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537章以死借兵
    离恨天,兜率天宫之太虚仙境。
    薛冲催动照妖眼,化成一滴清水,附于碧落池水之间,将自身隐藏,进入深沉的胎息。
    当他沉睡的时候,依然有一缕神念处在清醒中,守护自身。
    人身有八万四千余念头,其中一枚,在成仙之前,固然微不足道,可是就现在的薛冲而言,一枚念头,其实力抵得上一个仙道第八重圣仙初期的高手,成就心灵力神变之后,薛冲的修为暴涨,人身八万四千余毛孔自成一体,每一个毛孔的力量,抵得上当初薛冲心灵力飞天境界的自己,恐怖非常。
    如果不是这样,薛冲根本就无法和玄穹高相抗,当初以官天的身份和他对峙而不落下风,虽则此时的薛冲要深度的胎息,可自身的安全依然重要,安排一枚神念守护自身,必不可少,更重要的,薛冲来到道门,还有窥探之意。玄穹高以观世音为质,胁迫佛祖出兵相助,类似的戏码,恐怕仍然会用在道祖的身上,只是不知道玄穹高是否腾得出手亲自前来借兵,在这碧落池水之间,如此近的距离之内,若是感觉到威胁,凭借自己的心灵力,当不难发现异常。
    玄穹高全身缟素,浑不像昔日之天帝,仅仅带着一个随从,仔细一看,却又不是,只因他身后的这个随从却是四皇子黄玉龙,玄穹高诸子之中修为最高的皇子。
    不知为何,黄玉龙作的是奴仆打扮,一副失魂落魄模样。
    “来者何人?”
    执守山门的八名弟子一起动问,脸现惊疑之色,他们已经失职,未能将玄穹高阻挡在山门之外百步。
    “你去告诉菩提,就说玄穹高天尊要见他,立即迎接,不得迟疑,否则朕就当着道门的面活活杀了斗战圣佛孙悟空,和鸿蒙老儿拼个玉石俱焚。”
    “什么?”八名弟子修为低微,仅仅是金仙的层次,被玄穹高这运足功力的话给震得头晕眼花,差点全部昏迷,良久之后,其中一个弟子才大叫一声:“快去禀报”,其余弟子如梦初醒,飞也似的逃走。
    不是这些弟子窝囊,实在是玄穹高太过骇人,八人在他功力威逼之下,只觉全身瑟瑟发抖,随时有会被生吞活剥的危险。
    事实上,玄穹高已经用不着那八名弟子去给道门通风报信了,玄穹高这几句话用浑厚功力发出,声闻千里,惊天动地。
    “父皇,我……真的没事吗?”黄玉龙此时面如土色,用神念向玄穹高询问。
    玄穹高的眼神坚定,立即用神念回答:“蠢材!若是怕死,现在已经来不及啦,唯有按照父皇的吩咐,或许还可以没事,朕的天帝之位,将来注定会传给你,如果不能重夺天廷,你做什么?你看看你这胆小怕死的样子,像做大事的人吗?”
    这一通骂立即使得黄玉龙羞惭满面,神色镇定下来,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当当当当……
    钟声绵长悠扬,长达一刻钟,这是道门最高的预警钟声,召集所有的弟子齐聚离恨天广场,迎接大敌。
    对付区区玄穹高一人一奴,就摆出这样的阵仗,其实有示弱之意,可是这是鸿蒙道祖的意思,菩提道祖只得依从,玄穹高的声音,自然将这位藏在深宫之中修炼的巨擘惊醒。
    道门本是孙悟空为这一代的掌门,因入玄穹高的天廷为质,菩提道祖权摄掌教之职。
    片刻之间,祥云朵朵自天降落,鸿蒙道祖在菩提道祖为首的三千金仙弟子簇拥下,飞速赶来。
    事实上,仗势欺入离恨天广场,引出偌大的动静,自道门建立以来,不曾有过。
    这倒不是说道门山门的防守阵法稀松,也不是道门的防守人手薄弱,而是玄穹高太过强大,加之玄穹高又对道门的情况知之甚稔,一举突破山门,势如破竹。
    “来者何人,好大的胆子?”菩提道祖白须飘扬,竟然没有立即动手。
    “祖师,何必和他废话,孔文龙请动手收服此獠!”这人不是别人,乃是鸿蒙座下第一亲传弟子孔文龙,道法深厚,深得道门中人拥戴,如果不是菩提之徒孙悟空太过厉害,取经成佛,成就帝仙,道门掌教一职非他莫属。其实,此人道行,虽则不如孙大圣,相差也是不多,此时已经是仙道第八重圣仙的巅峰层次,若不是这些日子一直闭关,锐意精修以求晋升帝仙,早就做了道门掌教,名震一时。在此种不得已的情形下,菩提道祖暂摄道门掌教之位。
    菩提道祖就在鼻孔里哼了一声:“孔文龙,究竟你是道门掌教还是我是道门掌教?”
