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540章圣仙帝仙
    薛冲的心灵力铺开,铺天盖地的神念有如实质的渗透进入天地宇宙,深入了九天甘露灵泉的每一个角落,感受宇宙的精神。
    不错,就是宇宙之精神,万物之精神,万物之灵性。
    一滴又是一滴的九天甘露和不老泉水融入薛冲的血液,融入他的精神。
    这是一次惊天的赌博,赌博赢啦,薛冲晋升圣仙,心灵力更加强大,柴刀刀法大成,拥有绝灵性,战斗力惊天动地;一旦赌博输啦,则可能身死道消,毕竟一个人晋升的时候,乃是全身防守最为虚弱的时候,一旦被人毁灭肉身,那就完啦,殒落于间!
    好深邃的灵脉,这里简直就是仙界灵脉之根,之母,和当初在灵山上感觉到的不老泉灵脉有异曲同工之妙,越是深入,越是吸收九天甘露和不老泉水,薛冲越是感到全身舒泰,全身万千毛孔舒适无极,海量的能量注入身体之,犹如百川灌海,改造着身体的一切。
    呼啦,呼啦啦啊!
    怒吼连连,薛冲怒吼来,法天象地,薛冲像是来自洪荒的野兽,当年的盘古,古铜色的肌肤上开始出现裂痕,渐渐的露出恐怖的骨骼,身体寸寸断裂。
    然后,薛冲的身体成为一块块,一片片,终于碎为粉末,消失于间,磅礴的,伟岸的力量横贯天地之间,薛冲消失啦!
    薛冲湮没啦!
    似乎他从未生存于间!
    就连如来佛祖和鸿蒙道祖都变了颜色:这是为何?
    正常的晋升,都是吸收类似九天甘露和不老泉水的灵液,淬炼身体,排出杂质,以经脉为通道,磨砺身体而成,需要经历漫长的岁月,最少需要穷年累月方能成功。
    “他去了哪里?”孔龙问身边的菩提道祖。
    “他似乎已经解体,全身都变成了粉末,看不见了,难不成已经死了?”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菩提道祖叹息一般的说道。此时此刻,菩提道祖的心想的是:看鸿蒙道祖和如来佛祖的神情,恐怕连他们也不知道,我就更不用说了。
    薛冲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化成了一块一块,一片一片,一粒一粒的微尘,可是每一粒微尘,都是一个鲜活的自己。
    薛冲可以感到每一粒微尘的力量都比得上一个仙道第七重至仙层次的绝顶高手,举手投足之间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无数的仙法在每一粒微尘的身上流淌,无穷造物,时光流转,搬山填海,日月星辰,潮潮落,吞吐乾坤!
    此时此刻,薛冲身体的每一个毛孔,本身已经蕴含了强大伟岸的力量,再加上九天甘露和不老泉水的滋润,顿时显现出不一样的光景。
    融合,融合,无限的融合。
    对于一般的修行者而言,九天甘露和不老泉水就是最毒的毒药,只要喝下了一滴就会死,可是对于薛冲而言,对于现在的薛冲而言,却是大补之物。薛冲本身的力量,因为吸收天庭内廷库房的丹药如造化仙丹、太虚神丹、海量仙丹以及无数天材地宝等,本来已经是横贯诸天,一拳一脚之威,可以打爆山河,磨灭星球,横穿次元,磨灭金仙。
    成就心灵力神变之后,薛冲身体的八万四千毛孔,自成一体,自成神国,具体而微像一个绝仙人,每一个毛孔所蕴含的力量,都相当于一个仙道第八重圣仙初期高手。
    这就不难理解,薛冲当初以官天的身份见到玄穹高的时候,薛冲可以和他在力量的比拼上不分高下。这也不难理解,先前面对鸿蒙道祖眼刀的一击,薛冲以心灵力反击,稍胜半筹,盖因近距离作战,正是心灵力最大的威胁,何况,鸿蒙道祖低估了薛冲盖的神力,以三成功力杀敌,致贻终生之羞。当然,鸿蒙之羞,最根本的还是薛冲的心灵力完美的欺骗了他的感官,让鸿蒙道祖以为薛冲不过是个靠符雷取胜的小人,真实的修为仅是区区仙道第七至仙的层次。
