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势逼如此,岂能尽如人意?新天帝薛冲刚刚夺取大位,要收揽天下人望,怎会随意杀戮,可是玄穹高穷途末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就算要稳住他,我们也得答应他!”鸿蒙道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声音之有沉重意。
    菩提道祖感受到了鸿蒙道祖心的无奈,这是平生第一遭。道门千百万年以来都是强横霸道,从未将任何人放在眼里,今日做此妥协,声誉受损,难怪鸿蒙道祖语气沉重,但是受此挑衅,菩提道祖胸升滔天怒火:“祖师,若是动用我鸿蒙天绝阵法,足可以杀了玄穹高而我们丝毫无损,为什么要让玄穹高嚣张?”
    和孔龙一样,他也是咽不下这口气。
    “菩提,你太小瞧玄穹高啦,难道你没有感受到玄穹高身上携带着滔天杀气吗,四枚大天机神雷,本身已是恐怖无比,更何况我还感受到了天龙的恐怖威力,鸿蒙天绝阵法虽然厉害,可是玄穹高自爆,足以毁灭阵法,牺牲我三千金仙弟子,岂不痛惜?左右不过是借给他,这些人未必会死,以前,我们在玄穹高面前多有傲慢无礼,今日让玄穹高嚣张一次,却得实惠,有何不可?”
    “只是受人挟制,我心头难以接受!”菩提愤愤不平。
    鸿蒙冷笑一声:“我们派孔龙带着他们,你道这三千金仙真的会为玄穹高拼命吗?”
    菩提道祖犹如醍醐灌顶,大喜之下,睁开眼睛:“玄穹高,本座答应你就是!”
    他现在知道了鸿蒙真正的意图,那就是阳奉阴违,既可以保全孙大圣一命,避免和玄穹高直接翻脸,又可以看看玄穹高和薛冲孰强孰弱,坐山观虎斗,何乐而不为?至于答应借兵玄穹高之后对道门声誉的影响,已经顾不得啦,鸿蒙道祖和如来佛祖一样,都是聪明睿智之人。玄穹高为了借兵,就在刚才,更是剑斩金蛟,击杀孔龙,一副真正亡命徒的模样,一旦不允所请,注定今日两败俱伤,最少得有三千金仙弟子丧身此处。可这三千金仙,乃是道门百万年以来培养出的最强高手,威震天下,如果毁于一旦,实在糊涂。如果要火拼,他宁愿看到玄穹高和佛门火拼。
    哼,菩提这厮也不想想,这三千金仙,难道真是心甘情愿的任玄穹高驱使?
    哐啷一声,玄穹高收回了天机神剑,神色缓和下来:“多谢!”
    玄穹高说话的时候,轻轻的一跺脚,欢喜无限,黄玉龙也是喜上眉梢。
    “玄穹高,你也别高兴得太早,我们虽然答应借兵给你,可是也不能任你胡作非为,为你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你可以驱使他们,可本座要你保证,不能让他们之出现上千人的伤亡,你可愿意?”
    玄穹高傲然一笑:“鸿蒙,你真是可笑!佛祖借我三千金仙,任我驱使,不曾有过担心,你怕什么?你也不想想,借你道门的三千金仙弟子,都是间高手,足可以纵横天下,谁伤得了他们?退一步说,我要借助他们的力量,若是让他们大大折损,对我有什么好处?”
    鸿蒙道祖不答,闭上了眼睛入定,菩提道祖高叫一声:“玄穹高,不得无礼!既道祖同意借兵,你就在知客房住下,三日之后,本座挑选三千金仙弟子随你下山。”
    “契约!天道契约,不可违背!”玄穹高大手一招,雷公电母出现在半空,风云变色,乾坤倒转,电闪雷鸣,无数的秩序锁链降落。
    “歃血!”玄穹高首先滴血于锁链之上,随即看着菩提道祖:“该你啦!”