    菩提道祖这些话虽然只用神念传递,可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他的不满。
    孔文龙大为恼怒,菩提这样做等于就是当面斥责他,就要发作,但是忽然见到鸿蒙道祖睁眼,向他使了一个眼色,顿时不敢反驳。要知道,在这世间,他孔文龙真正敬服的也只有师尊鸿蒙道祖一人耳。菩提道祖渐渐参悟仙王境界,倚仗其徒孙大圣帝仙的实力,取得掌教尊位,掌握九天甘露灵泉,自然引起了鸿蒙道祖嫡系一脉孔文龙的不满,可是鸿蒙道祖以仙王之能,对菩提道祖期待极高,心中并无嫡疏之分,并且极盼道门再出一尊惊天动地的仙王,因此孙大圣出任道门掌教,他心中也无丝毫芥蒂。
    黄玉龙冷笑一声:“你是什么东西?天帝在此,还轮不到你在这里大呼小叫?”
    此时的四皇子黄玉龙,的确是豁出去啦,将大天机神雷紧紧握于手中,厉声高叫起来,心中想的是:父皇说得好,要立绝世之功,就得行非常之事,有什么可怕的,大不了与敌人同归于尽!
    见他说出这番话,玄穹高十分满意,微微颔首,一种狂傲的气势出现在他的眉间嘴角,眉毛上扬,嘴巴一撇,虽着玉帝之冠冕,可是却给人一种邪恶的感觉,尤其恐怖的,玄穹高的身上散发出一种毁天灭地的气势,杀气弥漫,就算现在的菩提道祖,隔着玄穹高三百步开外,依然感觉心惊肉跳,再不敢随便靠近玄穹高一步,再近一步,可能就死在玄穹高的手中。
    此时的玄穹高,业已抽出了天机神剑,剑尖似有意似无意的对着鸿蒙道祖,脸色狰狞,握剑的手背上青筋显现,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此语一出,本来剑拔弩张的形势,更见紧张,孔文龙暴怒,手中一道金光射出,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彩虹,直奔黄玉龙而来,威力滔天。
    这道金光不是别的,乃是孔文龙精心豢养的一头蛟龙,名唤紫电金蛟,一对金角锋利无比,切割一切,连帝仙高手都可能被其击杀,只求杀敌,不顾自己生死,只要孔文龙一声令下,立即自爆以求杀敌。
    看来真的有一场好戏,薛冲在心中轻轻的说道,此时此刻的薛冲藏身在碧落池水之中,全身虽然处于胎息的恢复之中,可是那一缕神念,依然关注着离恨天广场的一切风吹草动。
    啊也!
    只听黄玉龙大叫一声,就要引爆手心的大天机神雷,和金蛟同归于尽,此外再无他法,因为仅仅是金蛟的威力,就可能要了他的命,更遑论孔文龙一拳当空打来,刹那之间已到面前,他本身的修为,和孔文龙就在伯仲之间,受此突袭,知道死多活少!
