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卑微的希望(上)
    夏恩和奥蕾莉亚坐在龙鹰上,地面上尽是些匍匐的精灵。
    “奥蕾莉亚女士,大法师阁下,请收留下我们吧!自从跟随凯尔萨斯倒了外域以来......”
    “请收留下我们吧。”
    “请收留下我们吧。”
    “请收留下我们吧。”
    祈求的话语此彼伏,最后趋于沉默,沉默之下是无声的匍匐。
    夏恩默默地看着他们,看了好一会儿,在短暂的时间里思考这些来投的精灵们,如何艰难,如何痛苦,但是他即不肯定,也不否定,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
    奥蕾莉亚却是欲言又止,好心的女精灵看看了丈夫的神色,知道丈夫那奥术师的心智占据了思考核心。叹了口气,如果只有她自己的话,现在可能已经在安排那些精灵们就地修整,然后叫来头领们商量怎么行动才能生存下去,甚至脱离目前的居住地,逃开凯尔斯萨的统治,前往别的去处建立家园。
    不过,有着丈夫在身边,她想到,同样的事情从不同的角度去思考,也许能的到更好的处理办法。
    奥蕾莉亚同样思考了一会儿,最终也只是安慰了一番,没有说收留,也没有说驱逐,一和夏恩回到了法师塔。
    “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之后许多天,夏恩和奥蕾莉亚都没有露面,期间妻子缠着丈夫问到原因。
    “我还有一件工作没有完成”夏恩这样回到,当时实际的问题比这句话要复杂很多。此回答当然不能让妻子满意。不过奥蕾莉亚相信夏恩,只是每天都会出去巡游一圈,回来后再缠着丈夫,对于那些来投靠的精灵,奥蕾莉亚保持着与夏恩相同的做法,既不肯定,也不否定。
    此时,从塔楼的窗口像外面看去,可见看见周围的几个小浮空岛上被搭建了大大小小帐篷聚落,他们就像是法师塔的附属聚落那样分散在四周。
    在没有明确表态的情况下,前来法师塔附近聚居的精灵反而多了来,单单从数量上已经达到了千人。
    “他们只是想活着而已”前来的精灵越来越多,希望也越来越迫切,迫切到奥蕾莉亚每次巡游回来,都会被那群精灵匍匐在脚下,然后祈求庇护他们。
    “一旦失去了太阳井,精灵们几乎连自救都快要做不到了。”奥雷利亚再次用怜惜的语气地对着夏恩说道,曾今,在银月城的她从来都无法想象目前她所见到的情景。在虚空风暴的精灵们变得很陌生,不再是以前居住的银月城里欢乐的精灵们。
    算一算时间,差不多到了第一次更换奥能水晶的时候了。
    的确到时候了。
    法师塔附近一处浮空岛上,一座用石头垒的屋子前,几个学者穿着的精灵,面对着几株小藤,细的把衰败的叶子摘了下来。这藤茎缠绕着长木而爬,生长在非常阴暗环境,学者们小心摘了几片叶子,然后仔细观察小藤的品相如何,但是使他有点失望的是,品相并没有多好。
    培育出来的小藤比自然生长的虽然看上去枝叶肥美,但是缺少了生命的活力。
    房间被往地下挖掘了很深,满满地都种植着草药,数一数,一共两百八十四株,精灵们记住了数目,不算再有更多的这种草药了。
    他们是最近迁徙到这里的精灵,从虚空风暴的大温室带出了这些草药,在大部分人眼,是非常珍贵的东西,但是对于迫切求存的精灵来说,这也许就是救命的珍宝。
    虚空风暴很贫瘠,也很危险,他们花了大力气从凯尔萨斯的温室偷出了很多土壤。今天,这些草药会被送给精灵们推出的代表,然后让他贡给那位在法师塔的大人。
    几座用来聚居的浮空岛之间,来回飞行也就半个小时。很快,在凌晨时分,几个植物学家派遣的队伍就把草药送到了约定的空地处。运送队的队长叫做提图斯海卫者,他现在才二百一十九岁,出生在杨帆港的海兵家族,由于跑海,他早已经有着丰富的冒险生涯,他参与过第一次兽人战争,但是事后对这次战争都绝口不谈,他身体健壮,冒险的磨练,使他看上去非常沉稳,他的唯一的物质财富就是永远背在腰间的那把轻剑和背上的火枪,这是他的父亲留给他的唯一有价值的遗物,当然,对他来说,曾经是一个水兵队长的父亲,传授给他的技能才是他一生的最大财富。
