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541章九天神变
    “鼠辈敢耳!”
    鸿蒙道祖怒极反笑,仰天长啸:“鸿蒙元祖,九天宇宙,乾坤灭霸,唯我独仙!”
    哗啦声,他抽出了背后的鸿蒙神剑。
    此剑厚重、古拙、庄严,带着一种阿伦泰山一般的威压,剑未出鞘,已经让人感觉到窒息一般的痛苦,其剑一出,天地变色,日月无光,朗朗间,唯有一剑的光华,光芒万丈,犹如初升的太阳。
    可是不仅如此,此剑变幻无定,随意的改变法则,切割一切,有无穷灵性,无穷惊艳,无穷底蕴,带着七分潇洒,八分放纵,九分狂傲和十分不可一、目空一切降临间。
    如来叹息,身体不知道怎样一闪,横移八百丈,远离了鸿蒙道祖。
    伽蓝有问:“释尊,您如此做,有示弱的嫌疑?”
    “无妨!此并非示弱,鸿蒙神剑,天上地下,宇宙洪荒,杀戮成河,其锋不可抵挡,本座不出兵器,非他之敌,避之则吉。”
    伽蓝默然。
    “你就是薛冲,来自洪元大陆的那个少年?”
    鸿蒙道祖剑尖指着面前的白皙少年,横扫间的气势攀升,随时准备发出雷霆一击。
    “不错!”
    薛冲承认了这一点,在场的人松一口气,剑拔弩张的气势缓和。
    可是仅仅缓和了一星半点,鸿蒙的眼随即射出千万道寒芒,空间塌陷,方圆千百里的空气似乎凝固,哗啦哗啦,轰隆轰隆,兜率天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再缩小,随即化成一个拳头大小,出现在鸿蒙道祖的左手。
    鸿蒙道祖左手托着这件举唯双的造化仙器,右手持鸿蒙神剑,有毁天灭地,镇压间的气概,冷静下来,不断将功力凝聚。
    所有人都看出来,今日不杀薛冲,他誓不罢休!
    “你欺骗了所有人,包括玄穹高和本座,你今日此来的目的,原来不仅仅是要窃取玄穹高的消息,而是要夺取本座的九天甘露灵泉以求飞速晋升?’
    “非也!”薛冲很郑重的传递出一道神念,“我是薛冲,来自于洪元大陆,薛白羽是我父,夏秋水是我母,此事可以大白于天下,可是并非是现在,无论是谁,现在要让朕承认这一点,都无可能如愿。朕现在的身份是黄玉郎,玄穹高的第三子,以太子继承天帝大统。”
    “哼!篡逆弑君,大逆不道!人神共愤,你还想以天帝正统自居,岂能堵住天下人悠悠之口,就是本座的这一张嘴,也足可以让你身败名裂,霸业成空!”
    不知道为什么,鸿蒙道祖并没有第一时间动手杀薛冲,而是在指责薛冲,可是薛冲的心灵力预感却是无比清晰的告诉自己,鸿蒙道祖随时可以发出致命一击,九天十地的将自己格杀。
    他在等。
    等待着一个最佳的出手的时机。
    薛冲尽力的调息,将功力提升到极限,等待着鸿蒙的出手。
    这个时候的薛冲,的确十分虚弱,能够多争取哪怕是一个刹那的调息间,都尤为宝贵,所以鸿蒙道祖不出手,正是他最希望的局面。
    先前强行夺取九天甘露灵泉,一路晋升圣仙和帝仙境界,看似九死一生,差一点点就死在鸿蒙的拳下,其实薛冲并没有遭受多大的损失。
    在鸿蒙道祖的绝拳头下,薛冲的身体碎裂,的确是受了伤,甚至受到了一些不可修复的损伤,可是对于修成心灵力神变的薛冲而言,这算不了什么。
    死一百次,一千次有什么?根本就无所谓,因为薛冲修炼的本就是心灵力,身体随时可以化身成为八万四千晶体,甚至碎为微尘,变化万千,躲过鸿蒙道祖的击杀。
    毫无疑问,在鸿蒙的绝击杀之下,薛冲损耗了海量的元气,可是这无所谓,九天甘露灵泉就是自己最好的元气补充,而在鸿蒙的攻击下,薛冲的身体毛孔有些地方的确是受伤,甚至有些地方受到了无法修复的伤害,看来薛冲必死无疑,就算不死,以后晋升仙王和心灵力不朽的道路已经堵死,可是不然,上有些牺牲,也有些损伤,看似绝对无法修复,可是却有例外,那就是混沌初开!
