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539狂刀
    鸿蒙道祖微笑的看着薛冲,脸色渐渐的郑重,忽然眯上眼睛,一道又是一道神念的风暴呼啸而出,感受着薛冲的一切。
    像是他这种诸天万界之堪称伟大的存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依然充满了谨慎。
    一盏茶的时间之后,鸿蒙道祖睁眼,再次看着薛冲的时候,充满了迷惘:“新天帝陛下,我居然看不透你,你的要求,恕我不能答应。”
    薛冲神色透露万分遗憾之意:“这就是道祖您不如我的地方。”
    “不如?”鸿蒙眼神光爆裂,“你真的不知天高地厚?”
    说话之间,他发出来堪称伟大的一击。
    像是他这种伟大的存在,人见之唯有膜拜顶礼,就算不服之如玄穹高、孙胜天者,从来都是谦恭有礼,他钦佩薛冲之强,原谅他先前的一次狂妄,居然无视佛祖和道祖,称成就永生的“这个人就是我!”
    可是此子竟敢当面顶撞自己,拒绝他的要求之后居然说自己“不如我”。
    这三个字一出口,他得让他惹上杀身之祸,否则的话,藐视道门和自身甚矣!
    他当然没有全力出手,可是鸿蒙道祖眼刀的一击,岂同等闲,何况还是近距离的出手?
    当出手的一刹那,鸿蒙已经在叹息:或许,本座不该杀了这绝的天才,奈何,此子太过狂妄。
    哗啦哗啦哗哗!
    强大的切割的力量产生,刀风呼啸,两股强大的力量在空激战,万千道攻击相互缠绕,斗得难解难分。
    薛冲的身上罡风呼啸,陡然之间爆发出毁天灭地的气势,和鸿蒙眼刀的一击相抗!
    轰隆!
    轰隆轰隆轰隆!
    咦?
    垓心之的鸿蒙和观战的菩提道祖一叫出声来,他们再也想不到,薛冲不死,不像朽木一般的立即死去,而是接住了这一招。
    不相上下!!!!!!!
    这怎么可能?
    可是事实就是如此。鸿蒙道祖这蕴含了无穷仙术,无穷大力,拟将薛冲一击灭杀的一招,被薛冲抵挡住,见招拆招,见式化式,任鸿蒙的攻势千变万化,依然圆转如意,似乎犹有余力,将离恨天广场击得百孔千疮,满目疮痍!
    两人交手的威力,刺破了仙界次元之膜,穿越无数时空。
    须弥山,佛主睁眼,脸上变色:“一百万年过去,道祖终于再次出手。”
    就算他这种伟大的人物,眼依然有了兴奋之意。
    “千叶,取水镜!”
    “师尊,请看。”
    莲花宝座之前,一面巨大的水镜铺开,千叶的手指一拈,出现了兜率天宫离恨天广场的画面。
    “可惜。”佛祖一声长叹。
    千叶附和:“不错,两人的交手已经结束。”
    佛祖摇头:“本座非是可惜没有看到两人交手的场面,而是可惜鸿蒙一英名,毁于一旦。”
    “什么?”千叶吃惊到呆滞,眼珠凸出。
    上再没有如此可怕的事情了。他永远也想不到这种可怕的事情居然会发生,而且发生在薛冲的身上。
    在仙界之,强弱的划分,有一个永远不变的事实,那就是佛祖和道主的武功惊天动地,其余的人就算是最接近他们的玄穹高上帝,都要远远的逊色。
    普天之下能够接住他们一招一式的人,都是堪称伟大的存在,就更不用说可以和他们分庭抗礼了,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这上竟然还有更加恐怖的事情,按照佛祖的说法,现在的鸿蒙道主有可能已经败在了薛冲的手上。这是何等可怕的事情!这是何等难以置信的事情!石破天惊,开天辟地!震惊了整个间!
    毫无疑问,两个人交手的威力,已经横渡了无数的时空,横渡了无数的次元,惊扰了诸天万界!