    由刚转柔,阴阳交泰,无尽融合,薛冲的身体,陷入了磨灭重生,重生毁灭的“痛快”阶段。
    对于一般晋升仙道第八重圣仙的高手而言,这个过程的确是触目惊心,生死轮回,稍微不慎,就是身死道消的下场,而且十有八九,都是压制不住心魔,走火入魔而死,九死一生。
    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想要增加一百万年的漫长寿命,这就是必须要经历的坎坷。经受不住,身死道消,经受得住,多活百万年,战力飙升。
    可是薛冲没有痛苦,或者可以说薛冲没有无法克服的痛苦。只因再大的痛苦,到了薛冲身上,薛冲都可以动用心灵力找到最好的办法,利用九天甘露和不老泉水修补身体的漏洞,哪怕是微小的漏洞。在身体毛孔犹如恒河沙数一般的细微处,薛冲的心灵力无孔不入,无处不在,将薛冲身上碎为微尘的瑕疵修复,绵绵不绝,周而复始,排出连肉眼都看不见的杂质,淬炼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碎为微尘的罅隙。
    哗啦!
    哗啦啦!
    薛冲的身体开始跳跃,让人充满惋惜。
    薛冲好不容易凝聚来的身体再次水晶被敲击一般的碎裂,散落一地,化成一个又是一个的水晶颗粒。可是每一个水晶颗粒都在迎风生长,最初的时候,不过是微尘,可是瞬息之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拳头大小,随即开始了疯狂的生长,一尺,一丈,十丈,百丈……
    九天甘露宫,出现了八万四千名巨人,顶天立地,镇压间!
    轰隆!
    轰隆隆!
    浩瀚的九天甘露宫结界忽然碎裂,大量的灵液涌出,被八万四千巨人吸收,疯狂的吸收!
    “放肆!启禀道祖,黄玉郎这厮不经允许,擅自吸收我道门灵泉,其罪当诛,请道祖下旨擒杀!”孔龙吼了来!
    “鸿蒙祖师,孔龙言之有理!”菩提道祖愤然而。九天甘露灵泉是道门立教之根本,今日遭受薛冲强取,损失惨重,自不能容忍。
    “得寸进尺,是可忍,孰不可忍!”鸿蒙道祖怒喝一声,随即手心向天,五指屈伸,反弹琵琶一般,发出了对薛冲的致命一击,面对八万四千巨人发动了攻击。
    这一击有个名目—清风明月。
    看似平平淡淡,可是当此招发出的时候,刹那之间,平地风雷,罡风呼啸,空间塌陷,伟岸的力量笼罩天地四方,将九天甘露宫碾压为齑粉!
    哗啦!
    哗啦啦哗啦啦!
    九天甘露宫就像是玉碎一般的碎为微尘,鸿蒙道祖的神色冰冷,心十分痛惜:仙界最难凝聚的九天甘露灵泉,已经被此子强行摄取近半,损失惨重!
    也罢,杀了这小子解恨,也是值啦!
    正在鸿蒙道祖这样想的时候,佛祖微笑,似有无穷味道。
    鸿蒙的心升一种明悟:“我杀了这强取豪夺之徒,佛祖以为如何?”
    事实上,他根本就没有顾佛祖之意,一旦薛冲伤害道界灵脉,他立即斩杀,并无一丝的手软。
    九天甘露灵泉是道界的根本,不管是谁妄动,都会遭受致命的攻击,何况此时此刻的薛冲猖狂至极,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公然夺取灵脉,这是道祖不能容忍的!
    “你杀了他,你真杀得了他?”
    佛祖微笑,不过微笑的时候眼已经有嘲弄意。
    “难不成他并没有死?”鸿蒙道祖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他深深清楚自己刚才是动了真怒,运用了十成功力,别说击杀的是正在晋升境界,身体和灵魂处在最虚弱时候的薛冲,就算击杀的是佛祖本人,如果佛祖不出手抵挡,也是身死道消的下场。
    鸿蒙道祖贵为仙王,含怒出手,全力一击,天下无人可以安然无恙。
    “他死没死,本座也是不知,不过适才他传递给本座的符信,你倒是可以看一下!”
