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蒋白棉等人都被龙悦红的反问弄的有点懵,只有商见曜仔细思考,认真回答道:
    “他可能不知道。”
    不知道青橄榄区经常停水停电。
    这一次,蒋白棉站在了龙悦红这边:
    “最初那会不知道很正常,可一旦在青橄榄区住上几天,不用超过一周,就肯定能知道这里经常停电。
    “而浴室那个客人碰到安眠猫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她的意思是小冲就算刚来最初城时,选择了住最混乱最不容易被人发现的青橄榄区,现在也应该搬家到红巨狼区、金麦穗区等地方了。
    “如果小冲确实与这几个街区的‘无心病’爆发有关,那他离这边也不会太远。”格纳瓦芯片电转,排除掉了种种不可能。
    这个判断的依据是某种逻辑:
    若小冲能影响的范围很大,那之前的“无心病”案例在地点上就不会那么集中。
    听到格纳瓦这句话,蒋白棉、商见曜、白晨齐齐将目光投向了旅馆窗口。
    他们站在房间内,透过不算太干净的玻璃,也能看到那条分隔青橄榄区和红巨狼区的第三大道。
    此时,一群人在那里浩浩荡荡地游行,高喊着“我们要土地”“我们要工作”。
    “小冲在第三大道那边的几个街区?”龙悦红也反应了过来。
    “有可能。”蒋白棉轻轻颔首道。
    商见曜跟着说道:
    “小冲的思路也不是太正常,未必会和我们预料的一样。”
    所以是你的好朋友?龙悦红腹诽了一句,颇感为难地说道:
    “如果小冲在那几个街区,就比较麻烦了,那里治安更好,想挨户排查几乎不可能,而且,也不是那么容易停电。”
    挨户排查有难度主要是因为现在局势比较紧张,“旧调小组”又得躲着“反智教”。如果他们装作治安官,连续十几天出入固定区域,拜访不同的住客,很容易被盯上。
    听完龙悦红的话语,蒋白棉露出了笑容:
    “那几个街区要是不停电,我们就让它们停电。
    “反正医院离得比较远。”
    啪啪啪,商见曜为此鼓起了掌。
    看着组长明明很让人赏心悦目的笑脸,龙悦红却突然有一种“我们可能真是反派”的感觉。
    …………
    第二天,下午3点。
    蒋白棉、商见曜和龙悦红、白晨分头登上了能看见目标区域的两栋大楼,用望远镜监控着不同的地方。
    “十,九,八……”商见曜很有仪式感地开始倒数。
    他刚喊出“一”,那几个靠近第三大道的红巨狼街区骤然停电了,少数几个亮着灯泡的地方不再有事物能抗拒阳光。
    “旧调小组”之所以选择下午停电,而不是晚上,是因为小冲玩游戏属于全天候行为,不会固定在那个时间段,而夜里一旦停电,到处漆黑一片,蒋白棉等人监控的难度会直线上升。
    另外,现在这个时间点,红巨狼区大部人都在上班,不会影响到“旧调小组”的观察,而到了晚上,尤其停电后,不知有多少人会进入街道,以“旧调小组”的人手根本看不过来。
    确认目标区域确实停电了,商见曜赞美道:
    “老格真是守时啊,一秒不差,这一点,我们碳基人真的比不上。”
    “我可以。”蒋白棉抬了下左手。
    她意思是自己有辅助芯片,同样能让行动精确到秒。
    说话间,她没有分心,依旧用望远镜观察着目标区域,看有什么变化。
    商见曜同样如此。
    一个个房间、一个个离开楼宇进入街道的人映入了他们的眼帘。
    十几分钟过去,蒋白棉听见了白晨的汇报:
    “没发现疑似小冲的人,没有房间出现异常。”
    “这边也是。”蒋白棉回了一句。
    此时此刻,格纳瓦也看完了乌戈旅馆拷贝来的监控录像:
    “没有疑似小冲、安眠猫、梦魇马的生物。”
    “看来小冲的思路确实和正常人不太一样……”蒋白棉“低声”感慨了一句,“喂,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
    商见曜沉思了片刻道:
    “我会抛骰子,让上天来决定。
    “当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会选哪里的时候,想找到我的那些人就更不会知道了。”
    蒋白棉本想说“要是骰子运不好,直接给出了仇家隔壁这个选项,那该怎么办”,可仔细考虑了一下,又觉得这不是问题。
    类似的错误答案可以在抛骰子前就排除掉。
    “只能根据这次‘无心病’爆发的范围来一点点猜了……”蒋白棉说到最后,在嘴巴里鼓了下气。
    小冲和这次“无心病”爆发有关本身也只是一个推测。
    就在这个时候,商见曜突然兴奋:
    “看到了!看到了!”
