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安坦那街,龙悦红和白晨一步步往前走着。
    两人返回安全屋,等到蒋白棉、商见曜归来后,商量了一阵,继续分头行事。
    这一次,格纳瓦开着一辆灰色的吉普,于安坦那街外面等待,负责接应。
    ——杀死“神父”后,“旧调小组”将那辆红色的越野还给了租车公司,又另外找了一家,新弄了一辆。
    安坦那街到处都是违规搭建的房屋,原本还算宽敞的街道被挤压得只能勉强供两辆小车并行,且颇为阴暗。
    龙悦红只是随便扫了几眼,就通过没有镜片的眼镜看到了支出来的阳台、晾着衣服的一根又一根竹竿、隔断了人行横道的附房、提着武器大摇大摆过去的男子。
    ——那副眼镜是他在拉贝街买的,是一名遗迹猎人从北岸废土某个城市废墟内捡回来的,只剩下了框架,非常便宜。
    反正对视力还不错的龙悦红来说,这只是一个伪装的道具,不需要太好。
    “单纯只是路过,还真看不出来这里是什么都能买到的黑街。”龙悦红收回目光,感慨了一句。
    虽然这里也有枪店、酒吧、赌场等事物,但它们本身在最初城是不违法的,只要不销售重武器、精神类药品和非指定公司生产的酒精饮料,不非法扣押欠债人员,它们就不会被“秩序之手”查封,顶多就是额外给治安官交一笔辛苦费。
    ——新历前面那些年,为了保障粮食供应,“最初城”颁布有禁酒令,并严格执行。当初不知多少黑帮,为了争夺私酿烈酒的渠道,大打出手,隔三差五火并,而到了最近十几年,禁酒法案松弛了不少,允许指定的公司收购粮食酿造酒精饮料。
    白晨拉了拉脖子处的薄围巾:
    “这是对负责周围街区的治安官的尊重。”
    龙悦红点了点头,指着两侧店铺道:
    “我们是依次问下去?”
    他和白晨身上都带的有打印出来的韩望获肖像画。
    这是格纳瓦扫描蒋白棉那副韩望获画像,修订细节后弄出来的,和真人近乎完全一致。
    白晨摇了下头,简单解释道:
    “在这里,如果没找对人,你什么都问不出来,甚至会成为某些人讹诈欺骗的目标。”
    “这样啊……”龙悦红又学到了的同时,觉得商见曜如果在这里,肯定会说“这岂不是好事”。
    又能赚一笔了!
    他跟着白晨,一路来到了家连招牌都没有的枪店内。
    枪店的主人是个胡子花白的老者,正在认真地保养一把“联合202”手枪。
    “老雷吉,你还没死?”白晨切换至曾经那个遗迹猎人的状态。
    老雷吉眼皮微抬,瞄了她一眼道:
    “也许你死了,我都还活着。”
    白晨拿出韩望获的肖像画,啪地拍在了桌上:
    “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老雷吉“呵”了一声:
    “下次再问这种事情,我要收费了。”
    那就是说,这次还是免费?龙悦红突然有点高兴。
    老雷吉扫了画像一眼,摇了摇头:
    “没见过。
    “特征不是那么明显,谁会记得住?”