    只有混沌初开的时候,天雷地火纯正无比,淬炼间,就算是一片朽木,也可以被天地赋予新生,即使是女娲娘娘的两片肋骨,也可以变成男人和女人,演化大千界。
    所以,侥幸,万分侥幸的是,在鸿蒙道祖近乎无解的击杀之下,薛冲身体的八万四千晶体微粒,在一次次的天雷轰炸吸收雷霆的生气,死而复活,没有一丝一毫受到无解的伤害。
    其余的伤害,在薛冲强悍的心灵力修复之下,不足为虑。
    雷霆地火,雷公电母,诞生宇宙万物,其蕴含着伟大的生机。
    鸿蒙道祖终究意识到雷霆反而对薛冲有益,收手不攻的时候,薛冲已经经历九死一生,无数次的死而复生,成就了帝仙。
    与此同时,薛冲的心灵力神变臻于完美,终于达到大成的的境界,成就九天神变。
    此时的薛冲,身体不仅可以随时化身千万,而且化身千万之后,每一个晶体,不再是脆弱不堪,随时像先前在鸿蒙道祖击杀之下殒命的存在,而是吸收了海量的雷霆地火之力,再加吸收了海量的九天甘露灵泉,坚固无比,成就心灵力晶体神国。
    身体一个小小的微粒,都是神国一般的存在,铜墙铁壁,难以攻破,力量,力量攀升,碾压间。
    这是一种完美的快感,一种脱胎换骨,君临天下的惬意,此时此刻的薛冲,正在全身心的运用心灵力,感知自己境界的提升,修复身体的伤损。
    这就是薛冲和玄穹高的不同。玄穹高在薛冲超级三十三天自爆神器的狙杀之下虽然逃得性命,可是大天机死回生神术虽然可以使得自己化身千万,将摧残降到最低,可是依然是元气大伤,而且以后晋升帝仙的道路已经断绝;而薛冲的心灵力神变却是自然而然,化身千万,最后安然无恙。
    “荒唐!”
    薛冲冷笑来,看着鸿蒙道祖的剑尖,反而将自己的身体往前凑了几丈,森寒的神剑随时可以洞穿他的咽喉,他却毫不在意,“鸿蒙道祖,朕敬你是仙王,天地间的主宰,可是想不到你空自拥有惊天动地的武功,却连借尸还魂这样低劣的计策都不懂,头脑可算是白痴!”
    “什么?”鸿蒙道祖眼精光爆摄,鸿蒙神剑剑尖一颤,不由自主发出了攻击。
    这不是鸿蒙道祖有意为之,而是自然而然的攻击,薛冲的话严重刺激了鸿蒙道祖的神经,使得他发出了本能的攻势。
    咔嚓!
    不知道什么时候,半空之出现一柄锋利的柴刀,小小的柴刀,抵挡住了鸿蒙道祖剑尖的一丝攻击。
    不过,这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击,薛冲却是抵挡得十分狼狈,看似化解了鸿蒙的这一招,可是薛冲手的柴刀碎裂,碎裂为片片。
    这是当初薛冲得自天庭内廷库房的宝藏之一,上古流传下来的宝物,陨铁柴刀,被仙人之的高人锻造成仙器,薛冲得到之后,灌注法力在其,硬生生的将之锻造成品仙器,本来以为足够应对间一切的争斗,想不到毁于鸿蒙之手。
    可惜!