    这是一次明的交手,克制的交手,发动这一击的鸿蒙道祖远远低估了薛冲的实力,刹那之间遭受反击,伟岸的进攻被薛冲从容化解,而且面对千变万化的刀光,抵挡得十分辛苦。
    若不是,若不是薛冲陡然住手,鸿蒙道祖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安然无恙。
    “陛下,为什么住手?”鸿蒙脸上有怒意,白须飘扬,拳头紧握。
    谁都看得出来,他已经动了真怒:一时大意之下,不仅杀不了薛冲,竟然输了半招。
    他当然没有继续出手,因为他感觉到了薛冲刚才手下留情。刚才薛冲的反击,若是对自己全力出手,就算自己不受伤,恐怕也会十分狼狈。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薛冲反击的力量,横贯天地,刀法更是惊心动魄,天马行空,颠覆一切仙术的规则,直指大道的核心。
    他不畏惧薛冲毁天灭地的力量,他畏惧的是薛冲让鬼神惊恐的刀法,刀刀不离后脑勺,直指刀道的本源,惊涛骇浪,天河滚滚,直要将他灭杀。
    这让鸿蒙道祖的真身感受到恐惧。
    这是心灵上的巨大压制!和薛冲对战的时候,他感受到薛冲的心灵力对他有如实质的压迫和攻击,浑身都处在恐惧之。
    对,恐惧,这是真正你死我活的恐惧。
    这种感觉,除了面对佛主,从来未有过。
    一向像是他这样的伟大人物,都是高高在上,掌握法则,颠倒乾坤,视众生为草芥,就算是玄穹高,在他的眼里,也不过是个小丑。
    他不是自视甚高,而是真正的高,高山仰止,万法随心,要杀薛冲这样一个顶撞他的后辈,本是手到擒来,居然失利,惊恐莫名。
    “道祖对我心存轻视,只用了三成的力量,晚生若是全力反击,未免有取巧的嫌疑。”薛冲微笑坐下,坐在他随手从照妖眼摄取出来的一张龙椅上,威风凛凛,虽然没有朝臣,可是他的面前似乎有万人跪拜,锦绣河山,气贯乾坤。
    鸿蒙想要发作,终于强行按捺住,坐于虚空,居高临下的看着薛冲:“不错!本座是大意啦!看来,你一直都隐藏了自身实力,本座没有看出来,输此半招,并无怨言。”
    薛冲竖大拇指:“道祖果然光明磊落,拿得,放得下,以你今时今日的地位和武功,能够承认这一点,殊为不易。”
    “你不必损我,薛冲,我现在确信,你就是来自于洪元大陆那个少年,薛白羽和夏秋水的儿子,你夺舍了黄玉郎的身体,夺取天下,原来你真实的实力,已经到了帝仙的层次,为什么要刻意的掩饰自己的实力?”
    薛冲大笑:“道祖有问,不得不答,你觉得小子我到了帝仙层次,承蒙高估,不过我的确未曾突破到圣仙境界,却是事实。”
    “难道,这就是间传言之你修炼的心灵力,以极低的境界却能发挥强大的威力?”
    薛冲颔首:“往者,道祖听于传言,而今亲见,晚生已经不能隐瞒,晚生所有的秘密已经暴露在您面前,难不成还不信朕?”
    鸿蒙叹息:“以玄穹高之能,尚且被你杀得东躲西藏,本座还以为你一直靠绝符雷取胜,而今才知你真实的武功,不在本座和佛主之下,以你如此功夫,何必取信于本座,受这些闲气?”
    薛冲连连摇手:“你实在是高看我啦,道祖,朕怎么可能和您们两人相提并论?我这点功夫,只不过勉强可以在两位面前逃生,功夫的差距,还有千里万里,道祖明鉴,先前之狂妄,还请恕罪?”
    “你的确有狂妄的本钱,谈什么饶恕。陛下,既有先前动手之事,你别的要求,还是到此为止,不送!”鸿蒙道祖说话的口气淡淡的,谁都听得出来他心的难受。
    威震天下的道界之主,被一个少年人挫败,颇觉脸上无光。
    “且慢!”
    薛冲叫出来的时候,鸿蒙道祖的心再次升沸腾的杀意:此子何太不知进退耶?