    白晨没有多问,收起画像,走出了枪店。
    “这还叫特征不明显啊?”龙悦红回头看了一眼,忍不住抱怨道。
    韩望获除了眼白发黄,脸上还有一横一竖两道疤痕。
    “他的意思是,没在路上碰到过,类似模样的人也没尝试购买过重武器。”白晨平静说道,“老雷吉是安坦那街武器商人们推出来的地下行会会长,他说没有就表明韩望获到这里的目的不是武器。”
    “可能韩望获只是在附近工作,正巧路过。”龙悦红提出另一个可能。
    白晨摇了摇头:
    “以韩望获的眼光和见识,只要路过一次就会知道这条街不简单,有很大问题,之后如果不是有事情需要在安坦那街完成,他肯定选择绕路。”
    而韩望获抵达最初城应该已经很久,不太可能这段时间才第一次经过安坦那街。
    接着,白晨和龙悦红一起,去了酒吧、赌场、黑市等地方,找不同的人询问了相同的问题。
    他们得到的答案都是“没见过”。
    这说明韩望获到安坦那街不是为了搜集情报、购买违禁品、喝酒或是赌博。
    当然,这些选项只是初步被排除,很可能存在遗漏。
    “现在去那几个黑诊所问问。”白晨按部就班地说道。
    “嗯。”龙悦红仔细一想,觉得韩望获到这里找医生的可能还真不小。
    毕竟韩望获就算没做遗迹猎人,也很可能从事别的有风险的职业,一旦受了伤,基于次人的身份,选择黑诊所理所当然。
    很快,白晨和龙悦红进了家同样没挂招牌的诊所。
    诊所的医生戴着金色边框的眼镜,靠在椅背上,翻看着不知过期了多久的报纸。
    “有什么不舒服的?”他瞄了两人一眼。
    白晨毫不啰嗦,直接掏出了韩望获的肖像画:
    “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医生仔细看了几秒,放下报纸,笑着说道:
    “我这个人是有职业道德的。”
    白晨掏出5奥雷纸币,放到了他的面前。
    “咳。”医生清了清喉咙道,“他前几天来找过我,你们知道的,在安坦那街,我的医术说第二,没人敢当第一。”
    职业道德?
    开黑诊所的还讲什么职业道德?
    “他受了伤?”龙悦红关切问道。
    医生推了推眼镜,摇头说道:
    “不,心脏问题。
    “你们应该清楚,次人身体畸变的同时,往往会出现一定的缺陷,所以,他们即使不被杀死,也很少活过壮年。
    “这个人心脏天生就有缺陷,随着年龄增长,问题越来越重,现在已经到了非常明显的程度,除非能找到合适的心脏,做手术更换,否则纯靠药物维持活不过两年。”
    这……龙悦红突然很同情韩望获。
    辛辛苦苦坚持了那么多年,为了一个人类的身份而努力,结果在梦碎后,又发现身体出了大问题,来自次人本身的大问题。
    不幸常常降临在那些本就不幸的人身上。
    见白晨、龙悦红没有说话,医生把钞票拿了过来,补了一句:
    “次人要找合适的、不排异的心脏很难啊,如果他们族群只剩他一个,那几乎就没什么希望了。”
    “你知道他住哪里吗?”沉默了几秒,白晨问道。
    医生摇了摇头:
    “安坦那街的医生谁会问这个?准备去接收遗产吗?
    “嗯,我给他开的药能吃一个月,现在过去好几天了。”
    白晨安静听完,简单回应道:
    “谢谢。”
    …………
    乌戈旅馆,蒋白棉和商见曜的房间内。
    “真是惨啊,甚至有点宿命的意味。”听完韩望获的现状,蒋白棉由衷感叹了一句。
    商见曜当即问道:
    “公司能治吗?”
    蒋白棉回忆着说道:
    “如果是普通人类,问题不大,就算没有合适的心脏,公司也能人工制造,可次人相关,我离开科研领域太久了,不太清楚现在的成果,嗯,理论上应该是可以的,只是得花费时间分析基因,且风险不会小。”
    “还有一种办法,让老韩上传意识,成为机械僧侣,摆脱肉身的桎梏!”商见曜突然兴奋。
    他开始用“老韩”来称呼韩望获了。
    白晨也说道:
    “‘最初城’好像有机械心脏技术,但不是那么成熟,而且非常昂贵。”
    “嗯,具体怎么做,等找到韩望获再说。”蒋白棉结束了这个话题。
    “旧调小组”五位成员又讨论起了小冲的事情。
    “那片区域一栋楼一栋楼地找,以我们的人数,可能得大半个月才完成。”蒋白棉说出了自己和商见曜讨论的结果,“现在就看停电之后,玩不了游戏的小冲会有什么反应了。”
    “也不知道下次停电是什么时候……”龙悦红小声嘀咕道。
    “看来今晚就会停电。”商见曜颇为欣慰。
    龙悦红对此已经麻木,连反驳的心思都未出现。
    当然,他也知道今晚停电的可能性还是蛮大的,因为青橄榄区经常停水停电。
    经常停水停电……念头转动间,龙悦红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道:
    “如果我是小冲,为什么要挑一个经常停电的地方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