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灵风送着温蕾莎一跃百米,下落之时踩在食尸鬼的背上,再次一跃而起。两回跳跃,她滑落入远处黑色的薄暮之内。
    身上的装备立时冒出魔法灵光,生成法术护盾,抵消来自暗影的侵蚀。
    暗影中的敌人是苍白者玛勒基,温蕾莎其实并不知道他的名字,这个时候她能看见敌人的全貌每一名脸色与死人一样苍白的法师。
    温蕾莎突然从空中出现,来到亡灵法师的面前,,整支军队顿时嘎然停止。许多闪烁着邪恶红光的眼睛死死盯着她,却一时不再前进。数只缝合怪关门一般挡在亡灵法师身前。
    周围的亡灵也包围了上来,咆哮了几声以表示威吓,突然之间,一道命令在说道:“杀死她!”
    生灵和亡灵的战争
    顿时,所有的亡灵士兵立刻冲了上去,随此刺激,所有亡灵都迅速地行动起来,前仆后继,顿时整个荒野都被亡灵的嚎叫所笼罩。
    手上灰烬使者所传来的力量越来越强,那些村民们心中所渴求的愿望此时变得极其简单,也极度强烈。
    ‘灰烬使者,救救我们......'
    ‘灰烬使者,救救我们......'
    ‘灰烬使者......'
    ‘灰烬使者......'
    .......
    声音仿佛在耳边一般,一声声回响,却也在一声声强化她的力量。
    ‘我与这个世界的联系趋于紧密了’温蕾莎心中有一点灵光闪过,她立刻就知道自己的感觉是正确的,她好像与什么相连了起来,体内所拥有的神力在这一刻都兴奋了起来。
    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周围亡灵的动作变得缓慢。在灵觉范围内,她甚至能看清楚成千上百只亡灵,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在缝合怪之后的那名亡灵法师他手中正丢出暗影箭。
    “哦!不!!”木堡里的银色黎明们,当然不会有着温蕾莎的视野,他们见到温蕾莎落到黑幕中,身形一顿,很快被亡灵们包围了,发出一阵绝望的喊叫。
    但是,在这个黑色薄暮中,温蕾莎的灵觉放到了最大,瞳孔变成灿金的色彩。来自达里安的回忆和灰烬使者的鸣动,在这一刻和她体内的力量呼应。
    这就是灰烬使者啊!温蕾莎高举武器,天上,地下,前后左右,统统的一切都在她的感知中。亡灵军队的包围中,她屹立在其中,高叫着:
    “震邪圣印!”
    清脆又坚决的声音,神圣的力量从灰烬使者的剑身上喷涌而出,却并不是圣光,而是月亮般的光芒照耀着四周,这是由神力所驱动的力量。
    近数百名亡灵士兵顿时失去了自己的控制,它们是因为亵渎死亡而诞生的怪物,而此时,被光芒所照之处,亵渎的力量被一扫而尽。
    “归于宁静吧”温蕾莎再次喊到,体内由夏恩所灌注的死亡神力,全部流动到灰烬使者当中和残存的污秽的死亡之力斗争,然后带着一些纯粹的灵质返回温蕾莎的体内。
    月华般光芒越来越亮。
    只有数秒,亡灵们已经倒下上百成千,它们并不是被圣力给烧成灰烬,而是像是睡着那般纷纷归于宁静。亡灵士兵们的灵魂在它们生前死去的那一刻就不在身体之内了。它们之所以能够行动战斗,是因为就算灵魂不在,身体却还链接着污秽的死亡,此时被剑上的光芒斩断了纽带。
    “那,真的是灰烬使者!!”木堡内的人类,见过前代灰烬使者的银色黎明,虽然和前代有些出入,但是那剑上的光芒,无不确定第二代灰烬使者的诞生。这一刻已经是泪流满面。他们终于等来了希望。
