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542章逃生
    “哈哈哈哈······”
    鸿蒙道祖仰天狂笑,“新天帝不过如此!”
    “祖师爷爷威武!”孔龙鼓掌,菩提道祖也是大声狂笑:“薛冲认输败走,我道门威武!”
    “恭喜道祖!”
    面对着这样的成功,不知道为什么,伽蓝尊者的语气却是淡淡的。
    “秃驴,你徒儿尚且知道恭维,你为什么一言不发?”鸿蒙恼怒,鸿蒙神剑的剑尖遥遥指定了如来佛祖的眼睛。
    “恭喜。”如来佛祖合十,十分真诚的微笑。
    鸿蒙摇头:“这老家伙,倒是让人恨不来,难得光临寒舍,当上兜率天宫一聚?”
    如来赶紧摆手:“事态紧急,本座得赶紧回到灵山,告辞!”
    “什么?”
    还没有等鸿蒙道祖发声挽留,如来佛祖已经驾祥云,如飞的的离去,半空,传来了伽蓝尊者的声音:“我家释尊有言,既然连九天甘露灵泉都保不住,不老泉更是危险,我们得速速回家!”
    鸿蒙的脸色立即铁青,怒骂:“待我杀了这小秃驴!”
    菩提道祖立即阻止了鸿蒙的追击:“万万不可!祖师爷,伽蓝口舌笨拙,祖师爷一教之尊,何必与小辈计较?”
    鸿蒙恨恨不已:“可恶!”,只气得呼呼喘气,但是却又无可奈何。
    孔龙赶紧跪下:“祖师爷爷,请您下令,着弟子统领道门高手击杀薛冲,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弟子也要将他碎尸万段,以雪今日的羞辱?”
    鸿蒙深吸一口气,睁开眼来的时候,天地清明,吹一口气,手的兜率天宫蔓延开来,重新恢复原样,巍峨屹立。
    然后,鸿蒙道祖叹息一声:“龙,你的心思,祖师爷我心领啦,对付薛冲,恐怕非你所能胜任?”
    言罢看着一边的菩提道祖。
    菩提会意,躬身行礼:“祖师爷,不如就由我亲自率领道门高手对付薛冲?”
    鸿蒙颔首,露出微笑:“本座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你可真心愿意?”
    “弟子为道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对祖师爷乃是孺慕敬爱,当然是真心愿意。”
    菩提道祖一惊跪倒。
    鸿蒙赶紧上前两步,将菩提扶:“多谢菩提,龙,你也来。”
    “谢祖师爷爷。”
    鸿蒙执手菩提:“你先前见了本座和薛冲的对决,是否觉得自己的武功未必在薛冲之上?”
    “的确如此。”菩提说了实话。
    “错啦,错啦,我们都被薛冲给骗啦。”
    “何出此言?”
    鸿蒙就放开菩提的手,以手抚其肩:“且听本尊告诉你们:薛冲晋升帝仙,虽然是事实,可是强行夺取我九天甘露灵泉,其间还受我攻击,虽然侥幸成功,可是已经是强弩之末;况且,一个人晋升之后的最初时段,乃是最为虚弱的时候,不幸的是,薛冲在这个时候遇到了本座的致命攻击,就算他修习的心灵力神功有通天彻地之能,可是这一被我击败之后,也已经万分危险。或许本尊刚才不该放过他,该继续追击下去的。”
    “为什么?这小子不是已经认输逃走了吗?”孔龙不解。
    鸿蒙叹息:“认输,而且逃走,大大的丢脸,作为新朝的天帝,的确很窝囊,可是此子却成功的躲过了本尊最好的杀死他的机会。”
    菩提似有所悟:“祖师爷,我明白啦,您是现在才明白薛冲刚才处于最危险的境地,是您杀死他的最好时机?”