    哧啦!
    半空之出现了一张紫色的光幕,淡金色的字体显现,正是一道符信:“佛祖在上,请受晚生黄玉郎一拜:朕欲晋升绝境界,并无惊天动地的资源,只好强取,得之我幸,不得我死,舍我其谁?若蒙鸿蒙道祖击杀,吾之愿也,万不可出手相助,新天帝黄玉郎顿首百拜于佛祖之前!”
    “他想死,求死?”鸿蒙呆住。
    佛祖摇头:“毋庸讳言,道祖您动手杀他的时候,本座想要阻止你,毕竟黄玉郎就算夺取灵液有错,可是我们受聘做他晋升的护法,就算要动手杀他,也不应当是你我二人,可是就是因为这道符信,使得本座选择了袖手旁观。一个人求死,会是这样的做法吗?”
    “不像……不像……”鸿蒙道祖叫来,眼神里满是焦虑之色,“本座觉得蹊跷,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是就是想不出究竟有什么不对,这是怎么啦?”
    如来佛祖的脸色也是郑重,似乎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伽蓝尊者喃喃自语:“没有人真正想死的,为什么黄玉郎要求死?难道上还有人在鸿蒙道祖全力一击之下还能生还?”
    “咦?”所有人都叫来,因为被鸿蒙道祖击得千疮百孔,满目疮痍的地方,长出了花,无数的奇花,杜鹃、牡丹、玉兰,其最耀眼的是琼瑶花和凤凰花,淹没了先前丑陋的地面。
    涅槃重生!
    随即,无数的草木生长,银杏、灵芝、人参、楠木,奇珍异卉,最高大的是接天树和琼华树,发出浓郁的馨香,灵气逼人。
    呆滞。
    无数人的脸上显现呆滞的神色,就算是道祖和佛祖的脸上也显呆滞。
    一个人在晋升境界的时候引动天地异象,本来就是极端罕见的情形,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风平浪静,平稳晋升。
    难道,这就是此子晋升出现的异象?
    正当所有人都在这样猜想的时候,九天甘露宫所在的地方山摇地动,奇花异卉纷纷凋谢,迅速无比的结成果实,树木疯狂的生长,地面出现了可怕的塌陷,飞沙走石,一株株参天古树拔地而,布满了整个九天甘露宫,灵气馥郁,花香袭人,置身于其间,惬意无比。
    “化身千万!”
    当鸿蒙道祖叫出这一句的时候,天地之间一片肃穆,他的心已经有懊悔意。
    佛祖神色凝重:“不错!本座现在已经隐隐的猜测到新朝陛下的意图,他让你击杀他的意图,他是要毁灭重生,彻底的毁灭重生,只是本座想不通,上何人可以在道祖遮天蔽日、毁灭大千的一击下毁灭重生?”
    “难道此子可以?”鸿蒙道祖惊骇莫名。
    麋鹿出现,苍鹰出现,猛虎出现,雄狮出现……无数的山林野兽,无数的天禽出现,河流出现,山川地貌,飞禽走兽,无数强大的神兽出现,鲨鱼巨鲸,鱼鳖海兽,应有尽有,天地变色,改天换地,沧海桑田,巨变不息,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在变幻,每一处空间都在变化,沧海横流,人道变迁,天道变迁。
    无穷的变化还在衍生之……
    在这样的时候,如来佛祖发出深沉的叹息:“他没死,他没有死!”
    “不可能!”鸿蒙道祖疯狂的叫了来,这是他无法接受的。
    莫说在薛冲正在晋升,处在最虚弱的时候,就是最强大的帝仙玄穹高这种人,直面他毁天灭地的这一击,他也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杀了对手,何况是击杀一个正在晋升境界的至仙。
    蝼蚁,这种蝼蚁一样的东西,可以从自己的手生还?