    “还要怎样?”
    他铁青着脸问道,手拂尘无风自动。
    “佛主已到离恨天,何不听听他说些什么?”
    薛冲的心灵力自从成就神变之后,强大之极,虽则千叶尊者的水镜仅仅是只暴露一缕神念,依然难以逃脱薛冲的感官。
    要知道,薛冲拥有现在接近佛主和道主的实力,乃是因为修成了心灵力神变,将得自天庭内廷库房的所有丹药吞噬一空,吸收之后的成果,可说一朝成佛成仙,和以前的自己相比,有天壤云泥之别,实力爆增,可以和玄穹高硬刚,近距离之下,已经不怕和佛主道主这种伟大的人物对峙。
    虽然如此,薛冲的肉身若是不能突破到仙王之境,依然无法晋升心灵力不朽的绝顶境界。往者,薛冲晋升境界,多得到不老泉水的好处,可是仙佛有别,薛冲这一次求的,却是道界九天甘露,意图融仙佛于一炉,追求圣仙之大圆满,乃出言相求,不期和鸿蒙道祖动手,本来以为一旦展示和孙悟空的这层关系,就能求到九天甘露,却不想言语冲突,乃至翻脸。
    鸿蒙道祖长叹:“本座丢人,竟然还惊动了佛主,有请!”
    此时此刻,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人,就是如来佛祖。
    须臾之间,如来佛祖带伽蓝尊者来到离恨天,莲花朵朵,佛光普照,梵唱悠扬。
    “佛主驾到,未曾远迎,诚祈恕罪,请上座!”
    三清殿上,鸿蒙道祖殷勤待客。
    薛冲神色谦恭:“晚生见过佛主和尊者!”
    如来和伽蓝合十行礼,脸露微笑。
    “佛主此来何意?”鸿蒙于是有问。
    “三皇子以神念相邀,本座不得不看他金面,道祖千万勿怪?”如来佛祖的神色十分惶恐。
    鸿蒙连连摇头:“罢了,你今日就是来看本座笑话的,不错,适才和三皇子交手,不才输了半招。”
    如来摆手:“道祖切莫恼怒,反而应当万分欢喜才对。”
    鸿蒙大怒:“秃驴!休得取笑,受此奇辱,何来欢喜?”就要发作。
    如来佛祖赶紧劝道:“道祖息怒,容本座说来,如若您觉得无理,我立即抽身,永不上离恨天,如何?”
    鸿蒙暴怒的情绪顿时缓解:“若此,你且说说看!”
    “道祖,我们该感到欢喜的就是得知间又多了一位高手,三皇子才能天纵,修成心灵力神功,以区区至仙境界,居然能赢道祖一招半式,虽然有取巧的嫌疑,可是神功厉害,显而易见,我等两人苦于无法对抗天人九衰,无法应对无解的死亡,正愁势单力薄,出了这样的高手,渡劫有望,为什么不该欢喜?道祖,你我现在的情形,俗的繁华,算得了什么,渡劫才是大事,庶几于渡劫有利,小小的输赢,不过是过眼云烟,是也不是?”
    鸿蒙喟然长叹:“佛主说的是,我当欢喜,本座一怒杀人,新朝陛下,不会记恨于心吧?”
    薛冲大笑:“断然不会,不仅如此,朕还当感谢道祖!”
    “何解?”
    “因为道祖此次出手,也是朕期待已久的。朕自艺成以来,未逢敌手,斩玄穹高于断魂谷军营,建都安京,建立新朝,威震天下,自以为纵横无敌,今日终于遇到真正的对手。朕和道祖此招一交,虽然侥幸占一丝上风,可是那是因为朕有备而发,出道祖之不意,朕真正的实力,远逊于道祖,道祖让我见识上真正的绝武功,自当感谢。”
    鸿蒙哂笑:“新天帝陛下如此胸怀,本座铭感!你的确有狂的本钱,本座低估你的实力,受此挫败,心服口服,为渡劫大业计,希望和陛下重修旧好。”
    “善哉善哉!”如来佛祖合十,“道祖之言,深合我意,三皇子绝英才,若能成就仙王伟业,众生之福,佛门道门之福,本座愿助其三万斤不老泉水,以晋升其修行,并愿为其晋升之时护法!”