    “小冲?”蒋白棉忙将望远镜转向了商见曜看的地方。
    经过商见曜的“指导”,她终于锁定了一个人。
    那个人四十来岁,套着深色的长袍,披着黑色的长发,嘴边留着一圈很有气质的胡须。
    他不是小冲,但却是“旧调小组”认识的一位熟人,而且对小冲有某种程度的了解。
    杜衡!
    自称古物学者、历史研究员,成为“正式猎人”没多久的神秘强者杜衡!
    “他追着小冲到了最初城?”蒋白棉微微点头道。
    这让她再次确认小冲来了最初城。
    “去打个招呼?”商见曜兴奋提议。
    “再等等,再观察一下。”蒋白棉可不想浪费好不容易弄出来的停电机会。
    等到维修人员处理好了故障,恢复了供电,他们依旧没能发现小冲和异常。
    蒋白棉不再阻拦商见曜,和他一起乘坐电梯下了楼,飞快赶往杜衡所在的那条街道。
    他们两人的运气还算不错,抵达那里的时候,杜衡尚未离开。
    其实,就算杜衡离开,他们也不是太担心,因为白晨和龙悦红依旧留在楼顶,观察着这位神秘强者的行踪。
    看到商见曜和蒋白棉靠近,年轻时肯定是个美男子的杜衡哈哈笑道:
    “我就说谁在看我,原来是你们啊。”
    他用的是灰土语。
    这太敏锐了吧?我们还做了伪装的……蒋白棉堆起笑容道:
    “他乡遇故知难免让人兴奋。”
    “是啊是啊。”商见曜深表赞同。
    他们也改回了灰土语。
    杜衡抬头望了眼白晨、龙悦红所在的高楼,笑着说道:
    “让你们同伴也过来吧,上次吃了你们的烤兔子,这次我得请你们吃点好的。”
    “快,有大餐!”商见曜当即用对讲机告知了龙悦红、白晨和格纳瓦。
    很快,“旧调小组”聚齐,邀请杜衡上了其中一辆车,在对方指导下,说说笑笑地开往红巨狼区某个地方。
    另一辆车上,龙悦红突然叹了口气。
    “怎么了?”开车的白晨侧了下头。
    龙悦红目视前方,语气复杂地说道:
    “杜衡是我们的熟人,韩望获也是,看到杜衡过得这么好,我就更担心韩望获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
    青橄榄区,一个光照不是那么好的出租屋内。
    本就瘦高的韩望获愈发单薄了。
    他倒出两片药,就着一杯清水,咕隆吞咽了下去。
    检查了一遍随身携带的手枪、步枪,韩望获脸色略显阴沉地走出房间,开上自己的车,一路来到了安坦那街。
    这一次,他没去梅斯医生的诊所,而是凭借丰富的经验,找到了地下黑市,见到了有人体器官渠道的一个商人。
    “有心脏吗?”韩望获直截了当地问道。
    “有,你想要什么器官都有。我不保证它们来自什么人,因为我也不知道。我不会去了解这些,这会让我的良心受到谴责,而如果我不做,又有的是人做。”那黑市商人非常健谈,有的没的说了一堆。
    他是灰土人种,年纪不大,二十四五岁的样子,身高一米七五,长相有点书卷气。
    韩望获沉默了几秒道:
    “有那种志愿捐献心脏的吗?”
    “志愿?”那黑市商人笑了起来,“你都到了需要换器官的程度,这又是灰土,还在乎是不是志愿做什么?”
    韩望获脸庞肌肉轻微跳动了一下,再次问道:
    “有吗?”
    “有,但没几个,配型成功的概率很低。”那黑市商人摇头说道。
    韩望获缓慢吐了口气道:
    “那先看一下合不合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