    “生机,本座感受到强大的生机,而这近乎伟大的生机之,本座感受到薛冲的气息,鲜活的气息,就是来自于洪元大陆那个逆天的少年!”
    呼呼!
    鸿蒙道祖呼呼的喘气,本待不信,可是他无法不信任自己的感官,他也立即感受到了薛冲的气息。
    因为此时薛冲的气息铺天盖地,翻翻滚滚的涌到面前。
    可恶!鸿蒙道祖大叫一声:“夺我灵脉,居然还想晋升,本座岂能容你?”
    这是对道祖的亵渎,这也是对道门的亵渎,巨大的羞辱!
    之前输半招在薛冲手,在鸿蒙道祖看来,已经是奇耻大辱,更何况夺取吞噬九天甘露灵泉灵脉近半的灵液,就更是罪大恶极。
    若是杀了这小子也就罢了,毕竟就算受到重创,可是保住了颜面,毕竟杀了新天帝,维持了道门的尊严,可是现在看来,此子还没死。
    死死死死死死死!
    鸿蒙道祖发动了惊天动地的攻势,鸿蒙九转天绝神拳!
    只要有薛冲气息的地方,鸿蒙就得让他毁灭,化为灰烬,碎为齑粉。
    他心想的是:此子或许掌握心灵力,拥有毁灭重生的能力!
    那就千百次的毁灭,看你还能不能重生?
    今时今日的鸿蒙道祖,已经动了真怒,绝不能让薛冲生还。
    他心还有一个小小的恐惧:如果连今日都杀不了他,那此子以后的成就,恐怕连自己都压制不住。
    鸿蒙道祖绝强者,心性坚定,从来都是他决定别人的生死,既然已经结仇,那就决心杀了薛冲,不留丝毫的余地,这是道门的宗旨。
    他本待不承认薛冲没死,可是事实俱在,此子的气息强大,铺天盖地,正在九天甘露宫进行着可怕的变化,一旦让他顺利蜕变,恐怕真给他晋升到圣仙境界,无人可制。
    轰隆!
    轰隆隆!
    天地变色,天空乌云密布,狂风怒号,暴雨雷轰,冰雹咆哮,雷池降临!
    这一次的雷公和电母,将功力提升到最强,配合鸿蒙道祖的攻势!
    这就是上伟大的强者,在进攻的时候,随意的引动天地规则,调动法则的力量,本身就有洞穿天地的威力,还可以动用上一切的元气,颠倒乾坤,掌握间,拥有无穷威能!
    今日不杀薛冲,绝不罢休!
    蘑菇云升,一朵又是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升,天地被击得塌陷,九天十地都在颤抖,墨一般的黑暗降临间,雷电之伟岸伟大的元气力量四处迸发,雷声震耳成聋,将九天甘露宫碎为微尘,无数次的碎为微尘,将薛冲所有的气息毁灭,连渣都不要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个人发出疯狂的嚎叫,在毁天灭地,混沌初开的轰炸之嚎叫……
    一道又是一道闪电惊雷霹雳击了薛冲,让他的叫喊不断喑哑破裂,可是他一直的呐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的喊声悲壮绵长,而且雄壮浩瀚,竟然越来越强劲,让人依稀看到上古刑天舞干戚的精神……
    “不好,此子居然在吸收雷霆,雷霆的力量!”鸿蒙道祖叫出来的时候,立即住手不攻,因为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反而在帮助薛冲。
    “来不及啦!”如来佛祖叹息来,深深的叹息,可是神色欢愉。
    “秃驴,你早就看出来啦,为什么不阻止本座?”鸿蒙抓狂。
    “我早就说过,间再出一个真正的强者,是众生之福,我等之福,我为什么要阻止你?”
    “变变变变变变变变变变变!”苍穹宇宙之,一道洪大声音传出,一个只有在画的少年人降临间。
    此人面目英俊,皮肤白皙如处子,身形昂藏,举手投足之间有毁天灭地,移山填海的力量,可是却又冲虚谦逊,质朴真诚,予人厚重亲切之感。
    “帝仙,我的天!”孔龙狂吼来,吐血三升,旋即昏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