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力量在身体和剑身之间中流动,那是清澈与污秽的力量,清澈让人宽解,污秽让人窒息。
    温蕾莎再次持握剑柄,交锋中的力量她还无法理解,这些力量最终指向什么,但面对已经发生的事情,她并不会单单等着夏恩的神力与剑中的污秽相互湮灭。
    一瞬间,温蕾莎就调动了自己体内的力量,沐浴过龙血的她有着自己的一丝超凡力量,它一直维持着存在,那是有着一丝类似于神性的力量。
    “来吧,我们一起战胜吧”温蕾莎低语着说,闭上眼睛魔力激发,她每一根发丝都像是被风吹一般倒竖飞舞。在她不知道情况下,小腹上亮起金色的花纹,犹如嫩芽般破土般的枝叶花纹层层抽条,组成一对金色的翅膀。随之而来的却是无限的恐怖记忆,瞬间链接到了剑身上水晶的深处——那是堕落的灵魂,被这污秽的力量正活生生的慢慢吞食。
    “啊!”尖锐而充满无边恐惧的惨叫之声,充满了整个房间。上百道的幽魂,群魔乱舞一般从水晶中释放,这些都是被堕落的灰烬使者所斩杀的无辜之人。
    来自鬼魂的尖啸越发刺耳,要直击温蕾莎的意识,这时留在桌面上戒指发出微微地风盾,把声音隔绝在外。在她全力支持之下,两种死亡的力量在剑柄处交锋,击碎,湮灭,吞噬,抵消,无时不刻地都在发生。
    也就在温蕾莎做出决定的时候,由于带着温蕾莎自身魔力和龙血力量,属于夏恩的死亡占据了上峰,被击碎掉的神力并没有消失,而是成为纯粹的灵质混合着温蕾莎的力量回流到她的体内。
    ‘你来了’
    ‘是谁?’
    温蕾莎在回流的力量中听到了一个声音。
    ‘我是达里安’
    ‘达里安?'
    温蕾莎的脑海中出现一个形象,不过并不是他认识的达里安,而是一个小男孩。
    ‘是我,我就是达里安’小男孩笑着说道:‘谢谢你唤醒了我的理智,我本以为我会永久沉沦。’
    ‘唤醒?’
    ‘是的,我是最后一个死在灰烬使者之下的人,当你的力量进入灰烬使者的时候,污秽的力量便不能控制我了,谢谢你温蕾莎小姐。’
    温蕾莎看着小男孩向她点头:‘我父亲还困在深处,但是过不了多久你应该也能见到他了。'
    ‘谢谢你,我把我作为骑士的部分送给你,还有一些我发现的异常,这些是回礼’小男孩说完就像鱼跃一般,飞向温蕾莎。
    温蕾莎感觉就像是真的有一个小男孩往她怀中撞了一下,推力传来的同时她明白了一些东西,思绪变得凝重。
    这把剑中同样有死亡神力,灰烬使者每杀一个人都会囚禁于其中,直到被死亡神力彻底彻底吞噬掉化为死亡本身的力量。同时折磨着囚困最深处的亚历山德罗斯莫德莱尼,使他为死亡的主人服务。而来自夏恩的死亡神力,反对着这一切,它要是所有的死亡归于宁静。
    ‘原来在超凡的领域内,还会有这样的对抗’温蕾莎内心感慨,同时喜悦着能跟上夏恩,但又敬畏着真正超凡的力量。此时,脑中还在不断地闪过一个小男孩是如何成为一名骑士的经历。
    当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女精灵起了床来,在陌生的环境下,她合甲而眠,定时而醒。靠在床头的灰烬使者,此时依然有着堕落邪气的外表。不过当它被新主人持起的时候,一道青色的光芒从剑柄像扫描那样扫到剑尖,邪气顿时一扫而空,闪烁骷髅的水晶挣扎了一瞬变成得像镜面那样光滑,散发出淡淡的月色光芒。
    加入到死亡之间的交锋,即使有着夏恩的力量带领,却并非没有消耗,随着她的魔力退潮,龙血力量也逐渐退回到体内,属于夏恩的死亡力量也跟着回到了温蕾莎的小腹中。但只要她握住灰烬使者时,内里污秽的死亡之力必会蛰伏了下来。使剑在她手中呈现出特有的模样。