    “是啊,此子的心灵力有惊天动地的隐藏功能,即使是在最脆弱的时候,也能完美的躲避本尊对他身体情况的感知,从而让他躲过最危险的死劫。以他先前柴刀刀法的强悍,以及近距离之下和本尊不相上下的战斗力,使得本座相信了他的实力,觉得他不弱于仙王,可是本尊刚才蓦然省悟:这不合理。一个人晋升境界之后,万分虚弱,随时面临必死的危险,怎么可能还恋战,不立即逃走?尤其是薛冲一次晋升的时候,居然狂升两大境界,古今罕有,更是让本尊百思不得其解。”
    “不合理。”菩提颔首。
    “那他为什么不立即逃走呢?”孔龙满脸的迷惘。
    “那是因为:如果薛冲选择第一时间逃走,那就必死无疑,本尊手的兜率天宫就会将他彻底的镇压,将他磨灭为齑粉。”
    “祖师爷,薛冲明明可以和您对战,为什么······为什么会不堪一击?”菩提嗫嚅的问。
    “问得好!那我告诉你们,那是因为薛冲所修心灵力神功的特性乃是适合近距离作战,即使他晋升之后万分虚弱,可是一旦在他身体三百步的距离之内,他的心灵力依然有一战之力,而且,让我万万想不到的是,此子在刀法上的造诣,已经达到了诸天万界的绝顶,动用的是法则的力量,人刀合一,夺命摧心,短兵相接之下,本尊的鸿蒙神剑竟然占不了丝毫便宜。可正是这样的对敌,不分上下的情形,掩盖了薛冲极端虚弱的真相。让本座以为,甚至也让你们认为,像是他这样的高手,就算不敌我鸿蒙,可是要全身而退,却是没有丝毫的问题,不是吗?”
    “是,我有这种感觉。”菩提赞同。
    “我也有。”
    “问题就出在这里。他用心灵力掩盖了自己的虚弱,其实早就在准备逃跑,一旦他认输,本座没有追击,他的奸计就得逞啦,哎,可惜!”
    “不明白。”孔龙和菩提面色愁苦。
    “他逃走的时候居然没有动用仙器,而是化身千万而走,所以······所以本座感受到他的气息,将他一粒身体的晶体抓获,从此以后,天上地下,此人休想逃过本尊的追杀,他必死无疑,哈哈,人算不如天算,强夺我九天甘露灵泉,在本尊的眼皮子底下逃生,薛冲,本座要让你这个来自于洪元大陆的小丑死无葬身之地,更别想称王称霸,统一天地宇宙,唯我独仙,哈哈哈哈······”
    菩提大喜:“我明白啦,祖师爷,近距离作战,虽然凶险无比,可是薛冲的身体微粒还是被您所得,堪比得到他的本命鲜血,他的气息已经被您掌握,杀他就容易啦。”
    “他明明可以全身而退,为什么要留下如此大的破绽?”孔龙不解。
    “若是本尊猜得不错,先前薛冲强行夺取我九天甘露灵脉之时,可是面对我的鸿蒙神拳,他身上就算有仙器,也已经被本座毁灭,他先前可说是一无所有。”
    “一定是这样!普天之下,能够在祖师爷您面前逃生的,唯有薛冲,不过他很侥幸。”
    “不!绝非侥幸!”鸿蒙摇头,“此子对人道的把握,对人心理的把握,已经妙到毫巅,这一次他强行晋升境界,看似冒险,可是他将如来请来,就是想要借助佛门的力量牵制于本尊,先前他为了晋升,竟然串通佛门让我用鸿蒙神拳击杀他,后来,当他生死存亡之际,又是借助了佛门的力量让自己逃走,试想当时,若是在他认输的情况下,本尊再对他继续追杀,难保如来这秃驴不插手,他一插手,万事俱休,此人心思之缜密,古今罕有,对人道的领悟,已经到了巅峰。”
    “高手,真的是高手!”菩提叹息。
    “菩提祖师,休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祖师爷爷不是说了吗,现在正是薛冲最为虚弱的时候,我们正好可以杀了他!”孔龙高叫来。
    “是,祖师爷,我一定杀了薛冲!”菩提赶紧表态。
    “你们去吧!”鸿蒙道祖眼显现无边的落寞情色,他不想继续纠缠在这件事情上,他心想的是:菩提杀薛冲,即使现在的薛冲万分虚弱,可是难度依然极大,本尊让你做的,不过是虚张声势,真正动手杀薛冲的人,当然是我!