    菩提道祖微微犹豫,随即滴血。
    刹那之间云收雨住,复见太阳,契约已成,不可违背,否则将受天谴,身死道消。
    “有劳啦。”玄穹高举手为礼,“叨扰倒是不必,自现在开始,三日之后的午时三刻,我亲自来这里带兵,告辞!”
    说话之间,随手一丢,将黄玉龙变成一只麒麟,坐在上面,风驰电掣,望空而去。
    看着玄穹高的背影消失无踪,孔龙跌足长叹:“请祖师爷爷收回成命,死三千人算什么,只要能杀了玄穹高,名垂青史,不算吃亏?”
    鸿蒙道祖鼻孔之冷笑一声:“无知的徒孙!你可知道玄穹高有多么疯狂?他不仅吃了自己的皇后和玉妃,而且还吞噬了虚一天君,这已经不是人而是魔啦,就在刚才,近距离之下,本座感觉到他全身戾气纵横,神情烦躁,若是我猜得不错,他恐怕还了毒,距离疯狂已经不远,我们如果激怒这样的一个人,陪他一死啦,毫无价值。”
    此时兜率天广场上,除了菩提道祖和孔龙,其余弟子已经散去。
    “这就奇啦,玄穹高善于大天机术,心细如发,怎么会毒?”
    菩提冷笑:“任他再心细如发,可是玄穹高好色,他能防住枕边人?”
    身在碧落池水之的薛冲听到这话,惊骇莫名:菩提是怎么看出玄穹高了元璧君的大天魔之毒?
    说到用毒,薛冲自信天下无有能出自己之右者,想不到菩提也有此眼力。
    鸿蒙道祖微笑:“菩提好眼力,那本座就考考你,玄穹高的什么毒?”
    “回道祖,他了大天魔之毒,想必是和女人欢好的时候被人暗算。”
    鸿蒙道祖鼓掌:“不错!当玄穹高想要吞噬元璧君生之灵用以恢复境界的时候,香妃娘娘元璧君也想夺取玄穹高的元阳,两败俱伤,这是玄穹高毒之一。”
    “什么,玄穹高还了别的毒?”菩提道祖叫出声来,他没看出来。
    听到鸿蒙道祖的话,薛冲也是惊诧莫名,好强横的鸿蒙,居然连隐秘的天谶之咒也给他发现,而他不过是远远的看了玄穹高一眼。难不成,鸿蒙道祖具备我薛冲心灵神力的探测能力?
    “不错,玄穹高了天谶之咒,此毒隐含,被他以绝功力压制,否则的话,以玄穹高的自制力,他不会这样烦躁。”
    孔龙大喜:“这可是天下绝毒,余飞龙压箱底的功夫,一旦压制不住毒性,剧痛难当,寸寸肌肤皲裂败坏而死,无法可解。”
    菩提作恍然大悟状:“怪不得他要吞噬自己苍穹国度的器灵,这可是绝仙器,一旦器灵死啦,每一次动用仙器就必须得亲自驾驭,劳神费力不说,威力也是大打折扣,不能分心,最重要的,是在危急的时候少了一个最强有力的帮手,损失惨重!因为不这样做,他本身的功力,压制不住身上强大的毒性,而且,他还要重建天庭,找薛冲报仇,他这是不得已而为之。”
    “薛冲,连祖师您也认为薛冲就是新天帝?”孔龙叫来。
    鸿蒙颔首:“本座虽然是猜测,并无证据证明原三皇子黄玉郎被薛冲夺舍,可是当年黄玉郎曾经到我兜率天宫问道七日,本座曾经查找其身,并无今日此种惊天动地的心灵力神功,人传言纷纷,绝非空穴来风。”
    菩提道祖轻轻摇头:“不然,人传言,也有可能是别人散布的谣言。”
    鸿蒙颔首微笑:“此事毋需非要查明,就算黄玉郎真是玄穹高第三子,亲生儿子,但是野心巨大,提前发动政变夺取大位,也是人之常情,龙要做的,就是保住这三千弟子,明白吗?”