    “蠢材!”忽听半空之中响起来一声霹雳,玄穹高提剑刺出,天空闪电惊心动魄,一道恐怖的白光一闪,天机神剑似乎携带着毁天灭地的威能直取孔文龙的眼睛。
    对,就是眼睛。
    此招一出,暮色苍茫,山河变色,千万里江山,一片血红,似乎一剑可将整个离恨天穿一个透明窟窿。
    孔文龙收拳暴退,就听一声惨叫传来,腥风血雨,紫电金蛟不知怎样的已经被斩掉头颅,模样凄惨无比。
    玄穹高轻轻的一吹,一溜鲜血带着风铃之声滑落地面,四周静谧得可怕,如羲皇时代。
    笑,大笑,狂笑。
    打破这沉默的,是玄穹高近乎疯狂的大笑。
    孔文龙脸色有点苍白,他知道,若不是临危时候一只大手的出现,他已经死在玄穹高手中。
    “多谢师尊救命之恩!”
    鸿蒙道祖摆手:“你是我弟子,本座焉能让你在我眼皮子底下死于非命?”
    菩提道祖赶紧说道:“若不是眼见道祖出手,贫道也绝不会让你有事的!”
    “多谢掌教。”此时的孔文龙,早已经收起了狂傲之态,脸色煞白,刚从鬼门关上走过一遭,兀自心有余悸。
    “多谢父皇!”黄玉龙欢喜大叫。
    玄穹高把手一摆:“谢什么,你是朕的儿子,不用怕,一切有父皇。”
    “孩儿省得。”
    薛冲见此,心中惊骇,自言自语道:“玄穹老儿,为了借兵,你还真的是拼命啊?”
    菩提道祖的声音有缥缈之意:“陛下,你这是何意?你看看你自己,还有一点点天帝的样子吗?你这个样子,倒像是一个拼命的疯子!”
    菩提祖师叹息,神色之中有悲悯意。
    “哈哈”,玄穹高狂笑,“朕没什么意思,朕也不在意天帝该是什么样子,朕告诉你,告诉你鸿蒙,朕的确是个疯子,如果……如若你们不答应朕的要求,朕就当着你们众人的面杀了孙悟空,孙大圣绝世高手,取得了他的生之灵,说不定朕就可以成就仙王,和你平起平坐,听明白朕的意思了吧?”
    鸿蒙道祖的脸上显现一丝青气,菩提道祖也是脸上变色,孙悟空是谁,听玄穹高的意思,竟然就这样轻易的被人杀啦?而且,让人受不了的是,玄穹高还要当着鸿蒙和菩提的面杀了孙大圣,这如何使得?
    良久之后,菩提道祖的声音缓和下来:“陛下,你有什么要求?”
    玄穹高一听,冷笑连连:“朕实话告诉你们,朕请佛门发兵,不过只派出王道玄,已经求得全功,可是朕请你道门发兵,你道门不仅不让朕的使者进入山门,还撕毁诏书,斩杀天使,朕亲临道门,就是想要看看,你道门难不成真的已经背反我天廷,丝毫不给朕这个天尊半分脸面?”
    鸿蒙道祖一听,冷笑起来:“本座听闻你为了向佛门借兵,不惜以观世音娘娘的性命要挟,现在你又故技重施,想以悟空的性命为要挟,让我道门出兵为你所用?”
    “不错!朕就有此意!今日的形势,鸿蒙,你也看到啦,如若你不给朕这个脸面,朕不惜和你道门同归于尽,哈哈,朕今日穷途末路,反正已经这样啦,既然随时可能死在薛冲这奸贼的手中,那死在道门,也是一样,没有任何的区别,鸿蒙,菩提,朕知道你道门强横,一向唯我独尊,不接受别人的胁迫,可是朕被逼迫此处,也是没有别的办法,孤注一掷啦,朕身上有大天机神雷四枚之巨,一旦朕自知必死,必定自爆,鸿蒙,你真的以为自己可以不死?”
    鸿蒙道祖忽然眯上双眼,以首望天,半晌不言,却拍了拍菩提道祖的肩。
    菩提道祖会意,这是鸿蒙道祖要自己拿主意,一声冷笑:“玄穹高,想不到你堂堂天尊,却居然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胁迫道门,你羞也不羞?”