    薛冲的心升一种惋惜之意,他本来还想再过几年,等自己有时间的时候,将这柄柴刀锻造成上品仙器,甚至是造化仙器,切割间。
    沙沙哗啦。
    薛冲的心灵力铺开,抵挡住了鸿蒙道祖眼刀的攻击。
    让薛冲感觉到意外的是,面对可以将一般仙人杀于无形的眼刀,鸿蒙眼刀,薛冲的心灵力只发挥了三四成的功力,云淡风轻的就将这波攻势化解了。
    可是刚刚醒过来的孔龙并没有看出这其间的差别,欢喜大叫:“祖师爷爷干得好,干得漂亮,毁了这小子的称手兵器!”
    鸿蒙本来狂怒的眼神忽然凝固,强行收摄自己的心神,将自己即将喷薄而出,汹涌浩瀚的攻势强行收住:不能上这小子的当!
    哼,薛冲小儿,适才明明用言语激怒于我,就是在诱使我动手,我可不能上当。
    绝高手之间,动手的时候千万不能失去先机。因为,本身功力就相差不大,一旦失先,功力处于劣势的人甚至可能反杀功力高的人。
    薛冲现在给鸿蒙道祖的感觉,就是一座雄伟的高山,虽然鸿蒙明显的感觉到薛冲的功力不如自己,可是相差也不是太大,足见薛冲晋升帝仙之后,功力爆增。帝仙和仙王之间虽然有无可逾越的鸿沟,可是并不是在力量上,而是在仙法的运用上,在仙法的创造上,在思想领悟上。当然,最使鸿蒙道祖感觉到难受的就是薛冲修炼的心灵力神功。
    这种可以隐藏自己的武功极端神秘,薛冲身上究竟还有多少秘密,不得而知,鸿蒙道祖不得不防。
    如来和鸿蒙贵为仙王,修为惊天动地,所有的武功都是明明白白,人就算明白他们武功的奥妙,可是修为不到,也只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镇压,无法对抗。
    可是正因为这样,如来和鸿蒙在明而薛冲在暗,这就使得鸿蒙不敢再轻易动手。万一一击不成,被薛冲反击,就算只是一点小挫,也是鸿蒙再也难以承受之重。
    要知道,先前作为绝巨擘,含怒出手击杀正在晋升境界的薛冲无果,已是大大丢脸,他到现在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鸿蒙神拳为什么杀不了一个正在晋升的虚弱的薛冲,所以他现在更加郑重。
    薛冲的境界提升,一望而知,此子境界提升之后,以他心灵力的神秘,鸿蒙道祖并无击杀薛冲的绝对把握,出手的时候抢占先机就成为了胜负的关键。
    “孔龙,你给朕看好啦,鸿蒙道祖虽毁了朕的柴刀,可是他眼刀的攻击,却没能伤害朕分毫,这初次的试探,可谓是平分秋色?”
    “什么?”孔龙就要高声反驳,鸿蒙道祖叫住了他:“龙住口,这一次试探,本座的确没有占黄玉郎的上风,何须争辩?”
    菩提道祖大为不满:“祖师,您虽然没有占新天帝的上风,可是他手的兵器碎裂,却是不争的事实,平分秋色之言,大言炎炎。”
    “得罪!”
    薛冲并没有理会菩提道祖的话,忽然悍然向鸿蒙道祖动了手。
    他动手的时候使用的是一柄小小小小的柴刀,他以手为刀。
    天龙生死劫,以手为刀。
    谁也想不到,抢先发动攻势的是薛冲。
    就在鸿蒙道祖正要叱喝菩提和孔龙不要聒噪之际,薛冲的心灵力感受到了鸿蒙道祖心率的波动,一丝丝波动,抢先出手。
    鸿蒙道祖的长剑一挺,分心就向薛冲刺来,刀剑碰撞了一千一百一十一次,火花四射,天旋地转,空间变换,时间变幻,法则运转,颠倒乾坤。
    先机。
    薛冲抓住了一点点的先机,扣住不放,汹涌澎湃的向鸿蒙道祖发出了攻势。
    这是一柄怎样的刀啊,刀之神,刀之鬼,刀之妖,刀之灵,神鬼妖灵不足形容其于万一,他动用的是法则,法则的伟岸力量。
    刀上散发出来的力量是宏伟的,是颠倒乾坤的,而这并不是这一柄刀最恐怖的地方,最恐怖的是那种深入骨髓的杀气。
    薛冲出刀的时候,那种有如实质的杀气渗透进入天地宇宙,深深的刺激着鸿蒙道祖这种伟大人物的感官。
    一个只有帝仙修为的薛冲发出的却是仙王的力量,动用的也是法则的力量,摧枯拉朽,一往无前,寻瑕抵隙,而且占据着上风。
    虽然这种上风仅仅是一丝丝。
    可这已经足够,因为他面对的是鸿蒙道祖,上唯二的仙王,人间最伟大的存在。
    “不可能!薛冲怎么会是鸿蒙道祖的对手?”伽蓝有问。
    “他的确不是鸿蒙的对手,可是他必须这样做。”
    “他为什么不逃?”