    阳光足够的时候,他看见了阳光照耀的浮岛有一个小小的殿堂——这个殿堂最近才建成,由一位从泰罗卡逃回来的牧师主持。最近,所有的精灵都知道了,凯尔萨斯对沙塔斯的攻势完全失败,所有据点都被拔除。对于他们这些很早之前就对凯尔萨斯失望的精灵来说,不知道是好是坏。
    走到了门口,这座神殿的墙壁粗糙,还没来得及装饰,上面到处是开凿石块的痕迹,但是只要如了内,一切都发生了巨变改变,不是说有多奢豪,而是感觉的完全不同,只要踏上这座神殿的台阶,都可以感觉一种若隐若现的奥能渗透而出。
    提图斯海卫,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一直以来被魔能侵蚀的身体,感到轻松了不少。他走上台阶,进入小神殿内,仰头就能看见一颗奥能宝石在散发着光辉,而宝石是镶嵌在一个满是魔法花纹的金属板块当。恕他学识有限,看不出金属板块是什么,但是感觉上很喜欢那些魔法花纹,每次来到这个神殿,他都会仰望着好一会儿,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神秘的花纹他能感觉到神圣。
    “牧师,您在吗?”提图斯仰望到脖子有些酸痛了,也没有等到牧师,于是就喊着。然后他自然的看到了布置在神台上的祭坛,不过没有圣光的标记,被空了出来。
    对绝大部分精灵来说,法师和法师的差别,他们很容易理解,圣光和圣光的区别他们便分得不是很清楚。
    “我在后面。”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提图斯连忙走到了后面,神殿后面是有一个小平台,用于降神殿自己的龙鹰,现在这里停留着许多精灵,也堆放了许多物资。
    有冒险从刀锋山开采出来的水晶,有装在魔法瓶的火焰,水,大气和土。还有上百锭的专属于外域的稀有金属。加上他带来的草药。原本这些东西都会是去送给逐日者军团的。
    “不知道,那位大人会不会收留我们”有的精灵担忧地说道。
    牧师站了出来,他穿着朴素的白袍,没有一个徽记,他的面容长期修行后已经变的很平淡地那种。再也没有精灵的骄横和恨意,他仔仔细细在提图斯送来的布袋看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那位大人既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至少不会反对我们聚居的此地,如此我们对那位大人的敬意一点都不能怠慢。”
    还是有一些精灵很是不安:“如此一来,我们不是和凯尔萨斯王子彻底分开了吗?”
    不过他的话语并没有得到相应。
    “凯尔萨斯失败了。”
    “凯尔萨斯没有成功。”
    “我们已经为逐日者拼过性命了,诸位能活着到现在,难道是因为王子的恩赐。但我时刻都记得是那位大人救了我的性命”说话的精灵狠狠看了一眼先前那软弱发言的精灵,掀开自己的衬衣,露出胸口被魔能异化出的绿色水晶:“看!这就是为凯尔萨斯拼命所换来的报偿。”
    几句话并不是一个意思,不过精灵们都沉默了下来。
    自从太阳井陷落了之后,他们去充当了精灵远征队,但是所谓的远征,其实只是在外域厮杀,他们进攻过地狱火堡垒,却拿到魔能水晶作为报酬,之后又在外域和德莱尼人厮杀,攻陷掉德莱尼人的移民船,一同从奎尔萨拉斯出发的同伴越来越少,精灵们所面临的问题一个都没有解决,反而多出了魔能腐蚀的危机。整个精灵族都不知道会被凯尔萨斯带去何方。
    精灵们之间要说的话已经说得够多的了,不想再在凯尔萨斯的问题上纠缠。
    见所有的精灵不再争执了,牵头的牧师开始说话。
    “这样,我们就出发吧,奥蕾莉亚女士出行之前,赶到魔法塔下。”
    众精灵沉默地点点头,返回自家的队伍,望着神殿的龙鹰升空,他们也牵好自家的龙鹰,依此出发。
    同一时间,在法师塔远处的一个浮空岛上,有着一个山洞,洞内被布置成祭坛的样子。祭坛上正放着夏恩留下的奥术水晶。
    许多肉体上异化到无法掩饰的精灵们,面对水晶跪下祈祷。祈祷词很简单,也没有扣住主体,却并不妨碍被异化的精灵们发至内心的祈祷。
    “我们的救主充满光辉,这光照亮了心灵,洗去我们的污秽,我们爱祂,奉他的名的,也必被祂所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