    薛冲合十,深深的行礼:“谢佛主大施舍,大慈悲,朕以阿伦泰山誓,以新天庭誓,既得佛主无上施舍,永不得以佛门和佛主为敌,若违此誓,人神共愤,天诛地灭,以契约为证!”
    轰隆!
    薛冲向虚空之轰出一拳,风雨雷电,一齐降落,天地变色,日月无光,伟大的秩序锁链降落间,薛冲歃血为盟。
    伴随薛冲的契约,翻腾的雷池之沸腾来,万雷齐发,雷公电母将功力提升,见证混沌初开。
    不是真正的引动混沌初开,而是类似。
    就这,已经足够非凡。
    “本座愿以三万斤九天不死甘露相赠予新天帝陛下,并愿为其晋升境界护法!”鸿蒙道祖威严的说道。
    他是天地间的巨擘,盖无匹的强者,睿智练达,心存的是千万年长生,区区一时的输赢立即放下,答应了薛冲的请求。
    毫无疑问,他和佛主都明白:帮薛冲就是在帮自己。
    对抗天人九衰的时候,一位仙王这种力量的有无,决定着生死胜败,殒落和永生,差别实在是太大。此时此刻,就算和薛冲有仇怨,也当化解,何况薛冲和孙悟空渊源颇深,更是相信自己,请求自己为其晋升护法。
    “谢道主大施舍,大慈悲,朕以阿伦泰山誓,以新天庭誓,既得道主无上施舍,永不得以道门和道主为敌,若违此誓,人神共愤,天诛地灭,以契约为证!”
    秩序锁链降落,薛冲再次歃血,契约成功。
    九天甘露宫!
    如来佛主和鸿蒙道祖面色凝重,看着瀑布的昂藏男子,新朝的天帝。
    他们的情绪很虔诚,仿佛父亲在等待即将降生的儿子,小心翼翼。
    哗啦!
    哗啦啦!
    无数的不老泉水和九天甘露汇聚到薛冲的头顶,缓缓地注入他的嘴里。
    各三万,三万斤!!!
    不老泉水和九天甘露,就是一滴,也可让凡人成仙。就是一滴,也可淬炼成一枚天机神雷,成绝杀器,威胁到仙道第八重圣仙乃至仙道第九帝仙高手的生命,可是薛冲得到了六万,足足六万斤!!!!!!!
    这种绝灵液,乃是佛主和道主运用造化仙器须弥山和兜率天宫为根基,运用仙王的绝法则,颠倒乾坤,扭转阴阳,割裂生灵,历尽千辛万苦,以千万年的时间,日积月累而得,是佛门灵脉和道门灵脉最伟大的精华,是为了供佛祖和道祖自生修行使用的仙露灵液,仙界最好的东西。
    “有劳!”薛冲精赤了上身,在瀑布之向佛主和道主行礼。
    伽蓝尊者的嘴巴张开,菩提道祖喃喃咒骂,无数的道门弟子看着天空的薛冲,就像是在看着一个妖怪,搅乱乾坤的大妖!
    一面又是一面的水镜铺开,仙界无数强横的势力见证了薛冲晋升仙道第八圣仙的伟大时刻。
    这一次晋升,薛冲没有躲躲藏藏,而是公然暴露。
    他有这个底气!因为想打他主意的人一看到护法的居然是佛主和道祖的时候,都不敢动。
    玄穹高的眼睛在滴血,高灵和太辛破口大骂:“疯啦,真特妈的疯啦!”
    轩辕帝皇神色灰败:“可恶!”
    余飞龙咬牙切齿:“如来秃驴,鸿蒙老鬼,居然选择了这个黄口小儿,愚蠢,糊涂!”
    就连隐藏在仙界天外天的剧盗巨擘孙胜天见到了,也狂呼:“黄玉郎何德何能,竟然蒙佛道两门垂青,助其晋升,难带,此子真有仙王的资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