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个蒸腾着白色水气的浴池内,龙悦红拿起放在旁边的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最初城的公民还真会享受啊。”他由衷感慨道。
    在这里,即使是底层公民,只要还活得下去,还赚得到额外的那么一点钱,隔三差五也会去那种廉价的浴室,男女老少,无一例外。
    这可比家里烧水洗澡要划算。
    同样泡在热水中的商见曜,双手向两侧展开,搭在了池子边缘。
    他笑着回了龙悦红一句:
    “你小时候又不是没泡过。”
    “盘古生物”内部,大部分员工家里是没地方洗澡的,只能去公共浴室,而那里全是淋浴。
    但两三岁以下的小孩子就不需要在意这些了,家里烧一壶水,弄一个盆,调配好温度,就可以丢进去洗了。
    “我完全没印象。”龙悦红老实说道,“要不是现在还能看到那些小孩泡在盆子里洗澡,我都怀疑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解决掉真“神父”后,蒋白棉为了犒劳全组,专门带着商见曜、白晨和龙悦红进了红巨狼区一家较大的浴室。
    商见曜没在意龙悦红的回答,自顾自叹了口气:
    “可惜老格不能泡。”
    虽然这机器人是防水的,但也架不住一直泡在热水里。
    “他适合一池的机油,但这太奢侈了。”龙悦红笑道。
    蒸汽浴后这么泡澡让他浑身放松,连精神都不那么紧绷了。
    所以,他随口说道:
    “也不知道‘超越灵性’教团会怎么处理辛西娅的事情……其实,他们可以找个中间人,把情报直接透露给监察官亚历山大,让他提高警惕。这样一来,他们说不定还能因此和这位巨头建立起关系。”
    商见曜脑袋略微后仰,笑着说道:
    “他们真应该请你做顾问。”
    龙悦红突然有点忐忑,不自信地问道:
    “这有什么问题吗?”
    商见曜瞥了他一眼:
    “万一亚历山大和辛西娅是一伙的呢?”
    “也是啊……”龙悦红仔细一思考,发现不能排除这个可能。
    那样一来,“超越灵性”教团就暴露了,被盯上了。
    商见曜转而笑道:
    “如果是我,就找机会入侵最初城的广播站和电视台,控制住播音员,循环播放一条新闻:
    “注意,注意,辛西娅是‘欲望至圣’教派的成员,和‘反智教’有合作,目前正找机会和亚历山大监察官建立联系。”
    说着说着,他露出了跃跃欲试的表情。
    龙悦红想象了下商见曜描述的场景,忍不住笑道:
    “那样的话,不管亚历山大监察官和辛西娅究竟是什么关系,都必须保持足够的距离了。”
    “其实,还可以编一点他和辛西娅的桃色新闻,将他和‘欲望至圣’教派关联起来,让所有看到、听到新闻的公民鄙视他,唾弃他。”商见曜将右手放入水中,轻拍了下自己的大腿,“可惜那个新晋元老盖乌斯没请我们俩当顾问,要不然他现在就率领变革派政变成功了。”
    “为什么还有我?”龙悦红下意识问道。
    商见曜正色说道:
    “我负责出馊主意,你负责排除错误答案。”
    因为商见曜连自己都骂,龙悦红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
    感觉泡得差不多了,他略显不好意思地背过身体,爬出了浴池,然后拿起放在旁边的浴巾,将它系在了腰间。
    “做人要自信啊。”商见曜语重心长地教育起龙悦红。
    他不慌不忙也出了浴池,拿起浴巾,一路走向冲澡的地方。
    等清理好自身,他和龙悦红穿上浴袍,系好腰带,走进了位于一楼的自助餐厅。
    这里的食物种类谈不上丰富,但面包、熏肉、煎鱼、蔬菜、香肠、通心粉这些还是不缺的。
    蒋白棉和白晨也泡好了澡,她们分别盘起了头发,穿着浴袍,拿着餐盘,挑选着食物。
    “我怎么感觉每人1奥雷很划算啊。”看到商见曜和龙悦红进来,蒋白棉感慨了一句。
    龙悦红还没见过刚洗好澡还穿着浴袍的女性,一时都有点不好意思抬头。
    “可惜不能每天都来,要不然我能吃到老板破产。”商见曜随手拿起了一个餐盘。
    接着,他嘲笑起龙悦红:
    “你这样是看不到食物在哪里的!”