    “明白,祖师爷。这三千金仙,是我道门的基石,一旦死啦,后果不堪设想。”
    “你明白就好,菩提,你们都下去吧!”
    “是。”两人异口同声的答应。
    于是,空旷的离恨天广场,只剩下鸿蒙道祖一个人,只听他喃喃的说道:“既然来了,为什么不出来相见?”
    他的语声很低,像是给自己说话,可是话音未了,薛冲显现出自己的真身:“黄玉郎见过道祖。”
    鸿蒙道祖的脸上显现一丝惊喜:“本座是要叫你新天帝还是太子殿下?”
    薛冲笑:“只要道祖不怪罪于我,怎么叫都行。”
    此时的薛冲,心有一种莫名的恐惧,他自信已经隐身得很好,可是居然被察觉。
    他一直以为,即使只距离佛祖和道祖三百步,他也有信心瞒过他们的感官,可是现在六百步之外,鸿蒙已经察觉。
    “你故意让本座察觉,是何用意?”
    “非也!道祖在上,请受小子黄玉郎一拜,小子一时贪玩,误入宝山,请道祖降罪?”
    鸿蒙道祖哈哈大笑:“久闻新天帝手段高明,果然很会做人,你故意让本座发现你,就是为了给本座一个脸面,给我一个天大的见面礼?四海之内,谁不知道你隐身的手段通天,连玄穹高的金仙绝杀大阵和祖龙大阵也奈何不了你,被你来去自如,本座这小小的兜率宫,如果不是你故意现身,我怎么能够发现你?”
    薛冲微笑:“道祖过奖啦!非是小子故意现身,实在因为您功夫通神,烛照四海八荒,不得不现形,平生听闻道祖威名,祈盼一见,不期而遇,间之奇巧者也,万无怪罪为幸。”
    “坐。”鸿蒙道祖手拂尘轻挥,薛冲的面前就出现了一张大椅,古朴雄壮,有王者风范。
    “谢道祖。”薛冲巍然坐下。
    “新天帝方夺取天下,日理万机,如今登门,不知有何贵干?”
    这天地之间的至强者并无一丝的拖泥带水,直奔主题。
    “实不相瞒,小子因虑玄穹高为祸天下,尾随至此,见其奸计得逞,不得不打扰道祖清修,还请恕罪。”薛冲脸上有惶恐之意。
    “木已成舟,我道门一言九鼎,岂能出尔反尔,若要本座收回玄穹高借兵成命,万万不可。”
    薛冲微笑:“道祖诚信,著于天下,朕岂能不知,退而求其次,或许对道界和我新朝都有利,不知以为然否?”
    “请试言之。”
    “玄穹高以玩命之举,以击杀孙悟空掌教和与贵教鱼死网破为要挟,强行借兵贵教,非道祖内心本愿,孔龙等三千金仙虽然听从驱使,也非本心,如果道祖能让他们在对上我新朝的时候保持克制,就是朕最大的希望,可否?”
    鸿蒙大笑:“此事你又何须问本座?”
    薛冲大喜:“多谢道祖,他日功成,天下清平,朕愿奉道祖为上宾,礼敬道界,结无涯之友好。”
    “谢陛下。”
    此话一出口,鸿蒙道祖脸有愧色一闪:本座怎么会不知不觉间承认了此子将来的天帝位?
    “道祖不必有愧,方今朕和玄穹高虽然对峙,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可玄穹高逆天而行,杀戮天下,必不得民心,被朕所灭,指日可待,对抗天人九衰,晚生之任也,请道祖不必担心尘浮华,一心向道,或者浩劫到来之时,晚生能助道祖和佛祖一臂之力,横渡彼岸,穿越无穷时空,找到永生之路。”
    鸿蒙道祖的眼里现形热切的光:“好气魄,你比玄穹高的野心更大,永生之路,你觉得,上真有人可以永生?”
    薛冲叹息:“上或许无人可以永生,可是为了永生,上才出现了通玄境界的人物,出现了长生境界的人物,出现了真正的仙人,而您和佛祖,已经成就仙王伟业,一千万年的漫长寿元,您们还觉得不够?”