    温蕾莎仰着头,看着光芒组成的穹顶,从剑上喷涌而出的圣力,冲到天上,然后向四周挥洒,天穹似的光幕顷刻就笼罩到了四方。不单单是亡灵,就连暗影负能量也被驱散,从那个亡灵法师手中抛出的暗影箭,在她身前十米的位置消失殆尽,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周围低级的亡灵士兵顿时没有挣扎余地,就被这种圣力带去永久的安宁,甚至附近没有来得及离开的那些缝合怪,也在逐渐地失去力气。虽然还勉强保持着活动,但身上肿胀肉块随时都要崩解的样子。
    随着一大批亡灵士兵真正的死亡,亡灵法师立刻暴露了出来,温蕾莎没有多说什么,脚下一踏,冲了上去,圣力布满了全身。那个法师挥动了几下法杖,几个暗影箭打在她身上,就是滴落在火炉上的水滴一般跳动几下便消失不见。
    之后黑色幕布忽然由地下升起,挡在前进的道路上。
    温蕾莎身上的圣力却更进一步燃烧,出现了一个浮现出无数符号的保护圣盾,神力在她体内沸腾,从村民们那边诞生的心愿力量攀登到更高峰值。
    一切就仿佛注定好了一般,温蕾莎冲出暗影的幕布,灰烬使者刺入正要逃跑的亡灵法师。属于秩序的死亡流转剑身,给与了他永恒的宁静。被温蕾莎的灰烬使者所斩杀者,灵魂无法复活,身躯不可苏生。
    ‘战斗将要结束了。’
    温蕾莎抽出大剑,环视四周,只要再清楚掉这些失去指挥的亡灵,战斗真的就结束。
    女精灵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鼓起的神力逐渐退潮,眼中的金色也随之退去。
    如此,温蕾莎回望木堡,她希望她所想的事情能向好的方向发展,村民村民身上的死气应该淡化了。
    可惜的是,并没有。
    浓墨般的死气依然浓郁在它们身上。
    ‘死亡没有离去’温蕾莎的心中,第一次诞生出无力的感觉;‘这些到底是为什么?’
    “呵呵呵呵,你一切都改变不了。”
    “呵呵呵呵,你一切都改变不了。”
    “呵呵呵呵,你一切都改变不了。”
    就在这一刻,温蕾莎还在思考的时候,四周还活着的亡灵,嘴巴一张一合,摇晃着脑袋,上千只怪物一般的眼球一起盯着温蕾莎看。
    “看着吧,他们全部要死。”无数的声音次响起。
    “好好看着吧,无论你做什么,都无法改变”
    “哈哈哈哈哈。”
    “你的弱小使你愤怒,你的愤怒会把你带到我的面前。”
    “呵呵呵呵呵呵”
    声音一落,温蕾莎只觉得地面一阵颤抖,‘轰隆隆轰’......以木堡为中心的地面,猛地消失在地面,数十只巨大的蜘蛛样的怪物,在烟尘中翻滚。
    温蕾莎立在原地,手上握紧了灰烬使者,无力感之后,她头一次对某种事物感到不可原谅。
    圣力再次燃起,灰烬使者上点燃出巨大的光刃。
    天亮了,但也下起了小雨。
    是由于凌晨时的大火所造成的降水。
    一个身影也不去避雨,却在废墟里翻找着什么。在她不远处的陷坑里,男女老幼安静地躺着,有的还带着激动的表情,有的却是恐惧。
    那个身影从废墟里抱出一名幼儿,同样放在陷坑之内。随后,她点了点数量,然后拔出背后的大剑,使剑身上激出一些灵光,照应到陷坑之内,使他们死后不再被打扰。
    看着男女老幼的表情逐渐舒缓,最后变得宁静。她才收起大剑。然后伸出戴有戒子的左手,轻轻的鸣唱。
    起风了,却是轻抚的微风。
    土地化为软泥,却是掩埋了陷坑。
    身影站在坟墓前低头默默地哀悼了一会儿,走出废墟。
    她乘着风雨踏过田野,田埂下稀稀疏疏的麦子迎着雨水,努力展露着长长的叶片,一摇一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