    道门处事,向来强硬,刚才孔文龙动手,就是不顾孙悟空的死活,想要继续强硬下去,可是想不到玄穹高功夫盖世,一剑就斩杀了紫电金蛟,以鸿蒙道祖之强,也只是保全住这得意弟子的性命而已!
    鸿蒙有一个直觉,玄穹高虽然是帝仙的巅峰,可是他身上的实力强大,一招一式,竟然具备仙王的实力,居然能在举手投足之间引得电闪雷鸣,天地变色,这是仙王手段,更何况玄穹高已经不想活啦,一旦自爆,还真的具备和自己玉石俱焚的能力!
    当然,所有人都知道玄穹高是在恐吓,是在虚张声势,可是万一,万一玄穹高在道门围攻下深陷绝境,愤然自爆怎么办?
    谁也没有把握。
    是的,谁也没有把握。
    这就不仅仅是孙悟空一人生死的事情啦,还关系到道门这三千金仙高手以及鸿蒙和菩提道祖的生死的事情啦,自然要郑重。
    道门处事再强硬,可是此等大事,依然要谨慎。
    玄穹高冷笑:“朕现在为了恢复天廷,不择手段,还管什么下三滥不下三滥,你只告诉朕,是战是和,一言而决?”
    黄玉龙也在这个时候叫起来:“实话告诉你们,天廷没啦,我和父皇早就不想活啦,父皇要我告诉你们,他现在不想晋升仙王的事情啦,他就是想报仇,找薛冲这小畜生报仇,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管!不怕告诉你们真相,为了提升实力,我父皇吞噬啦虚一天君,虽然只是帝仙巅峰,可实力堪比仙王,而且刚才父皇已经说啦,他身上该有足足四枚,四枚大天机神雷,足可以杀死你们道门高手,我……我手中还有一枚,绝世杀器的威力,你们要是不明白,可以想想当初薛冲制造断魂谷爆炸的惨状,百万,天廷百万精兵,毁于一旦,在列诸君,难道你们真的以为我们不敢同归于尽吗?”
    黄玉龙的声音高亢,激越,带着视死如归的气势,似乎随时准备引爆手中的大天机神雷,恐怖的威压弥漫在离恨天广场。
    与此同时,玄穹高斜斜刺出了手中的天机神剑,对着菩提高叫一声:“菩提,你就算不在意你徒儿孙大圣的死活,你也不在乎你自己和整个道门的死活吗?其实,只要你道门愿意借兵,朕依然像以前一样对待道门,和睦相处有什么不好?朕保证,这次借兵之后,朕以后对道门以礼相待,以后再也不会以势相欺,将来道门依然是朕的座上客,借兵三千金仙,不过是你道门点个头就能做到的事情,为什么要和我玄穹高拼命,将一切都搭上,我们都死啦,真正得利的是薛冲这个小畜生以及整个佛门,菩提,你不要做道门的罪人,做世间最可笑的人,不要自误!”
    菩提道祖宝相庄严,一缕神念直达鸿蒙道祖:“祖师,菩提不能做主,还请示下方略。”
    他不回答玄穹高,的确是此举牵涉重大,不得不请示鸿蒙道祖这位道门真正的主人。
    “答应他!”
    良久之后,鸿蒙道祖的一丝神念传出,带着深深的不安与无奈。
    “祖师,玄穹高虽然厉害,可是本座断定他不会真的舍得死在这里,和我们玉石俱焚,只要祖师你肯出手,玄穹高必定铩羽而去。”
    鸿蒙叹息;“玄穹高舍不得自己死,本座亦深知,可是他会杀了石猴,吞噬他的仙之灵,此举却是板上钉钉,如来佛祖答应借兵玄穹高,就是为了保住观世音娘娘,而今轮到我们,谁能保证,玄穹高接连吞噬观世音和石猴两大帝仙巅峰高手的仙之灵后,不会成就仙王伟业?”
    菩提震惊:“玄穹高强行吞噬虚一天君恢复伤势,功力虽然堪比仙王,可是灵根受损,就算再吃了观世音和悟空的仙之灵,恐怕也是难以晋升,一旦道门出兵,就是和新天帝为敌,祖师不怕这三千金仙弟子有去无回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