    “没有人会觉得够的。”
    “诚然如你所说。这就是希望,这就是理想。我们为了成就永生的梦想。付出了太多太多,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所信奉的道是真正的道,可是真正能够达到彼岸,真正能够通达永生的道路上,充满了无数的坎坷,其最艰难的就是天人九衰,上古无数伟大的人物已经殒落在其,希望还在奋斗不息。只能活一百岁的蝼蚁觉得还不够,活一千年的不够,活一万年的也不够,甚至能够活100万年的真仙也觉得不够,而道祖您,您在这个上已经活了接近一千万年,真的不够?”
    鸿蒙颔首:“修行越是到了后来,越是看到光明的道路,越是不想死,因为你更加充满期待。因为越到后来,你会感觉到这上能够威胁你生存的危险越来越少,除了这无人可以对抗的天人九衰。本座和佛祖曾经寄希望于玄穹高,希望他能够找到一条对抗天人九衰的路,可是现在看来他连仙界都无法统一,就更谈不上他能够修成至高的人道,所以本座转而将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也许你走的道路是正确的,通往永生的这条长路,并非都要完全的依靠掠夺和杀戮。可是这上并没有人能够带领我们前往永生,一切都在摸索前行,我只希望这上终有人能够找到那条正确的路,横渡彼岸,无穷永生。”
    薛冲微笑:“这个人就是我。”
    鸿蒙叹息:“少年人狂妄,可本座想不到,你狂妄如斯,你虽然厉害,强行夺取天下,建都安京,可而今天下未定,你本身的修为更是只有仙道第七重至仙的修为,何以高谈阔论,妄论永生之事?”
    老实说,他有点失望,也有点生气。
    “是吗?”薛冲微笑,“道祖请看,区区圣仙,于我如浮云,还请见证!”
    “什么?”
    鸿蒙道祖真正的惊呆:难不成,这小子就要在这里,在自己面前晋升圣仙境界。
    仙界之,金仙已经是绝高手,而元仙祖仙至仙虽然也厉害无比,可是仙道第八重圣仙又是一道大坎,修不成,700万年的寿元终了,殒落间,修得成,则鱼跃龙门,脱胎换骨,多一百万年寿元倒是其次的,更难得的是战力惊人,纵横诸天。太辛、高灵、江流沙、潘神侯、黄玉龙这些人,当初都是圣仙高手,纵横无忌。
    “不错。道祖,朕知你心所想,我黄玉郎虽然厉害,可还不在你的眼内,我一日不能统一仙界,我自身修为一日不达仙王境界,就不要谈天人九衰,是不是?”
    鸿蒙颔首,神色凝重:“新天帝陛下,你雄心壮志,值得钦佩,只是你可知道,晋升圣仙境界,需要涅槃重生,无穷磨灭,更需要海量的资源,充实自身,而且无人为你护法,你决定在这里晋升?”
    “何谓无人,道祖您就是朕最信任的人。”
    鸿蒙震惊:“如本座无有记错,你我今日第一次见面,何以有此重托?”
    “小子我虽然是第一次见道祖,可是神交已久,况且,孙悟空乃朕忘年之义兄也,现今义兄被困玄穹高苍穹国度,上除我之外,恐怕无人可以助其脱困,若道祖借我三万斤九天甘露,为小子晋升护法,小子一定拼死将他营救出来。”
    说话之间,一面罗盘回旋镜出现,正是当初薛冲在天牢之和孙悟空结拜的画面。
    “原来你是薛冲,你把这个秘密也告诉了石猴?”鸿蒙惊喜。
    “是!小子我和玄穹高血海深仇,毋需讳言,既相信了义兄,对道祖也是信任有加,我绝不会相信,您是那种嫉贤妒能的小人,趁小子我晋升境界的虚弱加害于我!”薛冲信誓旦旦,一副慷慨激昂模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