    把大剑和长弓都背在后背,盖上斗篷带好兜帽,背部只露出了剑柄,温蕾莎走出房间。礼拜堂内此时已是人声鼎沸。
    不少‘人’在用餐,各种各样的语言纷乱嘈杂。温蕾莎穿过大厅,在她经过的时候,无论种族都会惊奇地看着她,不过也就如此了。
    礼拜堂之外是银色黎明的大驻地,各处分为几块操场,有着士兵在那儿训练,还有的地方是堆放物质的地点。
    温蕾莎找看了一圈,找到一处水井。走过去,排好队,轮到自己的时候就打起一桶,双手捧着水往脸上洗去。
    “您醒来了”昨天搭讪的精灵在不远处等着,等到温蕾莎洗漱完,上得前来,站在侧面说道。
    “是你的首领让你来找我的吗?”温蕾莎直接问到。
    “是的,首领让我这段时间当您的向导,他们希望无论如何,请您在这里呆上几天,走一走看一看。”
    温蕾莎点点头,她本人也想留在这里几天,熟悉下怎么使用灰烬使者这样的双手武器。于是在营地里走动,找到一处训练场前,看了一会儿士兵训练,对比下动作的熟练度,她能断定那些都是新兵。
    “有经验的人手,都出去巡逻和收集物质了”跟在身边的精灵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一边解释道。
    看了一会儿,温蕾莎自己也来到了一处空地,从背后抽出灰烬使者,双手握住,从上往下挥舞。几回过后,她感觉有些不对劲,停下来思考一会儿,再次挥舞,这回熟练了许多,顺畅地调动了各处肌肉配合发力,使用剑刃发出破开空气的声音。
    “您以前学过大剑吗?”作为向导的精灵又凑了上来。
    “并没有”温蕾莎回到:“但我完成了远行者的训练。”
    “那您真是厉害”作为向导的精灵发现这位精灵女士手套上的徽记已经被磨去,但更加确定一件事情。
    温蕾莎发现这只精灵一直在试探她。其实不只是他,银色黎明的所有人似乎都对她有一种好奇,又带了点惊讶,并且混合着一些敬畏的感觉,特别是看到她手持灰烬使者的时候。
    此时,温蕾莎已经感觉到了对大剑的使用技巧。对于武艺来说,只要基础牢靠,使劲和发力的总有相同的地方,加上达里安给与的记忆,她会很快地精通使用双手武器这一种类的兵器。
    继续使用灰烬使者挥舞了一段时间,温蕾莎又停了下来,基础地挥剑已经没有必要了。她在脑中回忆达里安送给她的记忆,以及他每一次挥剑时,身体上每一块肌肉的感觉。
    回忆着,回忆着,身体根据记忆动了起来。温蕾莎一边又一遍地挥出达里安曾今挥舞过的轨迹,想象着达里安曾今遇见过的敌人,然后像达里安那样去击败他们。
    直到遇见最后一个敌人他的父亲,温蕾莎才停止回忆,同时也停止了挥剑。
    休息了一会儿,温蕾莎从魔法口袋中取出一些食物,是她在远行者修习的时候陆续储存下来的军粮,银月城特制的一种混合了砂糖,面粉,果仁烤制出的块状物。坐在一只箱子上面当早餐食用。
    没过多久,温蕾莎就看见了一对没有穿鞋的小脚丫,她抬起头来,原来是个人类小孩,他一边吃着自己手指,一边盯着她手中的军粮,麻烦的是周围还有四五个相同动作的孩子,发出‘憋憋’地吸吮声。
    温蕾莎看向向导,向导摇摇头,不是安排的。
    “这些给你们吃吧”温蕾莎多拿出一些军粮分给几个小孩。一人给了半块,多了怕撑坏肚子。
    “真甜,精灵小姐,你会成为大十字军吗?”一名小孩一边吃着一边说道。
    “大人们都在说,如果能净化灰烬使者,就会有新的大十字军诞生,大十字军会带领我们打退亡天灾,这样我们就能活下去了。”另外一名孩子抢着说道。
    “是的,大人们说精灵小姐最有可能成为大十字军。”
    “赶走亡灵天灾后,河水会重新变得干净,土地也可以再次种麦子,我们就可以吃饱了。”
    “艾米想要活下去,想要长大。精灵小姐,你会成为大十字军吗?”