    蒋白棉觉得在这方面调侃小红不是太好,笑着转移了话题:
    “等会我们分开坐,要不然我怕老板以后列黑名单的时候把我也列进去。”
    “是啊是啊。”龙悦红找到了反击的机会。
    这时,旁听的白晨突然向龙悦红提出了一个问题:
    “如果你将来面对一个女性敌人,她突然脱光了衣服,你是不是会不好意思看,以至于错过机会?”
    “呃……”龙悦红觉得应该没有哪个女性敌人会做这么奇葩的事。
    “脱衣服的过程够小红打死她七八回了。”蒋白棉代替龙悦红做出了回答。
    他们不再闲聊,继续分头挑拣食物。
    等用过午餐,四人进入休息区,各自霸占了一张躺椅,盖上了薄薄的毛巾被,昏昏欲睡。
    “这就叫偷得浮生半日闲……”蒋白棉满足地低声感叹了一句。
    没人回应她。
    四人迷迷糊糊间,听到休息区别的地方有聊天声传来:
    “楼上那个按摩师非常不错,下次你可以试试。”
    “你说的按摩,它正规吗?”
    “当然正规,我最近睡眠不好,总是做噩梦,刚才按了按就睡着了。”
    “呵呵,有心事,所以睡不好?”
    “不是,我前段时间路过青橄榄区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可怕的畸变生物,把我吓坏了……哎,新历都多少年了,怎么还有城里的流浪动物发生畸变?”
    “可能是城外溜进来的,你也知道,城防军只防得住人,防不住这些东西。对了,它长什么样子,要不要去治安所报备一下,免得之后又碰到,被弄伤?”
    “它很像猫,不,跟个小豹子似的,一身都是血红色的,和没有皮肤一样,它的尾巴好像蝎子,肩膀那里还长的有白色的刺,对了,它有四只耳朵……”
    商见曜刷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与此同时,蒋白棉等人也有类似的反应。
    彼此对视间,商见曜兴奋地用口型说道:
    “小冲!”
    刚才那人描述的畸变生物和小冲的宠物“安眠猫”或者说“鬼猫”非常像!
    …………
    最初城猎人公会大厅。
    做了伪装的龙悦红闲聊般问道:
    “你说组长和商见曜能找到小冲吗?”
    “旧调小组”现在是分头行事,龙悦红和白晨到猎人公会打听消息,蒋白棉和商见曜去青橄榄区找小冲、梦魇马、安眠猫。
    至于格纳瓦,因为太显眼,暂时不方便外出,毕竟金苹果区一个机器人绑架了某男性的消息还是蛮惊悚的。
    “难。”白晨简单做出了回应。
    青橄榄区比金苹果区大多了,常住的、有登记的人口估计都上百万了,想找到一个有心躲藏的小冲几乎不可能。
    他又不像“神父”,会主动去做一些事情,留下一定的痕迹,他只会窝在家里打游戏。
    “如果梦魇马也进了城,还是挺容易被人看到和记住的。”龙悦红咕哝了一句。
    此时,他手里拿着一袋文件,里面是“神父”记忆中的一些“反智教”情况。
    在这方面,其实“神父”知道的也不算多,因为“反智教”的风格是各自负责自己那一摊,需要协助了再找高层申请,所以,“神父”只清楚自己掌控的部分和“牧者”布永相关的一些事情。
    他的记忆里,“牧者”布永的直属手下都有一个代号,比如“神父”,比如“医生”,比如“清道夫”,但彼此间很少联络,谁也不清楚对方在做什么。
    至于“牧者”布永,“神父”也记不得他的模样,只有遇见,才会恍然大悟,找回相应的记忆。
    他和假“神父”一样,只对“牧者”布永受伤未愈般的嗓音有印象,但蒋白棉怀疑这是“牧者”布永故意制造出来的伪特征,因为他别的都掩饰了,只留下这一个。
    ——真“神父”其实也是这么想的。
    所以真“神父”记忆里比较有价值的部分就是他负责的那些事情和直属手下的情况,“旧调小组”整理了出来,打算邮寄给最初城的“秩序之手”,做好事不留姓名。
    同时,经过真“神父”记忆的确认,“旧调小组”完全肯定“反智教”下一个目标是福卡斯将军,但真“神父”在这次行动里只是副手,协助“牧者”布永,没掌握完整的计划。
    说话间,白晨和龙悦红上了二楼,见到了之前接待他们的那位老者弗雷德里希。
    弗雷德里希套着黑袍,看了他们一眼,含笑说道:
    “差点认不出你们了。”
    “发现几个仇家也在最初城。”白晨平静解释道。
    弗雷德里希点了点头,没有多问,笑着说道:
    “之前你们委托我们找的那个人有线索了,有遗迹猎人看到过他。”
    找到韩望获了?龙悦红一阵惊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