    “因为近距离之下,鸿蒙杀不了他。”如来微笑。
    伽蓝恍然:“原来,这就是心灵力神功最恐怖的威力。”
    “不错!此子已经修成古往今来最神奇的一门功夫,而且在本座看来,已经臻于大成,天地之间尽可翱翔,纵横无忌矣!”
    伽蓝听出了如来佛祖话的叹息之意:“难不成,释尊,您,就连您也镇压不住这小子了吗?”
    “那倒不是,要胜他,料想不难,可是想要杀他,比登天还难!”
    “啊?”伽蓝怔住,张开的嘴巴,再也合不拢来。
    连间最伟大的存在都无法决定薛冲的生死,当知道这个秘密的时候,伽蓝的心有一种深深的失落,还有一种深深的恐惧。像是伽蓝这样的高手,自问修行高深,可是想要在佛祖的面前逃得一条性命,那也是痴心妄想。
    可是,薛冲做到了!
    听如来佛祖的口气,薛冲不仅做到了,而且在近距离之下,薛冲还可以和鸿蒙道祖这种绝人物媲美,不分轩轾。
    “那还是有机会杀死他的?”伽蓝好不容易蹦出这么句话。
    “当然,机会就在这里,就在当下。”
    “释尊的意思,指的是现在?”
    如来颔首:“本座现在如果和鸿蒙联手,有甚大的机会将薛冲磨灭于此。”
    伽蓝狂喜:“这就是啦,释尊快请出手,薛冲是上最妖的仙人,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成就,若不及早剿除,必成他日之大患?”
    如来微笑:“善哉善哉,我释家不杀生,以慈悲为怀,连一草一木都不能随便杀戮,岂能杀了新天帝?何况,纵然本座和鸿蒙联手,亦未必能有十足的把握杀了薛冲。”
    “有多少把握?”
    伽蓝嘶哑着嗓子问道,满脸血红。
    “说不准,不过,纵然薛冲有再大的隐藏手段,六七成的把握还是有的。”
    “有六七成把握,已经可以做啦,释尊,快快出手!”伽蓝吼叫来。
    如来叹息:“罪过罪过!且不论鸿蒙答应不答应和本座联手杀了薛冲,何况趁人之危,此种行为与禽兽何异,再也休提!”
    伽蓝默然,悻悻然不答,却是双拳紧握,双眼怒睁。
    此时此刻,释迦牟尼的心,充满了欢喜,他想的是:此子天助我也,有了他,天人九衰到来的时候,或可以对抗无解的死亡!此子能以光的速度成就帝仙,天赋绝高,成就仙王有望,我辈之幸也!
    轰隆轰隆隆!
    鸿蒙道祖爆退三百里,输了一招。
    他不得不退,否则的话无法化解薛冲汹涌的攻击,神一样的刀法,否则无法摆脱薛冲稳持的先机,那一丝丝先机。
    薛冲还没有喘息的时间里,鸿蒙道祖手的兜率天宫镇压而出,伟岸的力量将空气切割成碎片,带着彗星的火尾巴追击薛冲,要将他镇压。
    天地昏黑,乾坤颤抖,毁天灭地!
    “我输啦!”
    薛冲高叫一声,在兜率天宫还没有降临的时候化身虚无,一阵狂风吹拂,认输败走!当鸿蒙道祖意识到在近距离无法取胜,拉长和薛冲的距离,以仙王的手段镇压他的时候,薛冲知道心灵力近距离攻击的优势不复存在,必败无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