    他的心在怒吼:当着我面夺取九天甘露,而且晋升两大境界,和我近距离作战打成平手,从我眼皮子底下逃生,这其任何一项,放到诸天万界,都是惊天动地的事情,每一项,对道门,对我鸿蒙,都是绝大的侮辱,羞辱,奇耻大辱,不杀此人,誓不为人!
    很快的,鸿蒙道祖消失,前往安京,薛冲重修的安京城。一个人可以在他绝仙法的攻击之下,全力攻击之下不死,心灵力已经神奇到了奇迹的地步,他必须打探清楚。本来,上只有如来一人,才是他无法决定生死的人,现在,又多了薛冲,这是他这种仙界巨擘无法接受的事情。
    换了薛冲用别的方式晋升,他或许会放过薛冲,可是因为他的失败而促成了薛冲的成功,让自己再也无法决定他的生死,这是他无法接受的。
    如来佛祖回到灵山,端坐于大雄宝殿,脸露微笑,侍座弟子仅有伽蓝。
    “释尊何喜?”伽蓝有问。
    “薛冲秉仙王资质,却又善通人道,他日之成就,未必在本座和鸿蒙之下,渡劫有助,自然欢喜。”
    “不然!释尊难道没有看出,薛冲秉性奸诈,邀请释尊前往兜率天宫乃是不怀好意,利用释尊您,而且他这样明目张胆的夺取九天甘露,等于是向道门宣战,以鸿蒙道祖之能,仅仅是这样一个敌手,都可能杀了薛冲,何况薛冲还有玄穹高这样的仇敌,他日天人九衰,未必帮得上忙。”
    如来佛祖摇头:“祸兮福所依,福兮祸所伏,仇敌之间可化为友,因果轮回,死劫尚且可解,何况在本座看来,薛冲夺取九天甘露灵泉一事,若是化解得当,或有善果。”
    “释尊,您就诚心诚意的被薛冲利用?”伽蓝很难受。
    他的确很难受。晋升帝仙的高手本已经不易,可是在如来佛祖看来,薛冲的资质,尚在帝仙之上,那就是仙王无疑。自己这等人经历百死千劫,才成就圣仙,可是薛冲小小年纪,竟然晋升帝仙,仙王有望,怎么不叫他抓狂。
    从别处了解到薛冲晋升也就罢了,他是眼睁睁的看着薛冲晋升,那一股无名业火却是难以抑制。往者,即使是玄穹高主政天庭的时候,佛门看待玄穹高,虽然貌似尊敬,可是骨子里是看不的,因为佛门随时有能力灭了玄穹高,至少有很大的把握,如来佛祖作为诸天第一高手,佛门人都有这种自信。可是现在不同啦,这位新天帝薛冲竟然以帝仙的境界挑战仙王,竟然没有被杀死,这就很恐怖了。
    没有人希望间冒出一个强者压制在自己头上,让自己无力对抗,玄穹高没有做到的事情,似乎薛冲想要实现。
    “不是利用,伽蓝,万物皆有缘法,闻道向善,总是没有错的,你下去吧!”
    “诺,释尊。”
    当伽蓝尊者离去的时候,如来口喃喃有词:“心灵力神功,居然厉害若斯!我的大因果术出手,恐也难以取薛冲性命,我得赶紧闭关,参悟境界!”
    伽蓝不知道,薛冲的这一次晋升,他和鸿蒙的这一次交手,已经深深的震动了仙界的这两位绝巨擘,迫使他们提升自己的能力,以求面对可能来自于薛冲的威胁。
    示弱的话,如来当然不愿在伽蓝这等弟子的面前流露,鸿蒙也是。
    安京长盛宫,康德殿。
    薛冲一身黄衣,看着面前的江流沙和潘神侯,眼有赞许之意:“多谢两位爱卿布置下这九天神封阵法。”
    一回到安京的时候,薛冲就感觉到十分的安稳,整个皇宫都在阵法的守护之,给人一种安宁祥和之感。当是有数千金仙高手和无数真仙高手联合布置,规模宏大,缜密无比,比之玄穹高的天机金仙绝杀大阵有过之而无不及。要知道,现在的薛冲贵为新天帝,手高手如云,资源充足,要布置绝顶阵法,自然是具备能力。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天尊!”
