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温蕾莎,由于自身所处的立场,对洛丹伦人所遭遇的苦难,共感并不是非常强烈。
    但当看到眼前的场景时。
    ‘这个世界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她惊愕地想到。
    在民兵的指引下,她骑着马,沿着山麓小道,快速爬上山脊,这里可以观察到需要增援哨所的全景。当被山坡挡住的视野越来越宽阔的时候,温蕾莎看到了大海。
    密密麻麻,密密麻麻,密密麻麻的骷髅和僵尸组成的腐臭海洋,延伸黑夜下的远方,无边无际,无边无际,无边无际。
    以天灾为名的军团。
    “这些就是亡灵天灾?”温蕾莎喃喃自语。哨所?温蕾莎在亡灵组成的海面上看不到任何建筑,就连篝火也看不见了。
    “对,这就是亡灵天灾”后面跟来的民兵队长还算镇定:“我们必须走了,都动起来,我们赶快回去,带上所有的人往礼拜堂撤退,都动起来,都动起来。”
    民兵队长说完,看到还没有动的手下,就用一顿马鞭子抽了下来。
    情况危急!真的情况危急!他只在亡灵军队北上奎尔萨拉斯的时候看过这样的情景。那次行军,亡灵在大地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深达十数米的伤痕死亡之痕,是亡灵们用脚踩出来的。
    “精灵女士,你的马快,能把这里的情况告知礼拜堂吗?”队长的语速又快又急
    “不,让向导去,他更加熟悉夜晚的道路”温蕾莎快速回头,长长的发丝被甩到身后,用同样的语速回到。
    民兵队长深深地看了一眼女精灵,他并不知道她是谁?来自何方?要去哪里?但知道,她带来灰烬使者。一眼之后快速打马调头,指挥手下几十个民兵:“我们走,赶在亡灵天灾之前回到村子。”
    山的那边,亡灵波涛浪涌,一层一层地向温蕾莎这边的方向涌动,还伴有痛苦哀嚎般的嘶吼。温蕾莎没有跟在民兵们的后面离去,她定定地看了一回儿。
    远远的大地上,那蠕动每一个点曾今都是一个活生生的生灵,她无法想象是什么样的存在,造成了眼前的场景,成片,成片地杀死他们。
    ‘是那位克尔苏加德吗?还是别的存在造成的。奎尔萨拉斯也像洛丹伦如此吗?’
    温蕾莎能了解的是,就算动员银色黎明的全部力量,也都远远不及眼前的亡灵,完全无法正面对抗,就算肯付出一些代价,也没有丝毫胜算。
    ‘不能获胜,就只有走了。’
    ‘而且,这个世界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温蕾莎想着,控制战马反身去追赶民兵的队伍。
    “不能再等了。”
    民兵队长一开口就感到嗓子里像是掉进了一把刀子,声音沙哑且喉咙发痛。
    回到村子,有民兵帮忙维持秩序,队长一条一条地把任务分配下去。村民兵们找来了全部五匹驮马,套上板车。孩子们被击中安放在一辆板车上,由一头栗色的马匹去拉,其余的全部运载粮食。至于其它财产,统统都不带。
    只要活着总会再有,如果死了那也不需要了。
    人影来来回回,所有人都是数年来劫后余生存留下来的,也有着相应的训练,所以行动有条不紊,即使如此他心中中焦急万分,因为他知道有条不紊的当中,还有着人们对死亡已有些麻木。
    温蕾莎也在这个时候骑马回到了村子,村口的火把刚好照亮了她的身影。长长的影子在地面的摇曳晃动。
    有人看见了她。
    “精灵女士,您一定能带领我们走回礼拜堂的吧?”
    说话的是个妇女,她一把抓住了温蕾莎坐骑的缰绳问到。
    温蕾莎没有回答,问话的声音却传播到了四方,村民们齐齐看向村口,紧接着又齐齐地围了上来。他们仰视着骑在马上的温蕾莎。
    ‘为什么会这样?’温蕾莎并不是无法察觉村民们的感情,但她还不能理解的是他们为什么会把希望放在她的身上:‘是因为灰烬使者吗?’
    “能给我们看看灰烬使者吗?”
    立刻又有一个声音问道。
    ‘难道真的是因为灰烬使者!?'
    温蕾莎的目光从人群中扫过,从每个村民们的脸上扫过。他们各个仰望着头,好似在祈求着什么。眼睛里满是害怕,却也满是希望。
    在人群外围温蕾莎看见了民兵队长,与他对视了一眼,看到他好似在鼓励的眼神。
    ‘这个世界,一定是那里有出错了’温蕾莎再次在心中肯定到,她抬起右手伸向背后。
    “灰烬使者的确在我这,你们看!”清脆的声音穿透四野。
    女精灵伸手从背后抽出大剑,高高地举起。这次握住的时候,同样青色的光芒由下而上扫到剑尖。剑身上的水晶犹如明月,淡淡的光芒照耀四周。
    那真的是灰烬使者!非常多的,相同的呼喊陆续响起。这个时候,不只是村民,一些民兵的表情也变得狂热。
    “没错,灰烬使者会带领我们都活下去”民兵的队长在外围的也高高地呼喊。
    士气被调动起来。
    看着面前这些人的脸上,读出了一种叫希望的表情,温蕾莎想到了之前和民兵队长的对话。
    她在半路上就追上民兵的队伍,队长和她问过相同的话语。
    “灰烬使者真的在你身上吗?”
    温蕾莎点头。
    “您能使用灰烬使者吗?”
    温蕾莎点头。
    “我能知道您的名字吗?”
    温蕾莎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对他摇摇头。
    “我能拜托您一件事情吗?......”
    温蕾莎听完,于是有了以上的行动。
    ‘这个世界,一定是哪里出错了!生灵大规模地被杀死,魑魅魍魉横行在人间,活着的人朝不保夕,死者苏生作恶,在她见过的人里面只能把生存的希望寄托在一把剑之上。'
    ‘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是温蕾莎,来自异界的艾泽拉斯,在这个世界里我将何去何从?’
    温蕾莎思考着她从没有思考过的问题。她依然高高举起灰烬使者,这把剑已经成为了当下人们的信仰之剑。一丝丝,非常微弱,非常特别的力量,正通过大剑传递到她的体内。
    她并不知道同一时间,圣光之愿礼拜堂的北方,纳克萨拉斯方向,一只规模同样庞大的亡灵正在南下。
    如果从空中俯看的话,一南一北两只亡灵天灾,像两只巨手一样,把圣光之愿礼拜堂拍在中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