李靖都栽在你的手里,受你摆布,当今天下,还有什么事情能难得住你?你此去只不过是对付区区二郎神,难不成你还需要我的帮助?”
    薛冲微微一笑,脸上有惊奇之色:“老龙,你变啦!换了是以前,你绝不会如此迟钝,可是现在,你居然想不到我这样做是别有目的吗?你以为对付一个区区的二郎神,真的就值得孤亲自到灌江口去走一趟吗?其实,杨戬手中的实力虽然不弱,可是不管江流沙、潘神侯还是叶飞凌这三大高手其中任何一人,就算只带兵四十万,对付杨戬都是绰绰有余,可我为什么还要亲自去,还要三大高手随行,更要带兵一百二十万,岂不是杀鸡用牛刀了吗?”
    “是啊,这一点十分奇怪,你究竟是为什么?”龙应天的脸色也不由自主的郑重起来。
    “我要休息,好好的休息一下。”
    只有在这个时候,薛冲的脸上才真正的显露出疲惫,一种深沉的疲惫,
    似乎他自从出生以来就从未曾睡过觉,一种无法掩饰的疲倦出现在他的眉间心上,当今世上,只有在这个男人的面前,薛冲才可以真正的无拘无束,无话不说,不保守一丝的秘密。
    “原来如此,小子,你给我两枚超级三十三天自爆神器,就是为了虚张声势,替你稳定一下安京城的形势,你好休息一下?”
    “不错。”薛冲的声音里有深沉的痛苦,“夺取天下,荣登天帝,自然荣耀,可是按照佛门因果轮回之说,我得承受万千因缘孽报,似乎此言不差,这些日子中,孤为近万名金仙及其金仙以上的高手拔除大天机种子,种下心灵力种子,再透支生命本源锻造超级三十三天自爆神器,消耗之巨大,难以想象,孤一度以为自身修为会退缩到飞天的境界,好在及时吞服一枚太虚神丹,才勉强保住自身境界,可是疲惫已经到了极点,我不得不深度的胎息,以求恢复。”
    龙应天颔首:“我明白了,小子,你将照妖镜给了我,让我身怀两枚超级三十三天自爆神器,就是要确保我的安全,你想单独使用照妖眼去休息?”
    薛冲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你总算是明白啦,老龙,你得明白,我身上的资源,足够我使用,可是我的心已经彻底的疲惫,必须休息,只要你和江流沙等人能给我一个月,一个月的休息,我一定生龙活虎的回来,到时候,再来对付玄穹高。”
    “如此看来,这一个月,是玄穹高绝佳的反击机会?”龙应天面有忧色。
    薛冲叹息一声:“话虽如此,可是也要玄穹高抓得住,记住,若非万不得已,不要唤醒我,我去也。”
    话声未落,已经消失在虚空之中,龙应天若有所失。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真正的离开薛冲。
    可是很快的,龙应天眼中有了亮色:“这小子不在,我不是代行天帝之职,哈哈,我也过一过当天帝的瘾。”
    随即,龙应天摇身一变,化成三皇子黄玉郎的面容,在铜镜之中顾盼良久,渐渐满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