    两人毕恭毕敬的行礼,神色之满是关切。
    “你们看我很虚弱,是不是?”薛冲笑着问。
    “是啊,天尊,您冒险晋升,虽然侥幸成功,可是元气大伤,需要调养,军国之事,还是交给我们去办吧!”江流沙和潘神侯一请求。
    “那是当然。不过,今日朕叫你们来,乃是吩咐一件有关天下气运的事情,成则为王,败则必死,其余的,都不重要啦。”
    “快快请说。”
    “老龙,给我滚出来!”
    随着薛冲的叱喝声,一个身着黄袍,满脸油光,猥琐好色的年人出现在薛冲的面前,仔细看去,却是龙应天。
    “小子······有什么事吗,没事别烦我!”龙应天横了薛冲一眼,随即大剌剌的坐下,一副君临天下的模样。
    “这段时间,你做天帝,倒是有模有样啊?”薛冲冷笑来。
    “还行。”龙应天淡淡的一笑,随即开始打哈欠,“看来没事,我得去处理政务啦,走啦!”
    “站住!”薛冲怒喝,“龙应天,你个老东西,我看你是被元璧君这婆娘把魂给你勾走啦,你看看你,还像个人样子吗?”
    “小子,你······你敢骂我?”龙应天胡须飘扬,眼神凶恶,“信不信,朕杀了你?”
    哈哈,薛冲在心笑来,但是随即惊呼:“不好,龙应天,照妖眼呢?”
    这是薛冲从来不肯离身的东西,若不是有重要事情需要龙应天在安京坐镇,若不是为了保证龙应天的安全,薛冲是不会将照妖眼留给龙应天的。
    现在,这枚威震诸天的仙器,绝品仙器,竟然不见啦。
    “照妖眼?问他干嘛,你不是给了我吗?”
    “给你,那是借给你!是我害怕你老小子在我不在的时候被人偷偷宰啦,给你防身保命的,放哪儿啦?”
    “这个······这个······我不告诉你!”龙应天忽然冷笑一声,“什么你的我的,你我兄弟,不都是一样吗?”
    “在哪里?”薛冲几乎气炸,他现在最害怕的就是鸿蒙道祖找上门来杀了自己,照妖眼绝仙器,一向是自己防身保命的利器,一旦失去此物,真的是性命堪忧,今日召集江流沙和潘神侯,也是为了商讨保命全身之策。
    “丢啦。”
    薛冲从龙椅上蹦来,看着龙应天的眼睛:“你确定?”
    老实说,薛冲想哭,他甚至有些后悔,也许不该让老龙客串天帝的角色,让这老小子心性大变,居然将性命一般的宝贝弄丢啦。
    不对,有什么不对,薛冲的心灵力预感告诉自己。可是究竟有什么不对,薛冲却是难以一下子感觉出来。
    “我······我确定。”龙应天终于说道。
    “滚!给我滚出去,从此以后,当我没有你这个兄弟!”薛冲狂怒,龙应天显然没有说实话。
    “你还知道我是你的兄弟,你······你居然叫我滚?”龙应天一脸惫懒的看着薛冲,脸色气愤。
    砰!
    薛冲出腿,一脚将龙应天踹出去啦,远远的还听到龙应天的尖叫:“哎哟,小子,你竟敢对我这样,我和你没完,······爱妃,啊,亲一个······”
    潘神侯的眼里有怒火:“元璧君,这个女人一直和他形影不离,天尊,该怎么办?”
    薛冲冷笑:“朕自有办法,你们坐下,朕有要紧的话告诉你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