    在一些高等精灵的眼中,看人类和看猴子差不多,但不包括温蕾莎。她一个一个地摸过这些孩子的脑袋:“大十字军是什么?”
    “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打败阿尔萨斯的就是大十字军。”
    “不对,是净化了灰烬使者的人才是大十字军。”
    “你也不对,是净化了灰烬使者,又打败了阿尔萨斯的人才是大十字军。”
    “胡说什么,去,去那边玩去”向导精灵说了几句,孩子们嘻嘻哈哈地跑开了,又对温蕾莎说着:“您不必当真。”
    温蕾莎继续在圣光礼拜堂呆了三天,这些天一直在练习使用双手武器的技巧。这是她第一次离开了姐姐们和夏恩,身边也没有家族安排的助力,真正独自生存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里,不由自主地开始考虑更多的事情。
    到了第四天,温蕾莎决定出去走一走,就在银色黎明的而控制区内,她需要更加了解目前的状况。在驻地门口,银色黎明特意准备了两匹马,向导带着温蕾莎向南方走去。
    出了营地往南方的道路,明显进行了一些维护,温蕾莎看见道路的地基一段不一样的土色。附近还有几个村子有人居住,它们的土地没有像其它地区那样被污染,还有存在着一些庄家。村民们也大多数有病态的气色。
    “这里的村子已经建立了有好几年,在这边属于状况比较好的”作为向导的精灵说到。
    “更远一点的地方,会差上许多,在哨所那边还会有亡灵过来袭击”向导继续说道:“我们控制内的土地都清理过一次,控制外的地区就不行了,我们还打不过亡灵的大军。”
    往南边继续骑上马匹慢走,到了天黑的时候,走到了银色黎明控制区边缘。
    “这里就是最远的村子,再远一点的地方,我们无法及时支援。”
    村子被修成了一个木堡,值守的士兵看到两骑到来,看清楚带路的向导,他们显然是认识的。几个士兵转动绞盘,木堡的闸门缓缓升起,放温蕾莎进入。
    “这位就是那位吗?”值守的民兵队长对向导问道,换来了点头的回应。他们看温蕾莎的眼神立刻不一样了,盯着她,好似要看清楚兜帽下她长得什么样子。
    “晚上赶路,并不是什么好主意,今晚在这儿过夜?”队长和向导说话。
    “当然的”向导回话并使了一个眼色。
    之后有个招待的宴会,过程就不必说了,温蕾莎能看出村子里的人尽可能地招待她,可惜条件如此,没有什么能够入口的东西,反而让温蕾莎拿出了储备的军粮分享,那些士兵们兴高采烈,痛快地享用了。
    宴会之后,温蕾莎就被安排了休息,她观看了一下房间,就是一个木房子,收拾得很干净,是被特意打扫过的。
    重新拿出一条毯子铺在床上,解下武器,然后躺了上去。敏锐的感知让她能够听到不远房间里几人的对话。她的向导正和民兵队长说一些诉苦和安慰的话语,还有关于她的事情,精灵向导用‘那位女士’来称呼她,不过都是一些期望,展望之类的内容。
    正要收回感知,温蕾莎的耳朵一动,村子里好像出现了状况。
    在远一点的旷野里,黑夜中燃起了篝火。
    “快,我们也点燃篝火。”
    温蕾莎所在的村子,立时忙成了一团。
    “发生什么事情了。”民兵队长披着一件衣服出来抓住一个奔跑的民兵问道。
    “哨所遭受到了袭击。”
    民兵队长赶紧蹬上木堡的瞭望塔眺望南面,哨所的方向果然燃起了警讯火焰。
    “我们必须去支援哨所,如果哨所陷落,我们这里也守不住”民兵队长果断地说道:“留下一小队人把所有的村民都叫醒来,让他们集中到村公所去,其余的人跟我来。”
    “等一等,我也去。”乱哄哄的队伍前,忽然穿透来一声清脆的女声。
    温蕾莎经走到了队伍的最前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